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0月07日 星期五

財經 > 證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號:  

康達爾直線衝漲停

  • 發佈時間:2016-01-19 02:32:56  來源:京華時報  作者:陳艷  責任編輯:李喬宇

  萬科的股權之爭隨著公司停牌而暫時平息,相比之下,康達爾的股權爭奪戰正處於如火如荼的狀態。隨著康達爾18日一紙“野蠻人”林志及其一致行動人的增持公告,康達爾昨天上午開盤僅3分鐘便衝上漲停板。

  增持公告暗藏玄機

  康達爾18日公告,“野蠻人”林志、京基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京基集團”)和王東河方面的持股比例進一步提高。2015年12月至2016年1月期間,京基集團通過深交所交易系統買入康達爾股份1953.84萬股,佔康達爾總股本的5.00%。目前,京基集團已持有康達爾3844.64萬股,佔總股本的9.84%。至此,林志、京基集團和王東河合計持股比例由最近一次披露的29.68%增至29.74%,微增0.06%。

  康達爾實際控制人華超投資及其一致行動人持有總股本的31.66%,本次權益變動未使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發生變化。對此,公司在披露上述權益變動書的同時強調:“公司公告京基集團方面送達的《詳式權益變動報告書》係基於法律、法規及規範性文件的規定履行上市公司資訊披露義務,不代表公司對該公告所述事項的認可或確認。”

  康達爾還指出,京基集團方面存在的兩項信披瑕疵:一是沒有具體披露增持達到5%是在1月的哪一天;二是未充分披露向其轉讓股份的12名自然人的資訊。

  在這份火藥味十足的公告發佈後,康達爾昨天集合競價就大漲5.7%,開盤後僅3分鐘便衝上漲停板,全天再未開板。

  增持引發訴訟官司

  康達爾進入公眾視線源於2015年12月9日晚間的一則公告。公告稱,廣東省高院已受理公司訴林志、京基集團、王東河等人違法增持公司股票一案。當時上述人士合計持有康達爾24.74%股份。康達爾稱,自2013年起京基集團與林志等相互串通,非法利用他人賬戶進行交易,涉嫌操縱股價。康達爾的訴求十分“犀利”,請求法院判令凍結上述舉牌人表決權,同時減持至持股5%以下並上繳至少5億元“違法收益”等。

  對康達爾而言,林志等堪稱“不速之客”,第一次出現就已是持股15.81%的股東,這讓控股股東華超投資措手不及。而華超投資“初識”舉牌人林志,還是靠深圳證監局的監管。

  2014年11月25日,深圳證監局發佈《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林志作出決策,委託匡某某在其辦公室具體操作林志、陳木蘭等13個個人賬戶陸續買入康達爾股票;自2013年9月5日至2014年3月11日,合計持有康達爾15.81%股權,達到峰值後至2014年7月20日皆未賣出。深圳證監局決定對林志責令改正,給予警告並罰款。

  在此情況下,康達爾于2014年9月停牌籌劃重組,不過,因各種原因,康達爾被迫公告終止籌劃重組並復牌。康達爾於是決定向廣東省高院提起訴訟。在此期間,林志、京基集團、王東河名下的股份已經增持至24.74%。

  >>溯因

  地産收益引發股權爭奪

  康達爾曾一度更名為中科創業,是本世紀初著名妖股之一。在呂梁黑莊事件後,華超投資接手,改回最初上市時的名字康達爾,不過是一隻業績平平的農業概念股。2014年三季報,每股收益僅3分錢。而到了2015年三季報,每股收益就達到了0.43元。據公開資料,康達爾2015年利潤來源,主要為深圳市寶安區山海上園項目一期部分樓盤的銷售收入。

  2011年11月,康達爾獲得了深圳市西鄉和沙井兩塊商住土地的開發權。其中,西鄉項目只是象徵性地交了1000余萬元的土地出讓金。該項目周邊生態環境極佳,而極低的土地出讓金壓低了成本,使得康達爾在這個項目上的潛在利潤巨大。2014年就有人估算,其可售的35萬平方米的住宅面積的銷售收入接近百億,15萬平米的鋪面和寫字樓價值也達60億到80億。國家統計局2016年1月18日發佈的數據顯示,2015年12月份深圳住宅銷售價格同比上漲47.5%。山海上園項目未來收益,將遠超2014年的估值。2015年三季報中提到的山海上園項目,正是4年前的西鄉項目。而沙井項目,據業內人士估算,目前估值也接近50億元。另外,有研報顯示,康達爾在廣東東莞流轉了幾千畝土地作為養殖基地,且保留作為旅遊與地産發展用地的可能。

  康達爾在地産方面的潛力,無疑對京基集團這樣的老牌房地産大鱷、曾經的深圳第一高樓京基100的締造者有著巨大吸引力。

康達爾(000048) 詳細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