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3日 星期六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我的前任是極品:企業家版

  • 發佈時間:2014-12-26 09:33: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林默  責任編輯:羅伯特

  王健林在香港敲鐘,卻被宋衛平搶了頭條。

  綠城昨日宣佈引入新的戰略投資方,宋衛平捎帶著又補了一刀,將此前與孫宏斌的合作定義為“野合”。

  惡魔看著也是醉了,好像電視劇裏的中年女人,指天畫地地哀嚎一句“我當年瞎了眼,才嫁給你”。

  原來不管罩上多麼高大上的馬甲,只要提起極品前任,自己也分分鐘化身極品。

   NO1 宋衛平:那只是一次野合

  綠城閃婚閃離,閃離又閃婚。

  剛剛與孫宏斌達成了分手協議的綠城,于12月23日召開新聞發佈會,宣佈引入戰略投資方中交集團。

  5月23日,綠城與融創召開了聯姻新聞發佈會。7個月後,同樣的城市,同樣的布景,同樣的23日,宋衛平的臺詞卻變了。

  5月23日的新聞發佈會上,宋衛平撂下過一句指責政府過度干預樓市的狠話,説“這不是讓我們去死嗎?”。

  發佈會後,他以“天下本一家,有德者掌之”歸之於孫宏斌。

  12月23日的發佈會後,宋衛平將兩次合作做了一個對比,説綠城與融創中國的合作是“野合”,而此次與中交集團的合作則是在政府部門,在省委省政府領導的關心下進行的,是心悅誠服的。”

  真是個屁股決定腦袋的時代啊!

  不管怎麼説,無論孫宏斌做了什麼有悖于宋衛平情懷的事,讓宋奮起撕逼。在塵埃落定後,請保持對對方起碼的尊重,因為尊重的不僅是對方的顏面,更是自己的情懷。

  NO2吳長江:閻焱天理難容

  按照雷士照明創始人吳長江的講述,自己與雷士所有的多舛都源於投資人閻焱——閻焱以“post-money”的概念調戲過財務知識匱乏的吳長江,從他手中揩油拿走了雷士照明近10%的股權;在與高盛的對賭協議中,閻焱僅求獨善其身;閻焱不遵守雙方約定,對雷士的業務指手畫。

  總之,it‘s all YanYan's fault!

  眼下,吳長江已被刑拘。幾個月前惡魔見到他時,他正深陷與王冬雷的糾葛,也正是這份糾葛引來了他今日的牢獄之災。

  在那樣的危局中,閻焱依然是讓吳長江最激動的話題“閻焱這個人太可惡了,一定要把他趕出去。閻焱從雷士賺到了很多黑錢,我幫他賺到了十幾倍的投資溢價,但他依然不知足,到處搞事,他想把將公司做的這麼好的創始人趕走,這簡直天地難容”。

  NO3孔丹:你有信仰沒有?

  這是一段深入人心的野史傳説。

  2013年初,胡德華在《炎黃春秋》雜誌社一次會議上發言,講述北京四中校友聚會的激辯,指兩位同學由於立場不同而掀起罵戰。A稱:“你他媽還是共産黨員不是了,你還有信仰沒有了。”B則反駁,“那你有信仰沒有啊,你把你的老婆孩子全放到美國去,那你有信仰嗎?”A臉上挂不住了,直接爆粗:“我X你媽的……。”

  有獨立評論員陳子明附注,稱A方是原中信集團董事長孔丹,B方則是前招商局董事長秦曉

  關於秦曉,最為筋道的一段評論是“從高干家庭出身的'紅衛兵’到央企管理者,從堅持政府主導下的市場經濟理念,到徹底成為自由市場經濟的信徒,秦曉告別烏托邦,走了一條與他的高幹同學迥異的反思之路。”

  當然,反思這東西,也不一定是對的。

  必須要聲明的是,孔丹事後堅決否認自己罵過那樣的“粗口”,但坦陳那天在校友聚會上,確實發生了爭論。

  NO4 黃光裕:背信棄義、魚死網破

  當年甚囂塵上的陳黃之爭,輿論一邊兒倒的壓向了陳曉

  黃光裕指責陳曉“背信棄義”,願與之魚死網破。兩句臺詞牢牢抓住了看客的心。

  對他人道德上的指責,往往是成本最低廉、又可收穫最多認同感的利器。

  何況人人都有英雄主義情結,在創始人與職業經理人之爭中,誰是落難的英雄?這個先入為主的角色當然歸屬黃光裕。

  換一個角度,陳曉與貝恩想做的,也不過是改變國美的家族治理模式。

  至於陳曉辜負了黃光裕的信任?

  黃光裕早年,也是通過兇狠的價格戰,將陳曉折磨到幾近崩潰,才完成了對永樂的收購。

  這倆人,也不過是彼此的極品前任而已!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