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4日 星期三

財經 > 消費 > 民生評論 > 正文

字號:  

“高齡農民”尷尬 這些土地留給誰來種呢?

  • 發佈時間:2015-01-20 08:04:57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謝淩宇

  在重慶市南川區河圖鄉長坪村,畔園獼猴桃種植合作社理事長王偉給記者拿出兩件“新鮮物”,一件是農民土地入股的股權證,另一件則是血壓計。

  這家合作社流轉了800多畝土地,雇用的農民平均年齡在65歲以上,年紀最大的81歲。“在30多個‘高齡農民’中,患有高血壓的就有七八個。因為怕出事,我們專門買來血壓計,定期給農民量血壓,下地前也要量。”王偉嘆氣道,“雖然合作社讓農民以土地承包經營權入股,可還是留不住年輕人的心啊!”

  記者在種植現場看到,30多個白髮蒼蒼的老人佝僂著背,正在為獼猴桃施肥除草。王偉説:“農村勞力緊缺,就算是老年人也不好找。只要來過合作社務工的,我們都留下電話,有農活就找他們。其實‘高齡農民’一天下來也做不了多少農活,合作社願意出每天150元的工資聘用壯勞力,但沒一個人願來。”

  “高齡農民”務農工傷事故時有發生,也讓不少農業大戶“很受傷”。開縣臨江鎮明月村農民孫昌武流轉900多畝土地種糧,農忙時節,雇用的全是65歲以上的老人幹活。“夏季給水稻噴農藥、做田間管理時,要反覆叮囑他們:幹不動了,可以找陰涼的地方,‘想耍就耍’。不然中暑了,我可承擔不起。”孫昌武説,“2013年一個70多歲的農民下地除草時,盆骨粉碎性骨折,醫藥費花了4多萬元。‘吃掉’了我一年租地種糧將近一半的利潤。”

  大量留守農村的“高齡農民”務農,還暴露了三個問題:一是農業生産進度時常受到影響,影響産量;二是傳統精耕細作逐漸被“懶人農業”所取代;三是務農農民年齡大,知識水準有限,農業生産新技術、新設備推廣難。

  從2006年以來,合川區農機部門每年都會在春耕前後向農民推廣精量播種、中耕鋤草、水稻牽繩定距調栽等農業新技術。以精量播種為例,這種作物播種方法使個體發育更加良好,能實現高産。但在推廣時,不少“高齡農民”告訴技術員,即便有了這項技術,插秧還是得“彎腰抬背”“又臟又累”。就為一畝地增産三四十斤糧食,費這麼大力氣,划不來!

  孫昌武農忙時要雇用30多個農民。他説:“以前農民種稻田,秋收之後,一般要翻耕兩三次,為來年春耕保墑保水。現在算算工本費,真是翻耕不起!春耕要翻挖旱地、平整秧田、養育秧苗,翻挖一畝就要3個工;平整一畝秧田需要五六個工。勞動強度大,上了年紀的人根本吃不消。”

  在一些村社,由於勞動力短缺,“高齡農民”務農導致産量下降。綦江區趕水鎮鐵石埡村村委會主任周庭忠説,全村有上千畝水田,過去水稻畝産千斤以上,現在已經降到700多斤。在2組110多戶農民中,有30%左右口糧不足,需要買糧吃。村民江宗志一家5口全靠買糧,每年超過1500斤。

  對於農業大戶而言,最直接的感受是“以前農忙才缺工,現在一年四季都缺人。”銅梁區平灘鎮種菜大戶敖小龍流轉土地將近2000畝,日均用工量都在300人以上,每天用工都有30%左右的缺口。敖小龍説:“往往三個老頭和老太太務農,也‘抵’不過一個年輕人。但現在農村能找到的只剩下60歲以上的老人了,很多體力活都幹不了;用工價格年年上漲,種地效益就要打折扣。”

  一個深層次問題是,務農勞力有“斷代之憂”:二三十歲的農民絕大多數不會種地,也不願種地;四五十歲的農民願意出外打工;農村務農大多都是60歲以上的“高齡農民”。農業新型經營主體尚未培育成熟、壯大,務農勞力萎縮的問題卻已擺在面前。

  “5年之後,等這批人幹不動了,這些土地留給誰來種呢?誰來給城裏人生産糧食?”年近65歲的孫昌武連續多年獲評全國種糧標兵,他給自己劃定的退休年齡是70歲。他很擔心找不到“接班人”。他説:“種地是門技術活,要懂得什麼種子是良種,什麼植保更有效,一塊田配備什麼類型的旋耕機更合適,這門功夫沒個幾年可不成!”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