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關於崑曲《十五貫》的兩次講話  

    

    四月十九日的講話

    你們浙江做了一件好事,一齣戲救活了一個劇種。《十五貫》有豐富的人民性和相當高的藝術性。

    我們不但要歌頌勞動人民,揭露反動的統治階級,也需要象《十五貫》這樣的戲。不要以為只有描寫了勞動人民才有人民性。歷史上的統治階級中也有一些比較進步的人物。人民在那個環境中,沒有辦法擺脫困難,有時就把希望寄託在這些人物身上。我們不能用現在的眼光去看歷史上的事情,正如我們現在所做的一些事,到了共産主義社會看起來也是很可笑的,但是我們現在還是需要做的。比如打仗,到那時人們看起來會感到很奇怪,可是我們現在有時還得打仗。

    我們都是從舊社會過來的,猶如小孩從母體中生産出來一樣。我們還或多或少地帶有封建思想和資産階級思想的殘余,官僚主義就是這種殘余的一種表現形式。我們有的官僚主義者比戲中的巡撫還嚴重,這巡撫是我們的鏡子。《十五貫》中《見都》一場那面堂鼓就很好嘛。你要見他,他官僚主義,不見你;你一擊鼓,他就只好出來了。雖然這並不完全是事實,但是反映了人民群眾的一種願望。我們現在有些官僚主義者甚至在“擊鼓”後還不出來,我們有的官僚主義者恐怕連這個巡撫都不如呢!這很危險。況鐘實事求是,重視調查研究,這是符合於唯物主義思想的。

    毛主席説的百花齊放,並不是要荷花離開水池到外邊去開,而是要因地制宜。有的劇種一時還不適應演現代戲的,可以先多演些古裝戲、歷史戲。不要以為只有演現代戲才是進步的。崑曲的一些保留劇目和曲牌不要輕易改動,不要急,凡適合於目前演的要多演,熟悉了以後再改。改,也要先在內部試改,不要亂改,不要聽到一些意見就改。

    老演員年歲大了就要走下坡路了。我們希望下一代比我們好,要好好教他們。我們犯過的錯誤,不要讓他們再犯。青年的熱情很可貴,但沒有經驗,有時象一陣風。舵還得要老同志把。

    演員學習文化很重要。主要學語文,結合學些歷史、地理、數學等。

    崑曲的表演藝術很高,只要你們好好努力,將會取得更大的成就。

    

    五月十七日的講話

    《十五貫》轟動了全國,是有它的歷史原因的。崑曲受過長期的壓抑,但是經過藝人們的努力奮鬥,使得這株蘭花更加芬芳了。由於它土生土長,到底還是經得起風吹霜打的,現在又引起了人們的重視。應該承認,“百花齊放,推陳出新”的方針提出後,我們還沒有圓滿地執行,崑曲在解放後多年來受輕視,就是一例。這説明我們的成見還很多。北京有兩個著名的北昆演員,我們雖也叫這些老藝人教徒弟,但沒有提倡崑曲。浙江昆蘇劇團是自己奮鬥出來的。在解放前,他們為了繼承發揚崑曲藝術,曾組織了個小劇團,到處流浪。解放後,他們繼續奮鬥,終於受到了重視。這也説明一個道理:只要奮鬥,就有出路;不奮鬥,就無法生存。在我們的新社會,只要你在正確的道路上奮鬥,是會産生成果的。決定性條件是自己奮鬥。當然,基本的大前提是現在社會變了,但主要還得靠自己努力。粵劇也是受了批評以後奮鬥出來的。廣東粵劇團代表在中南區會演時受了批評,參加全國戲曲觀摩演出後,回去就革新。一九五四年我看了粵劇,演得比較好,有很大進步。現在行家馬師曾回來了,氣象就更不同了,更提高了。粵劇也有它自身的發展歷史。過去我們只看到它的缺點,要求過高,對粵劇的藝術性和人民性忽視了。現在他們埋頭苦幹,不怕受挫,和老藝人結合搞改革,局面立即改觀,使粵劇發出了新的光彩。兩個劇種的成績,都是奮鬥不息的結果。《十五貫》和《搜書院》在政協禮堂演出很受歡迎,劇場加座了,真是公道在人心。崑曲是江南蘭花,粵劇是南國紅豆,都應受到重視。

    崑曲的改革可以推動全國其他劇種的改革。你們的奮鬥可以轉變社會的風氣。《十五貫》的演出復活了崑曲,為“百花齊放,推陳出新”奠定了基礎。全國戲曲觀摩演出有收穫,但這次演出更有典型性,應該慶賀和傳播,在報紙上多加宣傳,予以表揚。這是第一點。

    第二,《十五貫》是從傳統劇目的基礎上改編的,改得切合了歷史主義的要求。它改得恰當,沒有把不符合歷史的思想和現代詞句硬加進去。原來的本子從“熊氏二難”寫起,改編後發展了。況鐘、周忱在歷史上是有的。周忱寫得到家,況鐘的實事求是合乎歷史,過於執也寫得恰當。劇本的水準很高,文化部評價低了。《十五貫》有著豐富的人民性,相當高的思想性和藝術性,它不僅使古典的崑曲藝術放出新的光彩,而且説明瞭歷史劇同樣可以很好地起現實的教育作用。有人認為,歷史題材教育意義小,現代題材教育意義大。我看不見得,要看劇本如何。現代戲如果寫得不好,教育意義也不會大。比如最近演的一個話劇,寫得很實際,但嚴格要求,思想性和藝術性都還不夠高。有的戲過了一個時候再看,就不那麼動人了,不能持久。這説明加工修改的重要,要繼續豐富和提高。同樣,《十五貫》還可以再改,但大體上水準是高的。《十五貫》一針見血地諷刺了官僚主義、主觀主義,是成功的。官僚主義和主觀主義在現在不是個別的。現代戲還沒有一個能這樣深刻地批判官僚主義和主觀主義的。這個戲,公安人員看後感動極了,對黨政各級幹部,對廣大群眾都有教育意義。

    第三,《十五貫》具有強烈的民族風格,使人們更加重視民族藝術的優良傳統。這個戲的表演、音樂等,既值得戲曲界學習,也值得話劇界學習。我們的話劇總不如民族戲曲具有強烈的民族風格。有些外國朋友認為,中國話劇還沒有吸收民族戲曲的特點。現在有些話劇團準備演《十五貫》,這是好的。中國話劇的好處是生活氣息濃,但不夠成熟,話劇臺詞就象把現在我們的説話搬上了舞臺。演員要注意基本訓練和藝術修養。戲曲要能聽,還要能看,這才算全面。演戲曲要有很好的修養。要有領導。要集中人才。現在有些老演員不演戲了,但仍要尊重他們。要有“種子”,每個劇團有三幾個好演員。主角可將配角帶動,傳淞、傳瑛是這樣做的。我們提倡集體性、統一性,演出要互相配合,個人與集體結合起來,在集體中發揮個人作用。過去的宮廷供奉只是個人表演,是最糟糕的。

    第四,《十五貫》為進一步貫徹執行“百花齊放,推陳出新”的方針樹立了良好榜樣。這個劇本是改編古典劇本的成功典型。它不只在昆蘇劇團可以採用,在有條件的時候,其他劇種也可以採用,但不要勉強。如果真的所有劇團都來演,也就沒有人看了。可以先後不同地試試,能演則演,也可修改。老捨已經改了,可以試一下。不能説昆蘇的就是標準本,各種版本都許可。這個戲在國外也有影響,有些國家的大使和政法專家也來要劇本。可以出國去演,首先是昆蘇劇團,其他劇團也可以去。

    古今中外都有好東西,都要學,不要排斥。不要認為古的東西沒有演頭。崑曲有很多劇目,要整理改革。很多民族財富要好好發掘、繼承,不能埋沒。只要大體好,有些缺點也無妨。首先要有人民性,要站在同情廣大人民的方面。我們把歷史的東西搬出來,是否就背離了現實呢?要看作品的內容。封建制度是壞的,但統治階級中也不是一無好人,儘管他們對人民的同情是有局限性的,但是那時的人民對這些人還是歌頌的。況鐘是官,但同情人民,這就難能可貴。林沖逼上梁山,延安時稱讚了這齣戲。革命是逼出來的,從統治階級營壘中背叛出來的人更是逼出來的,這有什麼奇怪呢?寫歷史題材,不一定光寫勞動人民。

    歷史劇總是塑造典型,不是照搬歷史上的真人。況鐘在歷史上實有其人,但戲裏的況鐘是典型的,沒有受真人真事約束。正史上的周忱是好的,但戲中的周忱有些不同。人們可以根據傳説進行修改。批判戲裏的周忱是對的。不一定完全符合歷史,還是要塑造典型。宋景詩也是如此,人民對他的看法和史書上的記載並不完全相同。我們不能拘泥于歷史。遷就事實塑造不出典型。劇本受事實束縛,就難以寫好。現代革命鬥爭的史實,不一定都照搬到舞臺上和銀幕上,這有困難,寫出典型就行了。《十五貫》沒有受這種束縛。

    我們搞藝術,不要只是搞一種單調的東西,要善於吸收,對外國的也是這樣。一個民族和國家,其所以能夠存在,總有它一些長處。儘管以往的社會制度一再改變,但人民是永生的,不同時代不同民族的人民總是有自己的優秀的東西。我們要學習別人的東西,但要防止盲目性。只有學到了家,才能説是吸收。崑曲和其他劇種都要保持和發揚自己的特點,也要把別人的長處吸收過來。要把人家的化為自己的,化得使人家不覺得。出國訪問是個學習的好機會。以前常出國的只是京劇,以後其他許多劇种經過努力也可出去。出國劇目不能光是那幾個。幾十個國家都來邀請我們,我們的外交也要靠文化和貿易,這是件重要任務。

    

    第五,《十五貫》的思想性很強,反對主觀主義,也反對官僚主義。封建時代的官僚主義是很壞的,主觀主義也草菅人命。今天干部的主觀主義也很誤事,性質是一樣的,思想方法差不多。主觀主義需要官僚主義的庇護,如沒有官僚主義,主觀主義不能這麼厲害。巡撫是個官僚主義者,代表了朝廷。戲通過兩相對照,稱讚了實事求是嚴肅認真的作風,正義的作風。提倡實事求是,是戲的一條主線。這個戲還批判了舊社會的五毒(賭、嫖、偷、殺、騙)惡習。婁阿鼠是很毒的,我們不須問他的出身。這種人在破落地主中往往更多些。五毒惡習儘管更多地存在在剝削階級中,但在一些勞動人民身上也是有的,這是受了剝削階級的影響。不能説凡是壞人都是封建剝削階級出身。所以,婁阿鼠的家譜可以不交代。這個戲還讚揚了群眾公論和社會同情的力量。群眾本質上是實事求是的,但有時也會被大浪壓下去。所以我們要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這個戲也批判了酗酒等壞習氣。油葫蘆的性格寫得好,他亂開玩笑,鬧出了亂子。

    正義的線貫串在人民身上。在舊社會,勞動人民身上有不少好東西,但在統治階級中的一些人身上也有好的東西。儘管我們對整個封建的剝削制度是否定的,但他們有些制約的辦法也還有可取之處。如戲中這樣表現,況鐘去見周忱,周忱不見,況鐘擊鼓,他就不敢不見了。我們國務院,人民群眾要見我們,有的也難見。況鐘把金印拿出來,周忱不敢接受。擊鼓、退印,就是況鐘對付周忱的辦法。現在有個風氣,對領導不稱首長就會有人怪。目前我們所謂保衛首長的某些辦法是有缺點的,老百姓想見做“官”的是多難啊!我們也需要一套制約的辦法。《十五貫》教育我們做“官”的人,讓我們想一想,是不是真正在為人民服務。

    最後,希望你們這次成功不要帶來了驕傲,要在毛澤東文藝思想的指引下繼續前進。希望各個劇種都能發展,在世界的文藝花園裏增添我們的花朵。

    注:這是周恩來總理觀看浙江省昆蘇劇團演出《十五貫》後的兩次講話:第一次是1956年4月19日看完演出後對劇團同志的講話,第二次是1956年5月17日在關於《十五貫》的座談會上的講話。

    劇照為《十五貫訪鼠測字》

    原載《周恩來選集》

    中國網 2002年9月28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