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9日 星期三

財經 > 美股 > 中概股 > 正文

字號:  

中國手遊遭機構做空 高管澄清後股價止跌

  • 發佈時間:2015-01-26 02:31:13  來源:新京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陳娟娟

  2015年針對中概股的第一波“做空潮”,打在了在納斯達克上市的中國手遊身上。

  1月15日,美國投資機構GeoInvesting撰文稱,深圳中正軟銀科技有限公司是中國手遊未披露的關聯實體,中國手遊涉嫌通過這家公司虛增營收。

  中國手遊在1月16日晚進行了澄清,稱該報告有許多推斷臆測和錯誤解讀,公司及公司的任何管理人員都不是中正的掌控者,中國手遊與中正的交易額只佔到營收的1%。在給新京報記者的回應中,中國手遊詳細解釋了與中正之間的商務往來,並表示兩家公司之間不存在關聯關係。

  做空報告發佈的第二天,中國手遊曾大跌7.83%,但隨著公司高管對相關問題進行澄清,公司股價並未進一步下跌。資本市場似乎已為中國手遊投下了“信任票”。

  中國手遊遭美投資機構調查

  1月15日,美國投資機構GeoInvesting在其官網上發佈了一份對納斯達克上市公司中國手遊的調查報告——《China Mobile Games–CMGE–Who Is Really Being Played?》(《中國手遊——誰真的被愚弄了?》)

  在這份報告中,GeoInvesting指出,中國手遊存在一家未經披露的關聯方——深圳中正軟銀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正”),中國手遊極有可能通過這家公司來虛增收入。報告稱,中正對於中國手遊的作用,可能跟之前渾水做空網秦時,發現的一家關聯公司——天津易達通很像。

  新京報記者在GeoInvesting的官網看到了這份報告的全文,報告的火力主要集中在中國手遊與中正可能存在的關聯關係,以及業務往來上。

  這一機構調查發現,中正公司的電話和地址與中國手遊一致,報告上還顯示了調查人員在深圳拍攝的照片,中正的工商註冊地址——深圳市福田區車公廟泰然六路雪松大廈B座13樓,正是中國手遊的辦公地。

  調查人員查詢了中正的工商資料,現任中國手遊COO的應書嶺的確曾任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2013年6月6日,中正的股東和法定代表人都進行了更疊,目前應書嶺不再是中正的股東和法定代表人,中正的法定代表人變為杜娟。

  報告還顯示,中國手遊發行的一些遊戲,例如《超級英雄》《天天英雄》《我是火影》等,在百度旗下的91手遊平臺,以及360手機助手平臺上,顯示的運營商為“中正軟銀”。這些線索表明,中正和中國手遊之間的確存在一些商務往來。

  由此該報告推測,如果中正是中國手遊未經披露的關聯方,那麼中國手遊可能通過這家公司虛增營業收入。

  受到這份做空報告的影響,第二天中國手遊的股價出現劇烈波動。截至美股1月16日收盤,中國手遊報收17.54美元,下跌7.83%,而其盤中股價最低一度曾跌至16.36美元。

  “中正帶來的營收只佔1%”

  那麼,中國手遊與中正之間究竟有著怎樣的聯繫,是否存在通過中正虛增收入的可能?

  1月16日晚,中國手遊官方發表了澄清聲明,稱公司及公司的任何管理人員都不是中正的掌控者。聲明稱調查報告漏洞百齣,不僅有大量欠缺根據的推斷臆測,還有許多針對過去事件及具體情況的錯誤解讀。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中國手遊方面回應稱,中正成立於2009年11月,當時應書嶺的確是中正的股東和CEO,中正也曾經與中國手遊旗下的匯友數位(KKFUN)有深度合作——通過代理KKFUN的功能機遊戲産品,在部分廠商渠道進行預裝推廣,KKFUN根據中正所推廣的廠商帶來的用戶數及這些用戶産生的遊戲消費收入,按照一定價格及分成比例向中正支付推廣費和分成。

  因此,“深圳中正”這個名字在中國手遊2013年4月提交的2012年年度報告文件中有所提及。

  但應書嶺稱,在2013年6月中國手遊成立卓越遊戲時,自己就已正式退出中正,不持有這家公司任何股份,也沒有在這家公司獲取任何利益。

  應書嶺回應媒體,目前中國手遊與中正仍有合作,但僅使用中正在部分大渠道平臺的賬號進行遊戲包上傳,並非是通過中正進行發行,因為這些遊戲的實際結算仍然是各大渠道平臺與中國手遊直接進行結算的,並不通過中正。

  之所以通過中正的賬號上傳遊戲包,應書嶺這樣解釋:“這是因為中正作為各大渠道平臺的廣告主,採用中正賬號上傳可以獲得更好的排名優勢,所以中國手遊的部分遊戲會採用其賬號來上傳遊戲。”

  新京報記者向多位手遊業內人士確認,在國內手遊行業的確存在這種做法,某款手遊的發行方會以另一家公司的名義與91助手、360手機助手等渠道方接觸,渠道商頁面上標明的發行方,或許並非這款遊戲真正的發行方。

  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中國手遊方面回應稱,目前中國手遊與中正之間存在兩方面的資金往來:一是中國手遊的一些遊戲與中正進行聯合運營,那麼中國手遊將會從中正獲取收入;二是中國手遊代理的一些遊戲通過中正進行渠道推廣和發行,因此中正會向中國手遊收取發行和推廣費用。

  該公司稱,2014年前三季度從中正獲得的收入僅佔本公司期間總收入的不到1%,而中國手遊在2014年前三季度支付給中正的費用僅佔本公司期間總營業成本的大約3%。

  “正是因為收入比重不大,所以並沒有在財報中進行披露。”中國手遊方面對新京報表示:“何況中正也並非中國手遊的關聯方。”

  對於兩家辦公地址一致的質疑,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應書嶺回應稱,此前中正軟銀原深圳辦公室租約到期,中正軟銀無意續租,但又未能如期找到合適的新辦公場地。而新的租戶急需要用該地址進行註冊公司,所以中正軟銀的行政人員就將其註冊地址臨時變更到中國手遊深圳辦公室。

  股價並未大幅跳水

  在調查報告發佈的第二天晚上,中國手遊方面就對相關指控進行了澄清。此舉迅速見效。之後,美國投資機構GeoInvesting並未發表更多的證據進行反駁。資本市場似乎也對中國手遊的澄清投出了信任票。截至1月22日美股收盤,中國手遊股價收于17.51美元,並未出現進一步大跌。

  “這一事件對中國手遊的影響不是特別大,主要原因還是在於通過中正獲得的營收在中國手遊所佔的比例太小了。”一位美股投資基金的資深分析師對新京報表示:“相對於之前爆出的一些風波,機構投資者對這次事件並沒有特別在意。”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手遊仍是國內最大的遊戲發行商之一,根據易觀國際的報告,2014年第三季度,國內移動遊戲全平臺發行商競爭格局中,中國手遊以19.5%的市場份額位列第一,同在納斯達克上市的樂逗遊戲以15.6%位列第三。

  相比之下,中國手遊的市值要低於樂逗,截至1月22日美股收盤,中國手遊市值為5.51億美元,而樂逗遊戲市值為6.25億美元。

  此前中國手遊公佈的2014年三季報顯示,公司第三季度營業收入為3.576億元人民幣(約5830萬美元),凈利潤為人民幣7520萬元(約1230萬美元),較去年同期上漲193.8%。

  對此,有熟悉美股的分析師表示,做空機構往往選擇在公司發佈利好消息,股價上漲一段時間後,發佈做空報告,如果做空成功,獲利將更多。

  - 相關

  公司“內鬥”

  對股價傷害大

  2014年6月,中國手遊曾曝人事動蕩,公司內部曾發文稱,包括總裁應書嶺、副總裁孫晶芝、副總裁杜鑫欣等在內的9名高管被免職。文件的表述頗為強硬——“自發文之日起,停止以上人員在中國手遊的所有工作,並於發文之日三天內做完全部工作及辦公用品的移交。”此事被媒體解讀為總裁應書嶺與CEO肖健的“內鬥”。這樣的人事動蕩,也讓中國手遊的股價跌跌不休。

  人事調整公告發佈當日,中國手遊就遭遇了斷崖式大跌,當日下跌22.47%。2014年7月,中國手遊的股價出現了2014年以來的最低點,每股股價降至12.58美元,較2014年2月的40美元下跌了七成。

  8月18日,中國手遊將應書嶺請回公司,任命為首席運營官(COO)。肖健和應書嶺聯名發信對此事作出説明,表示人事變動主要是為了精簡組織架構。隨後應書嶺在朋友圈轉發此聯名信,並附上文字:兄弟齊心,其利斷金!小夥伴們,我們定會再創輝煌!讓流言不攻自破,讓蜚語煙消雲散吧!這之後,中國手遊的股價逐漸上漲,四季度股價曾長期保持在20美元以上。

  對此業內有觀點認為,在美股看來,公司高層內鬥,往往會給公司帶來重創,這會影響公司的長期股價。

  新京報記者 鄭道森 北京報道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