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6月27日 星期一

財經 > 新聞 > 正文

字號:  

混合所有制改革漸近 大型銀行董事會優化首當其衝

  • 發佈時間:2014-09-14 07:38:00  來源:金融時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姚慧婷

  減少對公司治理的行政干預,充分發揮企業董事會的決策作用,按資本説話,以股權監管,才能真正達到改革的目的。而在當前混合所有制有一定基礎、股權多元初步具備的條件下,完善和強化以董事會為核心的公司治理體系,也符合現階段大型銀行市場化深入改革的訴求。

  國有大型銀行混合所有制改革步伐漸行漸近。

  9月9日,銀監會主席尚福林在中國銀行業協會第六屆會員大會三次會議上明確提出,“要有序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進一步促進國有資本、民營資本和海外銀行資本優勢互補,健全完善産權清晰、權責明確、自主經營、自主決策、管理科學的現代企業制度。”

  實際上,自交通銀行和中國銀行陸續宣佈試點混合所有制改革以來,大銀行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一直備受關注,各種關於改革方案的探討從未間斷。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博士謝輝表示,無論如何,股權多元化是改革深入的基礎,而能否實現市場化經營才是評判混合所有制改革成敗的關鍵,在此過程中,董事會的優化首當其衝。

  股權多元僅是改革基礎

  “交行爭取通過混合所有制改革和其他金融體制改革,釋放改革紅利,提升經營業績,推動交行在新形勢下的發展。”交行行長彭純8月21日在中期業績發佈會上表示,交行正在研究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完善公司內部治理機制的可行方案,積極爭取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以及金融體制改革領域的先行先試。

  實際上,隨著各商業銀行的不斷上市,中國銀行業早已形成了國有資本、社會資本和海外資本共同參與的股權結構。以交行為例,目前,財政部持有交行26.53%的股權,匯豐持股約19%,社保基金持股13.88%,其他境內外法人、機構和個人股東持股約41%,初步具備了混合所有制的特徵。

  但整體來看,中國銀行業的國資色彩依然濃重,尤其是四家國有商業銀行一股獨大明顯。以同樣要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中行為例,截至今年6月底,中行第一大股東匯金公司的持股比例高達67.72%。

  那麼,面對大銀行各自特殊的股權結構,交行和中行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到底怎麼改,又可能走一條怎樣的路徑?

  對此,交行副行長錢文揮表示,混合所有制改革包括股權結構優化、經營自主權、用人機制和薪酬機制等多方面內容,試到什麼程度、有多大突破,還要等待頂層設計明確。

  “混合所有制的改革存在一個程度的問題,股權多元化僅僅是第一步,並不是混合所有制的全部。”謝輝表示,混合所有制更重要的是經營自主權的擴大以及更加市場化的運營,並不是單純的看股權結構,關鍵看行動是否市場化。

  完善公司治理是關鍵

  儘管我國商業銀行在股權結構上已有混合所有制之名,但離充分市場化、商業化的現代商業銀行運作機制尚有較大差距,體現在公司治理上尤其明顯。交行董事長牛錫明曾明確表示,商業銀行普遍存在董事會的決策功能不足、內部制衡機制不夠健全等問題,需要通過改革進一步加以完善。

  對此,中石化董事長傅成玉于正在舉行的夏季達沃斯論壇上也明確表示,混合所有制的概念並不新鮮,也不能解決所有問題。國企改革主要涉及兩大塊,即如何更加市場化,如何去行政化。具體到金融機構,尚福林日前表示,在落實金融機構經營自主權的同時,要著力提高銀行公司治理、內部管理水準,確保銀行能夠真正擔當起風險管理主體責任。要借鑒良好公司治理經驗,科學界定“三會一層”的責權利,加強約束制衡。

  由此來看,股權結構多元是混合所有制的基礎,公司治理才是內核。就整體而言,儘管大型銀行的公司治理已取得了長足進步,但離市場化的公司治理仍然相去甚遠,國資背景的銀行遭遇行政干預太多,嚴重妨礙了董事會的獨立性。

  “下一步,大型國有商業銀行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更多地體現在去行政化上。”謝輝認為,幹部選任是中組部,分配是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這樣的高管任命方式決定了國有大銀行必然會有更多的行政色彩,而這也將成為深入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主要障礙。此外,國有銀行管理者一般都具備行政級別,本身就難以市場化決策。不僅如此,相應的激勵和約束機制也並非以市場化考核為導向,業務的運營自然與市場化導向存在差距。

  業內專家表示,股權的過分集中,高管任免的行政化,激勵和約束機制的不合理,這些都是混合所有制改革需要解決的問題,但改革的根本是完善公司治理結構,實現經營的更加市場化。

  董事會優化首當其衝

  顯然,無論是股權結構還是深層的公司治理,大銀行現有的“混合所有制”名不副實。

  而當前,商業銀行已經並將持續面臨存款增長放緩、利差進一步收窄、風險壓力上升、資本補充壓力加大等一系列挑戰和衝擊。牛錫明表示,未來銀行業的出路在於進一步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從根本上激發經營管理活力,以改革釋放發展紅利,為長期良性發展奠定良好的制度基礎。

  謝輝認為,進一步優化股權結構,降低財政持股比例,形成股東結構合理、制衡有效的格局還需要很多的努力,員工持股的推行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有實質性突破。對此,牛錫明也指出,如果員工持股的法律障礙解決了,還需要研究如何建立所有制和勞動者之間的利益共同體,這也印證了他所説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是一個漸進式改革”。

  實際上,在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方面,首先是如何讓國有資本、外資資本在經營管理中更好、更大地發揮作用,讓佔股本比例不高的民營資本如何更好地融入並引入市場化的運營模式。如此一來,董事會的優化就顯得首當其衝。

  對此,業內專家坦言,減少對公司治理的行政干預,充分發揮企業董事會的決策作用,按資本説話,以股權監管,才能真正達到改革的目的。而在當前混合所有制有一定基礎、股權多元初步具備的條件下,完善和強化以董事會為核心的公司治理體系,也符合現階段大型銀行市場化深入改革的訴求。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