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1月28日 星期六

財經 > 消費 > 快消品 > 正文

字號:  

乳業“審計風暴”後 乳企面臨二次洗牌

  • 發佈時間:2015-08-11 13:30:30  來源:新京報  作者:郭鐵 楊潔  責任編輯:金瀟

  8月4日,國內嬰幼兒乳粉企業再次遭遇“地震”。

  這一天,國家食藥監總局不僅公佈了今年5-6月嬰幼兒配方乳粉的抽查結果,多達42批次嬰幼兒奶粉不合格,而且還首次對外發佈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産企業的食品安全審計問題通告,6家乳企未能通過審核,多個問題被暴露無遺。

  最嚴抽檢加上最嚴審計,有人點讚,也有人吐槽。尤其是一些問題乳企壓力大增,甚至覺得監管的“步步緊逼”未免有“矯枉過正”之嫌。

  但乳業專家認為,今年以來國家的三次乳粉抽檢顯露的問題較嚴重,促使國家食藥監總局意識到,上一輪重新獲得許可的嬰幼兒乳企,或許在發證環節存在漏洞。企業如果整改不到位,將面臨吊銷許可證的風險。

  8月6日,國家食藥監總局專門回復新京報記者稱,上述6家都是在嬰幼兒乳粉專項抽檢檢出不合格的企業。審計中不僅發現乳企的問題,也發現基層食藥監管體制改革不到位的一些問題。

  種種跡象表明,嬰幼兒乳企的食品安全審計將在未來常態化,配合愈加嚴格的抽檢制度,國內乳企正迎來一場強勁的“審計風暴”。

  審計:中小乳企再成問題“重災區”

  在首次的嬰幼兒配方乳企食品安全審計中,6家乳企被審計出了不少問題。其中黑龍江有農墾多元乳業、辰鷹乳業、紅星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肇州縣搖籃乳業4家企業上榜,是問題乳企最多的省份。

  通告中顯示,每家企業都有五、六個大問題,其中陜西優利士乳業存在維生素A、維生素E、三聚氰胺檢驗能力不足;河南金源乳業標示使用“某進口品牌全脂奶粉”,實為用不同品牌産品代替,且沒對原輔料批批檢驗,工藝參數也不嚴格;黑龍江紅星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則不能滿足維生素、礦物質等輔料的精確稱量要求……

  這些細節問題,都是食品安全審計工作組在具體審計中發現的。而這6家乳企,也均為此前在專項監督抽檢檢出不合格産品的企業。

  對此,國家食藥監總局回復新京報記者稱,食品安全審計中發現一些規模較小的企業沒有嚴格按照生産許可條件要求組織生産,不能全面落實食品安全主體責任,“特別在營養強化劑等輔料採購、使用方面存在問題”。

  而梳理食藥監總局今年5月、6月、8月公佈的三次嬰幼兒乳粉抽檢結果,可以發現,不合格奶粉多來自中小乳企,且營養素虛標問題嚴重,與此次審計結果相似。比如8月4日最新的42批次不合格奶粉中,存在食品安全風險的有11批次,營養素虛標的則多達31個批次。

  監管:動真格遭企業吐槽

  據陜西優利士乳業相關負責人回憶,國家食藥監總局的食品安全審計組是在今年5月到廠檢查的,“人都到大門口了才打電話”,沒有任何提前準備。目前公司已停産整頓,對銷售影響很大,“後期改造需要投入,資金緊張,但不改好肯定不讓營業,審計組還要來檢查”。

  高級乳業分析師宋亮認為,食藥監總局對乳企“一嚴到底”的態度,是值得肯定的。

  不過,在一些涉事乳企眼裏,政府的嚴格監管卻變成了“矯枉過正”。一位區域中小乳粉企業負責人就對媒體吐槽抱怨:“有點矯枉過正了,有些營養元素指標其實差不了多少,根本稱不上品質問題,更不會上升到安全問題。”

  黑龍江農墾多元乳業有限公司工作人員則認為,“二季度檢查了,只是在三季度才曝光。審查對小企業很不利,銷量本身就不大,曝光後銷量更少了,其實大企業也存在一些問題。”

  是政府手伸得太長,還是企業弱不禁風?乳業專家王丁棉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奶粉營養素虛標就是一種欺詐,尤其是二次上榜的企業,應納入“醒目的黑名單”。

  對最嚴審計和抽查,宋亮説,雖然小乳企問題頻發,但也有合格的小企業經受住了嚴格考驗。“幾次抽檢都發現了問題,食藥監總局可能察覺到當初在給這些企業更換許可證時存在疏漏”。

  國家食藥監總局則稱,“將進一步開展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産企業食品安全審計,加大對企業的審計力度,並總結經驗,形成監管制度。”

  洗牌:問題乳企面臨二次大考

  2013年,國家對嬰幼兒乳企重新頒發生産許可證,一些企業通過技術升級、資金投入等,拿到了許可證,也有一些企業被“掃地出門”。

  許多中小乳企把“換證”視為一項企業榮譽。新京報記者查看此次被審計的乳企,河南金元乳業在官網首頁鄭重打出“河南省唯一一家獲得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産許可證企業”;陜西優利士乳業也在2014年5月發佈新聞,“熱烈慶祝”通過許可審核。

  當時為拿到許可證,河南金元乳業逐項整改,投入近千萬元資金,並在2013年獲得由工信部認證體系頒發的《誠信體系證書》。然而在這次食藥監總局的審計中,金元乳業得到六大項“嚴重警告”:現場狀況嚴重不符合生産許可條件、食品安全管理制度嚴重不落實、檢驗能力嚴重不足、不合格産品處置不徹底、生産經營記錄不完整、偽造産品配料與噴霧乾燥記錄。

  事實上,2013年12月食藥監總局在發佈《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産許可審查細則(2013版)》中,對乳企的品質管理、原輔材料品質控制、配方、追溯、研發等都做了嚴格要求。

  乳業專家宋亮説,在嚴格審查下,管理鬆散的企業很容易被查出來。“伴隨食品安全法的實施,未來審查將更嚴,中小乳企要做好心理準備。”

  針對上述諸多問題,食藥監總局已責令審計出問題企業全面停産整改,不達到要求,不得復産。

  - 背後

  地方與中央博弈在繼續

  新京報記者還發現,陜西、黑龍江是問題奶粉的“聚集區”。此次抽檢陜西省的乳企查出29個批次,佔42個不合格批次的近七成。黑龍江省有11個批次産品被點名。而進行食品安全審計的6家企業中,陜西有1家,黑龍江佔4家。

  這已經不是陜西、黑龍江乳企第一次大規模上榜了。今年5月,食藥監總局通報48批次乳粉中,黑龍江也有11家企業,其中6家被停産整改;陜西則有6家企業。

  宋亮此前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説,“陜西、黑龍江乳企出問題較多,其實他們是去年抽檢的漏網之魚。”這體現了政府取締落後産能與地方保護之間的矛盾,地方為發展奶業經濟,存在與中央政策博弈的現象。“博弈的結果就是許多不合格企業拿到了許可證,確實存在一些隱患。”

  國家食藥監總局也向新京報記者指出,通過審計,發現基層食品藥品監管體制改革不到位的一些問題。“基層監管普遍存在監管能力不強、業務知識不足、檢查企業發現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有限”,將加強對基層管理人員的培訓和指導。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