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4日 星期三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三大證券報摘要:人民幣入籃 新電改六管齊下

  • 發佈時間:2015-12-01 08:30:30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上海證券報

  里程碑!人民幣“入籃”

  IMF表示,人民幣將在SDR貨幣籃子中佔據10.92%的比重。經調整後,美元的比重將佔41.73%,歐元為30.93%。日元和英鎊將分別佔8.33%及8.09%

  人民幣國際化迎來歷史性的一刻!

  北京時間12月1日淩晨1點,代表188個成員國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執行董事會在華盛頓宣佈,經投票決定,人民幣滿足了可廣泛使用的標準,IMF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的貨幣籃子。這一決定將從明年10月1日起生效。這也是繼美元、歐元、英鎊、日元之後,IMF籃子貨幣的第五個成員。

  IMF表示,人民幣將在SDR貨幣籃子中佔據10.92%的比重。經調整後,美元的比重將佔41.73%,歐元為30.93%。日元和英鎊將分別佔8.33%及8.09%。

  距離上一輪評估歷時整整五年,IMF終於批准人民幣進入SDR。IMF總裁拉加德在發佈會上表示:“人民幣進入SDR將是中國經濟融入全球金融體系的重要里程碑,這也是對於中國政府在過去幾年在貨幣和金融體系改革方面所取得的進步的認可。”

  IMF發給上證報記者的新聞稿顯示,現有SDR貨幣籃子將維持到2016年9月30日,含有人民幣的新SDR貨幣籃子將於2016年10月1日啟用。這是為了讓SDR用戶能有更多確定性和可預測性,並利用間隔的時間進行技術性調整。

  儘管加入SDR的標誌性意義大於實質意義,儘管截至9月IMF創建並分配給成員國的SDR僅合2800億美元(約佔同期全球儲備貨幣資産的2.5%),儘管SDR新貨幣籃子要于明年10月1日才能生效,但對中國來説,加入SDR的意義不可謂不重大:這是國際社會對人民幣國際化成果的階段性肯定。

  在為好消息鼓舞之餘,我們也要清楚地認識到,加入SDR並非人民幣國際化的終極目標,甚至人民幣國際化本身也不是目標,刻意追求人民幣國際化無異於緣木求魚。一國貨幣的國際化,是其綜合國力的體現,是一個長期過程,目的是通過人民幣國際化,建立和完善我國的各項金融制度,提高在國際金融市場的話語權,更好地為國內經濟發展服務。

  不止于廣告效應

  人民幣入SDR籃子,首先具有顯著的廣告效應。1969年SDR誕生之初,與黃金掛鉤,後由16種貨幣決定,直至1980年降至5種(美元、日元、英鎊、德國馬克和法郎)。2000年,歐元又取代德國馬克和法郎,形成目前的SDR貨幣籃子構成。也就是説,不考慮歐元對德國馬克和法郎的替換,SDR貨幣籃子已有30多年沒有調整過。

  中金公司研究部負責人、董事總經理梁紅認為,人民幣加入籃子有重要象徵意義。它將是後佈雷頓森林體系時代第一個真正新增的、第一個來自發展中國家的、也是第一個按可自由使用標準加入SDR的貨幣。

  除了象徵性意義,人民幣入SDR籃子也會實質性地推動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施康教授對記者表示,儘管短期來看,加入SDR籃子産生的對人民幣的直接需求有限,對市場的影響也較小,但從長遠來説,對人民幣國際化是有實質意義的。在加入SDR過程中,IMF提出了一系列的標準和要求,有助於加快我國的各項金融改革,有利於人民幣的國際化。尤其是加入SDR後,市場會對人民幣的認可程度不斷提高。

  上海高級金融學院執行院長、金融學教授張春向上證報記者強調:“看起來確實是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但這個象徵意義對中國來説也很重要,至少美、日等國已不明確反對,這是國際社會對人民幣國際化階段性成果的認可和肯定。”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執行所長、浙江大學網際網路金融研究院院長賁聖林對記者表示:“長期以來,由於各國博弈,SDR發揮的作用其實非常有限。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子,也是IMF所希望看到的。發展中國家的貨幣加入了所謂的‘精英俱樂部’,更有利於新興市場國家發出自己的聲音,有利於SDR在未來發揮更大作用。”

  2010年10月,IMF對SDR籃子中貨幣的權重進行了修改,美元、歐元、英鎊、日元權重分別為41.9%、37.4%、11.3%、9.4%。在人民幣加入SDR後,意味著五大貨幣的權重將重新劃分。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對記者表示,IMF一直試圖調整權重的計算方法,因為當前計算方法有明顯的缺點。首先,官方外匯儲備情況不能充分反映一國貨幣在國際金融貿易體系中的重要性,還需考慮外匯市場活躍度、金融資産計價中的使用情況等因素。其次,當前公式賦予出口過高權重。

  “我們預計,調整後的方向將加入可自由使用體系中的其他參數。”魯政委説,例如,SWIFT統計的跨境支付量和貿易融資量、外匯市場及其衍生品市場的交易量等。

  交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此前預計,若近期人民幣能夠進入SDR貨幣籃子的話,即成為SDR的一種定值貨幣,估計人民幣所佔的比重可能會達到兩位數。當然,由於人民幣的加入,其他四種貨幣的份額都會相應有所下降。

  人民幣資産全球吸引力提升

  此次人民幣“入籃”,貨幣當局為此做了多項準備,可謂水到渠成,被不少專家學者視為人民幣國際化道路中的重要里程碑。

  交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認為,人民幣加入SDR對於加快人民幣國際化有兩重積極效應:一是示範效應。SDR是國際公認的“超主權儲備貨幣”,加入SDR意味著人民幣作為國際儲備貨幣的地位得到IMF正式承認,可以名正言順地成為188個成員國的官方候選儲備貨幣。

  “二是倒逼效應。”連平認為,人民幣加入SDR前後,中國已採取並將繼續採取一系列有利於資本和金融賬戶開放的措施,包括在境外發行以人民幣計價的央票、完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機制、擴大銀行間債券市場開放等,這反過來將進一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

  此前,有一些分析人士認為,人民幣加入SDR的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但更多的市場人士認為,其實質意義也相當重大。

  中債資信宏觀研究部分析師張珊珊對記者説,人民幣“入籃”SDR不僅對人民幣成為儲備貨幣具有推動作用,對中國金融體系的改革與開放意義重大。

  “如果處理得當,加入SDR對中國金融業的推動性影響,堪比當年加入WTO對實體經濟促進作用。”張珊珊説,中國在為人民幣加入SDR創造條件的過程中出臺了大量政策措施,這些都將推動中國金融體系的改革與開放,並且這波改革開放的潮流,迫使中國金融業直面競爭,努力提高效率。

  更為重要的是,人民幣資産在全球的吸引力也在提升。渣打銀行研究部人士表示,人民幣加入SDR,渣打已接到很多國外央行、國外主權財富基金等機構關於人民幣資産的問詢。

  興業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王涵指出,由於SDR是一種國際儲備資産,且其對應的一籃子貨幣均有儲備性質,因此加入SDR後,持有SDR作為儲備的央行需要增加人民幣資産儲備,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人民幣作為儲備資産的比例,但鋻於SDR總量較小,比例提升的程度也有限。而更重要的作用應是,人民幣資産在全球的吸引力勢必會得到提升。

  人民幣國際化服務國內實體經濟

  市面上有評論認為,加入SDR後,面對美聯儲加息和美元走強的局面,央行將再度通過讓人民幣快速貶值來釋放貶值壓力。

  對此,施康認為,人民幣是否會貶值其實和SDR無關。如果人民幣有貶值趨勢,即使中國加入SDR也改變不了這個趨勢。人民幣是否貶值取決於市場對中國經濟的信心,對中國改革的信心。如果市場相信本屆政府有能力帶領中國經濟重新進入穩定發展通道,那麼即使短期經濟下滑也不會影響這個預期。人民幣短期會有波動,但沒有長期貶值的空間。

  張春也對記者表示:“人民幣資産具有多大的吸引力,與加入SDR等具體事件沒有直接關聯,而是取決於中國經濟能否轉型成功、金融改革能夠實現對內對外開放。”

  加入SDR貨幣籃子絕非終極目標,在國際政治經濟格局沒有大變之前,試圖動搖美元在國際金融的主導地位、挑戰美元的霸權都是不可取的。施康認為,一個主要貨幣的形成,是由它的經濟地位和綜合實力決定的。只要中國經濟發展好了,人民幣的國際化是水到渠成。刻意追求人民幣的國際地位,反而是緣木求魚。

  賁聖林向記者強調,加入SDR貨幣籃子,意味著中國要按照國際規則參與國際事務,這就能倒逼國內的金融改革,特別是匯率和利率的市場化改革。一個主體多元、規則透明、有深度和廣度的金融市場,以及良好的金融基礎設施,不僅有利於人民幣國際化,更能為中國經濟轉型升級服務。

  張春強調:“人民幣不是為了國際化而國際化。中國已是第二大經濟體,企業有走出去投資的需求,居民有資産全球化配置的需求,如果本幣不國際化,就會拖實體經濟的後腿。事實上,人民幣國際化是符合中美兩國的共同利益的。儘管美國短期內不想人民幣挑戰美元的霸主地位,但美元獨大也會造成貿易赤字、過度借貸等問題,未來人民幣可適當分擔,當然前提是中國也能享受到本幣國際化的利益。”

  中國證券報

  新電改六管齊下 三類公司料受益

  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11月30日發佈《關於推進輸配電價改革的實施意見》、《關於推進電力市場建設的實施意見》等六大電力體制改革配套文件。我國將逐步擴大輸配電價改革試點範圍,組建相對獨立的電力交易機構,建立優先購電、優先發電制度,符合市場準入條件的電力用戶可以直接與發電公司交易。電力市場分析人士指出,開放售電側和形成電力交易市場是本輪改革的兩大亮點,但從售電側的放開到真正的電力市場的形成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電改還需要一步步推進。

  全面部署電改

  本次出臺的配套文件包括《關於推進輸配電價改革的實施意見》、《關於推進電力市場建設的實施意見》、《關於電力交易機構組建和規範運作的實施意見》、《關於有序開放用電計劃的實施意見》、《關於推進售電側改革的實施意見》和《關於加強和規範燃煤自備電廠監督管理的指導意見》。其中,前四個文件對今年3月發佈的《關於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提出的關於電力市場建設和建立相對獨立的電力交易機構的要求做出了具體部署。

  國家發改委、能源局有關負責人表示,《關於推進輸配電價改革的實施意見》明確單獨核定電價舉措,是實現電力市場化交易的基礎、放開競爭性業務的前提,對還原電力商品屬性、全面實現電力體制改革目標具有重要意義,一是降低企業和社會用電成本,二是發揮價格調節供需作用,三是規範電網企業運營模式,四是加強對電網企業的成本約束。

  目前,國家發改委、能源局已批復雲南、貴州開展電力體制改革綜合試點,深圳、內蒙古西部、安徽、湖北、寧夏、雲南和貴州開展輸配電價改革試點。以電力體制改革綜合試點為主、多模式探索的改革試點格局已初步形成。

  華北電力大學能源與電力研究諮詢中心主任曾鳴表示,目前輸配電價和綜合改革試點集中在省級行政區域內,但跨省輸配電價涉及省際協調,比較繁複,難以取得一致。矛盾在於,送出省份想提高電價而輸入省份想降低電價。客觀地説,跨省輸配電價核定和市場建設非常急迫,需儘快推出試點。

  《關於推進電力市場建設的實施意見》明確,電力市場主要由中長期市場和現貨市場構成,條件成熟時探索開展容量市場、電力期貨和衍生品等交易。《關於有序開放用電計劃的實施意見》和《關於電力交易機構組建和規範運作的實施意見》分別對作為電力市場建設路徑起點的“有序開發用電計劃”和作為實施載體的“相對獨立的電力交易機構”做出了細緻規劃和部署。

  《關於加強和規範燃煤自備電廠監督管理的指導意見》通過限制新建燃煤自備電廠的方式為電改“加碼”。該《意見》提出,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區域禁止新建燃煤自備電廠。裝機明顯冗余或電力用小時數偏低地區,除以熱定電的熱電聯産項目外,原則上不再新(擴)建自備電廠項目。

  三類上市企業料受益

  作為本輪電改的另一大亮點,售電側的開放也引人注目。《關於推進售電側改革的實施意見》提出,向社會資本開放售電業務,多途徑培育售電側市場競爭主體,有利於更多的用戶擁有選擇權,提升售電服務品質。

  售電側改革後,參與競爭的售電主體可分為三類,一是電網企業售電公司;二是社會資本投資增量配電網,擁有配電網運營權的售電公司;三是獨立售電公司,不擁有配電網經營權,不承擔保底供電服務。信達證券能源行業首席分析師曹寅表示,目前我國電力過剩明顯,發電企業參與售電業務可以擴大電力銷量。

  沿著這一邏輯,三類上市企業有望成為本輪電改的受益者。第一類是城投公司,尤其是地方國資委控股的城投公司。圍繞資訊城鎮化、新區建設,未來會出現一批增量的配電網路。第二類是具備配網施工運維能力的電氣裝備公司。第三類是符合條件的社會資本公司建立的售電公司。

  曹寅表示,本輪改革的利好效應可能出現分化。邊際發電成本低、清潔的發電公司將迎來實際利好,而遠離消納區且邊際成本高、排放大、污染重的公司將被淘汰。缺乏電源、配電網、業主資源的售電公司需要努力挖掘核心競爭優勢。由於電力是特殊商品,未來國家對售電業務的監管將尤為重要。

  證券時報

  ?電改“施工圖”發佈 電價市場化可期

  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昨日發佈電力改革“施工圖”——電改核心配套文件,包括輸配電價改革、電力市場建設、電力交易機構組建和規範運作、有序放開發用電計劃、售電側改革、加強和規範燃煤自備電廠監督管理等新電改6個配套文件。

  改革要點包括:單獨核定輸配電價;向社會資本開放售電業務,多途徑培育售電側市場競爭主體;擴大輸配電價改革試點範圍;建立優先購電、優先發電制度;探索在全國建立統一的電力期貨、衍生品市場;在部分地區取消銷售電價和上網電價的政府定價等。

  針對單獨核定輸配電價,《關於推進輸配電價改革的實施意見》明確,按照“准許成本加合理收益”原則,核定電網企業准許總收入和分電壓等級輸配電價。同時,輸配電價改革試點範圍進一步擴大,電改新規表示,在深圳市、內蒙古西部率先開展輸配電價改革試點的基礎上,將安徽、湖北、寧夏、雲南、貴州省(區)列入先期輸配電價改革試點範圍,按准許成本加合理收益原則核定電網企業准許總收入和輸配電價。

  同時,將組建相對獨立的電力交易機構,建立優先購電、優先發電制度。建立相對穩定的中長期交易機制。完善跨省跨區電力交易機制。通過直接交易、電力市場等市場化交易方式逐步放開發用電計劃。同時建立優先購電制度,保障優先購電制度的推行。建立優先發電制度。

  此輪電改售電側放開引發各方關注,也被市場視作本輪電改的最大紅利。《關於推進售電側改革的實施意見》提出,逐步放開售電業務,鼓勵越來越多的市場主體參與售電市場。參與競爭的售電主體可為電網企業的售電公司;社會資本投資增量配電網,擁有配電網運營權的售電公司;獨立的售電公司,不擁有配電網運營權,不承擔保低供電服務。機構普遍預計,售電側市場開放後的總收入將達萬億級別,凈利潤將達千億級別。據華泰證券分析員徐彪測算,目前電網購銷差價在0.2元/千瓦時左右,按2014年5.52萬億千瓦時全社會用電量來測算,總計將有1.1萬億元的購銷差價重新分配。若售電側有10%的收益,則可貢獻超過千億元的利潤蛋糕;若有20%的利潤,則可貢獻2200億元左右的利潤。

  興業證券分析師魯衡軍認為,“新版電改”的核心改革方向在於電價的市場化、售電參與主體的開放、電網壟斷的削弱。電改的結果必然導致電網售電環節利益的重新分配,售電側參與者的市場競爭地位將顯著增強,具有成本優勢和價格優勢的火電公司,以及區域性的小電網上市公司將迎來發展機遇。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