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舊書刊拍賣十年回顧與思考
    秦傑

    1993年9月22日,“北京首屆稀見圖書拍賣會”在北京勞動人民文化宮舉辦。此事在當年並沒有什麼轟動效應,今天回過頭來看,古舊書刊拍賣這一全新的商業流通模式是從這裡開始的。

    十年來,以北京、上海、天津為主的古舊書刊拍賣經歷了初創、狂熱、淡靜、成熟的幾起幾落。以中國嘉德、北京翰海、上海國拍(博古齋)、上海朵雲軒、北京中國書店、上海敬華為主力軍團的格局已塵埃落定。1995年前後,一批學者、專家曾對古籍拍賣會不會妨礙國家館藏的權威性,破壞文獻珍品徵集的統一性,被大量海外回流的珍貴善本所證明是不必要的擔心。古籍拍賣已經成為經典收藏匠主渠道之一。業內人士在對古籍拍賣作跟蹤分析中發現,1998、1999兩年拍賣價較前幾年有大幅回落。與此同時,放寬古籍善本時間標準下限,歷代版畫異軍突起,2002年嘉德春拍中一件明末清初八色木刻《繡像三國志》版畫(見圖1)以49.6萬元成交。眾藏家注意挖掘文獻價值較高的近現代拍品,抗日史料也屢創天價。

    1995年,中國嘉德以132萬元成交宋版《文苑英華》殘卷一冊(見圖2),創古籍單冊拍賣最高成交記錄,然在2001年北京翰海春拍場上以159萬元被一冊宋版《春秋經傳》(見圖3)打破。如果説中國嘉德從美國徵回“翁氏藏書”(見圖4)以500萬美元定向售讓給上海圖書館不算拍賣成績的話,那麼2001年中貿聖嘉公司春拍場上,鄭板橋遺墨《板橋手書五經真跡》(殘卷八冊,見圖5)就是古籍抄本單項拍賣的歷史記錄——550萬元。2002年11月3日,中國嘉德以990萬元拍出《明代名賢尺牘》(見圖6),再創古籍拍賣最高記錄。2002年4月29日,香港佳世得春拍中一件宋代張即之《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六十五共104頁,保留宋代原裝冊子),以887.41萬港幣創中國手抄本古籍海外拍賣最高價,打破1996年以429萬港幣(約55萬美元)拍出的宋代曾鞏信札。當然,拍賣並非爭豪壯鬥富。筆者無力豪舉,但以20元拍得《中華留日同學會會刊》(1941年南京,創刊號,封面上寫著:“此編可略知日姦當時之部分情況,應保存以備參考。一九四九年三月”),極具史料價值(見圖7),這又是十年來古舊書刊拍場上成交坐最低的一項記錄。

    古舊書刊拍賣業的主體是買家群體,拍賣的成敗在拍品品質。如今,各大拍賣公司均把徵集精品作為重中之重,而買家群體的培育就需多方努力了。新面孔、新群體、新熱點是拍賣公司必須把握的要點;長時期、多方位、全球化挖掘精品,是未來高品質拍品的惟一來源。必須指出的是,隨著國家對文物保護、搶修撥款增加,文博系統深知館藏的權威性、展品的獨有性是文博機構的生命線。2002年6月30日,中國佛教中心在北京中國書店春拍上以4萬元欲購一紙《玄都寶藏雲笈七籤》(宋淳祐四年即1244年刻本,見圖8)未得手;北京檔案館兩次在大拍場上搶購抗戰時期北平老地圖數幅;上海文博機構在朵雲軒春拍上以8.8萬元定向購入《抗日文藝協會會員信札(1937年)》,內收茅盾、郭沫若、巴金、田漢、夏衍等書信;盧溝橋中國抗日戰爭紀念館以十萬餘元分四次統收日軍侵華罪證資料(見圖9)。種種跡象表明,國家文博系統已經有充足的經費補充館藏精品。機構進場,莊家吃貨,這是全球拍賣業火爆的不變定律。

    2001年,中央電視臺二套《藝術品投資》欄目開播,週一至週五天天播出新內容,藏書家現身説法,珍罕藏品頻頻曝光。以收藏藝術品為主的傳媒紛紛亮相,專刊、專版異彩紛呈。以《舊書資訊報》、《中國商報拍賣收藏導報》、《新民晚報古玩寶齋》、《中國文物報鑒賞週刊》,《收藏界》(月刊,銀川)、《中國收藏》(月刊,北京)、《收藏》(月刊,西安)、《收藏家》(月刊,北京)等被藏書界稱為最具權威的“四報四刊”遙相呼應,版本知道極大普及。港、澳、臺實業家攜鉅資殺回收藏界,古籍善本如日中天。

    1999年國慶五十週年大典、2001年建黨八十週年紀念、2002年黨的十六大召開期間,各大傳媒集中亮相百部黨史、革命史、現代戰爭史影視作品。這是一次革命歷史文獻知識的大普及,“新善本”深入人心,“紅色收藏”亮透拍場。這在毛澤東著作早期珍本的系列收藏上尤為明顯。“新善本”、“紅色藏書”快速吸引一大批愛好者衝進“紅色收藏”陣營。有限的藏品,無限的市場需求,拉起價格上漲空間。

    中國藝術品拍賣市場發生巨大變化的同時,隨著我國成功加入WTO,海外回流高檔古代藝術品恰適其時。藝術品的財富象徵和價值凸現;傳統藝術品被重新定位,重新認識;古籍文獻的不可再造性、深厚的人文底蘊和傳統收藏的一脈相承,正好搭上了此趟快車。2002年北京翰海春拍上,從南韓回流的宋刻恩溪藏《大般若波羅蜜多經》(殘十卷,十冊,見圖10)為宋版大藏本,八百年杳無音訊,清末楊守敬從日本發現殘卷大部,後帶回祖國,余部二百年後再現拍場,藏界爭睹,終以27.5萬元成交。同場一件從德國回流的千年敦煌彩繪佛像(見圖11),賣家以刻本誤之,引來佛學界、古籍鑒定界、敦煌學界的一場爭論,最終國學泰斗季羨林一槌定音,以唐代繪畫珍品12萬元成交。古籍的稀缺性決定了供求永遠不能平衡。收藏古舊圖書文獻,高拍精品總是帶動著低檔書、報、刊,沿著投資、收藏、更新,再投資、再收藏、再升級、再更新的軌跡不斷螺旋上升。2002年、2003年正是新一輪投資、收藏或再投資、再收藏的開始階段。民間藏書人群急劇膨脹已是不爭事實,隨著我國經濟水準的提高,城市人口的激增和目前懷舊風氣的盛行,藏書愛好者這一群體必然不斷擴大;另一方面有越來越多的人把藏書作為一種投資理財的方式,並且成長的速度也非常快。全國城市民間收藏品市場中的古籍舊書所佔的半壁江山,已經成為一道人文景觀。

    而今,古舊書刊拍賣市場格局已定:嘉德宋、元古本是其長項;清代精刻與民國史料是中國書店的天下;翰海不拍則已,拍必創天價;上海敬華的加入,使京、滬平分秋色;山西、陜西、成都、重慶、蘇州、武漢、哈爾濱的初試成功,已拉開內陸省份進軍古籍拍賣的帷幕。買家群體的細分:北京人玩傳統,上海人搞前衛;江南富商快進快出,北方大腕穩紮穩打;港臺豪舉宋、元、明(抄本);日韓突擊碑帖印譜,歐美直奔木刻版畫;抗日史料對接二戰紀念,辛亥遺文點擊兩岸三通。經濟全球化、投資多元化,古舊書刊拍賣剛剛起點,大好的日子還長著呢!(舊書資訊報)

    中國網2003年5月17日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