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9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老司機教你安全文明出行

  • 發佈時間:2014-12-10 03:34:35  來源:大眾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 本報記者 王浩奇 張譽耀

  12月2日是第三個全國交通安全日,今年的主題是“抵制七類違法,安全文明出行”(七類違法即:超速、超載、酒駕、毒駕、闖紅燈、佔用應急車道、不禮讓斑馬線)。養成良好的駕駛習慣是避免交通安全事故發生的關鍵。記者採訪了長途客車、公交車、小轎車等多位經驗豐富的老司機,多年經歷沉澱下來的好習慣已經根深蒂固,希望他們的經驗能讓更多人遵守交通規則,抵制七類違法。其實道理很簡單,做法也很簡單,但是堅持20年、30年很不容易,每一項都做好就更不簡單。

  公交司機——

  起步前等3秒

  關門前等3秒

  徐偉是濟寧城區25路公交車的線路班長,今年已有30年的公交車駕齡。在城區跑公交車有別於在其他道路環境中駕駛其他車輛,首先乘客的結構非常複雜,包括老弱病殘孕,要保證乘客在車廂內的安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城區25路公交車經過濟寧八中、濟寧七中、安居小學、安居中學等學校,每逢放學經過這些站點,學生特別集中,徐偉説,學生的特點是看到公交車來了,就會蜂擁著跑出公交車站“迎接”。遇到這種情況,徐偉就會提前在學生涌上來的位置停下,避免學生隨車跑動,發生交通事故。

  “起步前等3秒,關車門前等3秒”,這是徐偉總結出來的開公交車的經驗。有一次公交車進站,一位老年人夾著柺棍下車,從攝像頭中看著人已經下去了,正想關門,卻看到老人柺棍的一頭還在車裏面。“幸虧有等3秒鐘的習慣,否則萬一夾住柺棍就很可能出現交通事故。”徐偉説。

  徐偉上班時間是8小時,其中運作時間佔近7小時。這樣日復一日,相同的工作重復了30年,“説不煩那是不可能的。”徐偉坦言,但是“寧等3分,不搶一秒”,多年來,他也練就了常人難以企及的耐心。

  堵車是在城區駕駛公交車難以避免的事情。堵車時,車上的每個人都很著急,在這樣的壓力下能依然保持心平氣和確實很不容易。

  你讓我,我讓你,讓著讓著讓到一塊去了,也許每個人都在道路上遇到這樣的事情。人與人之間還無所謂,要是人與車或車與車之間這樣的話,那很可能會難逃一場事故。25路公交車經過的蘇果超市、人民醫院、太東大市場等地有多處沒有安裝信號燈的斑馬線,這種地方很容易發生“互讓”現象。“我都是主動停下來,向行人、車輛擺手示意,讓他們先過去,我再前行。”徐偉説,變被動為主動,這種避讓方法讓他屢試不爽。

  “不知道怎麼回事,公交車越開越膽小。”這是近年來發生在徐偉身上最大的變化。“就拿倒車來説吧,年輕的時候,挂上檔就開始倒,現在卻習慣首先摸清周圍的的環境再挂檔。”徐偉坦言,這樣有時確實很耽誤時間,但是讓人很安心。“彼此讓一讓,心情都舒暢”,以前為了節省時間,經常壓著信號燈的點穿過去,現在寧肯多等一會,這樣做心情會更加舒暢。

  長途車司機——

  人有問題不上車

  車有問題不上路

  馬新國現在是來往于濟寧—濟南之間的長途客運司機,今年已有20多年的駕齡,是山東省交通系統勞動模範。“人有問題不上車,車有問題不上路”,正是因為秉持這樣的原則,馬新國上個月共隨了10多份親戚、朋友的禮,但沒有一次到現場吃喜酒。“我擔心到了現場就會被勸酒,這樣很有可能影響第二天一早開車。”馬新國説,一車人的安危都係在他一個人身上,他的一舉一動都會考慮會不會影響大家。

  不同於在城區駕駛公交車,相對來説,雨雪霧等惡劣天氣對長途車會有更大的影響。去年春節前夕,馬新國和同事張清搭檔跑濟寧—青島線,有一天下大雪,高速路都封了,本來7:30發車被合班到8:00多才出發。雖然是在下道行駛,但為了保證乘客安全,他們行駛的速度非常慢。快到莒縣時,為了等待路上積雪融化,他們只能選擇在附近一處加油站等待,一等等了3個多小時。

  開長途車千萬不能存有僥倖心理,一旦出現問題將追悔莫及。這一點讓馬新國的同事陳中華深有感觸,有一次在返回濟寧的路上,為了等大霧散去,他等了1個多小時,“雖然最後遲到了,但心裏卻無比踏實。”

  過硬的心理素質是一位優秀駕駛員的必備的條件。大車上路相對來説,比較笨重,為此大車在路上也會“受很多氣”。“有一次,一輛奧迪從我後面亮著燈違規超車,超過去以後還伸出手,大拇指向下衝著我,然後一溜煙跑了。”馬新國説,“受氣”的現象多了,遇到這種情況絕對不能生氣,否則帶著情緒開車會使一車人的安全受到威脅。

  類似的經歷已經讓像馬新國這樣的老司機們“刀槍不入”。馬新國的同事苗士軍説: “次數多了也早就習慣了,有時候別人提著我的名罵我,我都覺不出來,覺得那名字不是我的。”

  公車司機——

  寧願讓人誤會

  也不能超速超載

  崔先生是濟寧某公司的公車司機,領導都換了3任了,但是他開的車沒變,他自己也很受歷任領導欣賞,一直堅守在崗位上。與城區公交司機、長途客運司機有所不同,崔先生面臨的問題就是經常被領導催著走,有時候非常著急。

  今年夏天有一次陪領導去濟南參加一個重要會議,開會時間是下午2:30,可他們上午忙完單位上的事從濟寧出發時已經接近11:00了。於是,他們連午飯也沒來得及吃就著急往省城趕。恰逢那段時間,單位上忙著創先進,崔先生頭一天晚上陪領導加班到深夜11點多,加上第二天早上起得早,所以開車的精神狀態欠佳。

  在高速路上走了一個多小時,崔先生的困意上來了,可眼看著濟南的會馬上就要開始了,後邊坐著的領導不斷催他加快速度,他不知如何是好。又強忍著走了幾公里,崔先生走了個神,回過神來頓時感到非常後怕:汽車行駛速度快,幾秒鐘的時間就有可能發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終於,崔先生不但沒有加速,反而徑直把車開進了附近的服務區補了會覺。雖然最後晚到了一些時間,但也得到了領導的理解。

  為單位開車,最慎重的時間段就是中午和晚上,因為人在這兩個時間段最容易犯困。對於司機來説,這顯得尤為重要,因為這時候車上其他人都睡著了,沒人説話,更沒人和他聊天,安靜的環境也很容易讓司機發睏。崔先生説,這種情況下,他經常喝紅牛或者掐自己一下,實在困得不行了就索性停下車來休息幾分鐘。

  去年暑期快結束的時候,單位的5名工作人員要去各縣市區搞調研,雖然車裏也能塞下5個人,但是這屬於超載行為,被崔先生一口否決了。“鄉村裏又不像城裏那麼多交警,怕什麼怕。”雖然同事們很多怨言,但崔先生向大家講清了道理,還是沒同意超載。最終5個人不得不選擇城際公交出行。

  “拒絕別人不一定是壞事,開車決不能心存任何僥倖硬來。”崔先生説,這是對坐車人負責。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