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1日 星期四

財經 > 産經 > 公司新聞 > 正文

字號:  

中超大多數俱樂部依舊虧損 被指捧著金飯碗討飯

  • 發佈時間:2014-11-20 07:08:58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陳華  責任編輯:孔彬彬

  整體收入達4.4億元創聯賽20年來新高,大多數俱樂部仍處虧損狀態

  中超為何捧著“金飯碗”討飯

  作為上市公司的上港集團前天正式進軍足球産業,集團董事長陳戌源對記者表示,投資足球肯定要尋求回報,“人家都説投資足球是虧損的,我不太相信。我相信我們投資足球一定會有回報。”

  這確實是上港集團“踢足球”的最好時代。根據中國足協和網易聯合近日發佈的《中超聯賽商業價值報告》,2014賽季中超營收達到驚人的4.4億元,創職業聯賽20年來歷史新高。

  然而,中超俱樂部的虧損又是常態。據統計,今年只有廣州恒大、上海東亞等5傢俱樂部實現盈利,其餘11傢俱樂部依舊處於虧損狀態。在政策紅利的鼓舞下,中超聯賽儼然是個“金飯碗”,為何大多數俱樂部仍處於“乞討”狀態?

  繁榮背後 結構缺陷

  在廣大老百姓和國家領導人重視足球的背景下,在國家層面推出鼓勵發展體育産業的政策紅利下,如今的中超聯賽真的“不差錢”。

  如同硬幣的兩面,2014賽季中超光鮮的一面,是吸金能力和品牌價值的大幅提升。今年中超公司的整體收入達到4.4億元,成為職業化以來收益最高的一個賽季。而去年,這個數據僅僅是1.89億元,中超聯賽本身也頗有些一夜暴富的味道。

  一般來説,一個聯賽最重要的收入有三大部分:媒體版權收入、比賽日收入和贊助商收入。英超商業模式的成功,德甲健康的運營,都得益於前兩項收入佔總收入大頭。

  相比之下,中超的運營收入主要得益於政策紅利吸引贊助商紛紛慷慨打開腰包,其餘兩項收入則有些寒磣。今年中超媒體版權的收入僅3866萬元,根本無法和英超媒體收入130億元人民幣的數據相比,寒磣得有些可笑。今年中超門票收入1.2億元,除以全年的4457040人次,每張球票不到30元。

  顯然,中超的商業價值看似風光的背後,還存在著來源單一、結構失衡、過渡依賴贊助商等瓶頸。無法在媒體版權收入和門票為主的比賽日收入有所突破,這就是中超硬幣的B面。

  將帥薪資 吞噬利潤

  儘管中超運營創新高,最終分到每傢俱樂部手裏1000萬元也創歷史,但在1億元起步、上不封頂的中超俱樂部投入面前,中超公司的分紅實在是杯水車薪,俱樂部自身的營收也難填窟窿。

  根據《價值報告》顯示,2014年中超球員的薪資總額達到17.81億元,且自2011年來連續4年的漲幅都在20%以上。有7支球隊的球員薪資總額超過1億元,其中恒大、魯能和國安3傢俱樂部的薪資超過2億元。

  事實上,中超16傢俱樂部在2014賽季總支出的91%,用於支付球員教練薪資及轉會費,這實在是一個恐怖的數據。歐美俱樂部有一條紅線,薪資等人力成本不能超過俱樂部總收入的50%,特殊時期可以放寬至60%。在這個規律面前,中超俱樂部真是“戴著鐐銬跳舞”。

  英國《每日郵報》日前對全世界聯賽的平均薪資水準做了統計,中超球員年薪達到近21萬英鎊(約合210萬人民幣),排名世界第15、亞洲第一,竟然高於美國職業足球大聯盟,以及荷蘭甲級聯賽、蘇格蘭超級聯賽,也比整體收入遠超中國的日本高。這個排名,過分超越了中國足球的實際水準。

  擺脫畸形 要靠青訓

  “説實話,中超能做到4.4億元的收入,真的非常不錯了!”亞足聯高級講師吳金貴認為,中超聯賽可以學習德甲聯賽的經驗,進行一些規則休整,把蛋糕做得更大。

  “比如目前中超的贊助商都具有排他性。在德國,這種排他性有一定限制,比如俱樂部主場和訓練基地,也可以引進和整個聯賽類似的品牌贊助商,這有利於吸引德國各個州和城市的企業參與。”吳金貴認為,這一點值得中超借鑒。

  對於阻礙中超俱樂部健康發展的球員薪資過高,一名上海足球俱樂部人士認為,這也需要辯證地去看。“目前中超的轉會市場肯定偏高,中國沒有一個球員價值超過3000萬元。”他坦言,但價格是由供求關係來決定,“好球員太少,國腳球員的身價被炒那麼高,也是一種必然。”

  對於中國球員的收入,徐根寶曾有一句著名的論斷:價格要和價值掛鉤,工資要和本事掛鉤,“我給你發多少獎金,取決於我拉到多少贊助”。由此,上海東亞俱樂部給這批年輕球員的工資不是非常高,俱樂部整體運營健康,由此成為極少數能盈利的俱樂部之一。

  對整個中超來説,除了恒大和國安這樣依靠買人奪冠的大俱樂部之外,更需要像過去東亞、遼足等依靠培養青少年球員推向市場獲利回哺青訓的小俱樂部。只有好球員多了,中超市場才能擺脫畸形發展的現狀,才能告別捧著金飯碗討飯的“怪現狀”。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