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創 專題 新經濟 曝光臺 中國訪談 中國三分鐘 沖浪特殊資産 潮評社 溫州 紹興 衢州 淳安 岱山 桐廬 文娛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 新聞詳情 A- A+
浙江11地市GDP公佈 下個萬億GDP城市花落誰家
發佈時間:2021-03-03 08:05:36    

   日前,浙江11地市的GDP數據悉數公佈。

  在這場期末考中,浙江11地市表現如何?和長三角範圍內的兄弟市相比,浙江11市處於怎樣的經濟坐標?浙江下一個萬億GDP城市將花落誰家?

  跟著涌金君一起來看看吧。

微信圖片_20210302144620.jpg

  舟山最快 杭州最穩

  從從數據來看,舟山增速最快,杭州表現最穩。

  奮戰了一年,舟山人民交出的答卷是,GDP同比增長12%,列全省第一。

  這是浙江唯一增速超過10%的地區,也是全省唯二的超過全省平均增速的地區,增速分別比全國和浙江高出9.7個和8.4個百分點。

  舟山的高增速,源於大項目直接拉動。

  2020年,舟山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0.2%。主要是綠色石化基地一期全面達産,拉動舟山工業保持快速增長。當然,這個重大項目,對全省工業增長也做了突出貢獻。

  早春時節,登高俯瞰岱山縣魚山島,整座離島宛若一個“超級工程”:山丘與海岸線之間的平地上,聳立著成群的巨型石化生産設施、鱗次櫛比的龍門吊和川流不息的重卡。

  據舟山綠色石化基地管委會相關負責人透露,基地目前已完成總投資近1300億元。二期2000萬噸/年煉化一體化項目推進速度比一期更快,預計到今年底,二期項目將全部建設完成。

  據測算,當綠色石化4000萬噸/年煉化一體化項目全部達産後,預計每年産值將超過2500億元,可帶動上下游産業鏈6000億元。這一數字幾乎是浙江全省年GDP的十分之一。

  雖然從經濟總量來看,目前舟山仍居全省末位,但舟山的勢頭,足以引起暫列其前面的兄弟地市的關注。

  除了舟山之外,省會杭州是第二個超過全省平均增速的地區。

  2020年,杭州數字經濟一路高歌猛進,有力拉動了杭州經濟的增長。去年,杭州數字經濟核心産業實現增加值4290億元,增長13.3%,高於GDP增速9.4個百分點,佔GDP的比重為26.6%,較上年提高1.9個百分點。

  儘管其餘9市的GDP增速均低於全省平均,但總體均保持在3.3%-3.5%的區間,頗為均衡。在2020年這種極端環境下,能取得如此成績,實屬不易。

  梳理歷史數據,涌金君發現,從2016年到2020年的五年間,全省11市的排位變動不大。

  杭寧溫長期處於第一梯隊,第二梯隊為紹嘉臺金湖,衢麗舟則位列第三梯隊。

  過去的五年間,嘉興、台州經過一番激烈的角逐,目前嘉興暫時領先。經過2016年到2018年三年旗鼓相當、齊頭並進的“較勁”,2019年嘉興一舉超過台州,2020年又將差距擴大至近250億元。

  麗水則從2017年開始,超越舟山,此後3年差距逐漸拉大,差距最大的2019年兩地差距超百億元。2020年,奮起直追的舟山,一舉將兩地差距縮小至兩位數。

  浙江11市的長三角坐標

  放眼長三角,浙江11市又分處什麼高度?

  作為我國經濟規模最大的城市群,長三角城市群成員城市數量眾多,江蘇下轄13地市,浙江下轄11地市,安徽下轄16地市,再加上上海,城市群成員已有41座。

  涌金君嘗試將41座城市,分成四個檔位:萬億城市、準萬億城市(7000億元以上)、潛力城市(5000-7000億元)和補位城市(5000億元以下)。

  第一檔位的較量當屬萬億城市——

  中國萬億俱樂部中,長三角地區上榜的8座城市中,江蘇佔4席,浙江2席,其餘兩席分屬上海與安徽合肥。

  2020年在浙江各地市GDP總值中奪得頭魁的杭州,能不能稱得上長三角地區的頂流?

  其實,萬億俱樂部成員中,不説一馬當先的上海,對比江蘇蘇州,杭州也有一定差距。

  蘇州2020年GDP直奔20170.5億元,成為繼北京、上海、深圳、廣州、重慶之後第六個GDP突破兩萬億的城市。

  不僅如此,這個“最牛地級市”憑著4.86%的增速,又進一步拉開與杭州的差距。不得不説,4000億元的差距著實不小。

  再看排位夾在南京與無錫中間的寧波,面臨的是來自標兵和追兵的雙重壓力。2020年寧波的GDP總值雖逆勢而上,但與南京的差距在2019年的基礎上又擴大了300多個億元。相比無錫,2020年寧波GDP也僅高出30多億元。

  此外,新晉的兩匹“黑馬”也讓寧波壓力不小。

  近年來,安徽集中全省之力發展合肥,科技創新、新興産業兩手抓,2020年合肥GDP首次突破萬億元人民幣,成為安徽首個邁入“萬億俱樂部”的城市。

  而蘇北第一城南通,化身江蘇第四位“猛將”。承接上海蘇南的産業外溢,利用長江口的有利交通區位,南通以近7%的名義增速領跑全省,並拿到長三角地區最後一張晉級“萬億俱樂部”的入場券。

  總的來説,浙江萬億“雙子星”,在長三角萬億俱樂部中排位不錯,但壓力也不小。

  再來看準萬億城市——

  長三角城市群作為全國綜合實力最強的城市群之一,下一個誕生的萬億GDP之城會是誰呢?

  從2020年已經公佈的數據判斷,同在江蘇的常州和徐州可能性最大。2020年,常州、徐州的GDP分別為7805.3億元和7319.8億元。

  這個檔位上,浙江暫為空白。

  第三檔位的潛力城市,共有7座,分別是浙江的溫州、紹興、嘉興和台州;江蘇則是處於蘇中地區的揚州、鹽城和泰州。

  紹興雖踏上了6000億元臺階,緊跟江蘇揚州,但身後鹽城追趕毫不放鬆。

  嘉興、台州兩個5000億元級別的GDP,其在長三角地區發展中處中游水準。

  第四檔位5000億元以下的補位城市,長三角地區共有24位城市,在四個檔位中佔比最多。其中,浙江佔5席、江蘇佔4席,另外15席均為安徽所轄地市。

  值得注意的是,江蘇這4個城市均超過3000億元,後勁不小。

  而浙江的金華,處於4000億元序列,湖州處於3000億元檔位,二者居安徽滁州、阜陽、安慶、馬鞍山、蚌埠、宿州、亳州、六安等8市之前。

  衢州、麗水、舟山均在1500億元徘徊,處長三角地區下游水準,身後是安徽省的淮南、淮北、銅陵、池州、黃山5市。

  從長三角地區看,浙江潛力城市實力不容小覷,但補位城市差距仍較大。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一個省份,乃至長三角地區,由於地區的地理區位、經濟基礎、自然條件等不同,帶來的城市發展不均衡是客觀存在的。

  對長三角地區而言,一體化的重要目的,就是要解決區域發展不平衡問題。

  發展落差往往是發展空間。

  衝刺萬億 溫嘉立下flag

  一年新增6個GDP萬億城市,2020年被譽為中國萬億城市的“豐收年”。之所以説2020年是“豐收年”,除了新增勢頭夠猛,還在於下一輪萬億城市新增還要耐心等上幾年。

  公開數據顯示,目前,除去2020年GDP達9650億元的東莞,GDP總值在8千億到萬億的中國城市出現空檔。

  再往下,煙臺、常州、徐州、唐山、大連2020年GDP都在7000億元的檔位,其中,煙臺、常州超過7800億元;溫州、昆明、瀋陽、紹興則在6000億元的檔位,其中,溫州在全國6000億元這一檔的城市中處於領跑地位。

  根據增長規律,保持正常經濟增速情況下,從7000億元到突破萬億元,至少需要3到5年時間。

  具體到浙江省內,同樣出現了空檔情況。

  全省排名第三的溫州,2020年GDP為6870.9億元,位列全國GDP排行榜30強。全省排名第四的紹興,2020年首次突破6000億元;全省排名第五的嘉興,2020年GDP則為5510億元。

  從綜合實力以及經濟增速來看,浙江下一個萬億城市,溫州可能性最大。

  但也有一種預測認為,嘉興GDP將在十年之內超越溫州。

  畢竟,地處上海、杭州之間,在長三角一體化推進過程中,嘉興很有可能複製蘇州當年的“神勇”。區位優勢得天獨厚,産業基礎較為穩定,交通基礎更加便利,嘉興近年來發展勢頭的確很生猛。

  事實上,近兩年一直在暗自較勁的溫州和嘉興,紛紛在“十四五”規劃中,立下萬億Flag。

  立志2025年躋身“萬億俱樂部”的溫州,在其“十四五”規劃中明確寫道:力爭邁上萬億地區生産總值、千億級地方財政收入、千萬級常住人口、百萬級新增人才的發展臺階。

  嘉興的“十四五”規劃則是這樣説的:2025年,地區生産總值9000億元以上、力爭1萬億元,每人平均地區生産總值達到15萬元以上。

  與此同時,剛破6000億元的紹興,則在“十四五”規劃中,明確了“全市生産總值達到8500億元左右”。

  雖然溫州、嘉興都寫的是“力爭”,但這種跨越式增長並非沒有先例。

  就好比2020年剛跨入萬億的南通,其2014年GDP為5652.7億元,和現在的嘉興相差不多。

  五年之後,浙江城市之變,令人期待。

  GDP重要,每人平均GDP也不能忽視

  當然,衡量一座城市的發展品質,除了經濟總量,還有一個重要評價維度——每人平均GDP。

  事實上,每座城市因其區位不同、基礎不同、國土面積不同、人口數量不同,乃至發展定位不同等,最終都會客觀反映到經濟總量上。因此,經濟總量大小,除了城市主觀的努力,也有諸多客觀因素。

  也許,不是每座城市都能成功跨入萬億GDP行列,但這並不意味著它不能追求經濟高品質發展。

  以衢州、麗水而言,作為浙江大花園的核心區,它們在追求經濟總量的突破外,還要以生態功能區為己任,以綠色發展為底色,探索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的轉化路徑。

  事實上,換成每人平均GDP維度後,浙江的城市排行會大不同:

  在這個指標上,杭寧旗鼓相當,排名靠前,可以説兩市發展品質可謂“有裏兒有面兒”。

  人口僅過百萬的舟山,2020年每人平均GDP為12.7萬元,甚至比GDP排名全省第三的溫州和排名第四的紹興都高。

  相對的,擁有800多萬人口的溫州,雖然GDP總量領先,但在每人平均GDP的表現上,還有很大提升空間。

  放眼全國,國家統計局2月28日發佈的2020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預計全年每人平均國內生産總值72447元,比上年增長2%。國家統計局副局長盛來運介紹,我國經濟總量突破100萬億元大關,每人平均GDP連續兩年超過1萬美元。

  雖然浙江2020年每人平均GDP數據尚未公佈,但從2019年數據來看,浙江每人平均GDP為107625元,合1.56萬美元。

  著眼“十四五”,浙江和省內多地已公開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不約而同提到了每人平均GDP目標:

  浙江:“到2025年,全省生産總值、每人平均生産總值分別突破8.5萬億元、13萬元。”

  杭州:“十四五時期杭州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目標是:全市地區生産總值突破2.3萬億元,每人平均生産總值突破18萬元。”

  寧波:“到2025年,經濟總量和發展品質躍上新臺階,地區生産總值達到1.7萬億元,每人平均生産總值達到17萬元。”

  嘉興:“到2025年,全市生産總值超過9000億、力爭破萬億,每人平均GDP15萬元以上。”

  紹興:“到2025年,全市生産總值達8500億元,每人平均生産總值達15萬元。”

  衢州:“到2025年,全市生産總值達到2500億元,每人平均生産總值突破10萬元。”

  舟山:“到2025年,全市地區生産總值、每人平均地區生産總值分別達到2500億元、20萬元。”

  台州:“到2025年全市生産總值、每人平均生産總值分別突破7000億元、12萬元。”

  麗水:“到2025年,每人平均GDP力爭達到10萬元。”

  按照當下匯率,13萬元約等於2萬美元。而根據國際發展慣例,每人平均GDP達到2萬美元,是發達經濟體的入門門檻。按照這個標準,浙江“十四五”期間將有望達到發達經濟體標。

來源: 浙江新聞客戶端    | 作者:涌金君    | 責編:俞舒珺    審核:張淵

新聞投稿:184042016@qq.com    新聞熱線:13157110107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微店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忠文創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057187567897 京ICP證 04008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