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3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GDP增幅"逆天" 美國經濟復蘇真相

  • 發佈時間:2015-01-12 07:24: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付碧蓮  責任編輯:羅伯特

  

  5.0%,這樣的GDP增幅對美國而言,幾乎是一種“逆天”姿態。儘管,2014年第三季度美國GDP增幅讓人期待:第四季度能否繼續強勢增長?

  當然,並非所有都是樂觀的預測。一個簡單的質疑就是:既有第一季度-2.9%的慘澹,也有第三季度+5.0%的強勁,如此大起大落,經濟復蘇究竟該如何被定義?

  因此,有人認為,2014年美國經濟復蘇終於步入起飛;也有人説,5.0%的增速只是曇花一現的假像。

  但有關美國經濟到底有沒有復蘇,是一個有現實意義的問題。“走過6年艱難的不斷求索復蘇的道路,2014年的美國經濟究竟是起飛的一年還是依舊蹣跚于路上,的確有著不一般的意義。”一位外資銀行分析人士坦言,“在歐元區始終處於‘半死不活’狀態,同時新興經濟體集體失速的環境下,大家尤為需要美國經濟的強勢復蘇作為強心劑來刺激信心。”

  複雜的第四季度

  美國製造業和服務業的數據已然令各界人士對美國經濟的看法略微顯得“亂如一鍋粥”了

  新年伊始,關於美國經濟的兩份重磅報告再度成為各界窺視美國經濟復蘇真相的線索。美國當地時間1月7日,美聯儲(Fed)公佈了去年12月16日-17日貨幣政策會議的會議紀要。

  有分析此前預計,公開市場委員會可能需要提前開始貨幣政策正常化。因為聯儲官員們認為他們“應該有足夠合理的理由認定通脹率會隨著時間的推移回到2%的水準”。

  這也就意味著美聯儲決策制定者們不認為目前的低通脹率會妨礙短期利率的提升規劃。

  但是,會議紀要也顯示,新的説法可能讓市場將加息預期集中到2015年年中左右的一個狹窄範圍內,從而剝奪了事態的發展可能讓首次加息的時機提前或者是延後的可能性。所謂“新的説法”,即指美聯儲在去年12月17日發佈的決策聲明中稱,加息的時候會“具有耐心”。

  參照此前的決策聲明,會議紀要毫無意外之言。正如高盛集團此前在其報告中所指出那樣,“12月的美聯儲會議紀要,經濟預期概要(SEP)和美聯儲主席新聞發佈會都非常接近我們此前的預期。我們看到紀要聲明和SEP略微偏向鴿派,而新聞發佈會則略微偏向鷹派。”

  第二份事關復蘇真相的報告來自2014年12月9日公佈的12月非農就業報告(ADP),這一報告比美聯儲的會議紀要更直觀。

  1月7日,ADP報告顯示,美國去年12月ADP私人部門新增就業人數24.1萬,大幅超過預期,創下去年6月以來最佳,也是連續第七個月超過20萬,同時去年11月的數值也有上修。這般強勁的ADP令華爾街的交易員們正考慮上修12月9日將出爐的非農數據預期。

  然而,從另一份同非農就業報告密切相關的數據來看,似乎並不理想。北京時間1月6日,金融數據公司Markit發佈的美國去年12月服務業報告顯示,該月服務業的增速創下去年2月以來新低。12月服務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的終值為53.3,略低於12月53.6的初值,明顯低於11月56.2的終值。自去年6月創下61的近期峰值以來,服務業的增長速度開始放慢。尤其是在分項指數中,12月服務業就業指數降至56.0,低於市場預期的56.7。

  對於美國2014年第四季度的經濟究竟能交出一份怎樣的答卷,目前來看各種預測紛亂不已。尤其是在美國商務部公佈第三季度5.0%的GDP增速之後,市場對於美國第四季度經濟的看法分歧開始加大,各種預測值分佈在2.2%-4.2%之間,差距不可謂不大。

  米蘇爾金融控股公司首席經濟學家黛安·斯旺克(Diane Swonk)説:“我期望中的第四季度數字是2.7%到3%之間。也就是説,全年會有3%的增長率。”她強調,“這應該是2005年以來表現最好的一年,我們一直希望有3%的增長,看起來我們能夠得到這個結果。”她也説,這應該會是9年以來首次有3%的第四季度同比增長。

  在美國商務部公佈去年第三季度GDP數據之後,各金融機構基本都上調了對第四季度GDP增幅的預期。但是,隨著各種數據的陸續公佈,大家被5.0%所點燃的激情開始冷卻。Markit首席經濟學家威廉森(Chris Williamson)表示:“美國服務業增長速度已連續6個月下降,PMI調查是GDP數據的良好先行指標,這表明去年四季度美國經濟的增速已放緩。”

  或者,正如ISM調查主席Holcomb所説那般,儘管ISM相關數據的下滑“不足為慮”,但是美國製造業和服務業的數據已然令各界人士對美國經濟的看法略微顯得“亂如一鍋粥”了。

   5.0%是不是偶然

  在去年第三季度出現高點之後,第四季度的GDP增幅的重要性已經超越了第三季度5.0%這一數字。因為一旦下跌,5%就是一個“偶發事件”

  “如果去年第四季度GDP增幅出現大幅下跌。那麼,5.0%這一數字就淪為了美國經濟中的偶發性事件,完全不具有代表性。相反,一旦第四季度的GDP數據能夠延續前一季度的強勁態勢,那麼美國經濟進入強勢復蘇這樣的説法在相當程度上得到了支援。”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孫立堅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而且,第四季度的GDP數據也決定著2014年全年美國經濟的GDP增幅能否越過3.0%這一具有重大意義的“綠線”。那麼,美國經濟在錄得5.0%的11年來最高季度增幅之後,能否在2014年開創近十年來的最高年度增長?

  至少,目前從美聯儲的表態來看,其已經抱定“美國經濟復蘇已站穩腳跟”的堅定信念。1月7日公佈的會議紀要記錄了這樣一段文字:幾名與會官員認為實體經濟最終顯露出的增長勢頭將比預期更強,而另外幾人則認為,能源價格下跌對國內支出的促進作用可能會相當大。

  已經延續長達半年多之久的國際石油價格的暴跌,減少了美國人進口石油和消耗化石能源的支出,這不僅令美國自去年11月份以來的貿易逆差大幅收窄至400億美元,而且美國人節省下來的這部分錢則流向了其他消費領域,進而促進了消費的增長。

  美國去年12月份消費者信心指數攀升至2007年1月份以來的最高水準,零售企業可望實現近3年來的最高假日銷售額。去年“超級星期六”的銷售額(耶誕節前的最後一個星期六)近10年來首次超過“黑色星期五”(感恩節後一天),成為本購物季的最大購物日。數據顯示,“超級星期六”的銷售額總計達到了230億美元,超過了“黑色星期五”的200億美元。美國零售業聯合會(NRF)預計,11月和12月美國零售額增幅將達到4.1%,為2011年以來同期最強勁增幅。

  居民消費支出的增長最大的動力無疑來自於收入的增加。美國勞工部公佈的數據顯示,2014年11月美國失業率已經降至5.8%。美國商務部公佈的數據也顯示,去年11月份美國個人收入及消費開支繼續保持增長勢頭,個人收入環比增長0.4%,高於10月份0.3%的增幅;個人消費開支環比上升0.6%,也高於10月份0.3%的增速,當月美國民眾儲蓄率為4.4%,低於前月的4.6%。

  “失業率的下降以及居民收入的增長的確能夠極大地促進居民消費。但是,去年最後兩個月消費的強勁增長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節日消費的因素。而且,居民消費有一定的滯後性。由於第三季度GDP增長尤為強勁,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民眾的消費意願。那麼,一旦第四季度的經濟數據不理想的話,也會相應地抑制消費意願。”上述外資銀行人士指出。

  在該人士看來,房地産市場的銷售數據也許能更直接地反映出美國經濟復蘇的程度,“如果不是有了穩定的工作與收入,以及有收入增長的預期,美國人也不會輕易買房”。

  美國近期的建築報告顯示,房地産市場並未呈現出蓬勃的發展跡象,房地産危機爆發已經過去了6年,但營建許可和住房開工數還沒有恢復到危機前一半的水準。

  而從銷售來看,全美房地産經濟學人協會表示,去年11月尚未完工的新建房屋預銷售合同季調後同比增長4.1%,環比增長0.8%。該數據為2013年8月以來新高。儘管如此,購房者對於房價的回升和房屋品質抱怨頗多。

  更令人沮喪的是,美國房地産經紀商協會(NAR)日前發佈的報告顯示,去年11月,全美二手房銷量遠不及預期,環比重挫6.1%,經季調的按年率計算總量由10月的526萬套降至493萬套,創下過去6個月以來新低,同時明顯低於市場普遍預期的518萬套。同時,11月待售二手房庫存總計209萬套,按目前的月銷售速度計算相當於5.1個月的銷量,二手房庫存同比增長2.0%。

  美元、美股異常繁榮

  所謂“春江水暖鴨先知”,在對實體經濟的觀察、統計、歸納較為困難且複雜的情況下,金融市場往往能提前感知並反映整體經濟的狀態及潛在趨勢

  2014年12月31日,紐約股市三大股指以全線下挫結束了2014年的最後一個交易日。截至當天收盤,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比前一個交易日跌160.00點,收于17823.07點,跌幅為0.89%;標準普爾500種股票指數跌21.45點,收于2058.90點,跌幅為1.03%;納斯達克綜合指數跌41.39點,收于4736.05點,跌幅為0.87%。

  儘管沒有實現完美收官,但是2014年全年三大股指均實現較大幅度上漲,自2009年3月觸底反彈以來,美股本輪牛市已持續六年。標普500指數年內累計上漲13%;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年內累計漲幅達8.9%;納斯達克綜合指數年內累計漲幅達15%。其中,標普500指數更是在2014年一年內52次刷新歷史最高收盤點位。

  對於2015年的美國股市,多數機構依舊預計美股仍將延續牛市行情,只是漲幅可能會較前兩年有所收窄。美銀美林全球研究部門預計,到2015年底標普500指數將升至2200點。儘管高回報率、低波動率的時代已過去,但美股的長期牛市仍將持續。據路透發佈的最新調查,華爾街分析師對標普500指數2015年年中和年底的平均預期點位分別為2103點和2200點;對道瓊斯工業指數2015年年中和年底的預期點位分別為18500點和18858點。

  如果説,已經連續上漲了6年的美股並不能很好地反映2014年美國經濟復蘇狀態。那麼,2014年美元重回強勢上揚之路的行情,則顯然要比美股來得有説服力的多。

  自金融危機爆發之後,已經連續走熊多年的美元,終於在2014年迎來大牛市。2014年的全球金融市場不可謂不精彩,多個“之最”令人記憶深刻。既有國際油價的跌幅之最,也有俄羅斯盧布的貶值之最,其中也絕缺不了美元指數的漲幅之最。2014年美元兌一籃子主要貨幣上揚12%,漲幅創2005年以來最大,那一年美元大漲將近13%。2014年12月31日,美元指數亞洲匯市盤中報89.95,前一個交易日曾觸及90.33,為2006年4月以來最高水準。

  進入2015年,美元指數強勢依舊。新年第一個交易日,美元指數即上衝突破91整數關口。當前,市場對於美元指數在2015年繼續牛市行情的樂觀情緒高漲。“年內美元指數站上100點整數關口不是夢”,這樣的預期正在流行。

  “美元指數重回強勢,既有美國經濟基本面好轉的支援,同樣也是出於與其他經濟體進行比較的相對優勢。2014年,歐元區依舊深陷泥潭而難以自拔,甚至在年末出現危機重現的狀況,經濟基本談不上復蘇。與此同時,儘管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積極推行‘安倍經濟學’,但是對於促進日本經濟增長效果並不明顯。”孫立堅指出,“顯然,美國經濟復蘇的態勢在發達國家經濟體中是‘一枝獨秀’,這自然會刺激美元指數出現強勢反彈。”

  不過,在孫立堅看來,美元指數在2014年出現如此大牛行情,更大的支撐因素來源於美聯儲對貨幣政策的調整。“美聯儲決定結束量化寬鬆政策,以及即將結束已經維持多年的零利率政策,極大地催化了市場對美元指數上漲的期待。”

   加息時機難定

  美聯儲在加息時間表上的諱莫如深,令市場在疑慮美國經濟復蘇的程度是否已經足以承受加息帶來的衝擊

  美國經濟究竟復蘇到何種程度了?對於這樣的問題,幾乎沒人能給出一個準確的定論,也不敢給出定論。而美聯儲則是惟一能下定義,且不得不作出定義的一員,儘管它從來不在文字上作出明確表述。然而,美聯儲的一舉一動就足夠反映出其對美國經濟的看法及判定。外界對美聯儲的每一份聲明、紀要以及美聯儲主席的言論,恨不得將每個單詞的字母掰開來進行解讀。

  只是,美聯儲在加息時間表上的諱莫如深,令市場在疑慮美聯儲是否已經做好加息準備的同時,進而也開始疑慮美國經濟復蘇的程度是否已經足以承受加息帶來的衝擊?

  “其實,從去年美聯儲正式宣佈結束量化寬鬆政策,到去年最後一次貨幣政策會議後表述‘將啟動貨幣政策正常化’這接連的舉措來看,美聯儲對於美國經濟形勢的基本判斷是比較明確的,那就是美國經濟在復蘇道路已經站穩腳跟。”上述外資銀行人士表示。

  2014年10月30日,美聯儲發佈聲明稱,目前判斷,自引入現有資産購買計劃以來,美國就業市場前景已經取得了重大改善。並決定在本月終止其資産購買計劃。這意味著已實施兩年的美國第三輪量化寬鬆政策在經歷10個月的逐步縮減後終告結束。美聯儲的QE時代正式謝幕。

  2014年12月17日,美聯儲在結束2014年最後一次貨幣政策會議後發佈的聲明中對措辭進行微調,由“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將短期利率維持在超低水準”改為在貨幣政策正常化的啟動問題上“保持耐心”。也由此引發市場對於美聯儲究竟何時啟動加息的諸多猜測。

  如果説,過去幾年來,失業率這一數據是美聯儲決定貨幣政策最重要的參考指標的話;那麼,現在通脹率則已然取而代之。“雖然,美聯儲的會議紀要顯示,全球通縮威脅、石油行業債券違約憂慮以及油企裁員人數激增,並不足以逆轉美國經濟的整體強勢。但是,美聯儲官員們對通脹的困惑及不確定性也是明擺著的。”上述外資銀行人士指出。

  剛剛公佈的這份美聯儲會議紀要與此前美聯儲發佈的聲明相比,並沒有什麼新意。然而,值得關注的是,美聯儲極少見地對其他國家央行的決策發表了意見。會議紀要顯示,部分美聯儲官員認為,海外經濟動蕩對美國經濟構成巨大風險。顯然,海外經濟增長減緩,以及全球油價大幅下跌可能對美國經濟造成的影響,正令美聯儲官員們困惑著。

  傑富瑞集團經濟學家Ward McCarthy、Thomas Simons在一份報告中寫道,美聯儲官員似乎對政策路徑“含糊其辭”,“這種不明確反映出一個可理解的事實,即決策人士在目前這個時點並不知道未來將採取什麼行動,也不知道何時採取行動……對通脹的困惑和不確定性似乎是主要原因”。

   2015年觸碰3.0%?

  美聯儲官員們正在等一個更為明確的信號:即海外市場的動蕩態勢以及國際油價的持續下滑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力

  目前,關於美聯儲究竟將於何時加息的各種預測,可以説是五花八門,各機構也是各持己見。有説很可能在年中正式啟動加息;也有機構認為不排除提前至3月份或者4月份加息的可能性;同樣,“加息很可能將被推遲至下半年”的説法也不少。

  彭博經濟學家Carl Riccadonna、Josh Wright撰文稱,面對通脹下降壓力,美聯儲年中加息的決心很脆弱,決策人士仍在糾結于通脹率低下的隱含意味及其對2015年開始取消政策寬鬆的潛在影響。

  海外市場的動蕩態勢以及國際油價的持續下滑對美國經濟到底有何影響力?美聯儲需要就此來判定啟動加息的時機。然而,一旦加息的“靴子”落地,那麼是否就意味著,美聯儲對2014年及2015年美國經濟復蘇態勢及趨勢已有了明確判斷?

  當前,金融機構普遍預測,美國2014年全年的GDP增速為2.6%左右,將錄得過去9年來的最好成績。而對於2015年,機構普遍認為,GDP的表現將好于2014年。三菱東京日聯銀行預計,美國2015年GDP增速會較2014年擴大0.4個百分點,至增長3.0%。

  美國全國商業經濟協會近期進行的調查顯示,經濟學家預計2015年美國經濟增速將達到3.1%,這將是自2005年以來美國年度經濟增速首次突破3%。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此前也預計2015年美國經濟將增長3.1%。美聯儲則相對保守,預計2015年美國經濟增速為2.6%至3.0%,但也將是本輪金融危機以來美國經濟表現最好的一年。

  只是,支援美國經濟在2015年繼續加速增長的動力又有哪些呢?

  美國前財長、哈佛經濟學教授薩默斯給出的答案是:隨著美聯儲逐步撤銷貨幣寬鬆的經濟刺激措施,美國經濟的下一個發動機可能是出口本國礦石燃料。“美國可能將因大量出口石油成為又一個沙特。”在1月3日召開的非營利學界組織美國經濟學會(AEA)年會上,他説,“未來十年,美國有機會成為沙特過去二三十年那樣的能源大國。允許國産石油出口帶來的影響會使美國國內汽油價格下跌,不會讓它們上漲。”

  美國能源部下屬能源情報署(EIA)上月初公佈數據顯示,到2013年底,美國原油和伴生凝析油探明儲量增至365億桶。這是該數據連續第五年增長,也是自1975年以來首次超過360億桶。這表明,美國石油産量能在較長時期內維持在較高水準。自2008年以來,美國石油産量已增長了大約80%。

  然而,在油價暴跌的時代,石油輸出國並沒有石油進口國來得幸福。德克薩斯州、路易斯安那州、俄克拉荷馬州、阿拉斯加州以及北達科他州等美國産油區都很擔心,石油收入減少會嚴重打擊州財政。根據路透獲得的監管文件,位於美國休斯頓的能源公司Excelerate Energy推進的年産800萬噸LNG出口項目暫被擱置,成為油價暴跌以來的第一個犧牲品,該項目原計劃在2018年開始出口。石油價格大跌,威脅到美國LNG出口項目的效益。

  顯然,靠出口石油提振經濟對2015年的美國來説,還為時尚早。

  “2015年,美國經濟復蘇的最大動力來自於,就業增長、收入增長以及油價下跌所刺激起來的國內消費。”孫立堅表示,“美國經濟依靠的是國內市場,出口占美國國內生産總值還不到15%,因此海外市場的疲弱是一大風險但不足以逆轉美國經濟復蘇的大勢,只要其國內消費能夠起來,那麼復蘇加速就很有望。”

  當然,美聯儲啟動加息、美元進一步走強和海外經濟增長放緩帶來的不確定性,這些因素或將削弱美國2015年經濟復蘇的力度。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