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4月20日 星期六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佛山:“製造業一線城市”的大勢與擔當,將位於中國製造體系頂端

  • 發佈時間:2016-03-11 11:14:57  來源:中國網財經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張恒

  驚蟄。萬象沉潛,蓄勢待發。

  近日,京城鼎沸,兩會之上,各地的發展方略,亦成熱點。佛山市委書記、市長魯毅強調,佛山要打造“中國製造業一線城市”。而李克強總理在看望廣東團的時候,亦特別強調,佛山的民營企業品牌已經聲名在外,要把中國製造打造成金字招牌。

  佛山:“製造業一線城市”的大勢與擔當,將位於中國製造體系頂端佛山今次亮出中國製造業一線城市的發展目標,背後的真相是:當激越的鼓點響起之時,亦正是實現跨越的緊要時期。

  過去一年,佛山收穫了巨大的榮耀,實體經濟栽花數十載,終於一朝結果。當全國很多地方實體經濟凋敝,製造業遭遇重大挫折之際,佛山卻逆勢上揚,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績單。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英雄。在中國經濟發展的轉折關頭,佛山在全國的獨特性,逐步浮出水面,為世人所知。以“實體經濟,本土經濟,民營經濟,內生式發展”為特點的佛山模式,一時風行天下。去年下半年,更獲批成為“國家製造業轉型升級綜合改革試點。”

  遠非終結。只是序幕。

  這座厚重如山的城市,在釋放了驚人的能量,初露崢嶸之後,面臨著後續發展的重大選擇。佛山將自己定位為中國製造業的一線城市,其實,隱含了雙重超越:其一,佛山負重前行,厚積薄發,在中國經濟整體不太景氣的重要時刻,首次將自己定位為“中國製造業一線城市”,體現了在關鍵時期的擔當與膽略;其二,佛山未來,將仍然以製造業為主導産業,而“一線城市”是隱晦的説法,其實隱含了其成為製造業王者之城的遠大抱負與實力自信。

  其實,佛山的未來,需要考量兩個坐標,在空間的坐標上,要確定其在全球、國內以及廣東三個競爭體系中的位置;在時間的坐標上,要清楚認識佛山當下處於怎樣的歷史發展階段,以及其未來的走向抉擇。

  時勢已至,東風亦有。佛山大器可成,在製造業領域,佛山勇擔中國製造的振作之責,成為中國高端製造業中心,既是佛山未來的最優選擇,亦是佛山當下的真實寫照。

  三重定位奠定佛山獨特優勢

  佛山在中國製造業領域有其獨特的優勢。在中國製造業的版圖上,相對中部城市,佛山處於産業鏈高端;在東部重要城市、北上廣等中心城市多以第三産業為主導,佛山在錯位競爭中形成了巨大的比較優勢;在以製造業為主導的城市中,佛山又是基礎最好的城市。

  目前,中國廣闊的大陸正在進行一場大規模的産業遷移運動,珠三角長三角的傳統産業紛紛北上、西進。未來中國將形成一個U形曲線産業結構,東部沿海地區將成為研發和高端産業核心區,以及最終産品的銷售中心,而加工製造這個U形曲線的底端則集中于廣闊的中西部地區。作為珠三角經濟重鎮,佛山未來將位於中國大製造體系的頂端。其先進的技術,雄厚的産業配套基礎,是中部後起城市無法比擬的。無論是在粵桂黔高鐵經濟帶內部,還是相對湖北、湖南、江西、成渝等中部和中南部新興製造業城市均是如此。

  在東部沿海經濟發達城市,基於不同的産業分工,佛山亦獲得了突出的比較優勢。鋻於北京、上海等作為國家中心城市,未來主要承載服務業,其製造業只局限在少數尖端和基礎領域,北京可以造上天的飛船,不一定有興趣造下海的輪船。真正的大眾産業領域的高端製造,實力最為強大的就是佛山。未來,佛山製造向佛山創造飛躍一旦完成,則佛山即可加冕中國高端製造業之城。而在珠三角內部,錯位競爭亦給佛山提供了巨大機遇。廣深和香港強化了第三産業功能,佛山則可進一步強化製造業功能。當前,廣東省提出打造珠江西岸裝備製造業産業帶,而佛山作為廣東西線的重要城市,成為高端裝備製造業中心,亦是水到渠成。

  就佛山自身的産業轉型路徑來説,堅守製造業是最佳選擇。當下佛山第二産業最為強勢,佔比超過60%,而三産不到40%。縱使如此,佛山也沒必要去羨慕、效倣那些服務業佔比超過70%的城市。佛山成為國內高端製造業基地,實現傳統産業的升級,比實現製造業向第三産業的轉型更為重要。先優二,再強三。

  佛山未來將在實體經濟、智慧製造和改造提升傳統産業等方面發力,當下佛山謀求成為“中國製造2025”示範城市、“網際網路+智慧製造”示範城市。尤其是,佛山將智慧製造作為實現製造業轉型升級的主攻方向,2015年佛山有120家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應用機器人超4000台(套),全球工業機器人四大巨頭德國庫卡、瑞士ABB、日本安川和發那科全部在佛山開展項目合作。2015年,佛山技改投入386億,位居廣東第一。

  智慧製造,是佛山的巨大增量,改造提升傳統産業,是佛山盤活存量的關鍵。兼顧存量和增量,佛山未來可期。

  另外,佛山在中國製造中將有三重角色,中國高新技術産業的次中心、中國大眾産業領域高端製造的重要中心、珠江西岸高端裝備製造中心,綜合三方優勢,未來就産值和産業體系的完備性而言,佛山成為中國製造業的一線城市,大勢可期。

  以改革為鋒芒,鑄就重劍

  積三十年努力,佛山終於光榮綻放。

  但是,佛山從來不是一個天賦傑出的城市,既非直轄市,又非省會,也非特區,其厚積薄發,勝在持續努力,亦勝在敢於改革的膽魄。

  未來佛山的發展,繫於穩根基、創動力。兩者均有賴於銳意改革。

  以實體經濟、本土經濟、民營經濟、內生式發展”為特點佛山經濟發展模式,其實是果,而非根,而真正形成這種獨特模式的原因,在於佛山全面、深入而持久的改革。

  佛山改革相對突出的領域主要有幾個。

  第一,是其親、清的政商關係。

  本次兩會上,習總書記在接見工商界代表時,曾對政商關係作了精彩論述,呼籲政府做到“親”和“清”,實現親商,安商,富商。

  其實,在佛山的治理體系中,親、清的政商關係,一直就是其經濟保持增長的重要基石。佛山,早在明清時期,即是全國聞名的經濟重鎮,起始於此,其工商業自治傳統,有效塑形出一個清晰的政商生態邊界,歷任佛山政府和各級官員,皆自覺遵從這一邊界意識,強化並並最終形成了佛山政商關係互動的“新傳統”。

  佛山經濟的主體為民營企業。民營企業佔全部企業比重近九成,民營工業佔全市工業總産值比重70.4%,對全市工業增長貢獻率達81.8%。扶持民營企業,即是當地施政行為中一直堅持的“新傳統”之一。

  早在去年下半年,當中國經濟步入低速增長期的關鍵時刻,佛山市政府就及時召開了一個千人民營企業家大會,從降成本、助融資、促創新、拓市場、強保障五個方面,推出扶持民營企業發展的“40條”,尤其突出三點,一是對民營企業家歷史上不規範經營行為進行區分的辦法,把因法律政策不明確所為與有法不依、明知故犯所為區分開來。二是全面落實中央和省降稅清費政策,降低企業成本,三是以“親”“清”服務企業理念,建立新型政商關係。既要真誠為民營企業服務,又不搞權錢交易。

  第二,以放權為特徵的權力運作模式。包含三個方面:上級向下級的放權、權力向市場的放權、政府向社會的放權。

  佛山在很早就進行了權力下移。1998至2011年,順德和南海的財政收入都高於市本級;財權和事權的下沉,使當地政府能夠迅速對市場做出反應。

  而政府向市場的放權,則使佛山獲得了其內生式發展的制度保障。

  李克強讚揚佛山的民營企業品牌已經聲名在外,但是,美的等知名企業為何誕生在佛山而不是其他地方?沒有佛山早期的放水養魚,多少個美的,也將被扼殺在搖籃中。佛山模式最大的制度保證,就是權力對於市場的放權。順德美的MBO改制,南海的集體企業改革,這些震撼全國的改革,均發軔于佛山。如果説深圳是中國改革之旗,而佛山則應是中國“改革之膽”。

  佛山民營經濟羽翼已豐,不可撼動。佛山最富活力的産業,多數為完全競爭性行業。這就造就了眾多尊重市場,尊重契約的企業,也早就了佛山的城市治理模式。

  在向社會放權方面,佛山亦領先全國。佛山在國內率先實現了社團登記制度。成為全國唯一一個社會團體和民辦非企業單位均超過1000個的地級市,其社會開放度獨步全國。

  第三,完善治理結構,優化營商環境,打造“不是特區的特區”、不是自貿區的自貿區。

  當前,佛山正推動“一網式、一門式”政務改革,以求打造優良的營商環境。佛山在全國率先試點“一照一碼”營業執照,不到兩小時,企業即可完成註冊。為市民創業提供了巨大的便利。而很多地方一面希望大眾創業,一面卻卡著創業者的脖子,自然是南轅北轍。

  負重劍,行長路,成大器。

  佛山在中國改革的歷史語境中,曾經創造了多次得風氣之先的實踐。而本次兩會期間,國家領導人特意鼓勵廣東,稱其善於“無中生有”,寄望于廣東在中國新一輪的改革中,再擔大責。佛山既懷”中國製造業一線城市”之雄心,更應以改革之鋒芒,鑄就博大雄渾。

  (文:羅天昊 國資委商業科技品質中心研究員 著有《大國諸城》)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