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創 曝光臺 網信浙江 鄉村振興 中國訪談 中國三分鐘 沖浪特殊資産 潮評社 好網民 溫州 紹興 衢州 淳安 岱山 浙商
您的位置:首頁 > 浙商 > 浙商熱點 新聞詳情 A- A+
馬雲最新演講:遠期一定好,近期很困難,中期更困難
發佈時間:2020-10-02 13:35:37    

   現在的海南就是站在一個新的歷史起點上,自貿港的建設不是簡單的海南發展的機遇,更不僅僅是中國經濟發展的一個機遇,而是擔當起為世界探索新的全球化的歷史使命。

  9月29日,在“2020中國綠公司年會”上,馬雲出席併發表主題演講。

  馬雲在演講中提到,2020年非常特殊,未來一定是一個歷史的分水嶺。他剛去了武漢,幾個月前在電視裏看到的武漢確實很難,這次看到的武漢是一座真正的英雄城市,有英雄的氣質。他提到,疫情之後,我們該考慮如何讓經濟重生。經濟重生不是為了回到以前,而是到達更高的水準,從疫情中看到未來和趨勢,把握機會。

  “未來,任何一個人只要有一部手機就可以做全球的生意,未來所有的中小企業都必須是跨國公司。過去30年是6000家大企業決定了全球化,未來應該是6000萬家中小企業決定了全球化。地域的擴展就是業務的擴展。我認為這是世界給予我們巨大的機會。”馬雲説,新一輪的全球化中國將會從“賣賣賣”變成“買買買”。

  以下是馬雲演講全文:

  很高興在海口能夠見到大家。經過疫情我們知道,其實見面是非常珍貴的事情。

  我們這次來海南,沒有別的想法,就是想為自貿港來做支援,因為這個時候中國更需要開放,更需要跟世界接軌!

  2020年非常特殊,未來一定是一段歷史的分水嶺;海南成為自貿港,也必定是一個歷史性的選擇;我希望我們CEC這次的海南會議,也能成為一個跨越時代的會議,在疫情之後,新的全球化開始之後,在整個數字時代到來的時候,我們CEC的企業家能夠在這段歷史中創造獨特的價值。

  我昨天還在武漢,也和我們CEC的三十幾位理事一起,到武漢去了一趟。幾個月前在電視裏看武漢,確實非常之難,這次到武漢,真的感到武漢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有英雄氣質。疫情是結束了,我們該考慮如何讓經濟重生。經濟重生不是為了回到昨天、回到以前,而是在更高的水準上面,從疫情中看到未來,看到趨勢,把握機會。

  這次從武漢來到海南,這裡面我覺得是巧合,好像也有一種必然的東西。兩年前,習近平總書記宣佈了建設海南自貿港,全面開放的戰略,兩年過去了,世界格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但是我依然相信,我們必須要堅持開放,必須要堅持全球化,特別是疫情之後,我相信全世界所有的門都是要靠自己去打開的,沒有門是天然就是開著的。

  這時候堅持全球化比什麼時候都重要、都有意義。現在海南就站在一個新的歷史的起點上。自貿港建設,不是簡單的海南發展的機遇,更不僅僅是為了中國經濟發展的一個機遇,而是要擔當起為世界探索新的全球化的歷史責任。

  我自己覺得,國際化和全球化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國際化更偏向於中國人跟外國人做生意,是雙邊為主。而全球化是世界各國的大事情,是一個全局的問題。

  今天很多人覺得全球化出現了這樣那樣的問題,而我並不這麼認為:

  第一,我認為今天是真正全球化開始的時候。

  今天是昨天的、原來的、傳統的、工業時代的全球化正在終結。新的、真正的、數字時代的全球化才剛剛打開。

  以前,全球化是發達國家和大企業主導,未來,全球化應該是發展中國家、中小企業走向世界;以前貿易是全球化的主力,未來科技將是全球化的主力;以前是人在流動、貨在流動,未來是數據在流動、服務在流動;以前是傳統企業的全球化,未來是用好網際網路技術的企業的全球化;未來,任何一個人,只要有一部手機就可以做全球生意,未來所有的中小企業都是跨國公司,過去三十年是6000家大企業決定了全球化,未來應該是6000萬家中小企業決定全球化。地域的擴大就是業務的擴張,這是世界給予我們的巨大機會。

  第二,這是由中國內需驅動的新一輪全球化。

  新一輪的全球化,中國將會從“賣賣賣”,變成“買買買”。海南自由貿易港有自己的歷史使命,海南未來留在歷史中將會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假設我們對貿易遊戲規則不滿意,今天給了我們一次機會,我們是否有這種胸懷、有這種格局、有這種擔當,為世界未來數字的全球化,更多企業、更多國家、更多發展中國家的全球化,來制定一個更加公平、可持續、綠色的貿易規則。大家其實不用害怕從“賣賣賣”變成“買買買”。中國每一次大門打開,都是中國進步的象徵,每一次大門打開,中國都進步了。

  我們要不斷的走出去。我記得我們以前的人走出去是找差距,我們覺得人家這個做得好、那個做得好。今天我們很多中國企業走出去,或者很多中國人走出去,是在找感覺。當我們在找感覺的時候,其實我們正在退步。

  上一次全球化,是美國3億人消費驅動的;中國這次的全球化是14億人的內需,會驅動下一輪真正的全球化,帶動世界經濟。進口不是終點,進口最終是要倒逼中國産業提升、消費升級,促進現代服務業的發展。對於企業家來説,未來的機會在中國那些百萬人口的小城鎮。我不知道大家是否知道中國有多少城市過100萬人口,我在2014年初步做了一個統計,美國大概有不到12個城市過100萬人口,中國有167個城市過100萬人口。而100萬人口的基礎建設、100萬人口所誕生的巨大産業,我們遠遠沒有發展好。這些近百萬城市的人口,也許我們將來會有三百個,這些地方會迸發出巨大的消費潛力。內需絕對不是有錢人的拉動,內需應該是滿足每一個普通百姓的需求,普通人的內需拉動,才是真正可以持續發展的內需價值。

  第三,新的全球化是一種服務世界的能力。

  全球化的核心是在其他國家和地區創造價值,創造就業,去做當地做不到的事情。如果説過去中國走出去,必須要人走出去、機器走出去、資金走出去;今天的中國走出去需要資訊走出去、服務走出去、價值走出去。全球化是一種服務世界的能力,不是賺世界錢的能力。中國企業應當堅定的走向全球,而不是去征服全球。很多人爬山,自己認為是去征服自然,但自然不是去征服的,自然應該是去臣服的,對於世界真正的價值,不是遠征,而是去創造價值。我們走出去要贏回來的不僅僅是利潤,更應該贏回來的是尊重;我們要展示的不是一個強大的國家,而是一個善良美好的國家;我們不想去轉移過剩産能,而是要到當地創造新的、不同的價值,尊重當地的文化、尊重當地的價值觀、尊重當地的宗教和信仰、尊重每個國家不同的機制和體制。我們要相信這個世界因為不同而美好。都像你一樣,也不行,都像別人一樣,也不行。

  2020年應該説是一個轉折之年,我和很多企業家探討,發現大家或多或少都有點焦慮。其實誰都有焦慮,任何時代、任何企業、任何人都有焦慮,只是有的人敏感一些,有的人不敏感。

  我對未來的判斷:遠期一定好,近期很困難,中期更困難。現在是飛機穿過雲層的顛簸期,所以大家要把握好方向盤,係好安全帶,但最重要的是要有未來觀,當你從未來看今天的時候,今天的困難不是啥困難,當你只看著今天,跟昨天比較的時候,你的沮喪會越來越大。所以我們要面向未來,用未來的方法來解決今天的問題,而不要用昨天的方法來解決今天的問題。很多人非常樂觀,很多人又非常悲觀,我認為過度樂觀、過度悲觀都是因為沒有看清楚未來。

  昨天的看法和行動決定了你企業的今天,而今天的看法和思考又決定了你企業的明天。未來不是指兩年以後你會什麼樣,未來是指二十年以後、三十年以後,你的企業會變成什麼樣。在座每個企業,你們今天的規模、你們今天的成就,我們今天所取得的一切不是今天做的,都是因為二十年以前我們相信中國會有今天。我相信當你從今天去判斷二十年以後這個世界會變成怎麼樣,社會會變成怎麼樣,去解決未來的問題,相信年輕人,你一定會有前途。

  在今天所有巨大的不確定當中,我認為數字化是確定的,數字化一定會全面改造所有的行業。不是每家企業都要轉型,但是每個企業都必須升級,完成數字化升級。現在不要擔心跟你競爭了二十年、十年的“老王”,你要擔心的是那些你完全不認識、沒見過到的“小李”,這批人從來沒出現過,他們沒有包袱,他們採用新的技術,敢於創新,敢於用網際網路。這些年輕人將是中國的希望,但也可能是在座每個人可能碰上的壓力,最後打敗各位的不是網際網路企業,而是用好網際網路技術的企業。我希望所有的企業今天一定要思考,要利用數據化來升級自己的管理、升級自己的組織、升級自己的産品。

  未來十年,是傳統行業推進數字化的最後十年。其實我在二十年前,在我去過的很多的省份,不斷在講網際網路對於零售行業的衝擊、對製造行業的衝擊,大家並沒有當回事情,直到淘寶、天貓、阿里巴巴、百度這些企業、騰訊這些企業起來以後,大家突然覺得“狼”來了,其實“狼”一直都在。

  如果今天不準備變革,十年後我相信你一定是數字脫貧的對象。直到今天,很遺憾的是,還有很多企業家依然在講數字革命是一場危言聳聽,數字技術、網際網路技術只是簡單的工具。我想告訴大家,數字技術將重新定義生産製造,重新定義零售,重新定義技術,重新定義生産資料和一切,甚至很快這個技術將會引發全社會的所有生産關係的變革。

  其實未來越是距離技術遠的行業,越是還沒有被技術改造的行業,機會越大。很多企業其實只要投入更多技術,在人才,在理念上多一點點,獲得的收益和價值將是非常確定的。今天你純粹做一家網際網路公司,你未必有回報,但是你今天把自己傳統企業變成數字化,你的回報是肯定的。

  傳統行業的數字化轉型關鍵在於觀念,關鍵在於理念,責任一定在一把手身上,責任不在技術部門,一把手不改變的企業一定不是有遠見,有擔當的企業。

  疫情總會結束,但是新冠這種疾病可能會伴隨人類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現在這個病毒恐怕是會比我們誰都活得長,我們要學會適應,我們的防疫也學會要從常規防疫變成常態防疫,也許以後絕大部分的醫院都有一個“新冠科”,這是長期共存可能會出現的情況。

  2020年註定是改變歷史的一年,在武漢的時候,我們CEC的企業家們給自己提了這樣的要求:企業家不等於有錢人,有錢人更不一定是企業家。企業家是國家、民族的優質資産,國難當頭時,企業家們無須命令,自覺自願,挺身而出。疫情是突發的災難,我們必須主動擔當;疫情結束以後的經濟恢復,企業家更是責無旁貸。

  所有的企業,在座的企業家們,如果你的企業在十年、二十年內沒有經歷過三次、五次的災難,你的企業永遠是經不起打擊的。越是在世界劇變的時候,越是在歷史的轉捩點上,企業家越要擔當,我們做這些事情,不是為了贏得掌聲,不是為了贏得肯定,不是為了贏得一些政策的支援,而是我們內心相信、我們喜歡、我們認定,應該用未來的眼光,用戰略的眼光,與世界去溝通,通過我們自己的努力,讓這個世界變得越來越好。

來源: 浙江新聞客戶端    | 作者:浙商雜誌    | 責編:俞舒珺     電子信箱:184042016@qq.com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忠文創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忠文創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057187567897 京ICP證 04008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