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2021年9月2日
投稿信箱:
184042016@qq.com
最新原創 專題 新經濟 曝光臺 中國訪談 中國三分鐘 沖浪特殊資産 潮評社 溫州 紹興 衢州 淳安 岱山 桐廬 文娛
您的位置:首頁 > 曝光臺 新聞詳情 A- A+
粉絲打投550萬獎品近一年未兌現 經紀公司被“催債”
央廣網 · 牛谷月 | 發佈時間2021-09-03 09:15:55    

   9月2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佈八項要求,從嚴整治藝人違法失德、“飯圈”亂象等問題。日前,國家網信辦也發佈十項嚴規,重拳整治“飯圈”亂象。其中明確規定“不得設置任務解鎖、定制福利、限時PK等刺激粉絲消費的行銷活動”“不得設置‘花錢買投票’功能,嚴禁引導、鼓勵網民採取購物、充會員等物質化手段為選手投票”。強監管下,桃叭、超級星飯糰等各大追星應用平臺均迎來下架或者調整業務板塊等整改措施。

  然而,記者注意到,在大型藝人經紀公司時代峰峻旗下的時代少年團FanClub粉絲俱樂部的官方微網志評論區,卻不斷出現“催更”維權的評論。據網友反映,去年10月,粉絲在其官方平臺總共花費逾550萬元,將《一塊紅布》舞臺表演投票至榜單第二名。應投票規則,時代峰峻將為第二名舞臺的表演者拍攝Special Video作為福利回饋粉絲。“距《一塊紅布》舞臺結束已有近一年時間,當初承諾的SV(Special Video)為何遲遲不發?”眼看真金白銀打投換來的獎品承諾遲遲不兌現,逐漸有越來越多的粉絲加入“催更”維權的大軍中來。

  中國網際網路協會法工委副秘書長胡鋼在接受央廣網記者採訪時指出,平臺與粉絲之間實際上已經達成了某種消費合同關係,參與打投活動的粉絲實際為視聽作品的消費者,“消費者在經過各種方式的催促、要求平臺履約後,平臺仍未兌現承諾,那麼相關經營者可能存在虛假告知或隱瞞真相等消費欺詐的行為。”

  時代峰峻被“催債”

  ——背後或涉金額逾千萬元的粉絲打投活動

  2020年9月,大型藝人經紀公司時代峰峻為填補打歌類型節目空缺,為旗下的時代少年團製作了新專打歌舞臺——《少年On Fire》。2020年10月16日,TNT時代少年團-FanClub官博發佈“少年On Fire‘最受歡迎合作舞臺’”官網線上投票活動,粉絲可在其官方網路平臺進行投票,投票單位為“1小葵花”。時代峰峻承諾,投票排名前三位的合作舞臺將分別獲得相應的獎勵。其中,將為第二名舞臺的表演者拍攝Special Video。10月25日,投票結束,合作舞臺《一塊紅布》獲得第二名的成績。然而,將近一年的時間過去了,當時獲得第一、第三名的兩個舞臺獎勵均已兌現,粉絲投票第二名“SV”的獎勵卻遲遲不見蹤影,粉絲紛紛按捺不住,進行維權。

  當時的榜單顯示,粉絲投票第一名獲得了逾6397萬枚“小葵花”,第二名獲逾5500萬枚“小葵花”,第三名獲逾227萬枚“小葵花”。前八名累計産生超過12483萬枚“小葵花”。

  記者查詢TF家族-FanClub平台中的《小葵花購買須知》了解到,用戶可通過TF家族官網以“10RMB=100小葵花”的價格購買小葵花,購買數量多,或者成為俱樂部的高級會員的,將享有不同程度的優惠。其中高級會員每天還可獲得3枚免費小葵花用於投票,即在上述投票活動的10天內,高級會員將共獲得30枚免費小葵花(價值3元人民幣)。值得注意的是,時代少年團俱樂部的高級會員購買價格為298元/年。所以嚴格意義上講,即使榜單中有免費小葵花的比例存在,也是在粉絲支付298元高級會員費的前提下獲得的。

  也就是説,榜單前八名總共産生的逾12483萬枚小葵花,將至少花費粉絲1248萬元人民幣。其中,上述未兌現獎勵的第二名也涉及超過550萬元的金額。

  不少粉絲表示:“我們是消費者,我們要維權,粉絲們‘真金白銀’花了550多萬元打投出來的,承諾的SV拖了快一年,至少給我們一個説法吧?”時代峰峻為何將近一年都未能兌現當初承諾的獎品?不兌現也不回應,時代峰峻是否涉及欺詐?榜單第二名550萬元的打投款去向如何?如今舊債未償、又迎新規,國家強監管下,時代俊峰打算如何處理這筆遺留的舊債?對於自己平臺上的打投榜單、藝人排名、粉絲充值等功能,有沒有按照國家規定作出相應整改?記者將採訪問題發至時代峰峻官方APP人工客服,客服頁面顯示“當前排隊人數為1607”。一位不願具名的粉絲向記者透露:“以經驗來講,充值成為高級會員的話,得到客服回復會比較快。”截至發稿,記者尚未得到時代峰峻方面的官方回應。

  香頌資本董事沈萌在接受央廣網記者採訪時指出,如果是在合約中明確規定的義務而沒有履行,就觸發違約責任,“而當其屬於無理由的惡意違約時,就存在合同欺詐的嫌疑。”對於國家網信辦新發佈的十項新規,沈萌表示:“雖然時代峰峻的行為已經構成新規定的違反,但該規定不會追溯,所以不能以此倒推追責,但仍然可以按照合同違約來追責。”

  胡鋼提到,事件所涉550萬元的打投款,理論上講應該做到“專款專用”。他表示,按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55條的規定,如果相關經營者涉及到消費欺詐行為的話,將承擔“退一賠三”且最低500元的懲罰性賠償。“消費者在維權過程中可以要求人民檢察院或者消費者組織提起公益訴訟,也可以向消費者協會申請調解,或者向市場監管部門反映相關情況。”

  起底時代峰峻“生意經”

  ——門票“競價競拍”,最高單價達4.5萬元

  僅一場舞臺打投活動就有超過千萬元人民幣的收入,時代峰峻究竟是如何做“飯圈”的生意的?

  時代峰峻,指北京時代峰峻文化藝術發展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組織大型文藝演出、藝人培訓、藝人經紀、個人藝術培訓、企業形象文化策劃為一體的專業文化機構。公司從成立之初就開始招募練習生,並著手打造藝人品牌“TF家族”。現公司旗下有TFBOYS、時代少年團兩個組合。品牌官方APP為“TF家族-FanClub”。據其官網介紹,公司現有TF家族粉絲俱樂部、TFBOYS粉絲俱樂部和時代少年團粉絲俱樂部三個粉絲俱樂部。

  記者注意到,2021年4月,TF家族發佈一條官方數據:截至 4月23 日,僅時代少年團粉絲俱樂部的高級會員人數就突破了12萬人。按照其298元的高級會員年費,時代峰峻僅“時代少年團粉絲俱樂部高級會員”一項的收入就達到了3576萬元。

  對於吸引粉絲充值成為高級會員,時代峰峻有它自己的操作。“高會(粉絲對於高級會員的簡稱)將近300塊,確實有點貴,可是只有成為高會才能購買明星周邊、欣賞愛豆獨家照片、有買票的特權通道呀,為了能獲得這些‘特權’,花錢也願意。”粉絲小林(化名)向記者介紹,粉絲俱樂部每月都固定出售愛豆周邊。“周邊主要是 Photobook,分個人版和團體版。個人版單價89 元,團體版單價168 元。有的時候團體版會和門票綁定,想去現場看愛豆,只能同時花168元買團體版Photobook。”

  “這是一種利用粉絲非理性消費情緒而進行不正當市場經營的行為,具有擾亂正常市場秩序的特徵。”沈萌直言。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門票和周邊綁定售賣外,時代峰峻還多次採取“競價競拍”的方式售賣門票。以2020年6月的夏季運動會為例,共270張門票,總收入額超過260萬元,平均單價近萬元,最高單價竟然達到了4.5萬元。

  記者注意到,此前時代峰峻還曾發生過將時代少年團的打歌舞臺門票“競價競拍”,最終遭時代少年團後援會八站聯合聲明抵制的事件。據了解,時代少年團的打歌舞臺共發售100張門票,通過售賣藝人電子生寫的形式,誰消費越高,誰就能獲得門票,購買電子生寫的數量不設上限。更令粉絲不滿的是,消費排名100名以外的人並不會退錢,而是將金額直接累計到下一輪。也就是説,在第101名砸錢多達16272元的情況下,也意味著下一輪的門票的拍賣起步價就是16272元了。據悉,這一拍賣活動引起粉絲不滿,最終導致時代少年團後援會八站聯合聲明抵制。

  沈萌指出,這種不設上限的門票“拍賣”行為,在一定程度上涉嫌違反市場經營秩序的法律法規。

  胡鋼認為,它實際上採取了一種競價或者拍賣的模式,但是按照國家規定,沒有拍賣資質的企業不能開展拍賣業務。時代峰峻以另外一種方式進行轉化,“我認為是疑似拍賣”。“這種行為背離了誠實信用的基本原則,誠實信用原則要求經營者提供産品或者服務的價格應該是清晰、公允的。”胡鋼指出,上述門票競價的過程中,價格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經營者通過商業化的操作和資本的無序擴張,渲染了文藝作品的錯誤導向,背離了文藝單位的基本操守,侵犯了消費者的知情權、選擇權和公平交易權。“實際上這也是一種違法悖德的行為。”

  此外,在時代峰峻為藝人開設的明星主頁中,還曾開設打投功能,粉絲為喜歡的愛豆贈送小葵花,每月獲得小葵花累計最多的愛豆可以擁有拍攝特權,作品將作為福利贈送給打投最多的粉絲和前50名粉絲中的隨機2位。記者了解到,此項單月打投收入可達數萬元。

  胡鋼表示,資本無序擴張背景下的“飯圈”文化、偶像文化等,對於廣大的文藝作品的消費者産生了大規模、長時間、系統性的侵害。“有必要對特定的行業,尤其是對違法悖德的個別企業平臺,進行專項的問責和治理,尤其是保護文藝作品愛好者中的那些未成年人,推動網路環境的清朗。”

來源:央廣網    | 撰稿:牛谷月    | 責編:俞舒珺    審核:張淵

新聞投稿:184042016@qq.com    新聞熱線:13157110107    

來源:央廣網    | 撰稿:牛谷月    | 責編:俞舒珺    審核:張淵

推薦訂閱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微店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浪潮評論
潮評社
國網傳播
忠文創
我要發稿
廣告合作
中國網客戶端 國家重點新聞網站,9語種權威發佈
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