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4日 星期天

財經 > 證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號:  

A股家族企業忙交班 80後上位創一代“留一手”

  • 發佈時間:2015-04-13 08:56:29  來源:中國青年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小菲

  營業收入125.67億元、凈利潤13.68億元!

  這是天士力(600535)少帥閆凱境自去年3月28日從其父親閆希軍手中接過董事長以來,回饋給投資者的2014年年度業績,各項主要經營指標均創歷史新高。

  同樣,“新希望係”掌門人劉永好于2013年5月份將新希望(000876)董事長職務交由女兒劉暢後,新希望兩年來的業績亦不負眾望。

  上個月,得利斯(002330)實際控制人鄭和平與女兒鄭思敏實現職位交接,後者接任得利斯董事長。就在上周,正邦科技(002157)實際控制人林印孫之子林峰出任總經理,年僅29歲。

  新生代上位的現象正在悄然發生,發跡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創一代”們已逐步走向耳順甚至古稀之年,他們的精力不足以繼續支撐日漸龐大的家族産業,尋找接班人延續家族産業遂成當務之急。於是,二代們被順勢推上歷史舞臺,當然,他們往往會被貼上“富二代”的標簽。

  “我覺得接班是個偽命題,不能説今天我做董事長了,然後我就接班成功了。”去年11月份,劉暢曾公開表示,富二代不是負面代名詞。

  在一眾接班人中,“75後”乃至“80後”正在快速崛起,他們漸成接班人團隊的主力軍,大有取代父輩成為公司主宰人物的趨勢。與父輩們不同的是,接班人們普遍未曾經歷改革開放初期的所謂“原罪時代”,無論是生活環境還是教育經歷,他們均遠勝於父輩。

  然而,良好的教育經歷並不足以讓接班人們完全取信于父輩,很多時候,接班人們實際上處於“半接班”狀態。這種半接班的狀態體現在,父輩們交出董事長職務的同時並不會立即交出控股權,而是要“留一手”;或者説,父輩們退居二線,仍會保留董事、監事或其他相關職務,從而對接班人形成控制權或職務層面的牽制。

  80後當權

  據福布斯中文網去年9月份發佈的數據顯示,2011年~2013年間,國內共有74家上市家族企業完成包括經營權力在內的代際交接,約佔當時全部747家家族企業的9.9%。此處家族企業是指至少有兩名家族成員在公司擔任要職的民營上市公司。

  去年以來,接班現象同樣此起彼伏,在可統計的7家上市公司中,有4家上市公司的接班人是80後,其中有兩位接班人還是85後。

  以中路股份(600818)為例,該公司實際控制人陳榮係1958年生人,目前業界對陳榮的評價是“國內最低調,也是最務實的風險投資家和天使投資人之一”,其經歷頗為傳奇。

  公開資料顯示,陳榮以中路股份控股股東上海中路集團為主體先後投資了不下160個項目,包括雷士照明、數字政通等,還曾控股南江B前身ST大路B。就連中路股份本身,亦是陳榮2001年以民營資本改組的前國有企業。

  從2007年開始,陳榮直接介入中路股份日常經營出任董事長,直至去年11月份,陳榮決定對中路股份董事會實施全面改選。就這樣,陳榮辭去中路股份一切職務,其子陳閃接任董事長,與陳閃一起當選的其他4名董事均係去年11月份才履新,屬於新班底。不過中路股份5人董事會中兩名非獨立董事王進、劉堃華分別是上海中路集團的人力資源部負責人、財務總監,與陳榮關係密切。

  陳閃出生於1987年,在出任中路股份董事長之前曾在該公司旗下上海永久自行車公司工作數年,歷任上海第十二屆政協委員、上海宣橋鎮第三屆人大代表。一段鮮被提及的資料顯示,陳閃23歲時花費100萬元用於中國國際自行車展覽會,令永久牌得以重生,由此被稱為“異類”富二代。

  值得一提的是,陳閃並非陳榮獨子,在安排權力交接時,陳榮對兩個兒子陳閃、陳通均有照顧。目前陳閃、陳通均持有上海中路集團25%股權,對中路股份間接持股比例相當,但均不構成實際控制,不同的是,陳閃取得了中路股份經營權。

  幾乎與陳閃同一時期接班的還有南洋科技現任董事長邵奕興,巧合的是,邵奕興與陳閃同齡。與陳榮年齡相倣,南洋科技實際控制人邵雨田今年才52歲,不過仍決定辭去南洋科技一切職務,將公司董事長及總經理職務悉數交給兒子邵奕興,目前邵奕興的舅舅馮江平在南洋科技擔任董事。

  履新僅1個月後,邵奕興主導南洋科技於今年1月份拋出了一份11.38億元的再融資方案,其中邵奕興擬出資10.58億元。不難猜知,邵雨田應該是最終的出資方。

  此外,武漢凡谷董事長孟凡博、鄂爾多斯董事長張奕齡均係去年以來才接班的80後。其中張奕齡係鄂爾多斯實際控制人王林祥的女婿,張奕齡妻子王臻並未女承父業接任董事長,卻於今年3月31日起當選鄂爾多斯總經理。

  與之類似的是,萬馬股份董事長何若虛(1979年生人)亦是實際控制人張德生的女婿,其妻張珊珊則出任副董事長。

  事實上,國內家族企業在選擇接班人時一般很少選用子女以外的第三方非直系親屬,部分公司儘管存在女婿、侄子接班等現象,但很少能夠最終取得控制權,僅有零七股份實際控制人練衛飛以女婿身份在接班後不久取得控股權等少數案例。

  歷練與輔佐

  記者掌握的一段背景材料顯示,上世紀90年代中期,山東西王村投資2400萬元的以玉米澱粉發酵制取甘油的項目因市場環境惡化虧損3000余萬元,當地一百多戶村民簽字按手印要求分廠房及資金。

  上述現象是西王食品及西王系列公司創業初期的寫照,包括西王食品實際控制人王勇在內的多數創一代民營企業家,普遍都遭遇了創業期的諸多窘迫,包括政策環境、資金壓力等,天士力實際控制人閆希軍憑藉復方丹參滴丸創業時亦是如此。

  相比于王勇、閆希軍等父輩企業家,西王食品及天士力現任董事長王棣、閆凱境等人的經商環境則優越許多。記者注意到,創一代們在安排接班問題上可謂費盡心血,以努力維繫來之不易的家族商業帝國。

  以出生於1979年的閆凱境為例,他是閆希軍的獨子,早期在英國阿斯頓大學學習資訊系統和商業電腦,接著進入英國雷丁大學學習國際證券、投資與銀行,並獲得碩士學位。

  2005年,26歲的閆凱境以天士力未來接班人的角色進入天士力控股股東天士力控股集團工作。從接管天士力控股集團投資部、創建天津崇石創業投資公司,再到成立華金國際醫藥醫療基金、策劃完成天士力2010年10.68億元的定向增發,閆凱境進入天士力之前的工作主要是投資並購,並未涉足天士力醫藥主業。

  通過天士力控股集團磨礪閆凱境的同時,閆希軍在天士力內部亦早有安排。彼時天士力總經理係南開大學社會學博士、註冊執業藥師、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李文,後者在天士力的10年總經理生涯中,天士力營業收入、凈利潤、市值分別增加9倍、5倍、14倍,客觀上為閆凱境執掌天士力提供了必要基礎。

  於是在2012年10月份,閆凱境從李文手中接過天士力總經理一職,李文則就此離開。李文在離開天士力後曾對外稱,“我培養的團隊,他們正勤奮的工作著,不會因為我的離開而受絲毫影響,相反,因為我的離開更能激發他們的創造性,而能持續地為企業帶來價值。”

  去年3月28日,閆凱境正式從父親手中接手天士力董事長一職,而閆希軍則安排了天士力控股集團另一位資深醫藥行業職業經理人朱永宏出任天士力總經理,用以輔佐閆凱境。目前,在金融投資領域浸淫多年的閆凱境正在攻讀天津大學藥事管理博士及天津中醫藥大學中藥學博士,閆希軍良苦用心由此可見一斑。

  正由於創一代們將接班人問題視作公司戰略層面的問題,因此實務中為數不少的75後甚至85後接班人儘管年齡並不大,但管理經驗卻普遍多於同齡人。

  如科達股份(600986)董事長劉鋒傑(1981年生人)22歲從中國海洋大學畢業後,馬上進入科達股份從事經濟管理工作。兩年後,劉鋒傑赴英國曼徹斯特大學攻讀項目管理專業,畢業後先在東方資産工作,27歲時再度進入科達股份,至29歲時接任父親劉雙珉董事長職務。

  大湖股份董事長羅訂坤也是29歲接替父親羅祖亮出任董事長。在履職前,羅訂坤以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國際經濟學學士和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生的身份先後就職于北京天惠參業公司、泛海控股集團等公司,2011年6月份才進入大湖股份出任董事長。

  至於西王食品董事長王棣,則一度被稱為“最不像富二代的富二代”,因為王棣在西王食品控股股東西王集團中起步于一線工人,父親王勇對其異常嚴苛,要求王棣必須具備紮實的基層工作經驗。

  部分創一代們雖未急於退休,但已在著手培養接班人。例如長城影視長城動漫實際控制人趙銳勇之子趙非凡今年僅32歲,去年先後出任長城影視總經理、副董事長。

  記者注意到,除了接班前在學業及履歷方面悉心栽培外,創一代們在接班人履職後依然維繫高效的管理團隊,以促成父子代平穩交接。如西王食品、濟民制藥、新希望等公司在接班人們到位後均迅速重新選聘職業經理人輔佐少帥。

  半接班

  相對於創一代,接班人們普遍擁有海歸背景及高學歷,在對商業環境的認知及企業的戰略考量方面,並不與父輩始終保持一致。實務中曾出現接班人在接班後,對上市公司實施手術式資産重組,甚至徹底改變主業,如江南嘉捷、零七股份等。

  更有甚者,個別公司還出現接班失敗的現象。海翔藥業原董事長及實際控制人羅煜竑2007年從父親羅邦鵬手中接班後,于去年將海翔藥業控股權轉讓給東港集團董事長王雲富,家族産業由此付諸東流。

  更多的案例表明,除非創一代年歲很高以至於精力不足以參與經營,大多數創一代在正式退休之前往往會給接班人留下一段緩衝期。在此期間,接班人們的接班行為相當於“半接班”。

  上述半接班現象體現為,創一代們並不會大面積從公司“裸辭”,他們一般會留任董事、監事等非核心崗位,個別情況下會擔任副董事長。有時,即便創一代們未能在上市公司保留職位,也往往會在控股股東等關聯公司任職,至於控股權,創一代們不會輕易移交給接班人,哪怕接班人已經50歲。

  其中,典型的案例是模塑科技,該公司實際控制人曹明芳今年已71歲高齡,後者早在2001年即辭任董事長,其子曹克波當年就任模塑科技總經理,2006年接任董事長。不過,曹明芳辭任董事長後,並未從模塑科技管理團隊淡出,始終擔任董事,並於2006年起出任副董事長。而目前46歲的曹克波也並非模塑科技實際控制人,他僅持有模塑科技控股股東江陰模塑集團18%的股權。

  至於75後接班人中的半接班現象則更為常見,如西王食品實際控制人王勇目前擔任公司監事,新希望實際控制人劉永好也擔任公司董事。金固股份實際控制人孫金國、孫利群夫婦之子孫鋒峰26歲出任公司總經理,32歲出任董事長,孫金國2007年起則一直擔任董事。

  據不完全統計,接近半數的存在接班情況的上市公司中,創一代們均會在董監高中適當保留一定的職位。儘管他們不再擔任董事長,但作為創始人、實際控制人或靈魂人物列席董事會等高層會議,創一代們對會議的控制力度及對接班人的心理威懾不言而喻。

  有時,即便創一代們未繼續在上市公司任職,也會在關聯公司擔任要職。如中路股份實際控制人陳榮目前便是該公司控股股東上海中路集團董事長,鄂爾多斯實際控制人王林祥亦是公司控股股東內蒙古鄂爾多斯羊絨集團董事局主席。

  特殊情況下,當創一代們不幸故去或因其他方面的原因無法繼續履職及控制上市公司時,接班人們便會順理成章地從半接班變成全接班。如興民鋼圈原實際控制人王嘉民于2011年4月份病逝,其子王志成(1990年生人)即時繼承控股權,女婿高赫男(1981年生人)亦于同期接任董事長,去年3月份則兼任總經理,興民鋼圈由此被動完成接班。

  再如閏土股份原董事長阮加根去年9月份逝世,原係閏土股份董事的長女阮靜波(1987年生人)隨後接任董事長職務。今年1月下旬,阮加根法定繼承人經商議決定,阮靜波繼承阮加根大部分股權(阮加根與妻子張愛娟共同財産之外),遂與母親張愛娟、妹妹阮藝媛聯席控制閏土股份。

  實際上,不管是半接班還是被動全接班,基於代際傳承的大方向,創一代們將産業全盤移交給接班人僅是時間問題。由於中國內地上市家族企業歷史並不久遠,到目前為止尚未形成典型性接班案例,隨著時間的推移,A股或將出現越來越多的家族産業接班現象。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