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1月27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部分培訓中心“做樣子”應付整頓

  • 發佈時間:2014-08-20 01:00:16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葉前 周強   責任編輯:羅伯特

  本應是職工教育培訓的課堂,卻淪為海濱和景點接待基地;本應簡樸、節儉,但茅臺、中華等高檔煙酒卻充斥其間。《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在多地採訪發現,一些地方黨政機關、事業單位和國企依山傍水集中建起各式豪華培訓中心,已異化成公款休閒娛樂的“掩體”和自收自支的“小金庫”,並且消費種類花樣翻新、名目繁多。

  儘管國家早已出臺有關培訓中心與所屬單位脫鉤的規定,中央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領導小組不久前也印發通知,要求把清理整頓培訓中心納入整改範圍。然而,記者發現,培訓中心轉制整頓並不徹底,有的成了“半拉子”,有的不過“做做樣子”。

  “天價”煙酒充斥

  一塊寫著“本基地為內部培訓中心,未經許可,謝絕入內”的告示牌豎立在“引航培訓基地”入口處。在該基地的酒水單上,53°茅臺酒、53°貴州習酒、95年長城幹紅、軒尼詩X O、藍帶、馬爹利、軟中華、芙蓉王、A級鐵觀音等高檔煙酒茶一樣不落。

  位於大鵬新區的溪涌被稱為深圳最美海岸線之一。作為深圳市交委下屬單位深圳港務管理局的培訓中心,“引航培訓基地”便位於這裡。官方資料顯示,該基地建成于2005年,耗資100萬元,有房間18個,會議室3個,“本意是作為全國交通系統引航員深圳培訓基地”。

  《經濟參考報》記者實地查看發現,這個培訓基地雖然佔地面積不大,但位置極佳,後院可直通海灘。此外,除前廳有一個可容納50多人吃飯的公共餐廳外,後院還有一間“面朝大海”的獨立小餐廳。記者曾兩次來到該基地,工作人員均表示,這裡不對外營業,只負責員工內部培訓。

  幾經週折,記者拿到了該基地的客人入住資訊和酒水清單。“領料單”上的物品頗為高端,譬如,一份日期為2011年11月27日的清單顯示,兩瓶茅臺2500元、兩瓶習酒7900元、兩支軒尼詩2200元、一條軟中華650元、5瓶劍南春1750元、兩支人頭馬vsop580元、一支卡柏尼幹紅118元。

  “國內住客登記表”則顯示,從今年6月1日至6月21日,住客住店、離店日期均在週末兩天,“住宿原因”一欄則標明“旅遊”。在一份名為“易水兵”的住客單上,“備註”一欄還寫有“龍崗交通局”。

  深圳市引航培訓基地服務有限公司負責人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該基地實行公司化運營,與市場化招待所沒太大區別,“有昂貴的酒水並不奇怪”。因為該基地極少承擔培訓業務,一年接待培訓不到10場,絕大多數時間是接待社會上的散客,客人多時要用餐。

  然而,記者查閱從2011年11月至2012年10月的登記表發現,入住該基地的客人在住宿原因一欄均標注為“公務”,不見散客的蹤影。對此,深圳市交委7月24日通過郵件回復稱,“主要是基地前臺服務員對住客資訊登記不規範所致”。

  “強勢部門”主管

  《經濟參考報》記者走訪廣東、北京、安徽等地培訓中心發現,這些打著“培訓”旗號的會所,擁有和主管單位多為直屬型、“強勢”國家機關和壟斷性國有企事業單位。

  記者在安徽黃山、九華山等地了解到,由一些國家機關、科研機構,以及電力、石油、民航等央企設立的掛牌“培訓中心”的酒店有40多家。在位於京津走廊的天津市武清區和深圳東部海邊的大鵬灣等地,海關總署分別設有教育培訓基地。審計署在煙臺設有培訓基地。在各類培訓中心扎堆的深圳東部海邊,國稅、法院、港務等被認為是“強勢部門”的機關以及國有商業銀行等設有各自的培訓中心或教育培訓基地。

  在這些培訓中心裏,吃喝玩樂一網打盡,消費畸高。在位於昌平區朝鳳庵北路的北京市某幹部培訓中心,記者詢問2小時2000元的K T V項目能否算進培訓經費發票裏時,經理告訴記者沒問題,保齡球、游泳桑拿、棋牌室的消費也都可以。在同樣位於昌平的五星級的中石化會議中心,其官網上的價目表有點“嚇人”:行政套房為每天4800元,單人標準間為每天1180元,6人的小型K T V為兩小時1480元。

  事實上,娛樂功能齊備的培訓中心並未主要用於培訓。《經濟參考報》記者6月底走訪位於深圳大梅沙的一家國有銀行培訓中心發現,該中心的4間培訓教室沒有一間在上課。培訓中心負責人説,他們的培訓主要安排在週末。然而,記者發現,即使是在培訓最集中的暑期,該中心入住率也低於50%。一張顯示為“6、7月份”的《培訓中心預訂閱覽表》顯示,6月29日至7月28日,只有14天有預訂,其中10天需要使用會議室。

  上述國有銀行深圳分行的辦公室主任坦承,該培訓中心40%的業務是承接培訓,60%用於團隊文化建設,員工可憑券來此度假,“攜家人前往公司也沒有發文禁止”。

  這些培訓中心佔地環境優越,多為景區和海濱。在百度地圖搜索引擎上搜尋“培訓中心”,會發現在沿海地區和風景名勝地區集中遍佈著密密麻麻的“紅標”。記者發現,培訓中心大多位於大城市郊區的度假村、森林公園,如北京昌平,又或者國內聞名的、擁有美麗海岸線和海景的海灣地帶,如青島、煙臺、深圳和三亞等地,還有的直接“躲進”風景名勝區,如黃山等。在部分地區培訓中心被曝光後,網路輿論認為“這是搶佔公共資源,把本應屬於全體民眾享有的好山好水變成‘私家後花園’”。

  記者採訪到的培訓中心多只接待內部員工,“沒有領導打招呼,外人禁入”。在深圳小梅沙海灘度假區,一家國有銀行深圳分行的培訓中心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內部員工也須持蓋有“培訓中心專用章”的療養券才能入住,外人一概不接待。此外,不少銀行的培訓中心都聲稱是獨立法人但也不對外營業。

  每年5至10月期間,海灘常吸引著深圳市民來此休閒度假,週末及節假日更是一床難求。曾被培訓中心“拒之門外”的深圳市民許鵬説:“人氣這麼旺,打開門就可以做生意,這些培訓中心為啥寧可閒置也不願意對外營業?”

  轉制陽奉陰違

  國家早已出臺有關培訓中心與所屬單位脫鉤的規定,加上十八大以來八項規定“利劍高懸”,一些部門和國有企事業單位單位也都宣稱對旗下培訓中心進行了轉制整頓,然而,記者調查發現,有的轉制整頓是“半拉子”、“做做樣子”,不徹底。

  一些培訓中心由某家機關和國有企事業單位“一家之私”變身為多家兄弟單位“集體之私”。

  在深圳,一些培訓中心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早已轉制,劃歸國資委”,由此而理直氣壯。中山大學政務學院副院長岳經綸表示,在狠剎培訓中心歪風過程中,要警惕一些部門和地方以全系統,全省、全市之用為名,從“左手轉到右手”。

  有的培訓中心名義上轉企,實際上仍存隱秘“內部關係”。

  深圳曾多次推行事業單位轉企改革。最近的一次是2006年,全市124家事業單位轉企改制,其中就包括深圳市宣傳幹部培訓中心、深圳市地方稅務局培訓中心和深圳市法官培訓中心等培訓中心。然而,有16家轉企單位由市國資委暫委託原主管部門管理,其中就包括深圳市法官培訓中心。這就不難理解為何有的培訓中心即使和原單位脫鉤,仍然和原單位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即便轉企業並交給國資委,記者走訪時發現,來這些培訓中心的仍然是“與其有歷史關係的單位為主”。

  還有的以單位合作之名共建共用。一些機關選擇與國有企業乃至民企合作,從而共用培訓中心。

  就在今年7月,上海市徐匯消防支隊與上海郵政培訓中心簽訂共建協議。某中直機構駐粵單位的辦公室主任告訴記者,沒有自家培訓中心的單位多是與有合作關係的企業達成協定,在需要時共用。

  整頓不容例外

  專家建議,當務之急是摸清底數,集中清理整頓,使之與所屬單位徹底脫鉤,或轉作他用或集中拍賣;並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把政府及國有企事業單位的培訓交給市場,從根本上杜絕培訓中心裏的不正之風。

  近日中央紀委監察部召開的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糾正“四風”工作座談會明確,將把黨政領導幹部借培訓中心奢侈浪費納入重點查處之列。接受採訪的反腐研究專家建議,此番狠剎培訓中心歪風,必須全面摸清家底,集中清理,不留死角。

  首先,要作好摸底、甄別、篩選,將已有培訓中心集體轉作他用或進行拍賣。過去轉制不徹底的教訓在於,沒有劃定紅線,不留死角。中紀委已開通專門針對培訓中心舉報,各級紀委應同時開通,形成對培訓中心的高壓態勢。上海財經大學教授蔣洪説,清理這些“培訓中心”可能會遇到巨大阻力,這些既得利益部門可能會拋出剝離後會導致原來的職工就業困難、從市場上找培訓場地成本更高等理由來作為藉口,因此中央一定要下定決心,不容有例外。記者了解到,有的地方在試點將培訓中心轉作養老機構。“在養老床位嚴重不足的情況下,這不失為在不增加財政負擔的同時可以短時間做大增量的一種辦法,值得推廣。”岳經綸説。

  其次,把政府和國有企事業單位的培訓交給市場,用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選擇場地和服務,同時各級黨校、大專院校也可作為培訓基地。

  再者,明確領導責任,對頂風作案和陽奉陰違、拖延不改的予以嚴懲。“不追究領導責任,培訓中心歪風就很難得到根治。”廣東省社科院研究員丁力説。

  從根本上講,還需要財政、審計等部門加大公務經費監督力度,並進一步提高財政公開力度和詳細度,從資金使用上杜絕此類培訓中心的出現、砍掉培訓費用的虛高、剷除“名不副實”的各類娛樂項目。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