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財經 > 港股 > 港股要聞 > 正文

字號:  

港交所“最強勢”CEO續任:為改革不怕被扔雞蛋

  • 發佈時間:2015-07-30 15:03:03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楊菲

  不乏爭議的李小加是港交所史上首位非港人CEO,在他任內推出的滬港通已成為全球交易所的研究案例。

  評論0讚0

  毫無懸念,港交所(0388.HK)與“最強勢”行政總裁(CEO)李小加二度續約。

  一個月前,港交所董事會已經批准與李小加再續約三年(2015年10月16日至2018年10月15日)。彼時該決定仍面臨一絲不確定性,7月28日,續約獲得了香港證監會的書面批准。

  與為人低調、溫和,走紳士路線的前任周文耀相比,強勢也給李小加帶來一些麻煩。自上任以來,李小加在市場制度等多方面力推改革措施,主張與內地市場加強互聯互通,收購倫敦金融交易所(LME)拓展港交所業務範圍,在帶領港交所業績提升的同時,與本地券商之間一度劍拔弩張。他曾説:“如果丟幾個雞蛋能讓這個改革通過,那我就站在這裡讓大家丟。”

  “他是一個比較積極、有執行力的總裁,有很多構想,這是好事,港交所作為一家上市公司,是需要向股東交代的。”凱基證券亞洲執行董事兼研究部主管鄺民彬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

  但香港證券及期貨專業總會前任會長王國安認為:“香港只有一個交易所,如果很多事情都只是從做生意的角度出發去做,風險方面就會考慮不週全。”

  此次續約,是李小加與港交所的第三份合約,也是港交所的戰略規劃走向第三階段的起點,儘管褒貶不一,但市場仍在期待,第三份戰略規劃將帶領港交所和香港證券市場走向何方。

  李小加

  改革路爭議不斷

  李小加2009年10月加盟港交所,2010年1月16日起正式出任CEO,是港交所史上首位非港人CEO,也是一個爭議和褒揚共存的個體。

  2010年初,擺在他面前的公司業績,並不樂觀。金融危機余波仍在,港交所在2008年收入大跌12%後,2009年繼續下跌7%,股東應佔利潤同比再跌8%。

  對於當時的港交所來説,改變是生存和發展不可或缺的因素。

  “香港市場2005年之前,市場上比較有名的國企紅籌只有國壽、中石油等,那時候的買賣差價還沒收窄到現在的水準,直到2007、2008年時,一大批內地國企來港上市,促成了當年超越31000點的歷史高位。還記得那時候連交易系統也會負荷不了,收市前會有延遲的情況出現。”法國巴黎銀行亞太區上市衍生産品部主管、執行董事黃集恩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採訪時回憶道。

  2010年9月,港交所建議修改交易時間,意在與其他市場接軌、增強市場競爭力。可李小加的首項改革因延長交易時段、壓縮午飯時間,引發了本地中小券商的大規模反對。香港證券及期貨專業總會當年的一份調查顯示,77%的會員都表示反對。

  2011年,港交所再次建議延長收市後期貨交易時段,同時計劃改革風險管理措施,後者意味著券商支付給港交所的費用將要提高。諮詢文件一齣,激起更大的反彈情緒,中小券商認為李小加眼中只有大型機構的利益。

  “香港作為金融中心,不可避免要與國際接軌,但有時候港交所可能走得太快,對於本地券商原有的操作模式是否能夠配合到,考慮得不夠週全,畢竟香港是以中小型券商為主的市場,總數有400~500家,推行措施需要他們的認同和配合。”鄺民彬表示。

  這場對峙,最終以李小加親自出面接受請願書,再以晚宴形式與業界談判和溝通獲得解決。但此後一段時間,延長的交易時段因交易量未大幅增加,飽受詬病。

  市場的反彈情緒並沒有讓港交所改變計劃,“如果丟幾個雞蛋能讓這個改革通過,那我就站在這裡讓大家丟。”李小加曾這樣説道。

  港交所的“首席記者”

  不受中小券商待見的李小加,實際也沒能討到大型機構的歡心。

  “(外資行)對他就是不討厭,但也沒那麼喜歡。”一名大型外資投行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過去幾年,香港市場並沒有發生實質性改變,如果能吸引到多一些海外公司在香港上市,可能外資會更支援他。

  但海外公司在港上市是一個雞與蛋的問題。在上任後的第一份戰略規劃中,李小加即提出抓住內地和海外兩大市場機遇。此後,港交所也在全球開展路演,吸引海外公司來港上市。

  2010年到2011年期間,法國品牌歐舒丹、俄羅斯鋁業、義大利奢侈品牌普拉達、新秀麗以及6家蒙古礦業企業等相繼在港上市。然而,在第二份戰略規劃中,有關吸引海外公司的內容已經難覓蹤跡。

  與香港本地公司和中資企業相比,香港上市的海外公司交易活躍度更低,散戶看不懂,機構研究的動力也不大。“要買其他市場的公司,完全可以讓那些地區的基金經理去買,為什麼一定要在香港?”上述投行人士認為。

  需求欠缺,供給難以提高,進而難以博得外資行的歡心,如果説爭取業界支援真的是港交所的目標之一,那這個鏈條上顯然面對死迴圈。

  退一步來看,香港市場對於李小加改革措施的褒貶夾雜,與這個社會對政府的任何一項新措施的態度一樣,總有批評的聲音。

  曾是記者的李小加,深諳溝通的重要性。2012年3月起,李小加開始在港交所網站上撰寫“小加日誌”,就市場關注的熱點或者港交所某項措施背後的邏輯親自做出解釋。3年多時間,這位港交所“首席記者”共寫了35篇日誌,從未間斷,在歷任港交所行政總裁中,也算開創先河。

  “新的制度總會帶來一些改變,起初大家總是會不適應,但還是要往前看,站在金融改革的層面來看,一些中小券商的要求太瑣碎,他們畢竟不是市場主要力量。”一名香港本土券商人士坦言。

  滬港通之後的“共同市場”

  由於海外市場發展緩慢,李小加在《2013年-2015年戰略規劃》中,把重點落在了與內地市場的互聯互通,佈局股票、固定收益及貨幣和商品三大領域,希望把握住中國資本賬戶開放、人民幣國際化等措施帶來的歷史機遇。儘管批評的雜音仍在,但市場的改變難以否認。

  過去幾年,港交所相繼推出人民幣貨幣期貨、人民幣港幣雙幣雙股IPO、收購LME並在亞洲市場推出迷你金屬合約,LME的中資會員數量明顯增加,最近LME可接納的現金抵押品中又加入了人民幣。

  2014年11月,連接香港和上海證券市場的滬港通正式通車,以創新模式打通兩地市場,不僅可以讓兩地投資者以更簡單的方式投資對方市場,也給其他領域複製這一模式帶來無限遐想。李小加本人也曾多次提及商品通等其他市場互聯互通的可能。

  “這幾年市場變化很多,網際網路科技也改變了投資者的行為,交易所繫統負荷2000億港元的成交金額也綽綽有餘。港交所也特別加強衍生産品的發展,開發更多上市期權,讓牛熊證、窩輪等其他相關産品也受惠。滬港通的出現更是全球交易所合作的重要案例,引發全球的交易所也紛紛研究傚法。”黃集恩坦言。

  “現在溝通方面也好很多,不少事情都會先諮詢或者與業界溝通,不僅是大機構,也包括中小券商和其他業界代表。”鄺民彬認為,過去的反對,一定程度上是因為推行措施沒有解釋清楚,造成大家在溝通和認知上存在差距。

  現在,李小加給香港市場畫下的藍圖還只完成了一半。近在眼前的是,計劃今年推出的深港通和滬港通進一步的優化措施。更令人期待的是,今年初剛剛掀開蓋頭的“共同市場時代”。

  “滬港通最重要的意義在於,為內地資本市場完全實現大量國際投資者走進來及大量內地投資者走出去之前,提供一個過渡的市場開放模式。‘共同市場’讓兩地投資者在本身的時區倚靠本地市場基礎建設買賣對方市場的産品。”李小加曾這樣介紹道。

  一旦成行,這個內地和國際資金匯聚,囊括了股票衍生産品、商品、定息産品及貨幣等資産類別的“共同市場”,無疑給兩地市場參與者帶來更多機會。

  “香港是一個非常公開的市場,內地則相對封閉,大家對於市場管理等方面的認知不同,在協調這方面的工作,李小加做得很好,他的背景和對內地官員的了解有很大的幫助。”鄺民彬坦言。

  如今,續約成功的李小加,可以在港交所CEO的位置上,給市場帶來更多新元素。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