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0日 星期四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我國宏觀稅負到底高不高

  • 發佈時間:2014-08-31 03:34:34  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在前期“我國上半年宏觀稅負達到44%”余波未平之時,又有“聲音”表示,我國每人平均宏觀稅負高達6338元,北京、上海、天津更是“名列前茅”,分別為20347.8元、19192.8元和17993.5元。有網友吐槽,按照這個標準自己的生活簡直是“一個饅頭半個稅”。

  到底是測算不夠準確,還是我國宏觀稅負確實處於高位?

  宏觀稅負是指政府收入佔GDP的比重。而相關媒體上計算“每人平均宏觀稅負”時則是用政府收入直接除以人數,並不符合“宏觀稅負”概念的本意,是一種語詞上的誤用。同時,性質不同的企業和個人的稅負水準也應該分別計算,把二者混淆起來算出每人平均值並無實際價值。

  我國政府收入由四部分組成,包括公共財政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和社會保險基金收入。上半年主要經濟數據顯示,全國公共財政收入7.46萬億元,政府性基金收入2.6萬億元,社會保險基金收入1.7萬億元。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體量最小,約為500億元。據了解,上半年宏觀稅負達到44%,就是將上半年這四塊收入相加,再除以上半年初步核算為26.9萬億元的GDP數值得出的。

  這種演算法存在兩個不合理之處。第一,我國政府收入的四大塊之間存在交叉重復,並不能簡單相加。“社會保險基金收入分兩部分,保費收入和財政補助收入。後者是從公共財政預算中調入的。因而,相加的時候,應該把財政預算調入的這部分剔除,否則就是重復計算。”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副所長白景明接受《經濟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第二,國際上宏觀稅負通常以一年為時間段計算,44%的測算是半年數據,存在計算方法上的問題。“就稅收而言,月度之間還存在不均衡的現象。而且上半年GDP只是初步核算數,下半年還需修訂,還可能出現GDP上半年少、下半年多的情況。因而截取半年數據計算宏觀稅負,結果不準確,甚至會南轅北轍。”白景明説。為了驗證這種演算法是否靠譜,有的學者利用此測算方法,根據2014年預算數據計算下半年宏觀稅負,得出下半年宏觀稅負約為31.6%。這就是説,不採取任何措施的情況下,下半年宏觀稅負還大幅下降,這顯然是不科學的。

  國際上普遍的宏觀稅負是怎麼計算的?我國與之相比是否存在差異?據了解,國際上存在兩種統計口徑,一種是“窄口徑”,即國家稅收收入與GDP的比;一種是“寬口徑”,即包括稅收收入和非稅收入在內的政府全部收入與GDP的比。“一般而言,國際上都使用寬口徑。其他國家也會有行政事業性收費、捐贈收入、國有資本收益等非稅收入。”白景明説。對於宏觀稅負,我國也使用寬口徑,與國際通用計算口徑是一致的,都包括稅收收入和非稅收入。不同之處在於,我國的非稅部分“項目”與其他國家不太一致。比如,政府性基金中的土地出讓收入。

  我國的宏觀稅負到底是多少?根據2014年財政預算數據,將4大賬本相加,然後剔除社會保險基金收入中財政補助的8000多億元,剩下的政府收入約為21萬億元。GDP根據2013年56.8萬億元、今年7.5%的增速得出61萬億元。政府收入除以測算的GDP數值,得出宏觀稅負在35%左右。按照寬口徑演算法,法國接近44%,丹麥、瑞典、挪威都在40%左右,日本也達到38%左右的水準。白景明表示,就科學測算而言,目前我國的宏觀稅負在國際上來説處於中等水準。

  “宏觀稅負一定要和百姓福利聯繫起來,要從公共服務需要角度理性看待。”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院長高培勇説。社會上高度重視稅負問題,除了關心稅收是否合理公平的同時,還重視稅收收入是否有效轉化為公共服務、社會福利、民生支出等。因而,判斷宏觀稅負是否合理,還應該聯繫財政支出的情況通盤分析,看是否存在建設性支出、行政成本支出過高而福利支出不足的問題。

  專家表示,未來我國宏觀稅負的變化會受到三方面因素的影響。第一,稅收制度。目前,我國正在加快財稅改革進程,通過優化稅收結構、降低行政事業收費等非稅收入,來完善政府收入制度,這將促進宏觀稅負處於合理區間。第二,經濟形勢。隨著宏觀經濟形勢好轉,可能稅收會增長,但GDP更會上升,因此有助於宏觀稅負保持穩定性。第三,稅收徵管手段。記者近日獲悉,今年10月1日起,我國4000多個縣級基層稅務部門實現徵管的統一標準,自下而上促進稅收徵管的科學化,這也將有助於保持宏觀稅負的穩定。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