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5日 星期一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瀋陽遭遇最重霧霾 應急預案為何“梗阻”?

  • 發佈時間:2015-11-09 07:36:00  來源:新華網  作者:孫仁斌 石慶偉 彭卓  責任編輯:羅伯特

  進入供暖季一週後,遼寧省省會瀋陽市迎來持續的空氣嚴重污染。然而,一級預警發佈數小時後,建築工地卻頂著停工禁令繼續施工、環保局官網癱瘓近2小時、環保局工作人員對啟動一級響應竟不知情……有人提出質疑,面對如此重度霧霾污染,政府應急預案為何“梗阻”?

  瀋陽遭遇今年最嚴重空氣污染 呼吸科病房爆滿

  7日開始,遼寧省除丹東、朝陽、葫蘆島外,其餘11個城市達到重度污染以上。其中,營口、鞍山、瀋陽、盤錦、鐵嶺、遼陽6市達到嚴重污染(AQI超過300),首要污染物為PM2.5

  8日,瀋陽市遭遇六級嚴重霧霾污染,全市PM2.5均值一度達到1155(微克/立方米),局地霧霾指數一度突破1400(微克/立方米)。記者從瀋陽市環保局獲悉,8日上午10時30分,瀋陽市重污染天氣應急指揮部啟動重污染天氣二級(橙色)應急響應,下午3時30分,因霧霾污染進一步加重,應急響應升級為一級。

  記者在瀋陽市內街頭采訪看到,城區被灰白色的煙霾籠罩,能見度不足百米。隨著時間推移,霧霾不斷加重,街頭車輛行駛緩慢,行人則大都佩戴著口罩,行色匆匆。

  在瀋陽市頤中大藥房,記者看到一對夫婦正在選購防霾口罩。售貨員告訴記者,這兩天防霾口罩非常暢銷,“品質好一點的口罩都賣沒了,現在只有普通的醫用口罩。”

  市民李女士説:“出門感覺空氣辣眼睛、嗓子難受,就來買個口罩,但具體該怎麼辦,也不太清楚。”

  遼寧省老年病醫院、遼寧省金秋醫院呼吸內科主任楊沈佳表示,因為瀋陽連續兩天的霧霾鎖城,醫院呼吸科門診、住院病房的病人數都有所增加。“現在醫院呼吸科住院病房病床已經爆滿,過去呼吸科門診就診病人大約佔全體門診量的10%到20%,但這兩天已至少達到35%以上。一些病人雖然沒有去呼吸科就診,但也是因為霧霾原因導致呼吸不足,引發心腦血管疾病。”楊沈佳説。

  主管部門狀況頻出 應急預案“形同虛設”

  8日下午,瀋陽市環保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針對嚴重的空氣污染,瀋陽市已經啟動了相關預警。

  根據瀋陽市政府辦公廳下發的《瀋陽市重污染天氣應急預案(試行)》(以下簡稱預案),瀋陽市重污染天氣應急指揮部成員包括市委宣傳部、教育局、公安局、環保局、建委等多個職能部門。

  然而,在瀋陽市政府、瀋陽市環保局、瀋陽市教育局等單位的官方網站上,記者並沒有看到關於此次霧霾的預警資訊。

  當天下午15時30分許,記者登錄瀋陽市環保局官網查詢環境空氣品質實時數據,卻發現網站已經癱瘓。直到當天下午17時27分,環保局工作人員才通知官網恢復正常。瀋陽市環保局相關負責人表示,他們通過官方微網志“瀋陽環保”及瀋陽本地的電視臺、報紙等發佈了預警。記者發現,在8日15:42分,瀋陽市環保局官方微網志發佈通知,“11月8日15:30,瀋陽市發佈重度污染天氣一級紅色預警。”

  根據預案要求,實施一級應急響應措施時,瀋陽城區內需強制性停止建築、拆除和道路的施工作業。8日晚間19時許,記者卻發現,位於瀋陽三環內的由中建三局集團有限公司負責施工的“招商地産鑽石山廣場”項目工地卻仍然機器轟鳴,6輛大型攪拌車正在作業,從工地內出來的工人告訴記者,他們並沒有接到停工的通知。

  隨後,記者撥打了瀋陽市環保投訴熱線12369反映這一情況,工作人員卻表示,他們只接到了上午啟動重污染天氣二級(橙色)應急響應的通知,對何時啟動了一級應急響應並不知情。記者向其介紹了瀋陽市啟動一級應急響應的情況後,這名工作人員表示會派人到現場處理,但直至晚9時許,這處建築工地仍在作業。

  此外,根據應急預案,當啟動一級應急響應後,應採取的強制性污染減排措施中包括“根據空氣污染程度採取機動車限號行駛措施”,但實際的情況卻是當地並未對機動車進行限號。

  環衛工無防護街頭作業 如何應對重霾市民一頭霧水

  8日夜間,記者在瀋陽市渾南區浦江苑小區門前看到,四名環衛工人正在濃重的霧霾中清掃路面積雪。

  “早晨6點就出來了,趕上今天下雪,晚上還得加班清掃,什麼時候收工得等所裏通知。”52歲的環衛工車師傅告訴記者,雖然也知道今天霧霾很嚴重,但具體嚴重到什麼程度、對身體有何危害、該如何預防他卻並不清楚。“所裏也沒有給配發口罩,我也不知道戴口罩有沒有用,這是工作,耽誤了不行。”

  採訪中,多數市民對如何預防重度霧霾並不了解,還有不少學生家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詢問,明天學校是否停課、孩子可不可以不參加戶外體育活動?被問到是否了解瀋陽市已經啟動了重污染天氣應急響應,多數受訪市民表示並不知情。

  “我也沒關注環保局的微網志,怎麼會知道啟動了應急響應?哪怕給我們發一條提醒的短信也好。”一位市民説。

  遼寧省社會科學院低碳發展研究所所長畢德利認為,針對嚴重的空氣污染,各地都制定了各種應急預案,但從現實的操作中來看,有些預案卻並沒有真正落到實處。“一份預案看起來面面俱到,實際上可操作性怎樣?各個部門之間應該如何聯動?在極端重污染情況下,如果老百姓對相關污染狀況知之甚少,或還是通過口口相傳來了解污染程度、防護措施,那麼這樣的預案就會成為一紙空文。溝通渠道不暢通,各項指令不能真正落實,這樣的‘梗阻’很難真正收到實效。”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孫仁斌、石慶偉、彭卓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