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學的博物館文化

     在波士頓西部的坎布裏奇,查爾思河畔的哈佛大學城,散落著十幾個大大小小的收藏室、博物館反映著哈佛校園博物館文化的真諦。

    哈佛大學在藝術和科學方面的研究比世界上任何一所大學都廣博和深湛。博物館的收藏品貫穿不同歷史時期,具有重要的國際意義。它的館藏品匯集了幾代人的慷慨捐助,絕大部分捐助者都是哈佛大學校友,通過百餘年的努力,哈佛教職員工利用這些豐富的資源為深入教學和研究追本求源,為增長哈佛人的學問和知識旁徵博引,創造了哈佛大學的博物館文化。

    哈佛大學的博物館主要分為兩大類:藝術博物館和文化、自然歷史博物館。其藝術博物館與牛津大學的阿什莫裏博物館、康橋大學的非茨威廉博物館,堪稱世界上最有影響的大學藝術博物館。

    哈佛有三座以三位藝術收藏者和捐贈者命名的藝術博物館。威廉海斯佛格藝術博物館是1891年用威廉海斯佛格先生意外的遺贈籌建起來的博物館。它收集的是西方繪畫、雕刻、素描、印刷品和照片。當時的哈佛美術系系主任埃德加費布斯和美術系教授保爾薩克斯先生期望佛格藝術博物館能像一間美術試驗室,用高水準的藝術珍品來教學。許多館藏項目專用於美術史學院的教研,使大學生直接接受人類文化藝術精華的熏陶。與此同時,還培養了一批藝術博物館的專業管理人才。在一間間畫室,我看到了許多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珍品:一幅梵谷的自畫像,目光炯炯;法國早期印象派藝術品,如莫奈的“紅帆船”讓人賞心悅目;美國鄉村風景畫,前拉斐爾風格的繪畫、素描及裝飾藝術全是不可多得的珍品。

    布希萊辛格藝術博物館于1902年以“德國博物館”為名建立。它專注于德語國家的藝術品收藏,並展示有關的中歐、北歐文化藝術。遺憾的是,1930年時保存的一些原作在戰時已被毀壞,現在陳列的是部分複製品,它主要展示並研究現代美術作品及設計。在專設的研究室內保存著大量素描、照片和印刷品,主要用於科研和教學。1911年維納奧托新館建成並開放。人們在此可以欣賞到德國表現主義作品、維也納直線藝術和1920年的構成派藝術作品,中世紀後期、文藝復興時期和巴洛克式的雕刻也佔據顯著的位置。

    亞瑟薩克勒博物館建於1985年。薩克勒是國際知名的收藏家,也是該館最大的捐贈人。這裡主要收集古代亞洲、伊斯蘭教和印度教的藝術品。許多昂貴的亞洲藝術品來自溫斯格普先生的遺贈,如中國古代青銅器、玉器、陶瓷、古代繪畫和佛教雕刻。有一尊西元4世紀、如真人大小的鑄銅佛像在蓮花座上靜思,形態頗為生動。周朝的一件玉器作品造型奇特,左邊像龍頭,右邊似鳥頭,橫臥在展櫃中,令人過目難忘。除此之外,館中還陳列有朝鮮陶瓷、日本浮世繪、印度繪畫、阿拉伯書法、波斯地毯、希臘和羅馬古青銅器、石雕等藝術品。

    哈佛大學的自然歷史博物館更為引人注目。它分類細緻、館藏豐富,大部分展品陳列在名為“大學博物館”的紅磚樓內。樓內劃分為植物標本室、植物學博物館、比較動物學博物館、礦物學博物館、考古學和人類文化學博物館、閃米特人博物館。

    考古學和人類文化學博物館是我很少見到的博物館。它是在喬治皮博迪先生捐贈基礎上于1866年成立的,是西半球第一個與人類學分開的博物館。早期的探險考察主要集中在中美地區,特別是古典和後古典時期的瑪雅文化。20世紀初葉,收藏品開始源源來自世界各地。1920年,為加強科學研究,哈佛以博物館為基礎成立了一個單獨的學科部——考古學部。它的收藏和文獻與日俱增,地圖、野外記錄、信件、報紙、照片、膠片、錄音帶、錄影資料、骨骼收藏應有盡有。

    我最愛看植物學博物館。它在1858年成立初期叫“蔬菜博物館”,重點研究經濟類作物,當時陳列的主要素材由英國皇家植物園主任威廉胡克爾爵士捐贈。1890年在植物學系第一任系主任林肯古德勒的關心下,又增加了藥用植物等各類植物的標本、照片和考古資料的收藏,特別是早期生命形成和前寒武紀素材均具有極大的科研價值。

    在植物標本室,我看到了用玻璃製作的各種植物模型。俗稱“玻璃花”。有人説:“到波士頓要去哈佛,到哈佛要看博物館,到博物館先看玻璃花。”19世紀中葉,波士頓的手藝人萊昂波爾德和布拉什卡,以傳統玻璃工藝製作了大量植物模型。從1887年至1936年近50年時間,這裡收集了840種植物約3000個模型。我參觀時,仿佛置身於玻璃世界。一束束、一株株、一枚枚的玻璃植物模型在鑲著木邊的展櫃中熠熠生輝。紫色的蝴蝶花栩栩如生,雪白的睡蓮嬌美含蓄,火紅的罌粟花踔厲風發,黃色鳳梨醉意陶然,蜜蜂模型更可以假亂真。每件模型的尺寸,無論與原物相同或放大,都達到了科學的精確性與藝術的完美性。成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珍貴收藏。它們始終作為哈佛生物教學的教具。我正巧遇到老師在指導一群學生分辨北美大陸的農作物,學生們認真地做著筆記,同時熱烈地討論著。

    如果説物競天擇、天人合一的傳統教育,使哈佛人紮根于深厚的人文與自然交融的土壤之中,那麼可以説,哈佛博物館文化的熏陶,就如同輸送給哈佛人賴以生存和競爭的養分,它使每個哈佛人受用終生。

    《中華讀書報》2002年1月16日


英博物館長建議與希臘分享帕特農神廟浮雕(附圖)
成都有了中藥博物館
香港文化博物館開放一年來接待參觀者逾百萬
金街探訪古人類
——王府井古人類文化遺址博物館在金街亮相
最值錢博物館面臨窘境
猶太博物館柏林開張
北京開放首家警察博物館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