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9月27日 星期二

財經 > 證券 > 主力動向 > 正文

字號:  

澤熙係玩轉重組定增概念 徐翔金手指演繹資本傳奇

  • 發佈時間:2014-11-27 07:22: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陳娟娟

  11月25日,徐翔的母親鄭素貞斥資12億元入主大恒科技成為實際控制人;同日,澤熙還參與了華東重機的定增

  編者按:“澤熙係”堪稱資本市場傳奇,只有不足五歲,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家族企業,這些通常會被放大的弱項,在“澤熙係”業績的光耀下顯得微不足道。散戶出身、曾經的“寧波敢死隊隊長”,“澤熙係”掌門徐翔這幾年可謂是風光無限,參與鑫科材料定增獲利兩倍有餘,精準介入東方鋯業、吳通通訊、中青寶等重組股;控股工大首創和大恒科技。“澤熙係”的野心有多大,無人能知!

  在資本市場上,徐翔和他掌握的上海澤熙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簡稱:澤熙投資)都頗為傳奇。

  澤熙投資成立於2009年末,至今不足五年,公司法定代表人已經從之前的鄭素貞變更為徐翔,公司的三名股東鄭素貞、徐柏良和徐翔的出資額分別為2760萬元、240萬元、2000萬元。其中,徐柏良和鄭素貞係徐翔的父母。

  儘管澤熙投資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家族企業,徐翔本人也一直表現地頗為低調,但是其資本運作手法卻頗受資本市場以及諸多投資者的追捧。作為投資界的名人,曾經的“寧波敢死隊隊長”,現今的私募大佬,徐翔有著一大批追隨者。

  近期,澤熙在資本市場動作連連,手筆之大讓業內對這家明星私募更加佩服。

  11月25日,大恒科技發佈公告稱,徐翔的母親鄭素貞斥資12億元入主受讓大恒科技原大股東所持股權,成為新的實際控制人。就在同一晚,澤熙還參與了華東重機的定增。

  同時,值得一提的是,去年9月份,澤熙投資首次嘗試參與鑫科材料定增,一年後定增股解禁即離場,賺得近2倍的收益;去年年底,澤熙投資精準介入東方鋯業、吳通通訊、中青寶等重組股;今年年初,澤熙更是一舉成為工大首創的大股東,從二級市場轉向直接操盤;而今年10月27日,邀公募基金十強參加的封閉飯局,使得澤熙投資以及其掌門人徐翔再次成為了市場關注的焦點。

  隨著經濟形勢的變化,以快進快出的投資手法成名的澤熙投資,儘管成績斐然,但徐翔卻有著強烈的危機感,開始謀求從單純的財務投資到上市公司經營管理的轉型,從以往的短線投資變成深度介入上市公司。

  “初試牛刀”鑫科材料

  解禁即套現獲利近兩倍

  澤熙首次嘗試進軍定增市場,選中的是在資本市場上並不起眼的一家公司——鑫科材料,該公司主要從事銅基合金材料和輻射特種電纜産品業務。

  2013年9月份,鑫科材料以5.16元/股的價格發行1.76億股,募資約9億元,其中,澤熙增煦參與領投,以4980萬股的認購份額位居首位,共斥資2.57億元。

  根據公告稱,澤熙增煦成立於2013年1月28日,由上海澤熙資産管理中心持股1%,華潤深國投信託有限公司持股94%,上海澤熙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持股5%。

  今年8月23日,鑫科材料推出了“10轉15”的中期分配預案。這份公司歷史上最高送轉的分配方案更是引發了資金的熱烈追逐。

  而澤熙增煦持有鑫科材料的股份則由此增至1.245億股,至三季度末,該部分股票市值已經增值至7.16億元。

  僅僅過了一個多月,9月22日,鑫科材料定增剛剛解禁,澤熙即迅速將鑫科材料股票兌現,盈利近2倍。

  根據鑫科材料10月21日發佈的公告稱,澤熙增煦10月10日、10月20日、10月21日通過上海證券交易所集中競價交易減持系統先後減持了4620萬股、11.25萬股、1萬股股份,成交均價依次為6.18元、5.31元、5.30元。該次減持後澤熙增煦仍持有鑫科材料7817.75萬股,佔鑫科材料總股本的4.9994%。

  但值得注意的,10月10日,鑫科材料剛以每10股轉增15股進行了除權。若經過複權,澤熙增煦的減持價格分別約為15.45元、13.275元、13.25元。相比5.16元的成本價,澤熙增煦最近三次減持的收益率分別達到199%、157%、156.8%。

  如此高的收益讓很多投資機構都望塵莫及。

  需要一提的是,就在澤熙通過認購定增股份一躍成為公司第二大股東後,一向低調的鑫科材料風格突變,相繼進軍多個與公司主營並無關係的熱門領域。

  2013年11月20日,鑫科材料宣佈擬參股民營銀行,以1億元出資額參與發起設立大江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佔大江銀行註冊資本的10%。2014年3月6日,公司再度發佈公告稱,擬出資1.2億元收購國內投資規模最大的鋰電池生産商天津力神電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津力神)2000萬股股權,佔後者總股本的1.60%。

  到了今年5月28日,公司擬以不低於7.36元/股的價格向不超過10名特定投資者發行不超過1.8億股,募集13.25億元資金用於收購西安夢舟100%股權以及募集與公司影視文化産業發展相關的流動資金,為了優化現有的業務結構和盈利能力,推行多元化發展。

  不管是參股民營銀行,投資新能源低電池,還是收購影視公司,都是資本市場炒作的熱點。儘管鑫科材料只是嘗試性介入,持股比例並不高,但卻讓其股價節節攀升。

  資深投資人艾堂明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私募基金與公募基金在操作手法上差別很大。澤熙是作遊資出身,比較激進,週期較短,可能這個季報“潛伏”在某家公司,下個季報就離開了。此外,澤熙更偏向題材股,比如重組股、定增股和小盤股。一般來説,私募基金不光是從業績方面來考量一家上市公司,而是看股價有無上升空間。王亞偉在華夏基金的時候也喜歡題材股。

  玩轉多只定增概念股

  偏愛市場熱門題材

  在鑫科材料上大賺一筆之後,今年以來,澤熙類似的資本運作逐漸增多,頻頻加碼上市公司定增。

  11月24日晚間,根據華東重機發佈的定增預案,公司擬向翁耀根、翁霖、澤熙增煦、廣發恒定18號等四名特定投資者合計發行不超過7800萬股,發行價格為10.62元/股,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8.28億元,少部分擬用於35萬噸/年不銹鋼加工中心建設項目,大部分將補充營運資金。其中,澤熙增煦擬認購1000萬股,認購金額為1.06億元。

  受此影響,華東重機股價已經連續兩日漲停,澤熙投資的資本力量之強大不容置疑,其對定增概念股的喜愛也可見一斑。

  9月6日,華麗家族披露的簡式權益變動報告書顯示,澤熙增煦再次領投,認購其9000萬股非公開發行股份,佔華麗家族總股本的5.617%。按其發行價格每股3.67元計,澤熙增煦此次斥資共計3.3億元。定增完成之後,澤熙投資將持有華麗家族5.62%股權,成為公司第二大股東。

  對此,澤熙增煦表示,其認購華麗家族本次非公開發行股票的目的是為了獲得較好的股權投資收益。

  廣證恒生一位策略分析師表示,澤熙參與華麗家族定增可以看成是公司大股東代表的産業資本與澤熙代表的金融資本之間的強強聯合,公司後續應該還會有大動作。

  不出所料,時隔兩個多月,華麗家族開始有所行動。

  11月18日,華麗家族發佈公告稱,因未來發展需要,擬對經營範圍進行調整,宣佈剔除房地産開發和相關所有業務,新增股權投資業務,並保留實業投資、投資諮詢及管理業務。

  同時,華麗家族還宣佈,擬出資1億元設立全資子公司華麗家族創新投資有限公司(暫定名),負責開展新興産業、高科技項目等股權投資;同時,公司擬在英屬維爾京群島註冊成立全資子公司華麗家族投資有限公司,以此作為上市公司在港澳臺地區開展股權投資業務的平臺。該公司註冊資本擬定為5萬美元。

  對此,華麗家族表示,境內子公司有助於進一步拓展公司的業務範圍並培養新的利潤增長點,為公司主營業務的轉型邁出堅實一步。而新設立的境外子公司將作為公司在港澳臺地區開展股權投資業務的平臺,為公司未來可持續發展、尋求新的利潤增長點創造機遇和有利條件。

  但是,讓市場捉摸不透的是,華麗家族上述定增募資的目的是用於建設太上湖建設。如今只過了兩個多月,就聲稱要離開房地産行業謀求轉型。

  這幾年,華麗家族在資本市場上十分活躍。從金礦到石墨烯再到生物醫藥,可以説,每一步都緊跟市場炒作熱點。

  有市場人士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華麗家族新增股權投資業務,可能會像鑫科材料學習,跟著市場走,來選擇熱門的投資領域,這樣更容易創造題材,提升公司股價,這也符合澤熙以往的投資路線。

  澤熙投資對定增概念股可謂青睞有加,除了華麗家族,它還精準潛伏了其他不少定增概念股。

  9月26日,南洋科技公告定增項目實施情況報告書, 報告書顯示,本次募集配套融資的發行底價為5.8元/股,發行價格最終確定為8.18元/股,發行數量1589.2萬股,募資金額1.3億元,發行對象最終確定為1名自然人投資者鄭素貞。

  據了解,鄭素貞曾經是澤熙投資最早的法定代表人,更是澤熙投資目前的法定代表人徐翔的母親。這也意味著澤熙投資通過關聯賬戶間接參與了南洋科技的定增。

  艾堂明還告訴《證券日報》記者,從澤熙投資最近操作的股票來看,多是浙江甚至是寧波本地的股票,這種肯定是消息面上佔優勢,可能知道投資者不知道的一些消息。

  另外,澤熙投資參與定增踩點之準確更是令市場驚嘆,從澤熙投資今年精準參與準油股份的定增就可見一斑。

  準油股份2014年一季報顯示,澤熙投資旗下的澤熙6期已悄然“潛伏”于前十大流通股東的名單當中。

  而就在4月1日,準油股份發佈重大事項停牌公告。十天后,該公司則宣佈了定增預案,向公司大股東創越能源集團實施定增,計劃募集不超過2億元為參與“兩桶油”混合所有制改革做準備。

  但是,在準油股份公佈半年報時,澤熙投資已經退出。

  艾堂明認為,實際上,私募投資從策略上來講並沒有好壞之分,只要在不違反遊戲規則的前提下,能帶來收益則算成功。

  精準介入重組概念股

  快進快出獲利後離場

  除了佈局定增概念股賺得盆滿缽滿以外,澤熙投資還多次精準介入重組概念股,也是獲利匪淺。

  2014年1月3日,東方鋯業發佈重大資産重組停牌公告,公司擬通過發行股份購買資産的方式收購浙江昇華拜克生物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昇華拜克)、蔣東民、沈建章和姚天榮持有的浙江鋯谷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權。

  值得注意的是, 2013年四季度澤熙投資旗下的澤熙6期卻已現身東方鋯業。根據東方鋯業2013年年報顯示,澤熙6期持股151.15萬股,佔總股本的0.37%,首度位列于東方鋯業前十大流通股股東名單中,排名第九位。而從2013年三季度末的第十大流通股東持股數113萬股來看,澤熙6期在當年四季度至少買入東方鋯業38萬股,按照東方鋯業停牌前11.39元/股的股價來計算,澤熙6期持有市值近2000萬元。

  公開資料顯示,在東方鋯業公佈的2013年四季度及2014年4月份投資者來訪記錄中,均未見到澤熙的身影,而這也與澤熙的投資風格一脈相承。

  徐翔曾在接受某媒體採訪時表示,公司的投資決策雖然都由他自己一個人決定,但他本人卻很少到上市公司實地調研,也因為這個原因,導致徐翔在多次精準踩點獲利套現後,便有人懷疑其涉嫌內幕交易。包括此次的精準介入東方鋯業,有媒體曝出近期澤熙投資遭到調查或因澤熙6號在東方鋯業資産重組停牌前的交易相關。

  事實上,澤熙擁有一個由30多名研究員組成的研究團隊,他的投資決策都要依據他們的調研結果而定。

  除東方鋯業外,澤熙在吳通通訊一股上的踩點可謂更加出彩。公開資料顯示,2013年10月11日,被認為是澤熙投資大本營的國泰君安交易單元以1880.93萬元,佔據當日買入金額最大席位。而吳通通訊在澤熙進入的第四天,也就是2013年10月15日,便宣佈停牌併發布重組公告。

  果不其然,吳通通訊2013年年報顯示,澤熙1期和澤熙6期同時新進成為公司的第三和第六大股東,分別持有138.06萬股和94.58萬股。2014年1月17日,吳通通訊復牌當日,股價便一字漲停。澤熙投資在短短四個交易日,通過快進快出的手法獲利至少300萬元。

  除東方鋯業外及吳通通訊外,澤熙投資在2013年四季度提前買入的重組股還包括中青寶和鵬欣資源。

  公開資料顯示,澤熙6期在去年四季度分別以111萬股和716萬股進入中青寶和鵬欣資源前十大流通股東之列。而巧合的是,中青寶在今年1月11日發佈重大事項重組公告,而鵬欣資源也在4月2日發佈了重組事宜。

  有上海私募界人士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徐翔突擊重組股還是以短線操作為主,提前介入,發佈重組預案後便獲利離場。事實上,中青寶及鵬欣資源二者的下一季度定期報告中,澤熙投資從二者十大流通股東名單中消失,也從側面上佐證了上述説法。

  此外,格上理財研究員孔改發曾分析稱,徐翔對於重組股極其偏愛。從澤熙投資2013年重倉股看,除了大多屬於新興行業,有政策扶持或者行業發展的空間大的特點外,大多數還都存在資産重組事項,而且多屬於外延式擴張。

  直接控股兩家上市公司

  發展模式再升級

  在二級市場賺得盆滿缽滿的澤熙投資,顯然不滿足於現狀,開始了直接控股上市公司之路。

  2014年1月份,上海澤添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下稱“澤添投資”)與工大首創原控股股東八達集團達成協定,前者以9.1元/股的價格,購買後者手中的3520.48萬股股票,2月18日,工大首創收到法院執行裁定書,股票所有權人變更為澤添投資。

  其中,不難發現的是澤熙投資與澤添投資之間的親密關係。公開資料顯示,澤添投資的法定代表人為徐柏良,股東為徐柏良與鄭素貞,分別持有99%與1%的股權。

  在獲得工大首創股份一個月之後,澤熙投資已經派員進駐董事會直接參與工大首創經營決策。來自澤熙投資的原澤熙投資總經理助理徐峻、現澤熙投資高級研究員史振偉、現澤熙資産管理中心高級研究員魯勇志當選為公司董事,徐峻任董事長。

  在資本市場叱吒風雲多年,工大首創是澤熙投資出手掌控的第一家上市公司。這對於澤熙投資來説,足以看做標誌性事件,此舉可以視為澤熙投資從二級市場轉向直接控制上市公司邁出的關鍵性第一步。

  工大首創讓澤熙投資嘗到了控制上市公司的甜頭,其近日再次出手。

  11月25日,大恒科技發佈公告稱,澤熙投資總經理徐翔的母親鄭素貞將受讓大恒科技原大股東所持股權,成為新的實際控制人。

  公告顯示,控股股東中國新紀元與鄭素貞于日前簽署《股份轉讓協議書》,中國新紀元通過協議轉讓方式將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1.29億股(佔公司總股本29.52%)轉讓給鄭素貞。 轉讓價格為每股9.32元,轉讓價款為12.02億元。轉讓完成後,中國新紀元尚持大恒科技500萬股,佔公司總股本1.14%。

  鄭素貞持有公司股份1.29億股,佔公司總股本29.52%,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並取代周騏成為新的實際控制人。

  值得注意的是,易主後的大恒科技仍將繼續停牌,籌劃重大資産重組。

  業內均認為,澤熙擅長于資本運作,其主導下的大恒科技的重組值得期待。

  “直接控股上市公司,這在私募界比較少見,應該就不屬於純粹意義上的財務投資了。”艾堂明告訴《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控股上市公司,就可以把上市公司當做資本運作平臺,收購某些企業,進軍某個行業,實行高送轉等,通過製造題材來提高公司股價。

  無獨有偶。4月9日,寧波聯合發佈公告稱,接到股東通知,股東大會上將增加《關於2013年度利潤分配的臨時提案》。該提案由華潤信託代上海澤熙投資提出,提案要求在現金分紅的基礎上要求10轉增15股。

  華潤信託發行的“華潤信託·澤熙6期單一資金信託計劃”持有公司1507.01萬股,佔總股本4.98%。依據現行《公司法》,私募基金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若達到3%以上,也就擁有提案權,可以提交分紅方案、提名董事等。

  儘管最後澤熙投資此項提案並未獲得通過,但是從工大首創到寧波聯合,其試圖控制上市公司,影響上市公司決策的野心已引起市場關注。

  有市場人士認為,澤熙正在謀求轉型,向直接控制上市公司發展,通過大舉買入一家公司股份,增加董事會話語權,直接參與公司的經營決策。

  此外,從入主工大首創的動作看,澤熙已經從單純只在二級市場炒股的私募機構。市場評論人士熊錦秋表示,機構參與上市公司治理值得鼓勵,但目前私募基金參與上市公司治理方式顯得有點急功近利,應該意圖長遠之利。

  在熊錦秋看來,私募基金要徹底改變盈利模式,參與上市公司治理就不能浮于表面,而應該更深地參與,通過完善上市公司各項基礎性制度,從根本上推動上市公司內在價值提升,追求上市公司長遠發展利益,而非從股票短期投機利益出發。

  艾堂明也認為,一旦身為上市公司大股東,就要兼顧中小股民的利益,而不是單純從大股東角度出發來考慮問題,或僅僅把上市公司當做資本運作的平臺,在資本市場大股東侵犯小股東利益的案例也是屢見不鮮,實現共贏才是最終目的。

  私募大佬也有危機感

  澤熙踏上轉型路

  儘管澤熙投資在二級市場每次都出手不凡,引得不少同行羨慕嫉妒恨,但號稱資本市場常勝將軍的徐翔也有自己的危機感。

  公開資料顯示,徐翔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入市炒股,當時只是一個高中生的他,通過幾萬元的啟動資金做到如今管理近百億元的資金規模,其從草根到大鱷的成長軌跡,足以成為資本市場的傳奇。

  據澤熙投資官網發佈的資訊,截至11月21日,澤熙投資旗下七隻信託産品,2014年收益率均超過50%,其中,于2010年7月7日成立的澤熙3期,2014年收益率高達173.03%;緊隨其後的是成立於2010年3月5日的澤熙1期,收益率為96.18%;成立於2013年9月11日的澤熙增煦定增一期,收益率達到91.37%。

  如此高的收益,可謂成績顯赫,讓很多投資機構只能望其項背。

  有熟悉徐翔的基金業內人士表示,徐翔自己就是散戶出身,所以一開始他是憑藉自己過去散戶的交易經驗,掌握了一些市場短線交易的規律,例如炒新股以及關注概念股,通過前期的草莽操作手法,及天賦和專業判斷,徐翔迅速為自己的積累了資金及名望。

  但成立澤熙投資,專注做陽光私募卻是2010年下半年的事情。2010年下半年,徐翔發行了自己的第一隻陽光私募産品,據徐翔自己介紹,在此之前他只是一直觀察陽光私募行業,直到2010年他才敢放開手在進入這個行業。

  事實上,直到今天陽光私募的發展環境仍相當複雜。澤熙投資因為樹大招風及手法獨特,自成立以來,多次被傳言遭到監管層調查以及涉嫌內幕交易。

  徐翔表示,讓陽光私募行業在一個良好的環境中發展,才能讓投資人全身心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

  此外,除行業發展外部環境外,有業內人士認為,未來隨著新股發行逐步走向備案制,公司上市會越來越容易,對小市值公司的熱炒將面臨的難題是,交易對手從散戶變為大股東。而澤熙此前擅長的快進快出短線交易的手法將不再適應備案制後的市場環境,為此,徐翔不得不開始轉型,這從澤熙投資開始強勢入主上市公司就不難發現,其開始謀變。

  澤熙投資認為,未來市場還可能面臨的風險和挑戰來自四個方面:並不樂觀的經濟數據;複雜多變的國際形勢;股票註冊制帶來估值壓力;獲利資金的利潤兌現。

  組“飯局”共論後市

  戰略新興産業或被青睞

  澤熙投資在二級市場精準踩點,多次讓投資者見識到了其“金手指”的厲害,澤熙對後市如何看,也自然成為投資者關注的焦點。

  10月27日,備受資本人士關注的澤熙飯局在寧波拉開帷幕,據悉,從不愛拋頭露面的徐翔選擇了在自己的老家浙江寧波密會了十大公募基金經理,飯局的主題是對後市的看法。

  據了解,此次赴約的公募基金經理中包括中歐的曹劍飛 、農銀的徐莉、富國的戴益強、興業全球的陳揚帆、匯添的富王栩、華泰資産的姜光明、銀河基金的王培、上投的張秀齊等人。他們都在公募界擁有良好的口碑及業績。

  據參加這次私募基金峰會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徐翔與十強公募基金經理的飯局並不對外開放,且在峰會現場徐翔並未現身,只派了澤熙的一位代表上臺闡述了自己的觀點。

  儘管如此,投資者還是竭盡所能通過上述澤熙代表公佈的發言稿來窺探其對後市的一些觀點,其關注的重點分為六大板塊,分別為高分紅的藍籌龍頭和估值調整合理的白馬成長股是大資金的首選配置;軍工股將會呈現分化,黃金十年有待驗證;高鐵投資迎來新的投資週期;券商板塊值得重視;長期看好代表未來中國經濟發展方向的戰略新興産業;積極參與各類主題投資。

  其中,澤熙投資還特別提到,券商板塊也值得重視,這似乎表明,該機構對未來行情總體上保持較為積極的看法。

  需要一提的是,從澤熙投資最近調研的公司來看,也與上述投資觀點有一致之處。

  據深交所互動易統計顯示,截至目前,澤熙投資11月份以來前後調研了4家公司。行業上來看,分別是新能源、非金屬礦物製品行業、原材料行業、房地産行業。個股來看,分別是亞瑪頓、飛凱材料、三友化工、南國置業。

  一位前私募人士在分析澤熙的投資手法時告訴《證券日報》記者,從此前澤熙的投資風格來看,其依舊還是以快進快出為主,通過精準重倉重組股和定增概念股來獲利,這種投資風格是與市場環境相匹配的,在經濟轉型階段,上市公司通過並購重組發展自身的概率越來越多,私募基金從中尋找標的也合情合理。

  對此,前述參加寧波私募基金峰會的業內人士有不同觀點。

  他認為,澤熙投資現在的風格早已不是快進快出,只不過市場對徐翔的觀點還停留在他以往的作風上,事實上,早在2010年,徐翔就開始謀求投資風格的轉型,包括今年徐翔高調向上市公司寧波聯合及黔源電力要求高送轉方案,都透露出了其從單純的財務投資轉型到上市公司的經營管理的轉型端倪。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