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5日 星期四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孵化器亂象漸現:“寄生”成為生存之道

  • 發佈時間:2016-04-05 08:10:55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現在每天賣出的咖啡還跟以前一樣多。”儘管資本寒潮的説法不斷出現,但3W集團副總裁、3W空間CEO王斐琴並沒有感覺到“咖啡涼了”。

  如今,“總理同款咖啡”已經成為3W咖啡館最暢銷的産品。雖然對整個創業環境依舊抱有樂觀的態度,但王斐琴坦承,如果僅憑賣咖啡,3W根本生存不下去,而這也是眾多孵化器面臨的共同問題。

  在這樣的背景下,政府對於孵化器而言,一直處在一個極其重要的地位。然而,種種的優惠政策卻沒有達到預期的目的,反而造成了一些孵化器無法獨立存活的局面。

  全球孵化器半數在中國

  有媒體指出,2015年是孵化器行業爆髮式增長的一年。有數據顯示,2015年國內孵化器增加了4000多家,這個數字是過去26年中國孵化器的總和。據不完全統計,全球共有1萬家孵化器,中國就佔了一半。然而,孵化器行業中的種種“亂象”也開始出現。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院長助理、國家金融研究院創業金融與經濟增長研究中心主任田軒認為,國內孵化器多由政府主導,政府主要提供資金與場地。

  以青島市國家高新區為例,這家高新區相關負責人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高新區全面統籌孵化資源,細化孵化載體功能,形成了完整的“苗圃-孵化器-加速器”的科技創業孵化鏈條。

  “就孵化器支援政策而言,新認定的各級創業苗圃、科技企業孵化器、科技企業加速器等科技孵化載體,按認定級別一次性給予專項獎勵,最高可以獲得50萬元的獎勵。”青島國家高新區副主任褚曉明説。而對年度孵化成績優異的孵化器,將視其實際服務效果每年給予運營管理機構補貼,每家孵化器每年可獲得不超過50萬元的補貼。

  據青島市國家高新區相關負責人介紹,高新區內孵化器可根據《青島高新區關於進一步支援創新創業創客發展的暫行辦法》實施細則,向青島高新區管委申請資金支援。企業申請後,創業服務事業部會在每年6月、12月會同有關部門組織項目評審。評審結束後形成初審意見報送管委,管委研究決定後,由高新區相關部門完成資金撥付。

  “關於資金來源,《青島高新區支援創新創業創客發展暫行辦法》第十條規定:本辦法涉及支援資金,納入青島高新區主導産業發展專項資金管理。”該負責人告訴記者,扶持資金來源為政府財政。

  既然是財政資金,政府對其進行資金支援是否會有風險?這位負責人説,高新區出臺孵化器建設扶持政策,注重的是孵化器的社會效益和長遠經濟效益,目的在於進一步加快青島高新區科技創新創業載體建設,提高企業自主創新能力。

  “高新區致力於通過加快專業孵化器集群建設,通過科技創新促進主導産業發展,孵化出一批藍色小巨人企業,提升區域創新活力和産業聚集度。”這位負責人強調,“政府不會直接從扶持孵化器建設中營利,但從長遠看,這將有力地促進區域的産業升級和經濟總量的提升。”

  北京大學博士崔靜靜、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員程鬱近日發表《孵化器稅收優惠政策對創新服務的激勵效應》,該文指出,我國對孵化器的政策支援以稅收政策為主,側重於通過土地使用稅、房産稅的減免引導社會資本建設孵化器。

  該研究表明,地區的經濟發展水準會影響孵化器稅收優惠政策執行效果。孵化器的稅收減免對孵化基金、孵化器專業技術人員數的激勵效應顯著,但對孵化器綜合服務收入以及創業導師數的正向激勵作用較弱。

  優惠政策本意是好的,卻養成了孵化器行業無法“斷奶”的習慣。對此,田軒認為:“如今跟風建立的孵化器太多,很多無法提供更好的服務,此時,就要看哪家孵化器的底子硬”,可以從政府拿到更多資源,保障現金流運轉,便可以繼續生存。很多孵化器並不具備這一條件,就只能倒閉。

  政府支援+資本運作

  除了資金補貼,場地支援成為孵化器“賴以生存”的另一項重要依靠。眼下,中關村創業大街已經成為觀察中國雙創的一個窗口。場地和空間,成為創投公司、孵化器面臨的難題,當地政府也在積極“想辦法”。

  北京市海澱區中關村西區辦在2015年承擔的區委區政府重點任務是:深入推進中關村西區業態調整,壓縮商業面積約兩萬平方米。截至當年年底,中關村西區共完成壓縮商業面積約4.2萬平方米,壓縮商業面積任務完成210%。

  同時,西區辦對入駐西區企業的審核嚴格把關,全年共計審核企業1516家,其中新增913家,包括科技研發企業592家,科技金融企業252家,創新和科技仲介類企業59家。繼續推動創新創業要素聚集。

  此外,政府部門還對圖書城傳統經營業態進行轉型升級和騰退,騰出空間專門留給創業服務企業入駐,截至目前,3W咖啡、36氪、亞傑商會等37家新型創業服務機構入駐,累計孵化創業企業超過900家,其中獲得融資的企業超過700家,平均每家企業融資500萬元,融資總額超過30.2億元。

  政府對於眾創空間的場地支援不只在中關村創業大街。坐落在天津的河北工業大學北辰科技園也是一所由“政府支援+資本運作”來運作的孵化器。

  在建立之初,河北工業大學北辰科技園就獲得了當地區政府在土地方面的支援。“給了比較低的價格,由社會資本來籌建。”河北工業大學科技園管理中心副主任劉英説,科技園的出資方包括學校、政府和社會資本。

  此外,科技園實行企業化運作,政府作為出資方,也參與經營決策。由學校、園區所在地政府及相關部門領導組成河北工業大學科技園建設與發展領導小組,負責科技園建設運營情況的監督、檢查,協調園區建設與運作過程中遇到的困難和問題。由大學科技園管理中心負責落實領導小組的各項決定,負責引進社會資本,組建科技園發展有限公司,並監督、指導科技園下屬各園區的運營。

  與青島市國家高新區相同,儘管政府在科技園建立之初是出資方之一,並且負責科技園的運營和協調工作,但並沒有收益回報。

  “政府這樣做,會有利於當地的稅收增長。”劉英説,截至2015年年底,河北工業大學國家大學科技園總規劃建築面積118萬平方米,已建成使用面積17萬平方米,各園區已培育孵化企業336家,在園註冊企業467家(邢臺211家、滄州106家、天津150家),涉及電子資訊、生物制藥、機電一體化、新能源、環保節能、新材料等領域。這些公司都為當地的經濟發展提供了動力。政府也都願意提供政策、土地、資金上的便利吸引科技園在當地落戶。

  孵化行業需要“大市場、小政府”

  儘管政府在扶持政策上下足了力氣,孵化器行業卻是良莠不齊。對此,田軒認為,地方政府有自己的想法,如經濟轉型,提高就業率等。“我認為還是要‘大市場,小政府’,讓市場去主導。”

  田軒表示,對於孵化器行業,政府最重要的是引導,打造創新創業的生態系統。政府需要通過打造該生態系統,提供法律、制度、政策等的支援,讓市場、創新人員和孵化器自發起作用。“政府提供核心保障,使之無後顧之憂”。

  “關於創新的文化氛圍營造,對失敗的容忍、對創新的鼓勵,政府做得是不錯的。”田軒説,但更重要的是打造適合創新創業的生態系統。對於孵化器行業,政府不應大量補貼、直接投錢,應該讓市場來做。

  在這樣的政策背景下,3W也正在努力尋找咖啡以外的“供血模式”。

  王斐琴説,孵化項目,需要孵化器提供更多的諮詢服務,單純的物理空間已經不夠了,核心競爭力和真正的比拼在運營和服務上,形成規模化或聚焦垂直領域。

  在3W咖啡館一層通往二層的樓梯一側,貼有3W從一家簡單的咖啡館發展成“獵頭、孵化器、基金、傳播公司”的發展脈絡圖。

  “眼下很多孵化器都是地産推動。”王斐琴説,很多公司在做眾創空間時更多是在做“物理空間”,給創業者提供工作場地。但要做好眾創空間就需要打通創業者所有的需求瓶頸,打造完整的創業“生態圈”。

  這個“生態圈”就包括了為創業團隊提供融資、找人、文案、設計、培訓等一系列服務。王斐琴介紹,現在3W一口氣變成了5家公司,分別是3W咖啡、拉勾網、3W獵頭、3W傳播、3W孵化器基金。這幾家公司幾乎覆蓋了創業者的所有創業需求,形成了一條完整的創業“生態圈”。

  為創業者提供服務,海澱區政府也會給予一定的補貼。王斐琴告訴記者,3W會定期在咖啡館二層IPO會議室舉辦創業早餐會。“用一個早餐的時間讓更多創業者獲得融資機會,邀請投資機構現場觀摩點評,確定投資意向。”

  “但我們從來沒有申請過補貼。”王斐琴説,一杯咖啡為一個創業者提供一次成功的機會,比申請補貼更值得。

  對於孵化器無法“斷奶”的現狀,中國科技企業孵化器專業委員會主任馬鳳嶺表示,如今,一些新進入者對創業孵化抱有美好的願望和極大的熱情,但缺乏必要的行業理解、孵化資源以及孵化能力,也缺乏對於孵化事業必須長遠發展才能見效的恒心與信心。

  在馬鳳嶺看來,我國支援孵化器和創業企業的政策環境尚待健全,産學研融合問題尚未徹底解決。“這都是當下孵化器行業面臨的問題。”

  對此,崔靜靜的研究也指出,政府應以強化孵化服務能力為目標調整政策執行標準。稅收等優惠政策對孵化服務改進效果的影響是比較微弱的。因此,應調整政策標準,弱化對規模和性質的要求,而強化對孵化服務能力與品質的要求,將孵化器所提供的服務內容和品質、孵化績效目標完成情況作為稅收減免的條件,並對完成政策目標的孵化器給予一定的財政獎補,由此建立有效的政策激勵機制。(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 葉雨婷 郝帥 實習生 劉睿)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