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4月19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三角梅不會褪色

  • 發佈時間:2015-05-17 05:46:29  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有的人,有的時光,就倣若一座老宅,總在煙火深處,內斂,寂美,縱使歲月褪色,她還是深靜如昨

  與同學相約灶兒巷,去看一個一輩子走在詩裏,活在畫中的老人。她是我們的老師,一個一生帶著花氣的女子。

  站在細瘦的巷子深處,回首望去,那時正是我們二八年華,正是所謂打底子夯基礎的季節。在那個以分數量定能力和發展的高中校園裏,我們撞進一個狹小的畫室,遇見的就是她,那個與城市氣質相異的,見了她就懂了生活的文藝女教師。殘酷的高考在即,我們卻被她魅惑了。

  那時她約莫四十來歲,坐在教室的中央,地上散落許多已完和未完的油畫,樸素的一塊一塊,隨意地鋪著,春夏秋冬桃紅梨白,凈壺小盞姝女靜立,應有盡有。那是低年級學生不要的作品,被遺落在地上,坐成柔軟的光陰。無需收拾,似乎很契合她的心意,無序,散章,或珍重或隨性的一筆,都覺得是溫暖的相遇。她説:懂得的人,終會回來收藏。説這話時,她手中正在著色的一幀老宅,竟然只塗黑白兩色,帶著永遠的誘惑和想像。那張畫就一下刻進了我的心,任日月磨蝕從未消退。直至今日,再來到這座老宅的跟前,我一直都在想念著她的神秘與溫婉。

  高考那年春天,她帶我們走進那幀畫裏的老宅。那個老宅所處的巷子叫灶兒,很有人間煙火的意味。那是她家祖傳的宅子,丈夫車禍去世後,她帶著孩子生活在裏面,終生未再改嫁,執守一堆油畫過著簡靜的生活。我們在她的院子裏學習油畫,即景寫實,落花小徑,寂寂蓬門,一落筆,便是一身香。那時,她一襲嫣紅的長袍,一頭垂肩的黑髮,站在我們的身後,若有所思,又像在微微淺睡,墻外塵埃在飛旋沉降,仿佛時間都不在場。那時,對於藝術,我雖還處於懵懂,但在那樣的光陰裏,每日耳濡目染她的美總算開了一點竅。我在她的身邊,欣賞著她,暗地試圖模倣她的舉手投足。我甚至還習得了一些耐心與靜氣,溫柔與慈悲。後來,那段在老宅學畫的經歷,成了我生命中最純潔毫無噪音的美好回憶。

  我們去老宅看她,發覺她已經老了,披肩黑髮不見,銀簪銀髻取而代之,但紅袖依舊神韻。她的畫,依然鑲刻著心靈的感覺,帶給人引誘和啟發。見有人來,她從木椅上緩緩起身。我們一路奔過去準備攙扶,可她卻用淺淺的微笑,委婉地制止了我們的行動。十八年了,她也許早已記不清我們的名字,但我們的眼神還留在她的心底,那是最初關於藝術的印記,從她那兒我們獲得了美與清潔的皈依。

  我們看她畫畫,默默不語,像在守候著什麼。隨著時間和氣溫升高,我略略覺察到老人的疲憊,眼神不好,著色不太均勻,握筆的手也微微顫抖。在縷縷抽走的時光裏,我感到了一個生命,正在分秒之間垂老。知道她心臟不好,卻由著她任性地掩飾,只能在焦急中煎熬。不久,畫終於完成,她回房休息。我們坐在院子裏,撫過木門,仰頭看黛瓦青檐,一枝三角梅正從墻縫裏斜出。

  我不禁感嘆這一隅三角梅,靜對寫生,仿佛還在昨天。一恍十八年過去,花勢竟還如此美好。這五月骨朵,嫣然卓爾,開到荼靡,仍花明色凈,直到夏天褪去熱烈的顏色,她依舊紅,紅到底,紅到涼。她的紅映著幽古的磚瓦、青苔、石板,顯得內斂,如雨後初霽,院銜陽光,乾淨,清麗。她雖颯然地打破陳規,但仍濃藏靜氣,淡養雅趣。她的紅,很靜,只靜在那裏,其中有煙火相依,人聲掩映,她讓時光慢下來,去留由你。

  在我的世界裏,位置永遠為固定的人留著,我所認為的你與我的相宜靜好,你就是我筆下的詩和字,寫了又寫,想了又想,還是喜愛,一段珍重的好人生。

  當年因為一個喜歡穿紅色長袍,走在詩裏,活在畫中的女子,從學生時代,從油畫天空裏,一起好過來的閨蜜,姹紫嫣紅,相宜靜好,使生活變得要鏗鏘有鏗鏘,要溫柔有溫柔。我總是喜歡和這樣的人,走在一起。因為我相信,懂得珍惜的人,必定有瓷的質地,更有宅的長情。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