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4日 星期天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星際穿越——Big Bang !

  • 發佈時間:2015-05-22 00:32:36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呂澎  責任編輯:羅伯特

  “星際穿越——趙旭作品展”近日在北京保利藝術博物館隆重開幕。展覽展出了趙旭近兩年新近創作的抽象藝術作品。在外界的眼中,趙旭是保利拍賣的掌門人,是一個永遠充滿激情,不知疲倦,敢想敢拼的企業家。從“趙畫家”到今天的“趙董”,亦如他對創作的態度,“不安分”的性格總是驅使他樂於嘗試各種新生事物,並逐漸歷練為商場上的敏銳嗅覺。在一波又一波的中國藝術品市場急劇增長之中,如今的趙旭早已是一名成功的藝術商人,但是他年少時代的“畫家夢”卻一直存在。

  最初,幾乎沒有人會想到,中國當代藝術會以這樣瘋狂的速度衝上雲霄。萬事萬物皆有緣起,而趙旭就是緣起。他的藝術就像他的人生那樣,Big Bang,呈現出大爆炸式的增長。對於他個人來説也許僅僅是扇了一扇翅膀,但對於歷史而言,則颳起了一場亞洲季風。

  1988年趙旭畢業于北京實用美術學校後,迅速超越了當時的很多藝術家,在亞洲各處獲得了很多個展機會。在20世紀80年代活躍、充滿激情的理想主義氣氛中,以吳冠中為代表的自由和筆墨形式對他的藝術觀念存在非常深刻的影響。正是從這種自由化的精神基底出發,趙旭推動了這個時代的藝術面貌。1996年,在他不到30歲的時候,受邀在中國美術館舉辦個展,吳冠中先生親臨現場並指導作品。當抽象的中國筆墨被進一步解放時,他找到在形式上更加狂放不羈的趙無極作為範式,趙無極繪畫中的飽滿的力量和神秘主義氣氛深深地吸引著他,這構成了他此後數十年藝術創作的主旋律。

  趙旭總會深入範式的本質,這種對於神秘事物以及大圖景的追索是與生俱來的氣質。形式繪畫所關切的,不僅僅是縱橫恣意的點線面體,而更加在於它背後的宇宙意識。早在1992年趙旭就開始創作具有宏大視野的繪畫。對於人類的視覺而言,宇宙是廣袤的、抽象的、陌生化的外部空間,但同時我們又淫浸于現代科技所構築的宇宙意識中,宏大與微小之間的荒謬感讓我們不斷地重新界定自身與外部世界的尺度,並反思我們的傳統。在《六萬年前的黃山》中,趙旭將文化語境中的黃山放置到脫離文化的時空下進行觀照,使我們重新回到傳統之前,直面真山真水。在另一些作品中,他甚至開始脫離具象的圖像,而是進入到抽象化的象徵宇宙中。

  在這場藝術的大爆炸中,一切都驚人的迭代著,一切都將被深刻地改變。而趙旭的繪畫卻寂然不動,仿佛一切都停留在大爆炸的第一秒鐘。《雲圖》系列是這樣,在印尼海嘯中所激發出《星雲》系列也是這樣,所有的形式都來自於科技觀測所能獲得的關於外部宇宙的圖像,但所有的形式都曾經真真切切地存在於由文明自身所創造的藝術史中,趙旭迫使我們在今天重新看到自身精神內部與外部宇宙之間相互連接的隱喻。那些翻滾的熱浪,輻射和粒子濃湯,吞噬或創造萬有。它們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毫不以人類的自我意志為轉移,但另一方面,它就是人類社會本身的形象。

  從象徵宇宙的角度而言,趙旭對回到大爆炸一秒鐘後的宇宙圖景的創作,活生生地成為今天中國當代藝術世界的鏡子。一切堅固的東西都煙消雲散了,馬克思為一個碎片化的社會世界而歡呼,中國當代藝術也是這樣。一切沉澱在社會底部的藝術形式,一切從傳統割裂而産生的傾向,一切潛在的風格可能性都被激發了,無數新觀念的涌現和新資本的涌入,使趙旭將一切推進到時代的前沿,而他的內心仿佛就像關於這個時代的一面鏡子。遵照達·芬奇的格言,藝術家應當如鏡子一般地表現自然,趙旭的藝術也是這樣一面鏡子,從其中可以看到關於一切的縮影,既包括我們的精神世界,也包括社會世界,最終還包括整個外部宇宙。因此,趙旭坦言自身創作的方式是放棄思考的,訴諸冥想和禪定的。這種創作方式在無形中幫助他摒棄了20世紀80年代藝術家普遍遭遇的理論枷鎖,從過度的理性主義和哲學家化的當代藝術觀念中擺脫出來,更自由地對他的精神體驗進行當下的呈現。

  趙旭曾經花了很多時間從事中國現、當代藝術回流的工作,在這個大歷史迴圈中,中國當代藝術逐漸壯大,並融入了全球的藝術品市場。時過境遷,趙旭重新拿起畫筆時,這場文化的大爆炸仍在迅速地推進中。30年不過彈指一揮間,對於趙旭,對於中國當代藝術而言,這段創作和冒險的生涯都是經典而難忘的。從中國傳統的筆墨形式到中西合璧的抽象藝術,從新水墨到綜合媒介,從亞洲到全球,趙旭從未偏離過他最初的好奇心。也正因為這種執念,趙旭成為了推動中國藝術世界的標誌性人物之一,一顆粒子沸騰了一個宇宙。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