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3日 星期四

財經 > 證券 > 證券要聞 > 正文

字號:  

杠桿交易再現加速苗頭 大券商取捨十億級利潤

  • 發佈時間:2015-07-14 07:15:05  來源:中國日報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小菲

  兩融規模由巔峰的2.273萬億元降至目前的1.44萬億元,兩市融資買入額佔A股成交額比例由最高的19.24%降至為13.60%。

  各家券商都在加速去杠桿。6月份,兩融規模前20家券商中有16家券商出現了下降。下降幅度最大的為興業證券(601377.SH)和東興證券(601198.SH),分別下降了9.60%、9.42%。下降規模最大的為廣發證券,6月份兩融規模減少了近100億。

  2014年,融資融券業務利息收入為446億元,佔比20%。以華泰證券為例,其2014年兩融業務利息凈收入24.67億元。如果券商這一業務規模持續縮水,大型券商將面臨十億級別的利潤損失。

  不過,也有逆勢上漲者。如華泰證券6月份兩融規模上升了88億元,上升比例8.35%;中信證券增加了33億元,上漲了4.25%。長江證券(000783.SZ)、中信建投、方正證券(601901.SH)均出現微幅上漲。

  光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徐高認為,現在的市值水準,兩融餘額應該在5000億左右。“這個定時炸彈沒有拆掉。這個東西放在那裏,今天不爆以後也會爆。要把風險緩解掉就是要把兩融餘額有序的壓下來。”

  國泰君安任澤平認為,5000點前後杠桿資金佔市場交易額的10%以上,最高時接近20%,遠超美歐發達國家。市場調整時,杠桿資金過高容易導致市場因賣壓過重而瞬間喪失流動性。

  “從各方渠道確認,杠桿交易存在再度加速苗頭。7月9日,兩市融資買入額1114億,是7月8日的兩倍(最低點)。當務之急,務必儘快採取措施,避免重蹈覆轍。”任澤平表示,要加強對杠桿的監管,規範透明發展,有效降低杠桿,防止死灰複燃。

  “其實券商最大的風險在兩融,客戶一直爆倉而不平倉才是券商最大的風險所在。大部分主動降杠桿平倉,小部分被迫強制平倉。”北京一家券商人士向記者透露,救市期間,公司的融資融券規模減少了很多。

  6月廣發證券兩融規模降6.69%

  數據顯示,兩融規模排名前20名的券商中,只有華泰證券(601688.SH)、中信證券(600030.SH)、長江證券(000783.SZ)、平安證券、齊魯證券等7家券商的融資融券規模逆勢出現增長。其餘14家券商均出現了不同幅度下降。

  其中,兩融規模降低幅度最大的為興業證券。6月份兩融規模降低了9.60%。截至6月底,興業證券兩融規模為277億元,較5月底的306億元減少了29億元。

  東興證券兩融規模下降幅度也達到了9.42%。6月底,東興證券兩融規模為240億元,較5月份減少了24.97億元。東方證券的下降幅度達到了7.20%。6月底規模較5月份減少了20.47億元。

  此外,廣發證券、國信證券(002736.SZ)下降幅度分別達到了6.69%、5.72%。海通證券降幅為2.94%,國泰君安兩融降幅3.20%。

  不過,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華泰證券與國泰證券同在6月份分別登陸H股與A股。國泰君安的融資融券規模仍然下降了3.20%,而華泰證券卻逆勢上漲8.35%。華泰證券集資規模約339億元,國泰君安募集資金資金約300億元。

  在融資融券減少規模上,廣發證券居於首位。與5月份相比,6月份廣發融資融券規模減少了99.6億元,減少比例6.69%。其次為國信證券,兩融規模下降63.7億元,銀河證券減少了55億元。招商證券減少了41.3億元。此外,海通證券、國泰君安、光大證券下降規模均超過了30億元。

  券商合力去杠桿

  在融資融券規模大幅減少的背後是各家券商的去杠桿之舉。此前,多家券商再次提高客戶保證金比例,調低標的物擔保折算率。

  如5月26日,海通證券表示,公司將於5月28日起將全體信用客戶的融資(券)保證金比例上調5%。這是海通證券月內第二次收緊融資融券業務杠桿。同日,廣發證券也發佈公告稱,將兩融業務標的證券的融資保證金比例由0.7%上調至0.75%,並對兩融業務可充抵保證金證券折算率進行了全面調整。

  隨後,國信證券、招商證券和長江證券也跟進提高了保證金比例,其中長江證券融資保證金比例下限由不低於60%調整為不低於80%,國信證券兩融保證金比例提升幅度在10個百分點左右。

  “當前監管層擔心高杠桿融資在市場巨幅調整時會引發大批平倉、融資糾紛等事件,各家券商需要通過多種手段降低兩融杠桿上限,以防範兩融業務風險,後續券商調整兩融杠桿動作仍將持續。”一位券商人士表示。

  此前,證監會將證券公司凈資本與融資融券規模掛鉤,要求單一證券公司融資融券餘額不得超過本公司前一月末凈資本的4倍。

  “監管層是在強制降杠桿,對市場新增資金面有一定的影響,同時也是對券商風險控制的督導。”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師楊德龍如是説。

  實際上,從今年年初,證監會就已明確表態降杠桿。但無論措施如何,兩融規模像脫韁的野馬一路飛奔,或也最終導致了此次股災。而在6月15日開始的股災以來,兩融規模才開始出現了大幅度下降。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