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8日 星期四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政府項目被轉包 涿州一民生工程成"傷民工程"

  • 發佈時間:2015-12-10 07:15: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記者 王昆 楊帆  責任編輯:羅伯特

  近日,有群眾舉報稱,由河北省涿州市政府為農民出資興建的新民居——義和莊鎮六村聯建項目,雖然經招投標程式承包給兩家有資質的建築公司,但這兩家公司沒有進場施工,整個項目均被涿州市一位市領導的親屬鐘鐵強壟斷,並層層轉包給幾十支施工隊伍。截至目前,整個項目仍拖欠施工隊伍工程款和農民工工資1億多元,附近農民也無法入住。為此,《經濟參考報》記者前往涿州市進行了實地調查。

  政府項目層層轉包領導親屬壟斷工程

  2009年,涿州市被河北省委、省政府確定為全省統籌城鄉試點以後,決定由政府出資為農民建新居,將農村分散零碎、佔地面積大的宅基地進行有效整合。義和莊鎮六村聯建項目是涿州市政府主導建設的農村新民居之一,涉及裏渠、鄧渠、東大興莊等六個村莊。

  記者從涿州市義和莊鎮政府了解到,2010年10月,鎮政府通過招投標程式,將六村聯建項目承包給天保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和河北省涿州市建築安裝工程公司。

  “其實,中標的兩家建築公司根本就沒有進場施工,他們將項目轉包給涿州市銀建建築工程有限公司,涿州市銀建建築工程有限公司又將項目分拆轉包給30多支施工隊伍。”關寶巨、路春海、王久良等施工隊負責人告訴記者,涿州市銀建建築工程有限公司負責人鐘鐵強是涿州市委常委、辦公室主任鐘鐵鋼的親弟弟。在鐘鐵鋼任涿州市副市長期間,六村聯建項目一直由鐘鐵鋼、鐘鐵強兄弟操控。“我們都是跟涿州市銀建建築工程有限公司簽訂施工協議以後,才進場施工的。”

  記者在涿州市銀建建築工程有限公司與關寶巨簽訂的施工協議上看到,首層和三層完工時應各支付10%的工程款,主體完工以後應支付20%的工程款。內外墻抹灰完工後需支付10%的工程款,在竣工驗收合格以後,將剩餘的工程款付清,具體以財政撥款為準。

  記者從涿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了解到,2010年8月至2013年9月,涿州市銀建建築工程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為鐘鐵強。2013年9月以後,公司卻更換了名稱和法人代表,現已更名為涿州市赫德建築工程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為李賀春。

  農民工千萬工資追討無門工程款流入領導親屬腰包

  關寶巨、路春海、王久良、王偉、張學清、高明等施工隊負責人向記者反映,項目完工以後,涿州市銀建建築工程有限公司一直拒絕支付工程款和農民工工資。截至目前,他們被拖欠的工程款高達1億元,其中農民工工資約1000萬元,涉及四川、重慶、河南、河北、安徽等地近千名農民工。

  2011年,河南籍農民工郭柏夫帶著12名老鄉來到涿州,參與六村聯建項目的建設。“當時一聽説是政府投資的民生工程,很願意幹。但幹完活以後,施工隊卻不給錢。”郭柏夫告訴記者,三年來,他帶著工友四處討要8萬多元工錢,始終沒有得到解決。對此,涿州市政府回應稱,政府已將工程款全額支付給承建商,沒有拖欠農民工工資。

  那麼,政府投資的鉅額工程款到底去了哪?河北省涿州市建築安裝工程公司經營部負責人韓光輝告訴記者,公司在中標義和莊鎮六村聯建項目以後,將項目轉包給鐘鐵強。公司總共收到政府工程款3000多萬元,除了收取管理費外,全部支付給了鐘鐵強。

  天保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新玲表示,“在沒有招投標之前,涿州市銀建建築工程有限公司就已經進場施工。我們公司既沒有進場施工,也沒有拿到政府一分錢的工程款。”

  但是,記者在《義和莊鎮政府支付天保公司新民居六村聯建項目工程款明細》上看到,2010年11月到2013年10月,財政撥付的近4億元工程款被支付給一位名叫劉力紅的人。

  涿州市銀建建築工程有限公司工程部負責人駱維平告訴記者,劉力紅是鐘鐵強的妻子,也是公司的財務人員。目前,公司還有一部分工程款尚未跟施工隊伍結清。

  記者在涿州市義和莊鎮政府與天保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簽訂的承包合同上看到,承包人不得將全部工程轉包給他人,也不得將其承包的全部工程肢解以後以分包的名義分別轉包給他人。

  為什麼天保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中標以後不進場施工,將項目轉包給市領導的親屬?為什麼政府工程款沒有支付給中標單位天保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而是支付給市領導親屬的公司?王新玲對此諱莫如深,“這個項目拖欠工程款和農民工工資的問題,已對公司聲譽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但公道自在人心,我們相信會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民生工程坑民害民政府依法化解糾紛

  記者在義和莊鎮採訪了解到,義和莊鎮六村聯建項目總共建設五十四棟居民樓,原計劃5000多名村民可以在2013年年底搬進新居,但由於工程款和農民工工資被拖欠的問題始終得不到解決,致使新建的房屋長期空置。

  裏渠村村主任李軍告訴記者,房子建好後,老百姓想住,但住不進去。首先是因為小區的環保設施不達標。其次,政府的拆遷款沒有給村民賠償到位,工程款也沒有及時支付給承建單位,農民工經常到政府和小區陳情,搞得村民們人心惶惶。

  記者從涿州市委獲悉,2013年以來,涿州市委、市政府領導班子進行了大換血,多名異地幹部被交流到涿州任職。新班子上任以後,高度重視群眾反映的義和莊鎮六村聯建項目拖欠工程款和農民工工資問題。

  涿州市委、市政府調查發現,上一屆政府的初衷是好的,但有關部門在操作環節上出現了失誤。義和莊鎮六村聯建項目在建設環節存在違紀、違法問題,由於政府管理不規範,項目被層層轉包,進而引發了大量經濟糾紛。

  涿州市委有關負責人介紹,政府已成立工作領導小組,從依法清欠、後續工程推進、村民搬遷安置等方面,解決上屆政府在項目實施過程中因操作不當而産生的遺留問題。目前,整個工程已經達到入住條件,工程欠款大部分已經解決,個別欠款正在協調解決。由於鐘鐵鋼是保定市市管幹部,保定市紀委已介入對此事的調查了解。

  記者採訪時,當地一些群眾質疑,進場施工的工程隊伍多達30支,整個工程被層層轉包、層層扒皮,工程品質如何能夠保證?集體資産是否涉嫌流失?關寶巨、路春海、王九良認為,地方政府官官相護,涿州市政府投資建設的義和莊鎮六村聯建項目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希望國家有關部門能夠徹查此事,不要讓民心工程再傷民。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