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4日 星期天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農業水價改革 效果到底怎樣

  • 發佈時間:2015-10-23 05:28:49  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現行農業水價普遍標準低、實收率低,農民沒有節水的動力,水費也難以維持灌排工程正常運作。推行農業水價改革,不是簡單提高價格,而是涉及水權分配、價格形成機制、補貼和激勵機制等多方面的綜合改革。農業水價改革的難度雖大,但勢在必行。

  金秋時節,盤點糧食收成的同時,不妨看看農業水價改革試點的成果。改革是否達到了節水增效的目標,又面臨哪些現實的困擾?《經濟日報》記者來到了北京、河北等地尋找答案。

  農業水價標準偏低,農民浪費水的行為難被約束

  在北京市房山區河口村,記者偶遇村民李鳳霞。和她聊起去年的蔬菜收成,農藥、化肥的投入成本,李鳳霞都脫口而出,可當問起交了多少水費時,她卻犯起了迷糊,“澆水要用電,今年以前我們村澆地的水費都按電費核算,一度電7毛錢,我家澆一次地應該在10塊錢左右吧。”李鳳霞説,“對10塊錢沒太多感覺,每次都是往電卡裏充100塊錢,不夠了再充。”

  李鳳霞的情況不是個例。我國的農業水價以成本為基礎確定,供水成本一般由動力費、維修費、人工費、折舊費等構成,但目前絕大多數地方農業水價都低於成本,在很多利用地下水灌溉的地方,水費收取主要是以動力費為主。按照河口村水管員何勝忠的計算,過去灌溉一小時一般耗費7.5度電,只需要繳納5塊多錢,“5塊錢不算啥,有的村民打開灌溉設備,一忙其他事兒,水就忘了關”。

  現行的農業水價標準普遍偏低,水費“不叫事”,農民浪費水的行為很難被約束,更不要説調動主動節水的積極性。

  在我國,農業是第一大用水戶,農業用水佔到總用水量的60%以上,農業用水方式比較粗放,農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數低於0.7至0.8的世界先進水準。農業被視作最應節水,也是最有潛力節水的領域。

  推動農業節水,除了加快工程設施建設,目前最需要的就是創新體制機制,農業水價綜合改革被視作重要突破口。“通過改革,要讓水價更好地反映市場供求和資源稀缺程度,發揮水價在節水中的杠桿作用,激發農民的節水動力。”水利部財務司司長吳文慶表示。

  其實,通過價格杠桿刺激工業節水、城市生活節水的方式已經在很多地方開展,收到了不錯的效果。可一涉及農業水價領域,問題又變得敏感起來。“實行農業‘四補貼’之後,農業生産環節大部分是‘給’,而灌溉用水是收費,一‘給’一‘收’反差比較大。”吳文慶説。一些農民意識不到水的商品屬性,沒有把水費作為必要的農業生産支出來對待,甚至認為灌溉用水不該收費。

  在這種情況下,推行農業水價綜合改革的困難可想而知。為此,國家採取試點先行的辦法,通過試點總結改革經驗。據了解,試點主要圍繞明晰農業水權、健全農業水價形成機制、建立農業用水精準補貼和節水獎勵機制等方面展開。目前,農業水價綜合改革試點工作已完成,為後期在全國範圍內推動農業水價綜合改革奠定了基礎。

  改革核心是把水節下來,不過多增加灌溉成本

  河北省滄州市海興縣高灣鎮東南村村民霍廣雨今年拿到了水權證,這個藍色的小本上印著他家的承包地面積,畝均水權額度,以及二者相乘得出的年度水權額度。

  明晰農業水權,嚴格農業用水總量和定額管理是推進水價改革的基礎。“首先得確權,明晰農業用水戶每年可以享有多少用水總量,明晰了權利以後,才能對超定額用水實行累進加價,對節約部分進行獎勵。”水利部水資源司司長陳明忠説。

  水具有流動的特性,計量困難,因此明晰水權的難度比土地確權的難度還要大。河北省水利廳水資源處處長彭峻嶺介紹,河北省在地下水超採治理的重點地區全面推進水權確權工作。“首先明確一定區域內的農業可分配水量為扣除合理的生活、非農生産、生態環境用水量和預留水量後的剩餘水量,計算出畝均農業可分配水量,各家按照承包地面積,最終確權到戶。”

  “在水權額度內為一檔水費,按照每立方米3毛5分錢收取,超過部分的二檔水費是每立方米6毛4,三檔水費是每立方米8毛4。”霍廣雨説。記者問他額度內的水量能否滿足灌溉需求,他説,“要是按照原來漫灌的方式肯定不夠,但現在基本沒問題。”原來,海興縣一手推行農業用水超定額累進加價,另一手緊抓工程建設,疏通灌溉渠道、鋪設低壓管網,改變落後的灌溉方式。“現在澆地省水、省時、省力。”

  北京市房山區河口村今年也開始推行水權確權和超定額累進加價,並且改變了以電量核算水費的方式,直接以用水量計算,還調整了收費標準。李鳳霞説,她家額度內的水量是80立方米,按每立方米5毛6分錢算,超出部分按每立方米1塊5毛錢算。“如果只用額度內的水,水費也比過去的電費貴了一倍,更別説萬一超額還要加價。”李鳳霞説,這一下讓她對水費變得敏感起來。

  農業水價改革的核心是把水節下來,但又不能過多地增加農戶的灌溉成本,怎麼辦?北京市房山區水務局農田水利與水土保持科科長于佔成説,這需要建立農業用水精準補貼和節水獎勵機制。“一方面把水價提上去,充分發揮價格杠桿的調節作用,另一方面我們財政資金會在年底把額度內節約下來的水量,按照每立方米1塊錢的標準獎勵給農戶。”和房山區試點的辦法類似,河北等地也在探索“一提一補”等機制。通過靈活的方式,實現水價雖提但水費支出總體不增、用水減少但效益增加,調動農民參與和支援改革的積極性。

  鼓勵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成水利工程管護主體

  農業水價普遍標準低、實收率低,除了難以調動農民節水的積極性,還有一個直接的後果:水費難以維持灌排工程的正常運作。

  我國對農業生産高度重視,每年都投入大量資金用於農田水利建設,一面在建,但另一方面,由於維護田間水利設施的人員和資金都不足,一些地方田間水利設施出現了壞損無法使用的情況,影響了農業生産,降低了用水效率。

  農業水價改革後,收取上來的水費如何管理和使用?何勝忠説,資金的流向會告知村民,除向供水單位繳納水費外,剩餘的錢主要用於田間水利設施的日常維護,具體的維護工作由他這樣的水管員負責。

  海興縣張會亭鄉今年初成立了農民用水協會,協會主席高寶河説,協會負責收取用水戶的水費,並負責轄區內灌溉工程的管理維護,管護費用含在水費中。“現在協會統一組織、統籌安排灌溉,改變了過去一家一戶分散灌溉的模式,不僅省水,而且灌溉效率高。”

  落實管護經費,鼓勵農民成立用水合作組織,鼓勵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成為農田水利工程的管護主體,讓工程長久運作,這是水利改革領域探索的又一重要課題。

  農業水價綜合改革試點工作開展以來,各地積累了不少有益經驗,但這項工作要在全國推開,面臨的困難還不小。拿最基本的來説,一些地方連用水的計量裝置都沒有。于佔成説,之所以選擇河口村作為改革試點,計量裝置完善是重要原因,村裏2011年建成了農業用水計量村級管理平臺。他透露,每一眼井的計量監測綜合投入約12000元。顯然,這不是所有地方都能負擔得起的。像海興縣的很多地方,目前還是在一定區域內安裝總表。而在全國有些地方,這樣的條件也不具備。

  不少農民反映,不同土壤類型、不同降雨條件,年度灌溉用水會有很大差別,所以水權額度應該動態調整,但調整幅度以及調整週期等問題都還需要科學考慮。除此以外,目前主要依靠財政資金對農業節水進行補貼和激勵,專家指出,有關部門還需要抓緊研究更多市場化的手段激發節水的動力。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