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0月05日 星期三

財經 > 證券 > 證券要聞 > 正文

字號:  

中國股市“瘋狂” 哪些人將痛失絕大部分財富?

  • 發佈時間:2015-05-06 09:25:25  來源:中國日報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小菲

  又是一個全民炒股的時代,有關”大叔大媽戒舞進牛市“的段子越來越多,各種“一夜暴富”的故事被廣為流傳,闊別7年之久的大牛市仿佛真的來了。

  最新數據統計顯示,中國滬深兩市總市值已達63萬億,而2014年中國GDP首破60萬億,達到636,463億元,同比增長7.4%。滬深市值已等於2014年全年GDP。中國股市估值背離基本面,火爆的行情可能令決策層頭痛。

  在央企合併傳聞刺激下,股市接連攀升,2015年以來,兩市市值增幅已達50%,A股開戶數創歷史新高。

  2014年下半年以來,隨著牛市的強勢啟動和持續演進,A股總市值大幅躍升。在4月29日的反彈後,滬深兩市總市值再度刷新歷史新高。4月以來,滬指已經大漲近20%。

  隨著成交額的逐漸攀升的是股民的跑步入場,A股自3月14日起連續5周開戶數破百萬。

  在4月13日到4月17日的一週時間裏開戶數更是衝至325.7萬,環比大增93.77%,這一單周數字接近2015年3月全月新增A股開戶數的七成。同時,截至4月17日,期末A股賬戶數為1.95億戶。

  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公司(中國結算)公佈的數據顯示,4月20日至24日新開股票賬戶數413.86萬戶,比前周的328.41萬增長了26.02%,再創歷史新高。值得關注的是,期末股票賬戶數總量首次超過2億戶,達20119.69萬。

  針對中國A股的亮眼表現,巴菲特認為,與美國市場相比,中國的投資環境相對年輕,這導致市場更多地受到投機影響,這可能會創造出機會,人們都尋找容易的方式,但容易的方式往往是錯誤的。

  朗維尤經濟諮詢公司指出,24個行業中有20個以超過30倍的市盈率交易。從長遠來看,廣泛投資于中國證券不大可能成功。

  但估價對於短期內的市場操作沒有多大幫助,尤其是在投機性泡沫期間,而中國目前恰恰表現出投機性泡沫的所有徵兆:公司匆忙上市,然後以市場所允許的最大幅度升值;小額投資者匆匆開立新戶;基金經理稱,他們的客戶不肯多樣化,生怕錯過中國的收益。

  據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公司稱,第一季度新開股票交易賬戶同比驟增433%,達到約800萬個。

  這些新增賬戶有超過62%是二三十歲的投資者開通的,他們為上證綜指在過去一年裏上漲一倍、香港股市4月份實現六年來的最佳月度表現作出了貢獻。

  但他們也敲響了警鐘。新華社稱這些新投資者受教育程度較高但經驗不足,股市監管部門則發出明確警告。

  中國證監會表示:“廣大投資者特別是新入市的中小投資者要……牢記股市有風險,量力而行,不要被市場上‘賣房炒股、借錢炒股’言論所誤導。”

  這些新投資者是在經濟形勢不佳的情況下擁入市場的。在滬深兩市今年都不斷攀升的同時,中國宣佈其經濟增速減緩至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點。

  中國公佈的數據顯示,4月份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穩定保持在50.1,但企業稱總體需求低迷、出口訂單減少。服務業PMI略微下跌至53.4。

  反過來,這種不盡如人意的經濟數據也許會提振股市,因為這讓政府為促進增長而進行干預的可能性加大。

  摩根資産管理市場駐香港的策略師GraceTam表示,想想令人失望的經濟基本面,決定中國股市某些行業正在泛起泡沫,如果繼續上漲,政府可能出臺措施。

  如果不加辨別地將資金配置在中國股市,投資者可能會遇到麻煩。從中國經濟發展狀況及其錯綜複雜的市場來看,投資者應當深思熟慮。

  興業全球總經理楊東在致投資人的信中寫道,“目前市場上絕大多數公司的股價已呈現泡沫……泡沫如果按照這樣的速度不斷膨脹,讓我們不得不開始考慮可能很快會來臨的再一次泡沫的破滅,由於鉅額杠桿資金的進入,這一次的股價崩潰對投資者的傷害甚至可能超越2008年。”

  本輪牛市正呈現加速階段性趕頂的特徵。充裕流動性助推的超級牛市,體現了投資者對未來改革和轉型的強烈預期和信心,但市場過熱讓管理層擔心“改革牛”、“轉型牛”會異化為“瘋牛”,這與大家期待的“慢牛”和“健康牛”背道而馳。

  考慮到改革轉型之艱難,畢其功於一役的瘋漲不可取,值得警惕。現在,一方面是成交量屢創新高,而同時中國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增大。

  股市表現與實體經濟走勢出現顯著背離的同時,增長改善與通縮預期相背離、潛在的流動性衝擊與市場樂觀情緒相背離。

  隨著股指不斷急速攀高,這幾重背離如果在某個時點上遭遇偶發性“黑天鵝事件”的衝擊,相互共振撞擊,形成“戴維斯雙擊”,可能會釀成市場的系統性風險。

  英大證券研究所所長李大霄指出,A股已進入非理性繁榮。在4400點一線,A股除滬深300外的2368隻股票平均市盈率為79.75倍(整體法、TTM),已經非常接近6124點時的82.02倍,股息率為0.37%,低於6124點時0.46%的股息率,伴隨著股票供應增加、國際化推動、雙向交易完善等既定政策的實施,A股絕大部分股票長期估值頂部已經形成。

  如果按靜態股息率來計算,平均投資回報期要270年,就算以20年為一代的高效率,也要13.5代人才能完成此任務,遠超6124點時的217年。

  財經評論員皮海洲認為,在一輪牛市上升的過程中,投資者賺錢確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但問題是,世界上沒有只漲不跌的股市,一輪行情再牛,行情的終結都是不可避免的。

  “就像2006年—2007年的那波大牛市行情,指數從千點上漲到了6124點,股指上漲了5倍,不少投資者賺得盆滿缽滿,但最終股指又跌回1664點,投資者損失慘重,那些新入市的股民由於是高位拿貨,他們更是成為了上一輪牛市行情的最大受害者。”

  因此,對於新股民來説,牛市賺錢是暫時的,一旦牛市終結,絕大多數的新股民都會成為牛市的買單人。

  在皮海洲看來,歷史常常會重演,雖然本輪行情目前牛勁十足,但最終下跌的命運是不可逃脫的。畢竟本輪行情只是一輪政策牛市,並沒有得到宏觀經濟面與股市基本面支援的。

  比如最近幾年中國GDP一直呈現一種下滑的趨勢,今年GDP指標更是調低到了7%。比如股市並沒有解決圈錢市問題,沒有解決大股東一股獨大的問題,股市始終都是上市公司以及大小非們的提款機。在這種市場環境下,管理層之所以營造本輪牛市,為的就是讓更多的公司到股市上市融資。

  也正是基於本輪行情只是一輪政策牛市的緣故,這就使得本輪牛市行情的根基並不紮實,導致目前股市的投資風險很大。

  比如,截止4月10日,創業板的平均市盈率整體站在百倍之上,中小板也站在了60倍之上,滬深兩市市盈率過百倍的股票多達965隻,其中市盈率千倍以上的股票97隻;而2007年的6124點時,對應的市盈率也只是70倍。

  同時兩市股價上百元的股票多達35隻,其中200元以上的股票有5隻。又如,兩市日成交金額最高已達到1.55萬億元。所謂天量見天價,A股4000點附近的風險投資者不能小視。

  李大霄認為,“鬱金香”的味道越來越濃,泡沫的影子越來越清晰,泡沫破裂的聲音也越來越近。

  創業板在大家看空的情況下屢創新高,對於這樣的現象,李大霄認為,創業板現在一共有446隻,當前創業板市盈率為101.34倍,市凈率為8.49倍。按最新的發行速度,創業板上市家數每年將增加79%。

  創業板屢創新高的原因有:1、創業板只有四百餘股,而投資創業板的資金比較多,參與其中的投資者風險意識比較低;2、在融券標的和中證500成分股中,創業板品種佔比較低,做空力量有限,不足以對衝高估風險;3、相比新三板500萬的入市門檻,創業板投資門檻較低,大量風險意識淡薄的資金入市。

  而隨著供應的倍增和註冊制的到來,以“危五類”(小盤股、次新股、垃圾股、題材股和偽成長股)為代表的股票將出現長期估值頂部,追高者將痛失絕大部分財富。

  以次新股為例,李大霄説,這類股票的平均市盈率為69.67,平均市凈率為7.39,平均股息率為0.17%,按此指標計算,一個投資人收回成本需要588年;偽成長股的平均市盈率為84.41,平均市凈率為4.63,平均股息率為0.28%,按此指標計算,一個投資人要想收回成本,需要357年。

  “題材股,平均市盈率為89.85,平均市凈率為5.01,平均股息率為0.24%,一個投資人需要416年才能收回投資成本。”

  皮海洲稱,正是基於目前市場風險高企的緣故,一些資金開始相繼撤離A股市場。不僅是外資開始從A股市場撤出,就連A股市場的資金也在尋求新的出口。

  “就在A股市場的場內資金開始回避風險,開始考慮撤離或正在分步撤離的情況下,新股民仍然是蜂擁而來,這雖然在一定程度上對衝了場內資金撤離帶來的負面影響,但也讓新股民陷入高位接盤的境地。”皮海洲稱,一旦牛市真的調頭,那麼這些新股民就難逃為牛市買單的命運了,這恐怕不是新股民們樂意看到的結果。

  “所以股市並不是人人能夠賺錢的地方。哪怕一些新股民在牛市中賺了錢,但在牛市結束後也會把賺的錢賠出去,甚至把本錢也賠出去。”皮海洲稱,更何況現在一些新股民都是採取“資金+杠桿”的方式進場的,這更加放大了投資風險。

  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的高徒、招商迪辰集團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范棣表示,中國股市20多年平均投資回報為負,任何股民都不能倖免。他認為,總體上,90%的股民和投資者並沒有通過投資股市得到任何回報。

  數據顯示,到2011年,兩市總共為企業融資近50000億元,政府印花稅收入約為6000億元,券商佣金至少4000億元以上,開戶數達1.39億戶,實際開戶數約為6000萬人。

  截至2010年底,兩市上市公司累計分紅約5000億元,加上基金分紅約3000億元估算,合計約8000億元。

  也就是説,中國股市在過去21年裏,從投資者身上拿到的現金將近60000億元人民幣,而股市回報給投資者的是8000億元人民幣。

  股市投資者投入資金後,在市場買賣的結果是,集體虧損52000億元,以6000萬個戶頭來算,戶均虧損為86600元。

  “總體上,90%的股民和投資者並沒有通過投資股市得到任何回報。也就是説,股海淹死的總是股民。”范棣説。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認為,中國股市是一個典型的“散戶市”,牛市一哄而上、熊市一哄而散,這是散戶市的最大特點。這樣的股市,不但牛市瘋狂,而且熊市更可怕!每一輪的慢長熊市,都是對小散的財富打劫和身心打擊。

  中國股市瘋漲,一如既往、一步到位、瘋狂漲過頭,更為糟糕的是,它已嚴重脫離了中國宏觀經濟基本面的支撐,股價嚴重透支了上市公司未來三、五年甚至上十年的業績成長。

  目前,中國重化工業産能嚴重過剩,房地産大開發、大泡沫破滅,10萬億的地方債務平臺危機四伏,勞工成本大幅攀升,銀行凈利潤增速從30%左右徒然滑落至6%左右,銀行不良貸款大幅反彈。我國經濟轉型、産業升級困難重重、阻力巨大。

  財經評論人士肖磊認為,投資市場並不是一個“槍打出頭鳥”的市場,尤其是股票投資,是一個典型的“先機”市場,誰能提前入市,誰賺錢的概率就越大、被套的概率就越小。

  在牛市當中,一旦入市較晚,就如同一個做零售的商人,以遠高於競爭對手的價格進貨,不得不期望賣更高的價錢,以獲得跟別人一樣的利潤,但成本決定回報率和出手的難易程度,相比那些更早入市的投資者,入市較晚的人本身就存在最後“接盤”者風險。

  如果入市較晚,卻依然希望賺得更多,會導致嚴重的“惜售”行為,喪失在牛市當中獲利了結的時機,在行情出現反轉的過程中,也就最容易被套。

  實際上牛市中“入市較晚”的人,恰恰需要比別人更快的節奏來應對風險,而不是更多的展現慾望。

  要明白一個道理,趕末班車的人,往往會錯過末班車,因為當你需要趕末班車的時候,説明留給你趕路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事實上,股市本來就是一種零和遊戲,所謂“一賺二平七虧損”,何況現行的遊戲玩法和規則,也有利於機構主力充分運作.

  散戶在競爭激烈的市埸中,顯得相對的弱勢,加之一些不適當的心態和操作方法,更加劇了其處處被動挨打的局面,‘被套-割肉-再被套-再割肉’,也就再所難免、情理之中的事。

  在環球化的背景下,各國股市有聯動的現象,比如隨著中國股市暴漲,新加坡的龍籌股和中國概念股都隨著起舞。如果中國股市最後失控,形成泡沫,並最後破滅,新加坡的股民也將受到影響。

  在市場狂熱的時候,更需要保持冷靜。千言萬語,仍是那句話:“股市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