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2日 星期一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掀開“中國高鐵出海”面紗

  • 發佈時間:2015-01-27 00:30:46  來源:中華工商時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國際市場不是專為中國企業準備的。要想分一杯羹,必須面對國際企業的競爭,包括資源、人才、標準、品牌形象等,還有可能會碰到保護主義。我們一要有充足的國際化人才儲備,二要研發出品質過硬的産品,三要在商業模式創新上不斷探索,四要增強國際化經營能力,與國際接軌。"中國南車首席技術專家丁參參説。

  這是一幅“高鐵同心圓”規劃圖:以中國為圓心,以鐵路線為半徑,從東南亞直抵馬六甲,向南到印度,向西經中亞諸國直達歐洲大陸,向北延伸到俄羅斯……

  這是一列“中國號”高鐵列車:從國家領導人出訪期間不遺餘力“推銷”,到企業層面四處出擊,中國高鐵正加快“走出去”步伐,成為一張閃亮的“中國名片”。

  中國高鐵到底如何海外佈局?最有可能在哪個國家率先突破?“走出去”底氣何在?還有哪些障礙需要突破?揭開高鐵“走出去”這幅面紗,四大焦點一一透視。

  如何全球佈局

  “現在我手上一共有十幾個海外項目在同時跟進,包括寮國、泰國、美國、俄羅斯、匈牙利-塞爾維亞、摩洛哥……同時還在跟蹤印度高鐵項目。”一走進中國鐵路總公司國際合作部主任陳覺民的辦公室,就感受到他的忙碌。

  在他的辦公室,一張中國高鐵“走出去”規劃圖徐徐鋪開:

  亞洲及周邊方面鋪設一條縱貫東南亞,直達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大通道;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與中亞、歐洲聯絡的高鐵橋梁。中泰雙方已就鐵路合作達成協定;寮國鐵路只差“臨門一腳”;與印度簽署政府間合作文件,確定了中印鐵路合作的領域和行動計劃;中巴經濟走廊、孟中印緬經濟走廊正在規劃之中,互聯互通鐵路通道規劃有望成形。

  非洲方面,從西非到東非,中國修築的“鋼鐵長龍”在將非洲多國聯通。2014年,橫貫安哥拉全境的本格拉鐵路全線竣工;尼日利亞連接首都阿布賈至卡杜納鐵路鋪通,沿海鐵路合同簽訂;連接衣索比亞與吉布地鐵路正在鋪軌……

  歐洲方面,中國企業在海外參與修建的第一條時速250公里高鐵——土耳其安卡拉至伊斯坦布爾高速鐵路二期順利通車;中俄高鐵合作已達成初步共識,簽署了合作文件;積極推動中東歐、中吉烏等國鐵路合作項目。

  美洲方面,中國、巴西、秘魯三國已經成立“兩洋鐵路”聯合工作組;美國西部快速鐵路,由鐵總牽頭組成的聯合體正在與美方商談;雖然墨西哥高鐵項目暫被取消,但中國企業仍將參加新一輪競標。

  “高鐵自信”從何而來

  在國際鐵路市場,中國高鐵擁有一份特有的自信,高鐵也成為中國一張令人眼前一亮的“名片”。這份自信從何而來?

  “中國就是世界高鐵博物館。”無論哪個國家的代表團來鐵總訪問洽談,陳覺民都要帶他們去全國鐵路調度指揮中心看一看。一看大螢幕,大家心裏就都有了底。

  俄羅斯代表團來,可以看哈大高寒高鐵;熱帶國家代表團來,可以看海南高鐵;阿拉伯國家代表團來,則有橫穿大漠風沙區的蘭新高鐵;需要穿越山區,可以看鄭西高鐵;如果沿海修建,就看京滬高鐵……

  想要什麼樣的高鐵,中國“總有一款適合你”。

  “中國鐵路裝備最大的優勢,一是性價比高,二是交貨能力強。”中國南車股份有限公司分管海外市場的副總裁徐宗祥説。

  性價比高,並不是“故意低價換市場”。中國企業核心競爭力在於對成本的控制力。中國鐵路的配套産業完整,包括上下游在內的完整産業鏈發達,這是一般國外廠商無法做到的。

  “中國産品交貨及時,工人勞動效率高。同樣一列車,國外製造要18-22個月,我們最多12個月。”徐宗祥説。

  還要邁過幾道坎兒

  有了“金剛鑽”,才能攬上“瓷器活”。但擁有“金剛鑽”的,不單單只有中國。

  根據目前世界各國的高鐵發展規劃,到2020年,世界高鐵總里程將達到5萬公里,由此帶來的直接投資達1.1萬億美元。面對巨大的市場誘惑,日本、德國、法國等國家的老牌高鐵企業都虎視眈眈。

  “高鐵的世界市場前景是很好的,但將預期變為現實還有一段過程,中國企業要有這個耐心。”中鐵第四勘察設計院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蔣再秋説。

  一方面,世界上老牌高鐵企業還不“服氣”,不甘心讓中國企業搶佔這片市場。像印度高鐵項目,鐵四院剛和印度方面洽談後不久,日本交通部門就帶著企業過去。墨西哥高鐵項目,除了中國企業競標團外,還有多家外國企業參與競爭。

  另一方面,世界經濟受金融危機影響,不太“景氣”。一些國家有修建高鐵的意願,但又要面對龐大投資的現實,往往希望中國提供貸款或融資。

  “鐵路建設本身就是長期項目,儘管好處很多,但涉及面廣,週期長,技術含量高,每個環節都複雜。從程式上要進行可行性研究、地質勘探、設計,之後才是施工、交付、運營。另外,鐵路投資大、回收慢,對資本要求高,融資難度大。”陳覺民説。

  “國際市場不是專為中國企業準備的。要想分一杯羹,必須面對國際企業的競爭,包括資源、人才、標準、品牌形象等,還有可能會碰到保護主義。我們一要有充足的國際化人才儲備,二要研發出品質過硬的産品,三要在商業模式創新上不斷探索,四要增強國際化經營能力,與國際接軌。”中國南車首席技術專家丁參參説。

  “高鐵紅利”如何共用

  在國內,高鐵不僅僅是重要的交通基礎設施,而且對促進地區經濟發展、節能環保、提高地區間公共服務均等化、帶動産業鏈延伸等各個方面有重大影響。

  在海外,以高鐵“走出去”為代表的鐵路合作,不止是打造先進便捷的交通設施,更能將鐵路紅利帶向世界各國。

  “如果這條線建的好,價格成本低,運營也好,我們再商量接下來的線路如何合作。趕緊給我們泰國建好,讓我們作為東盟地區交通樞紐跟寮國、柬埔寨聯通。”前不久,來京訪問的泰國總理巴育在體驗京津城際高鐵時説。

  “以尼日利亞沿海鐵路為例,一方面將帶動近40億美元的中國裝備出口。另一方面,可以為尼日利亞提供近5萬個直接就業機會、15萬個間接就業機會,運營期間還可提供2萬-3萬個固定就業崗位。”中國鐵建董事長孟鳳朝説。

  不僅如此,延伸的軌道也許會帶來更大的“蝴蝶效應”。

  西南交通大學高鐵戰略研究中心主任高柏表示,在過去的30多年裏,中國作為世界工廠向國際市場出口了無數産品,但多數停留在低端層次。高鐵作為革命性的交通工具,對中國和世界都將産生深遠影響。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