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先生的生活情趣

    魯迅先生十分珍惜時間,卻從不把參加體育活動和搞各種有益的文化活動看作是浪費生命;恰恰相反,他把培養多方面的愛好和興趣看作是增長知識,變換方式積極休息的手段。

    

    種花 魯迅一生喜愛花草,即使沒有栽種的地方,也愛在書桌上擺一盆綠色的生命。少年時,魯迅就讀了許多有關花木的書籍,像《花鏡》、《蘭惠同心錄》、《廣群芳譜》等。中年的魯迅最愛丁香花和木槿花。1923年,魯迅居住在北京西三條衚同一個四合院,就種了好幾株白色和紫色的丁香花。夏秋之夜,每當夜深人靜,他獨自徘徊在花下,聞著略帶苦澀的香氣,以求解除疲勞。1924年秋天,魯迅在西安講學時,下榻處窗外有一叢盛開的白木槿花,他對花凝視良久,想構思一部《楊貴妃》的劇本。晚年,魯迅定居在上海大陸新村9號時,還特地在前院種上了夾竹桃、石榴、紫荊、桃花等花木。

    

    看戲 魯迅先生從小愛看紹興的戲文。有一次,他還在民間演的目連戲中自告奮勇地扮演了一個角色。1924年夏赴西安講課時,專程去看古老劇種秦腔的演出。魯迅晚年定居上海後,在繁忙的寫作之餘,他最大的娛樂就是觀劇、看電影。魯迅常同許廣平一起,攜帶海嬰去劇院看有趣、有教育意義的新戲。他不僅看,且多有評論。

    

    篆刻 魯迅先生喜好篆刻,雖刻印不多,卻具備了較深的藝術功底。他少年時代,因叔父周芹候研究篆刻,耳濡目染他學會了刻印的本領。1899年,魯迅在南京讀書時,就曾刻過“戎馬書生”、“文章誤我”、“夏劍生”等印章。在魯迅的著作中,《蛻龕印存(代)》是魯迅論述篆刻的唯一的珍貴資料。它也是我國印學寶庫中難得的理論之作。

    

    猜謎 小時候,祖母常教他猜謎語。事隔30年後,他還在《長命燈》裏,把兒時的猜謎樂事生動有趣地描繪了一番。魯迅還常幽默地用“謎語”來寫信、題書名和做筆名。魯迅用過的一百幾十個筆名裏,用“謎語”起的也不少,如“華圉”是隱“當時中國(華)是個大監獄(圉)”之意。

    

    養魚 有一次,內山完造先生贈送了10尾金魚,魯迅先生特地買來一隻素白的金魚缸,和夫人許廣平一同興致盎然地鋪沙、灌水,植種掩映的碧綠水草,小心翼翼地把金魚放進去。魯迅先生很熟悉金魚的生活習性,顧慮到缸面的水苔太密,會影響魚呼吸氧氣,他常暫擱手中“金不換”筆,仔細地把這些東西除去。

    

    習武 魯迅先生留學日本時學過柔道,回國後在紹興府中學堂執教。一次夜行,經過一處荒涼的墳地,忽見一慘白形同鬼魅的東西在前擋道,魯迅趕前去飛起一腳,直踢得那傢夥蹌踉倒地,抱頭鼠竄,原來是一個裝神弄鬼的盜墓賊。

    

    繪畫 魯迅先生童年時就喜歡繪畫,三十年代曾為自己和別人的書刊設計過封面,也為自己的文章畫過插圖。“君無常”畫像就是他于1927年6月25日親筆作的一幅,至今保存在他的《朝花夕拾後記》裏。

    

    養壁虎 魯迅先生飼養過壁虎。著名書法家沈尹默五十年代寫的《追憶魯迅先生》詩云:“雅人不喜俗人嫌,世顧悠悠幾顧瞻;萬里仍舊一掌上,千夫莫敵兩眉尖;窗余壁虎幹飯香,座隱神龍冷紫髯;四十餘年成一瞑,明明初月上風簾。”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01年12月03日


魯迅先生的生活情趣
“魯迅戲”與魯迅及其作品
魯迅之後説周家家事
探訪魯迅外婆家——安橋頭村
在現實和審美之間---賞評獲第二屆魯迅文學獎詩集《羞澀》
魯迅沒有離我們遠去——兼談魯迅與賽義德(一)
廣州魯迅紀念園建成開放
“魯迅”做校名被判合法
魯迅故居懷朱安
“魯迅”你也敢踩?周海嬰、魯外鬧上法庭
魯迅、周作人的晚明情結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電話: 86-10-68996210/6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