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1月25日 星期二

財經 > 證券 > 正文

字號:  

混改應明確國資産權主體

  • 發佈時間:2014-09-16 02:00:18  來源:中國證券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中國證券報:説到國企和國資改革,應如何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實踐?從目前看,國資如何開放是一個問題,民企的動力也是一個問題。

  樊綱:混合所有制首先要強調法治,在市場角度而言,就是經過平等協商後賣出的東西不能再收回去,不能變卦,包括不能拿資産流失的理由來收回。特別是對那些原來經營效益不好、在原有經營管理者手上並不值錢的國有資産,不能在別人拿來掙錢後就認為是國資流失,用轉讓後的市值來計算轉讓前的資産是不對的。

  在以往的一些案例中,確有不少任意反悔、破壞市場秩序的情況出現,這是對契約精神的不尊重,也是一種破壞市場法律的行為。在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過程中,這正是民企所擔心的一點。

  至於怎麼搞法治,在經濟學層面上而言,首先要落實所有權的主體。一個尷尬的現實是,中國至今尚缺一個能代表國資國企行使所有權的機構,目前的國資委只起到管理作用。未來一旦産生這個機構並賦予其權威性,通過法律來保護公私産權就成為可能,由此確保國有資産不流失。

  中國證券報:如何看待控股和參股的爭論?

  樊綱:在混合所有制企業裏,國資是否一定要控股?這個問題值得商榷。我認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最大意義,就在於讓國有産權搭上私有産權的便車。因為國資、國企無論是管理和對市場的反應,以及對市場風險的承擔能力都不如私企,因此,應盡可能讓私人去控股。對國資而言,最重要的是能按期、按份額獲得收益,在管理層面上,只要有代表參與董事會,能把國家的戰略價值體現在企業決策中就可以了。

  如果不讓民資具備決策權,原來的機制仍在起決定作用,對於混合所有制企業而言就沒多大意義——無非是圈了一筆錢來當點綴甚至“墊背”;對民企而言,出錢而沒有決策權當然沒有動力,進而難以真正發揮出企業家精神。這種混合所有制改革還不如不搞。

  中國證券報:所有國企都能這麼做嗎?

  樊綱:混合所有製作為國資國企改革的方向,毫無疑問應當堅持並切實推進。但在改革的進程中,也要注意到很多國企規模龐大,尤其在壟斷行業。對於這類國資改革,私人企業的進入程度受到外界環境和自身實力的限制,但仍應當秉持積極開放的原則穩妥推進。

  今後,包括一些油田在內的所有壟斷行業都應當對民資放開,私人企業一時難以控股的,也要鼓勵參與、儘快長大。當然,讓競爭起到作用,就要求政府對國企和民企一視同仁,鼓勵民企在壟斷行業發展。這就需要政府的一些特殊政策,來積極發展混合所有制。

  中國證券報:大家都在關注國家層面的國資改革方案何時能出臺,有人甚至感覺現實中的國資國企改革“雷聲大雨點小”。

  樊綱:對於國家層面的方案無需著急。改革需要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互動和結合,歷史上很多改革都是由地方和基層發起,特別是在操作層面上。國資國企改革也好,其他一些領域的改革也好,我們都鼓勵地方積極去試,希望看到更多的地方採取措施,探索出更多更好的辦法來。

  對於改革的推進,我們不要看表面現象,調門高低並無現實意義,更不是最重要的。目前而言,不少地方的態度看起來雖然還比較模糊,但實際上卻在積極做,只是對外低調而已。當然,到底哪做的好、什麼路子更切合實際和有推廣價值,都還有待實踐檢驗和大家去發現。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