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4月13日 星期六

財經 > 港股 > 港股要聞 > 正文

字號:  

A股與全球股市共舞 港股成三夾板?

  • 發佈時間:2016-01-25 09:11:43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李航

  全球股市大跌,有觀點稱,源於A股,你信嗎?

  情況似乎有點相反。受週邊市場影響,1月21日,上證綜指低開後震蕩上攻,一度觸及3000點大關,但午後受香港股市跳水影響,兩市大幅跳水,滬指失守2900點。截至收盤,上證綜指跌3.23%,報2880.48點,兩市百股跌停,這也是一年來首次收于2900點之下。

  與此同時,繼1月20日香港恒生指數收盤大跌3.8%,並刷新2012年7月以來新低之後,港股在1月21日繼續下跌,跌幅為1.82%,恒生指數報18542.15點。

  繼歐洲股市1月20日(當地時間)全線下跌之後,1月21日淩晨,美股三大股指盤中全線下跌,跌幅一度超過3%。

  不過,經歷所謂的全球性恐慌之後,1月22日,日本、歐洲和美國股市,開始全面上漲,止住了恐慌性跌勢。

  2016年,中國股市迎來前所未有的慘澹開局,反觀全球市場,也並未呈現上升之勢。全球股市基準指數陷入技術性熊市的陰霾籠罩了整個市場。油價持續低迷加劇了投資者對全球經濟增長前景的擔憂。有恐慌指數之稱的芝加哥期權交易所(CBOE)波動性指數(VIX)上升6%,報27.6,顯著高於20的長期平均水準。

  MSCI全球指數較去年高位下跌逾20%,正式陷入技術性熊市。為2008年金融危機來首次。“一方面,全球兩大經濟體美國和中國分別流動性收緊,尤其是美國加息和美元升值,導致美元套息交易平倉,資金撤離風險資産。以及經濟基本面下滑,主要是人民幣貶值和經濟硬著陸風險,對全球經濟和大類資産形成了壓力,2008年次貸危機以來支援全球市場的這兩大支柱都出現了180度的轉向;另一方面,經濟金融全球化令全球市場的共振現象強化。”對於全球股市集體慘澹現象,招商證券(香港)研究副主管兼首席策略師趙文利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合力致暴跌

  全球市場暴跌、油價持續走低,新的恐慌情緒正在全球蔓延。

  “中國2015年GDP同比增長僅為6.9%,自1990年以來首次破7,中國經濟發展在全球的影響力無需多言,GDP增速的放緩使國內外機構對全球經濟復蘇預期蒙上了陰影。”中投線上研究員張亞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不過,這並不是導致全球市場震蕩的惟一因素。

  油價下跌是負面因素之一,張亞表示,伊朗宣佈將執行六方會談下的核協議框架內容。這意味著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第五大産油國重返國際油市在即,伊朗將迎來1000億美元的資産解凍,並將在原油、貿易和金融等多個領域迎來新機會。受此消息刺激,伊朗股市一週之內整體上漲近5%,第五大産油國的回歸無疑給本已低迷的石油市場一記重拳。受此消息刺激,國際油價繼續大跌,美油布油雙雙跌破28美元/桶,WTI美國原油跌3.87%,報收27.36美元/桶;ICE布倫特原油跌3.34%,報收27.80美元/桶。

  “人民幣的匯率改革也對市場造成一定影響。”張亞説,自2014年8月開始,人民幣解除捆綁美元,從近乎固定的6:1的匯率變成的自由浮動,短短幾天之內,人民幣兌美元的中間價已貶值近4%,此後境內外中間價進一步擴大至6%,與此同時,央行頻頻出手救市,2016年1月20日甚至進行了4000億元的逆回購。市場對此存在較大的擔憂,是否中美之間進行新一輪的匯率戰,此舉動是否會對全球經濟復蘇造成不良影響。

  A股難獨善其身

  “對於A股來説,並沒有如全球市場一樣,出現極端恐慌情緒,一方面來説,能源價格下跌對中國來説並非沒有好處,目前中國整體低迷的製造業很可能由於原材料價格的下跌起死回生。另一方面,由於中國股市已先於全球股市在2016新年伊始兩次熔斷,使得中國股市泡沫空間遠遠小于全球市場。”張亞認為,危機中存在機會,對於國際投資者,中國股市存在的機會大於隱藏的危機,隨著股市的築底和企穩,上漲空間也逐步打開。

  事實上,在1月20日全球股市普跌之前,2016年開局,A股就已經歷了大幅震蕩,外界認為,在全球恐慌因素中,中國經濟和A股走勢起到了主要作用。

  對此,富匯(FXTM)資深分析師鐘越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中國經濟對世界都有舉足輕重的作用,這波全球股指下跌的過程中,中國A股首當其衝,下跌幅度最大。全球金融作為一個整體去考慮,A股的下跌將對市場恐慌情緒有很大的帶動作用,因此每次在A股下跌後歐洲股指、美國股指都是出現下跌的,這種相關性在2016年的走勢中確實表現得很強。

  不過,鐘越也特別提到,目前中國經濟出現放緩,2015年公佈的GDP數據下降至6.9%,但是美國經濟還處在復蘇週期,這兩種趨勢似乎不一致。因此,目前中國A股的下跌短期確實會繼續影響全球股市,但是這種相關性持續時間仍不確定。

  值得一提的是,在1月20日全球股市重挫前,A股在1月19日曾迎來小波反彈,市場一度認為A股的投資點位已到,1月21日的再度下挫,再次重挫了投資者的信心。

  有觀點認為,週邊市場的受挫也許讓A股成了避險寶地。但在鐘越看來,在金融市場上,不僅是中國A股,包括美股和歐洲股市都沒有充當避險資産。相反,股票市場一直都是在充當風險資産。在全球經濟有風險出現的時候,股票市場最脆弱也是最容易受到打壓。目前中國經濟的放緩對A股市場是非常不利的因素,特別是全球股指繼續受到打壓之際,對於中國A股來説,更加不利。

  東方證券首席投資顧問瀋陽則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由於美聯儲加息,中美之間的息差收窄,在全球風險偏好走低的情況下,投資者會更傾向於選擇美元資産,處於緊縮週期的美股並不是最好的資産,相比之下,美元固定收益類産品更具有吸引力。

  “相比美股市場,投資者應該更加關注歐洲市場的變化,歐洲市場與中國一樣處於寬鬆週期,它的復蘇與中國出口相關,也就與中國實體經濟復蘇有直接關係。”瀋陽表示,“要特別關注西班牙和希臘兩國的動態,如果西班牙10年期國債收益率走高,意味著歐洲經濟復蘇出現變數。這將傳導至中國經濟,從而對A股形成影響”。

  港股成三夾板?

  瀋陽認為,與美國市場的大跌相比,港股市場的下跌對A股的衝擊更大。

  在人民幣“平靜”一段日子後,港元卻出現資金流出所引發的連續貶值,這也引發了1月20日港股大跌,並間接拖累了A股。

  作為週邊市場和A股三夾板的香港股市也引起了投資者的擔憂。趙文利認為,港股的大跌,中國因素是重要影響,但美元和美息變化的影響同樣重要。以中國香港為例,香港股市的基本面來自中國內地,而流動性由國際資本主導,目前是兩面夾擊。近期大跌主要與離岸人民幣和港匯波動有關。匯率的一端是中國因素,另一端就是美元。

  從VHSI(恒指波動率指數,又稱港股恐慌指數)指數看,目前香港市場已進入恐慌拋售階段,市場擔憂1997年-1998年股匯樓三殺重演。“但我認為1997年-1998年不會重演,無需過度恐慌 。”趙文利指出,港元資産目前不會崩盤。

  1998年銀行系統總結余只有3.6億港元,而現在是3629億港元,銀行間流動性相當充裕,3個月港元HIBOR現報0.55%,相比1998年最高達280%。未償還外匯基金票據和債券總規模8494億港元(持牌銀行可以在金管局貼現窗以0.75%的利率上限貼現,以換取港元)。

  “現在的港股估值已經接近歷史低位,1997年高點港股估值在16倍以上,而現在估值已經大幅下降至8倍左右,1998年6月、7月,對衝基金大舉沽空恒指,建立了大量的恒指空倉頭寸,是在恒生指數攀升至8000點高位的時候,現階段做空的盈利空間已十分有限,對空頭並沒有很強的吸引力。”

  此外,據悉香港金管局方面也未發現有類似當年索羅斯那樣的空頭活動。“從1月21日做空交易佔比來看,最高達13.3%,並未顯著高於以往幾次中小型外部衝擊時的情況。”趙文利認為,隨著港息上升,港美息差已快速收窄,聯繫匯率自動調節機制將幫助港匯走勢儘快恢復平衡。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