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19年12月14日 星期六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重症乘客被耽擱 南航稱剎車故障

  • 發佈時間:2015-11-24 07:18:28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近日,有乘客發佈《生死間,一個記者有話想對你們説》文章,稱其乘坐南航CZ6101次航班時突發疾病,飛機降落後50分鐘後才打開艙門,航空公司和地面救護人員都未及時施救的遭遇。昨日,南航通過官微對旅客表達歉意,因當天飛機剎車系統出現故障故不能繼續滑行,目前仍在繼續調查。

  網友稱遇急病遭“怠慢”,輾轉多個醫院

  據媒體報道,11月9日,張先生從瀋陽搭乘中國南方航空CZ6101次航班飛往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張先生稱,飛機起飛約5分鐘後,他感到腹部疼痛,隨即向空乘人員反映,空乘人員表示可能是氣壓問題引起,並沒有進行處理。

  之後其腹痛的情況越來越嚴重,空乘人員趕緊幫忙預約了救護車,空乘和急救人員被指為誰該抬患者下飛機發生爭執,患者最後自行勉強下旋梯爬進救護車。最後張先生在8小時後輾轉了首都機場醫院等,才被推送到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經手術,切除了一段壞死的小腸,脫離危險。

  南航登門致歉,稱將查明原因和加強溝通

  對此,中國南方航空稱,已經指派有關領導和部門專程登門看望並致歉,並且,已經啟動了內部調查工作程式,經初步了解,CZ6101航班當天落地滑行至滑行道時,飛機剎車系統出現故障不能繼續滑行,等待拖車拖行至停機位之後開啟艙門,對此,將進一步查明原因。而對“誰抬病患下飛機”發生爭執一事,回應中稱:“對在與救護人員配合中發生的協調問題,我們將認真總結經驗教訓,加強與相關單位的溝通協調,完善相應的工作流程。”

  昨日,張先生通過微博表示,南航相關負責人已登門致歉。

  昨晚,中國民用航空網發佈消息稱,北京首都國際機場急救中心就南航乘客急救服務事宜致歉,表示已致電慰問張先生,並將登門看望。

  對機場救護人員的行為,首都國際機場醫院也稱,由於時間間隔較長,具體的事實經過還在調查當中。

  【提醒】

  在機上突發重疾你該怎麼辦?

  作為一名旅客,在飛機上突發急病,應該怎麼做?首先,你需要立刻報告乘務組人員,詳細説明自己的症狀。

  其次,最了解你身體狀況的永遠是自己,如果你覺得出現了較為嚴重的急症,不要猶豫,請立刻告訴乘務人員你的嚴重程度,通知機長,請機長即刻與塔臺聯繫。

  再次,飛機落地後,你將被轉移到地服手中,由他們協助救護車為您保駕護航。地服服務不同航空公司存在不同標準,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依靠自己或者家人的協助儘快進入救護車內。

  民航空管部門一位管制員告訴新京報記者,“遇急症病人返航”是在民航局安全運行規範下允許的應急措施,而且機組以及地面指揮單位也應該全力保證載著病人的航班就近備降或者返航。

  焦點1

  “50分鐘開艙門”妥當嗎

  南航按規定進行;專家稱可提前跟地面協調

  對於飛機滑行落地後遲遲未開艙門的問題,有航空公司人士表示,“這種情況誰都不願意拖延,但是艙門究竟何時打開,航空公司機組人員需要聽塔臺那邊發出的資訊,這是規定。對於北京首都機場這麼繁忙的機場來説,落地後50分鐘才能開艙門的情況並不奇怪。”

  北京市兩高律師事務所律師葉文波認為,當飛機出現剎車系統故障時,為了保障大部分乘客的安全,聽從塔臺的指揮無可厚非。但是,葉文波也表示,對於患病的乘客,航空公司和機場也應該有所準備。

  “航空公司應該與機場地面人員提前協調,在出現故障時由地面派出舷梯直接偷椒苫停止滑行的地點,讓病人先行離開飛機獲得救治,其他乘客再等待飛機的故障修復。”葉文波表示。

  一家航空公司乘務長介紹,按照他們公司的乘務服務相關規定,因航空公司無法預料的原因導致開艙門晚,乘客如果提出需要提前下飛機,機長可以呼叫地面機場的運控中心,提前引導救護車到指定位置接病人,這點來看,航空公司以及機場是沒有協調好。

   焦點2

  如何轉運機上重症患者

  業內人士稱航空公司地面服務人員應陪同

  在張先生的敘述中,飛機艙門打開後,救護人員和航空公司無人願意送他離機,最後,他自己從機艙爬到地面。

  一家航空公司乘務長介紹,按照他們公司的乘務服務相關規定,乘客在飛機上發生的任何事情,都與航空公司有關,需要航空公司協助處理。

  事件中,乘客提出需要救護車接送,這是合理的要求,南航乘務組也按照乘客要求做到了。飛機落地以後,乘務組也沒有撤離,而是陪著乘客,從這兩點看,機上人員能做的已經符合規範了。

  不過,他也指出,乘客就醫時提出航空公司人員陪同,這點也是合理的,“飛機上的機組人員不需要陪同,但航空公司地面服務人員應予以陪同。這在國內一些航空公司是這樣執行的。”

  中國政法大學航空與空間法研究中心研究員張起淮認為,乘客購買機票後,航空公司就與乘客形成了合同關係,只要不是乘客本身造成的,航空公司都有責任將乘客安全地運送到目的地。但同時,張起淮也認為,對於患病乘客的救治,航空公司和機場都負有責任。“以艙門為界,艙門以裏是航空公司負責,艙門以外由機場負責。”張起淮説。

  “出現無人運送乘客下飛機的事情,一方面是航空公司的責任,因為不能説你找了救護人員你就可以不管。但另一方面,救護人員也有責任,救護病患是你的職責,從人道主義上講,救護人員跟航空公司的空乘人員扯皮,這是很嚴重的失責,根據《侵權責任法》,救護方在法律上也應付相應的責任。”張起淮説。

  《航空知識》副主編王亞南認為,此次事件暴露出運營方和機場保障系統有許多做得不到位的地方。“患病乘客可以通過航空公司的相關渠道進行索賠。”王亞南説。

  焦點3

  場外救援跟進是否及時

  業內人士稱,救援流程“並無不妥之處”,可簡化對接手續

  在此次事件中,後續的救治手續也是一波三折。據當事人張先生反映,機場醫院的救護車進不了市區。張先生依次經歷了首都機場醫院、北大人民醫院。這也一度引發熱議。

  不過,新京報記者從多個業內人士處了解到,機場救護車的確有地域限制,其是挂綠色牌子的場內車,只有場內車才能進機場管制區內,但也只能在機場範圍內運行,如有必要可以通知市內醫院的救護車進行銜接。在暫時無法判明病情的情況下,經歷多個醫院流程並無不妥之處。

  王亞南表示,包括航空公司、機場和緊急救護系統,應急救治措施都需要一個大的改善。

  “機場可能沒法建設一個功能齊備的大型醫院,但如果機組人員和地面進行了良好的溝通,地面就應該對危重患者的情況作出初步的研判。”王亞南認為,機場需要建設一個綠色通道的救護機制,尤其對於這種無家屬陪護的病人,可以安排地面工作人員陪護,救護方也應該對其入院治療的手續作相應的簡化。

  據通報,首都國際機場急救中心正認真調查地面醫療急救服務中的問題,剖析原因,總結教訓。下一步將主動加強與航空承運方的溝通銜接,完善應急救援綠色通道,不斷提升醫療救護服務水準。

   ■ 釋疑

  以下情況者不宜乘坐飛機

  根據相關資訊,這位從瀋陽飛北京的病人被診斷為“腹內疝合併急性腸梗阻”。

  “腹內疝”屬於疝的一種類型,是腹腔內的臟器從腹腔內的孔道或者孔隙脫離原位,被某個地方卡住,可引發臟器嵌頓以及腸梗阻。嚴重的腸梗阻可以造成腸壞死和繼發感染,危重者可導致毒血症、感染性休克,甚至奪人性命。腸梗阻最常見的四大症狀就是:腹痛、嘔吐、腹脹、肛門停止排氣排便。

  在嚴重發作之前,病人以往會有輕微發作。在腸梗阻早期,嘔吐呈反射性,吐出物為食物或胃液,進食或飲水均可引起嘔吐。

  一位醫護專家表示,“根據疾病的特點和進程,這位乘客應該是忽視了身體發出的最初報警信號,這段遭遇本來是可以避免的。”

  此外,相關部門也提示,有以下情況者不宜乘坐飛機。

  1、有糖尿病、高血壓、動脈硬化、靜脈炎病史的老年人。

  2、心肌炎、心肌梗塞病後1月以內,腦血管意外病後2周以內。

  3、預産期在4周以內,或預産期不確定但已知為多胎分娩或預計有分娩並發癥者。

  4、出生7天以內的嬰兒。

  5、嚴重肺結核空洞、肺功能不全的肺心病、先天性肺囊腫。

  6、近期患自發性氣胸的病人或近期做過氣胸造影的神經系統病症的患者。(吳為 郭超)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