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1月27日 星期天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一個創業孵化器的199天

  • 發佈時間:2015-12-08 05:34:31  來源:四川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當創業者淘金路上的“送水人”

  深閱讀

  有一種説法,未來的10到20年,中國會有兩類人能夠獲得最多的財富。一類是創業者,另外一類是服務這些創業者的各類機構。要不就做創業者去“淘金”,要不就當“送水人”提供創業服務。

  在成都,就有這樣一家充當“送水人”角色的創業孵化器,剛剛滿半歲。5月20日成立,12月4日舉行首批項目的 “畢業典禮”。整整199天,從517份商業計劃書中優選出來18個孵化項目,其中有8個拿到了投資。這家孵化器,名字叫“NEXT”。

  □徐莉莎 本報記者 張嵐

  為創業者提供更好服務應對風雲變幻的技術和市場

  12月4日下午,成都市南門某電影院3號廳。大螢幕上演的不是電影,而是8個創業項目的路演VCR。

  活動結束,盧宇翔來到靠近出口的位置,像剛剛參加試片會的導演一樣,懷著忐忑不安、等待被評價的心情,與每一個前來捧場的人握手致意。9個月前,他還在負責運營全省,乃至西部最大的網際網路專業孵化器——創業場,目前的身份是成都蛋殼眾創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這家公司運營的,正是NEXT新型孵化器,當天正是孵化器首批項目的“畢業典禮”。

  為什麼要做NEXT?在項目路演之前,盧宇翔有一小段演講。他認為創業是無法阻擋的趨勢,於是創業服務隨之成為一個新的市場。在場的人都是創業圈人士,他沒有展開來講這個話題。但5個月前,他曾在一個特殊的場合,完整地剖析了自己的創業心路。

  6月30日下午,在成都高新區移動互聯大廈,盧宇翔告訴前來調研的四川省和成都市政府主要領導:“我完全是受第一場菁蓉匯的影響,辭職出來創業,做一個純民營的孵化器。”

  2015年2月,成都市舉辦“菁蓉匯”,市長為創業者站臺,並提出要打造這樣一種創業環境:做蓉漂,即使流落街頭也不願意離開成都。隨後,圍繞創新創業主體、載體、環境的國家、省、市支援政策密集出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浪潮風起雲湧。

  有創新創業基因的人,最怕的就是錯過時代。這個年輕人,在這樣的環境裏嗅到了機會。

  4月的一個淩晨,他在微信朋友圈裏寫到:從創業場到創業者,一字之差,變化巨大,前所未有地興奮,前所未有地充滿激情。

  他的前同事李欣,比他更早辭職創業。目前李欣的身份,是尼畢魯旗下天使投資機構——抱團科技的負責人。7月18日,在北京中關村創業大街,盧宇翔、李欣和他們的前上司杜婷婷異地重逢。此時,三人都成為了孵化器的創業者。

  在杜婷婷看來,技術和市場的變化太快,現在的創業企業跟前幾年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很多園區,看起來企業裝得滿滿的,沒有什麼不同,但其實每一家公司每一天都在發生巨大的變化。”如果不能夠及時,甚至時時進行動態把握,就不可能服務好創業者。這是傳統的國有企業、非專業運營機構很難做到的。

  根據他們的經驗,算上考察、製作評估報告、開評審會、簽合同、資金到位的全部時間,國有創投公司投一個200萬元的項目,大概需要半年。而眼下,市場化的投資機構,決策時間很難會超過2周。更多的時候,一個真正的好項目當天就能拿到投資。“哪一個好項目會等上半年?”

  除了更快的決策和反饋機制,創業者還需要産品打磨、商業推廣、公司管理等各方面的專業輔導。而這些需求,就是服務創業者的孵化器的空間。

  讓最懂創業的人幫助創業者提供導師提高項目成功率

  路演活動第一個登場的孫航,之前做的是純線下的寵物主題酒店,始終未能拿到投資。12月4日,在發言結束前,他感謝了自己的導師——抹茶美粧的CEO黃毅,“要不是導師幫我從線下實體往線上輕資産引,我的項目可能還在‘生死線’上掙扎”。

  孫航的項目是哆咭屋,其模式可以理解為 “寵物的Airbnb”。當寵物主人外出的時候,可以把寵物託管給哆咭屋認證的家庭寄養師,供到府接送及託管期間的保險服務,主人通過APP遠端觀看自己寵物的一舉一動。

  孵化佔股與導師制,是NEXT過去199天的孵化模式。

  “導師是核心”。NEXT創業空間的創始合夥人賀照峰認為,在創業者最需要的創業資源裏面,場地、標準化企業服務都不是核心;如果能為創業者配備已經成功創過業的導師,才是最重要的。包括天象互動CEO何雲鵬、抹茶美粧創始人黃毅、Camera360創始人徐灝等本土的創業大咖,都是NEXT創業空間的股東兼創業導師。NEXT創業空間,則以佔股2%左右的方式,為創業團隊提供辦公場所、自助販賣機、100M頻寬接入等,以及專業的投融資資源、商業計劃輔導、項目路演、企業級雲服務、項目申報等。

  創業孵化器的模式也並非只有一種。

  多數的創業孵化器採取的是場地收費、孵化佔股等方式。但從下一期的孵化項目開始,NEXT將採取直接投資的形式來孵化,12月4日當天就宣佈成立千萬規模的創業基金,“場地0租金,入孵0佔股,導師一對一輔導”。

  孵化器的發展狀態,能夠體現一個區域的創新創業成熟度。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成為一個熱詞的今天,人們很難想像,僅在兩年之前,孵化器還是公眾視野裏的生僻詞。

  2013年的一個會議上,有人提出成都地鐵一號線的孵化園站,不應該譯為Incubation Park,因為後者的意思是“母雞孵蛋的地方”。一時引發熱烈討論。“雙創時代,不會再有這種討論了。”從美國留學歸來的成都高新區創新中心主任李崗告訴記者,目前成都高新區孵化面積總量達到150萬平方米,相當於17個天府廣場。在全省,目前共建成各類科技企業孵化器260余家,在孵面積500余萬平方米,在孵科技型中小微企業7000家以上。

  幫創業者度過“寒冬”成功企業都是泡沫擠出後的倖存者

  “説實話,智慧硬體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技術門檻,所以我們要做的是永遠比別人跑得更快。”12月4日路演日的第二天是週六,但劉錕自從創業以來就不知道週末什麼樣子。他們最新的一款産品即將登上京東眾籌。

  從電子科大畢業後,他到了深圳,一年前在一家國有通訊企業做項目經理,“年薪20萬+,但上班一年後就能一眼看到自己50歲時候的樣子”。劉錕拉上當時在歐洲航太局工作的朋友,準備創業。

  他們做的産品,是一個小燈組,可以貼在床底或者衣櫥,當你晚上起床,只要一伸腳它就會自動漸漸發出柔和的光線。這光線足以照亮你行走,但不會影響其他熟睡中的人。而且,LED探頭只會在房間亮度昏暗時,才會被感應點亮。

  目前,劉錕的産品已經拿到了天使輪投資。包括劉錕的項目在內,目前NEXT創業空間有8個項目拿到了投資。容易拿到投資的,要麼就夠成熟、離錢近,有商業模式;要麼就夠怪、夠新奇,別人都看不懂,市場上還沒有。

  想拿到投資,方向很重要。NEXT目前在孵的18個項目裏有6個遊戲項目,只有一個拿到投資,這跟整個遊戲市場處於低潮期有關,投資人對遊戲項目愈發謹慎。但健康類、VR(虛擬現實)類、泛娛樂類的項目又在快速成為新風口。

  儘管尚有10個項目未能拿到投資,但賀照峰還是個樂觀派。對於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中的“泡沫”、“寒冬”等説法,他有著自己的思考:有泡沫本身就是生命力的象徵,而寒冬則是一個正常的擠泡沫過程,所有的偉大公司都是在寒冬裏存活下來的那一批。

  有著國企工作經歷的賀照峰,保持著關注宏觀經濟的習慣。“簡政放權,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就是供給側改革。”他認為越是經濟下行壓力大,越是需要雙創,因此創新創業向前的趨勢沒有變化。

  NEXT 要 努 力 做 Y Combinator(簡稱 YC)一樣的孵化器。後者在矽谷孵化器“瑯琊榜”上長期排名第一,孵化了包括Airbnb等估值超過百億美金的網際網路獨角獸。無論是NEXT創業空間,還是抱團科技,都已經在運作模式上,不斷向YC靠攏。而目前最大的瓶頸之一,便是項目庫有限,無法做到像YC那樣萬里挑一地篩選。NEXT第一期的18個孵化項目,是從518個報名者裏選出來的,分母還是不夠大,還不能做到全球蒐集和孵化項目。

  但這樣的機會是存在的,因為中國網際網路的創業浪潮,全世界顯然都不想缺席。早在NEXT正式宣佈成立的前一天,YC的總裁在成都參加活動時曾表示,未來不排除與成都的孵化器形成聯合品牌進行跨國項目孵化,幫助全球的創業者獲得中美兩個創業大國的第一手創業經驗和資源。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