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0日 星期四

《證券法》修訂案即將上會 註冊制最快10月落地

  • 發佈時間:2015-04-20 14:47:52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陳娟娟

  吳曉靈表示,若在這個過程當中,註冊制改革有需要,在立法方面也可以做一些“特殊的安排”。如果順利的話,我認為最快應該是10月份就可以完成三審通過.

  IPO註冊制改革時間表終於明確。

  全國政協委員、上海證券交易所理事長桂敏傑“兩會”期間表示,《證券法》修訂草案會在“兩會”後提交人大審議,預計年內即可完成,對股票發行註冊制年內推出表示預期樂觀。

  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吳曉靈3月2日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透露了更多《證券法》修法及註冊制改革的細節。

  吳曉靈稱,《證券法》修改已經列入今年人大的立法計劃,根據立法安排應該會在4月份進行一審,一審之後,修訂案將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意見徵求完畢之後,會進行二審、三審。

  “如果順利的話,我認為最快應該是10月份就可以完成三審通過。”吳曉靈表示,若在這個過程當中,註冊制改革有需要,在立法方面也可以做一些“特殊的安排”。

  “全國‘兩會’正在召開,不會對《證券法》進行審議。按程式應該是安排在全國人大常委會議審議,全國人大常委會議召開頻率為2個月一次。”北京一位法學學者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證券法》修法和註冊制改革準備工作可以同步進行。

  《證券法》修訂進度實際上已經晚于預期。在2013年底,證監會主席肖鋼曾表示,全國人大已經把證券法的修改列入了立法規劃的第一類項目,“也就是條件比較成熟、本屆人大需要完成的項目”。

  2013年12月20日,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召開證券法修改起草組成立暨第一次全體會議,《證券法》正式修改工作隨之開始。2014年3月初,證監會形成關於《證券法》修改的初步意見,並向全國人大財經委證券法修改起草組進行了專門彙報。

  但是據吳曉靈透露,《證券法》在2014年12月列入了人大審議計劃,由於一些程式沒有走完,所以今年人大立法計劃又將《證券法》修訂工作列入其中。

  作為股票發行註冊制落地的前提條件,《證券法》修法進程直接關係註冊制實施時間。但是,從近期註冊制方案的推進情況來看,尚存在多重不確定性。《第一財經日報》從監管層獲悉,註冊制改革方案草案在2014年底遞交國務院之後,目前仍在國務院審閱。

  去年底“上證法治論壇”傳出的消息也顯示,關於註冊制的具體模式,市場各界還存在爭議,證監會和交易所的角色也需要在討論中進行重塑。對此,有市場人士擔心,註冊制落地時間會推後。

  不過,從吳曉靈的表態中可以看出,必要時候《證券法》可以為註冊制做特殊安排。她表示,如果註冊制改革需要,即使進入4月一審之後,修法小組依然可以做出特殊的安排,所以《證券法》修法並不存在障礙,也不存在延後的問題。

  吳曉靈還表示,有的法律條款修訂需要有實施的準備工作,對於此類情況,需要安排實施準備期。但是,對於有的法律條款,若沒有什麼需要準備的工作,只要監管當局技術上準備充分,那麼法律通過之日起就可以實施。

  IPO審核放在交易所是註冊制主流方案

  3月3日,全國政協委員、上海證券交易所理事長桂敏傑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獨家專訪時表示,目前註冊制方案還沒有確定,IPO審核放在交易所是幾種方案之一,不過是目前的主流方案。註冊制改革重要內容之一是建立差異化上市條件,交易所內部要進行分層,上交所要建立自己的戰略新興産業板。衍生品也是上交所未來要重點發展的品種,股票期權會繼續發展和擴容,但新品種推出時間不確定。

  交易所內部要進行分層

  桂敏傑表示,對股票發行註冊制今年推出比較樂觀。註冊制改革是資本市場的一件大事,目前上交所在進行相關準備工作。一是參與規則制定,從交易所層面參與方案設計;二是進行人員儲備,搭建合適的架構適應註冊制帶來的變化;三是加強宣傳教育和培訓方面的工作,不僅是投資者教育工作,還有發行人、仲介機構角色調整的宣傳和培訓工作。

  桂敏傑説:“註冊制落地當然越快越好,要解決的問題就是法律依據。目前,證券法規定的證券公開發行制度為核準制,而要改革為註冊制,就必須先修訂證券法相關條款。兩會後證券法修訂草案會提交人大審議,預計今年內應可完成修訂。”

  在談及多層次資本市場時,桂敏傑表示,註冊制改革重要內容之一是建立差異化上市條件,不再是統一的上市標準,交易所內部要進行分層,上交所要建立自己的戰略新興産業板。多層次資本市場是跟我國經濟、企業結構相關聯的,不同的企業發展水準和發展階段不同,需要不同層次的資本市場進行支援。多層次資本市場是個體系,不同層次市場之間並非有清晰的界限,之間會有聯繫和交叉。

  建立分類資訊披露機制

  上交所自推出資訊披露“直通車”後,上市公司85%的資訊披露是通過直通車。“上交所正在做的一項重要工作就是分行業披露,這是趨勢和方向。”桂敏傑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解釋,過去把不同行業公司放在同一個標準下進行披露,投資者看不出公司之間的區別。比如,石化業和IT業上市公司在資訊內容上不一樣,統一標準進行披露就看不出差異。分行業後,對具有行業特殊性的內容可額外提出一些披露要求,投資者可更真實地了解這家公司。

  桂敏傑表示,上交所將建立分類資訊披露機制,一些風險偏高、屬於監管重點的公司要另設披露標準,比如ST股、*ST股。對市場關注程度比較高、市場質疑聲比較多的公司會加強資訊披露的要求。

  衍生品是未來重點發展品種

  對於股票期權會否繼續擴容的問題,桂敏傑表示,目前上證50ETF期權只是試點,未來股票期權發展和擴容是肯定的,但時間尚不確定。50ETF期權剛推出不久,需繼續觀察,來檢驗交易制度、規則和風險控制能力,衍生品是上交所未來要重點發展的品種。待産品本身完善、配套措施出臺,條件成熟後會推出新的期權品種,做大做強衍生品市場。

  對於退市制度,桂敏傑表示,去年上交所已很嚴格地執行退市制度,今年會繼續嚴格執行。針對市場上對主動退市再上市機制被濫用的擔憂,桂敏傑説,有些公司選擇退市確實有經濟上的原因,不願意再當公眾公司,想私有化,還有一些是市場和經濟週期的原因。其實,退市本身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再上市時間成本比較高。

  滬港通運作良好

  桂敏傑對滬港通目前的運作效果評價是“挺好”。“新制度開通時,會有循序漸進的過程。外資進入中國時會評估我們的制度、法律和其他方面的風險。”桂敏傑表示,兩地交易所的期望是通過滬港通形成一種常態。事實上,在四個月時間裏,已有近1000億元資金通過滬港通進入滬市。

  桂敏傑介紹,除港交所,上交所跟其他交易所一直在接觸中。不同的交易所之間的合作方式不一樣,有的可以通過滬港通這種模式,有的可以用別的模式開展,産品互挂這類跨境合作早已有,還有跨境産品、人員交往、技術合作等。(中國證券報)

  荷寶投資管理集團:中國股票“註冊制”不會改變牛市

  我們看好高端機械製造業以及受益於“一帶一路”戰略的公司。前者是因為中國人力成本上升,需要更多高端機械來替代人工;後者是因為公司能在海外獲得不斷增長的訂單,即使國內增長緩慢,也有較好的盈利。

  另外,內地金融業是我們重點投資對象。人民銀行降息降準後又降息,對銀行非常有利。而且銀行股很便宜,之前沒人買是因為大家老覺得中國的銀行有問題。現在越來越多投資者看清了,內地銀行不會有太大的資産減值,股價很吸引人。人壽保險也是我們看好的。

  2月初,世界三大帆船賽之一的“沃爾沃環球帆船賽”巡迴至三亞站,7支船隊經停並作整修。荷蘭船隊Brunel贊助商“荷寶集團”的首席投資官漢斯和亞太股票基金經理任安諾亦到訪三亞,在賽事開始前分別接受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的採訪,闡述對全球主要投資市場的最新看法。

  荷寶集團于1929年成立於荷蘭鹿特丹,主業是受託管理機構、個人的資金,投資世界各地的股票和固定收益資産。2014年其管理資産總值達到2460億歐元(其中48%為機構業務),總計回報351億歐元,在世界範圍內屬於中型資産管理公司。2013年7月,日本歐力士集團收購其佔比90%以上的股份,成為實際控制人。

  該公司位於香港的投資團隊有投資中國股票。漢斯表示,滬港通和未來的深港通給境外機構投資內地股票帶來很大的便利,同時他亦看好中國經濟“更均衡地發展”。

  任安諾則認為,中國今年可能推進股票註冊制,短期內會大量增加股票供給、分流資金,但不會改變牛市的性質。針對近期市場出現海外機構拋售內地金融股的跡象,他則仍堅定看多,認為內地銀行、壽險公司的估值頗有吸引力。漢斯則透露,公司正計劃擴大針對中國研究分析的平臺,希望在今年落實。

  相較其他區域,歐洲市場近期動蕩不斷。漢斯對歐洲經濟持謹慎樂觀態度,並相信希臘不會“退歐”。“歐洲歷史是不斷妥協的歷史,歐元區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最終我們會達成一致,在貨幣、財政上都取得統一。”在他看來,歐洲、日本復蘇較緩慢,而美國和中國會走得更快。

  中國牛市仍可期

  《21世紀》:進入2月,中國A股有回調的跡象。人們對貨幣政策的寬鬆程度有疑慮,而且有聲音認為今年政府推行註冊制會大幅增加股票供給,把虛高的股價打下來,荷寶怎麼看?

  漢斯:中國面臨的問題是經濟改革,要增加基礎設施建設,注入更多資本,提高中産階級的消費需求。這個改變是必要的,5年後中國經濟會更加平衡,不像以前那樣依賴出口。以前中國是世界工廠,經濟增長一定程度上依賴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發展,但現在可以靠內需變強。

  任安諾:中國政府樂意看到股票上漲,這對經濟也很重要。推行註冊制有兩個原因,一是在股票供應不足的市場裏推動更多公司上市;第二,政府希望減少經濟對銀行的依賴,要增加直接融資。但我認為,股票供應增加後,仍然會有大量的需求,不會改變牛市的性質。2007年後中國投資者好幾年不碰股票,現在他們又開始感興趣了,這是個好現象。而且以前國外投資者很難參與A股買賣。現在有了滬港通,後續還有深港通,對我們越來越便利。

  《21世紀》:2007年前國內只有房地産、股票可以投資,現在銀行理財、信託計劃乃至P2P都在分流資金,會影響股市嗎?

  任安諾:有些機構發的部分理財産品可能潛存著較大的風險,但不會告訴客戶。零售客戶還沒有意識到這點,隨著風險事件的出現,有些投資者可能拿不到回報。公司債和股權的投資市場值得看好。

  《21世紀》:荷寶看好內地股市哪些板塊?

  任安諾:雖然中國經濟增長在放慢,投資者應該關注具體公司的表現。有好幾個板塊的盈利都在改善,以前積累的過剩産能得到消化。比如,消費板塊的過剩産能已經消化完成,公司盈利會比較好。

  我們看好高端機械製造業以及受益於“一帶一路”戰略的公司。前者是因為中國人力成本上升,需要更多高端機械來替代人工;後者是因為公司能在海外獲得不斷增長的訂單,即使國內增長緩慢,也有較好的盈利。

  另外,內地金融業是我們重點投資對象。人民銀行降息降準後又降息,對銀行非常有利。而且銀行股很便宜,之前沒人買是因為大家老覺得中國的銀行有問題。現在越來越多投資者看清了,內地銀行不會有太大的資産減值,股價很吸引人。人壽保險也是我們看好的。

  《21世紀》:荷寶集團在香港市場展業多年,對內地市場有何計劃?

  漢斯:我們正計劃擴大針對中國研究分析的平臺,希望在今年落實。

  歐洲“財政統一”待磨合

  《21世紀》:歐洲市場最近比較動蕩。希臘左翼政黨雖然明確不會退出歐元區,但也抗拒IMF的援助條件。情況還會惡化嗎?

  漢斯:希臘問題確實又跑出來了,市場有些緊張情緒。希臘本身不是大問題,但人們怕它“傳染”給歐元區國家,比如西班牙 、葡萄牙甚至法國 。我認為希臘的新政府並不是真的想離開歐元區,只是想談出更好的條件。“退歐”雖然在技術層面可行,但操作起來困難重重,因為你只能在歐元區之外取得融資,對希臘這種國家來説很難。

  歐洲央行正通過QE注入貨幣來刺激經濟。這引起一些爭論,它的效果也還要觀察。美國QE的效果是很明顯的,2008年後,美元指數沒有崩盤反而一直往上走,説明經濟在復蘇。最終決定幣值的並不是央行印了多少鈔票,而是經濟如何增長。

  《21世紀》:歐元區有統一的貨幣政策,但財政政策在“打架”,這怎麼解決?

  漢斯:歐洲經濟確實有很多困難,是個“大社會”,勞工市場缺乏彈性,需要大家攜手解決。歐元區財政政策的割裂也是大問題,不過歐洲歷史是持續談判、妥協的歷史,各國會不斷磨合以達到統一的財政政策,前面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

  日本和印度艱難成長

  《21世紀》:中國以外的亞洲市場呢,比如日本?

  任安諾:日本股市一直令人失望,但我是堅定的看多者。公司的發展和經濟的發展不一定掛鉤,中國經濟曾經年增長8%,但股市疲軟了很久;日本經濟一直低迷不振,但作為價值投資者要看具體的公司。

  日本的股價很有投資價值,公司更專注于提高給股東的回報,盈利確實在增長。最近日本推出了一個指數,只納入增長相對高速的公司。只有進入這個指數後,退休基金才會投這只股票,這也是我們投資的重要參考。

  怎麼取得高增長呢?要麼提高運營效率,要麼回購股票縮減股本。對日本的跨國公司來説,提高運營效率較容易,它們不僅僅依靠國內市場,還可分享海外復蘇的成果;而專注本土需求的公司通常資産負債表較小,回購股票可以很快提高凈資産收益率。

  2008年後歐美陷入危機,而日元幣值高估,對出口型公司來説成本太高了,沒法跟其他國家競爭。但現在日元估值下來了,情況比較穩定,有利出口。其國內需求則增長較慢,人口老化是個問題。我去日本滑雪,發現設施都很老舊,而歐洲都是現代化設施。

  《21世紀》:怎麼看待印度市場

  任安諾:我們在孟買的公司幹得很棒。在印度的同事看好印度股市,本週他給我看了一個網頁,可以實時看到政府職員在崗的情況。這是區域性的改革,接下來要向全境推廣,以前政府官員幹不幹活都能拿工資,作很多決策但不執行,以後不行了。

  印度政府成功地控制了通貨膨脹,國內利率可以下降,投資股票可以受益。降息意味著貼現率下降,股票價值更高。

  我認為印度是個有趣的市場,但要持謹慎態度,股價偏高。我們投資了一些受益於低利率環境的公司。

  帆船與投資

  《21世紀》:2013年荷寶被日本的歐力士集團收購,對你們的投資風格會有影響嗎?

  漢斯:這是一次明智而具專業水準的收購。如果你看荷寶的收入,90%來自歐洲和美國;歐力士剛好相反,主要收入來自亞洲,我們優勢互補。歐力士派駐代表進入董事會,但並不干涉管理層,我們的投資風格沒有改變。

  《21世紀》:為什麼會贊助帆船賽?您本人喜歡航行嗎?

  漢斯:Brunel是一個國際化的團隊,沃爾沃帆船賽設定環遊世界的路線,這跟荷寶的定位是契合的。我們也是一個國際化的團隊,在全球市場尋找投資對象。

  我上大學時就常常跟朋友去航行,他有一艘船。航行跟投資有很多共通之處,比如團隊合作。你不可能一個人駕駛一艘船,也不可能一個人做所有投資決策,需要分工合作。你要針對各種天氣和突發事件作計劃,無論是海上天氣,還是金融市場的天氣。(21世紀經濟報道)

  IPO註冊制改革時間表終於明確。

  全國政協委員、上海證券交易所理事長桂敏傑“兩會”期間表示,《證券法》修訂草案會在“兩會”後提交人大審議,預計年內即可完成,對股票發行註冊制年內推出表示預期樂觀。

  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吳曉靈3月2日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透露了更多《證券法》修法及註冊制改革的細節。

  吳曉靈稱,《證券法》修改已經列入今年人大的立法計劃,根據立法安排應該會在4月份進行一審,一審之後,修訂案將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意見徵求完畢之後,會進行二審、三審。

  “如果順利的話,我認為最快應該是10月份就可以完成三審通過。”吳曉靈表示,若在這個過程當中,註冊制改革有需要,在立法方面也可以做一些“特殊的安排”。

  “全國‘兩會’正在召開,不會對《證券法》進行審議。按程式應該是安排在全國人大常委會議審議,全國人大常委會議召開頻率為2個月一次。”北京一位法學學者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證券法》修法和註冊制改革準備工作可以同步進行。

  《證券法》修訂進度實際上已經晚于預期。在2013年底,證監會主席肖鋼曾表示,全國人大已經把證券法的修改列入了立法規劃的第一類項目,“也就是條件比較成熟、本屆人大需要完成的項目”。

  2013年12月20日,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召開證券法修改起草組成立暨第一次全體會議,《證券法》正式修改工作隨之開始。2014年3月初,證監會形成關於《證券法》修改的初步意見,並向全國人大財經委證券法修改起草組進行了專門彙報。

  但是據吳曉靈透露,《證券法》在2014年12月列入了人大審議計劃,由於一些程式沒有走完,所以今年人大立法計劃又將《證券法》修訂工作列入其中。

  作為股票發行註冊制落地的前提條件,《證券法》修法進程直接關係註冊制實施時間。但是,從近期註冊制方案的推進情況來看,尚存在多重不確定性。《第一財經日報》從監管層獲悉,註冊制改革方案草案在2014年底遞交國務院之後,目前仍在國務院審閱。

  去年底“上證法治論壇”傳出的消息也顯示,關於註冊制的具體模式,市場各界還存在爭議,證監會和交易所的角色也需要在討論中進行重塑。對此,有市場人士擔心,註冊制落地時間會推後。

  不過,從吳曉靈的表態中可以看出,必要時候《證券法》可以為註冊制做特殊安排。她表示,如果註冊制改革需要,即使進入4月一審之後,修法小組依然可以做出特殊的安排,所以《證券法》修法並不存在障礙,也不存在延後的問題。

  吳曉靈還表示,有的法律條款修訂需要有實施的準備工作,對於此類情況,需要安排實施準備期。但是,對於有的法律條款,若沒有什麼需要準備的工作,只要監管當局技術上準備充分,那麼法律通過之日起就可以實施。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