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1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餓了麼”驚現黑心作坊 看完你還會餓麼?

  • 發佈時間:2016-03-15 21:59: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消費者通過外賣訂餐網站,可以足不出戶享受到各色美食。可是,您可曾想過,訂餐網站上一張張絢麗多彩的美食照片,一張張明亮整潔的廚具照片,它們的真實性又有幾分呢?請看315記者調查。

  為了便於調查採訪,記者應聘成了“餓了麼”一名配送員。不久便接到了一個名為“速客美食”的配送訂單。商家上傳的照片顯示,實體店面寬敞明亮,灶具規整潔,菜品豐富多樣,登記的地址是朝陽區建國路93號院萬達廣場9號樓B2層。然而,記者接單取餐時,卻在店主電話的指引下,七拐八拐來到了通州區楊莊小區一棟居民樓前。

  記者:“我到了,你家在幾單元門口啊?一單元是吧?

  過了一會兒,單元門開了,一名男子探出身來,將餐袋交給了記者。

  速客美食經營者:“你是天天跑嗎?現在?對啊,就跑這一塊?對!到時候有單我給你打電話吧。”

  地址不僅改變了,這個隱藏在居民樓一層的一居室裏的店舖,與網路上明亮的店舖照片竟然完全不一樣。

  這是餓了麼網上一家名為“大眾家常菜”的店,網上有門面、有大堂、有後廚,菜品也非常豐富,網上登記地址是通州區翠屏北裏21號樓。但這家店的實際地址卻是西小馬莊園小區。而且無論是門面,還是大堂、廚房,都與網上上傳的照片完全不一樣,這是同一家餐館嗎?

  記者:“叫什麼名字?”

  大眾家常菜經營者:“大眾家常菜。”

  記者:“是這個嗎?”

  大眾家常菜經營者:“是。”

  店面雖然不起眼,但這家店單月網路銷量卻高達1815單。

  這是餓了麼網上一家名為“咕咕叫快餐”店舖,每個月的網上訂餐量高達2532單。網上登記地址為錦江區耿家巷,但實體店卻是在一河之隔的武侯區勝利新村。店家上傳的照片,門面和大堂寬敞亮麗,而商家實體店門面狹小跼踀,店內沒有大堂,只有一間20平米左右的製作間。

  在“餓了麼”的網站上顯示,這家網名為“食速達”的商家,菜品色澤艷麗,廚房不銹鋼灶具潔凈透亮。而實體店的廚房卻是這樣,昏暗狹小的製作間,墻上、灶臺上、飯鍋上到處是黑乎乎的油漬;老闆娘剛剛從外面買來的火腿腸,用牙咬開外包裝就直接分切配到炒飯中;掉進臟東西的飯盒,在桌上磕打一下,就直接裝飯;用完盛飯板直接放在全是污漬的鍋蓋上

  食速達經營者:“今年還少呢,沒有去年多,趕上去年冬天的時候,一天送四十多來單,跟玩似的。”

  調查採訪中記者還發現,路旁有一家名為“宏偉快餐的餐館。在餓了麼上的店舖名叫“宏偉餐廳”。灶臺就在門口露天擺放,上面佈滿黑黑的油漬;廚師用臟得看不清原色的抹布,將鍋裏、鍋底擦了幾遍,然後又將抹布墊在炒勺上;漏勺就放在腳邊的臟水桶上,用時拿起來不加清洗直接使用;菜品出鍋時,廚師將手指伸進鍋裏蘸出湯汁,伸進嘴裏嘗味道,感覺滋味不夠好,又將菜品倒回鍋裏再次翻炒。

  我國對餐飲服務實行許可制度,餐飲服務提供者應當依法取得《餐飲服務許可證》,並在就餐場所醒目位置懸挂或者擺放。

  2015年北京市通州區開展了無證無照餐飲集中整治,歷經40余次聯合執法,共關停了1281戶無證或衛生不達標小餐飲單位。這條三元路,曾經聚集著多家小餐館,現在有些門面房上還留有當初懸掛牌匾的痕跡。這些被摘掉牌匾的門面房裏,卻依然很忙碌。

  福香來菜館經營者:“牌子怎麼沒挂啊?沒有營業執照。”

  三元餃子館經營者:“沒有營業執照我們。”

  這幾家本已被關停的餐館,可謂“名亡實存”,並且有些店可謂生意興隆。他們如今在大門上或吧臺前都貼上了標誌,“本店已加盟餓了麼”。

  某店主:“如果走餓麼的話,就相對貴一點,每單要提百分之十五點走,羊毛出在羊身上,他提了我的點,我肯定要把價格提高一點。”

  調查採訪中,記者還發現了一個更為奇怪的現象。在通州萬達廣場東南角,餓一個沒有任何牌匾標識的商鋪,店舖辦公室角落裏有一台電腦,餓了麼通州北苑地區配送團隊的管理人員,平時就在這裡用這臺電腦上辦公。

  每天上午十點,所有配送員上崗前都要在商鋪前開早會,然後開工外出接單。可是,每天散會後,配送團隊中有三分之一的人並不離開,而是全都進了這家商鋪裏,排隊等候。

  每到這時,就在同一台電腦上,另外一個工作人員在上面操作著。令記者詫異的是他竟然打開了五個“餓了麼”網上店舖的接單客戶端。分別是久久香便當、ENJOY、hello咖喱、棒棒美食、台北治愈你。而排隊等候的配送員,也接連從一個小窗裏口,拿出包裝好的餐盒,外出送餐。

  餓了麼派單員:“一個人兩單,該走就走。”

  記者打開餓了麼網站找到了相應的店舖。這五家店登記地址各不相同,卻都很模糊,五家店都沒有上傳實體店舖照片,但五家店舖無一例外都登上了方便客戶搜索的首頁。配送團隊負責人向記者道出了這五家店的秘密。

  餓了麼配送員:“他就五個店,五個店合起來。”

  餓了麼通州北苑區域配送團隊負責人:“五個店的餐都是從這裡出。”

  原來在這個店舖辦公室的後面,還有一間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間,裏面有兩個工作人員正在加工著食品。這五家店網上售出的所有外賣食品竟然全部出自於這間小小的廚房。

  五家店店長:“咱們一天多少單,400多單,一天啊,你以為一個月啊。”

  只有兩個人,一天裏是如何炒制出幾百單形色各異飯菜的?這五家網上店舖裏登載的一道道看似新鮮艷麗的美食,又是如何加工出來的呢?

  原來,這個商鋪的外間有兩個大大的冰櫃,裏面是事先加工好的一份份塑膠包裝的凍菜。有人訂餐,廚房工作人員就從冰櫃裏取出相應的品種,然後拿到後面的廚房,放進一支大電熱水鍋里加熱。電熱鍋無法解凍的,就放進操作臺上面的微波爐裏。凍菜解凍化開後,再裝進飯盒。之後配送員用印有餓了麼字樣的塑膠袋包好,就配送給了訂餐客戶。

  在這家店舖裏的墻上貼著幾張證照的複印件。工商營業執照顯示,公司名稱為上海澤潔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經營範圍中有兩項涉及食品內容,酒店管理(除酒店經營、除食品生産經營),批發非實物方式:預包裝食品(不含熟食滷味、冷凍冷藏)。旁邊貼著的是食品流通許可證,經營範圍,同樣是預包裝食品(不含熟食滷味、冷凍冷藏)。記者查詢北京食藥局公開系統,並沒有查到這家企業的餐飲服務許可申請登記。

  同樣地址模糊、沒有實體照片,同樣沒有餐飲服務許可,同樣擠在一個不到30平方米的商鋪裏,卻又同樣登上餓了麼首頁,那麼這五家店究竟是什麼來頭呢?記者注意到,店裏接單並分配送餐任務的工作人員,身著“餓了麼”工服,這家店長也自稱是餓了麼的正式員工。

  五家店店長:“店長,你不是餓了麼的嗎?怎麼還能是這裡的店長呢?我就是餓了麼。這個店就是餓了麼的?嗯。那我看營業執照怎麼寫上海的呢?嗯,挂的就是營業執照。咱這種店有多少?這個?你問這個幹什麼?就是問問。我們是獨立部門,獨立運作,那個,這個公司,那個,公司不讓説。”

  《食品安全法》中規定:網路食品交易第三方平臺提供者應當對入網食品經營者進行實名登記,明確其食品安全管理責任;依法應當取得許可證的,還應當審查其許可證。

  餓了麼創立於2009年4月是由扎斯網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開發運營,按照餓了麼網上公佈的流程,註冊開店只需三個步驟:提交開店申請,通過資質審核,上線營業。記者提交了希望在河北燕郊開店的申請。第二天便接到了“餓了麼”燕郊地區負責審核工作的經理的電話。約定時間後,記者見到了這位工作人員。他説,在燕郊申請開店,可以沒有實體店,甚至可不需要提供任何證照。

  餓了麼燕郊城市經理:“有店面的話,我要幫你,你付出的可能比較少一些,我要是純,説白了就跟黑店似得,我也可以幫你。”

  幾天后這位經理再次約見記者,説能夠幫助記者實現在“餓了麼”開店的願望。

  餓了麼燕郊城市經理:“店名叫什麼?這個可以改沒問題的,你可以先想個大概的,到時候改不了就麻煩了,想一個大概的就行。那就叫隨便美食吧。那你現在地址我也簡單幫你寫一下,就是燕郊東貿,因為這個地址你沒有。”

  這位經理主動幫助記者填寫了網上店名、地址、商家電話等簡單資訊後,撥通了餓了麼客服電話。

  餓了麼燕郊城市經理:“喂,你好,我是餓了麼這邊的市場人員,我這邊需要給一家新餐廳綁定一下餐廳管理員。”

  隨後記者接到餓了麼客服人員打來的核實電話,只詢問了商家註冊的電話號碼,並沒有核查證照、地址等相關資訊。

  餓了麼商家客服電話:“手機號碼給您綁定成功了,剛剛給您設置的一個餐廳管理員的賬戶名是隨便美食,這幾個字的全拼,小寫的拼音,您的餐廳已經新建成功了,您可以正常使用了。”

  大約等待了五分鐘,現場的這位經理告訴記者申請的店舖已經上線,隨後,他又為記者演示了商家客戶端的操作方法。

  餓了麼燕郊城市經理:“搜到了,搜到了,但你的店什麼都是空的,開店資訊裏面傳幾個照片,從網上找一個你覺得OK的就行。”

  沒過多久,經過一番裝扮的一個名為“隨便美食”的店面,成為“餓了麼”訂餐平臺上的一員。“您有新的餓了麼訂單,請及時處理。”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