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1月29日 星期二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別讓“新政”傷了兒科大夫的心

  • 發佈時間:2015-08-06 01:31:09  來源:科技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兒科醫生缺口巨大,已經不是什麼新鮮話題了。

  數據顯示,2010年左右,中國平均每千名兒童只有0.43位兒科醫師來為他們治療,近兩年這個比例下降到每千個兒童只有0.41位。換言之,在全國200多萬執業醫師中,每四個人裏才有一名兒科醫生,然而全國13億多人口中,每四個人裏就有一個是兒童。相對於龐大的人口基數而言,兒科醫生可謂珍稀。

  “金眼科、銀外科、馬馬虎虎婦産科、千萬別幹小兒科……”好像從20多年前開始,醫學界就廣為流傳著這句調侃的話。為什麼這麼多人不願意當兒科醫生?

  工作忙根本不能算是理由,主要是兒科醫生太不好當。兒科是“啞科”,孩子不能交流,風險就很大,醫療糾紛的幾率比其他科室高出許多。加之多數是獨生子女,父母和祖父母們都十分關注,出現暴力傷醫的可能性更大。無論是兒童醫院,還是婦兒中心,經常有因不滿等候時間長,或治療過程留置針意外脫出,家長順手拎起身邊的飲料瓶就砸的事件發生。中華醫師協會統計,兒科暴力傷醫事件,每年以20%的速度在增長。

  最常見的現象是,人手缺乏後,加劇了患者就診的難度。而就診輪候時間過長,就醫時間變短等就醫環境變劣,則讓患者對兒科醫生心生怨言,反過來加劇了醫患關係的矛盾,讓更多醫學生對兒科望而卻步,整個就陷入了死迴圈。

  十幾年來,醫學界經常發出拯救兒科醫生人才危機的呼聲。然而,診療難度大、工作壓力大、醫療暴力高於其他專業、收入與付出失衡、缺乏安全感與尊重等原因,使得逃離兒科,遠離兒科,仍然是近年來很多兒科醫生和臨床醫學生的共同選擇。

  或是為了更加“有效地解決”兒科醫生短缺問題,7月28日,湖南省衛計委醫學考試中心發佈消息,省直考點剛接到《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醫師資格考試委員會關於醫師資格考試短線醫學專業加試專業內容有關事項的通知》,《通知》中指出:為緩解院前急救和兒科崗位專業人員匱乏的現狀,根據崗位實際工作的需要,自2015年起,在醫師資格考試中,對兒科和院前急救崗位從業人員,開展加試相關專業內容的加分考試。

  對於衛計委的這項政策,網友們意見頗多。醫生網友普遍關注的是“加分考試是否為兒科、急救變相降分”。

  有網友一針見血地評論道:湖南為緩解兒科和院前急救人員匱乏,採取加試定向招募,説白了就是兒科和急救沒人願意做,只好變相降分。醫師資格考試原本就基礎還得降分……不想著改進醫療制度、改善工作環境和醫患關係來招募人才,而是降低行業技術門檻,讓原本不合格的人加入,你們都瘋了嗎?

  還有網友指出,兒科缺人已多年,正常人的解決思路無非是提高待遇吸引人才,但討論了這麼久,咱們國家相關管理部門給出的解決方案是什麼?居然是降低兒科醫師的執業門檻!也就是説,本來無法通過全國統一考試的差生,可以通過加試的分數取得兒科的執照!在兒科醫患矛盾異常尖銳的當下,向外界傳遞的信號就是:兒科是劣等醫生!

  儘管兒科醫生短缺,儘管兒科醫生有一肚子的苦水,儘管他們比其他科室的醫生更忙更累……但是他們工作起來絕對沒有絲毫的馬虎。

  2013年,在“我的夢·中國夢”百姓宣講團巡迴宣講現場,“首都十大健康衛士”、北京兒童醫院超聲科主任賈立群的故事感動著無數百姓。一名普通的B超醫生,為實現“不讓一個孩子誤診漏診”的夢想,36年來共接診30多萬名患兒,確診7萬多例疑難病例,挽救2000多個急重症患兒的生命,用高超醫術、廉潔作風和高尚醫德贏得“B超神探”“縫兜大夫”“恒轉陀螺”的美譽。

  筆者認為,等價的付出得到等價的回報,讓兒科醫生的智力成果得到尊重,不要單純以科室的創收能力來評價一個專業的重要性,也不要把科室的經營效益完全與兒科醫生的薪酬待遇相聯繫。改革的最終目的是還兒科醫生以職業尊嚴!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