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0日 星期四

財經 > 財智 > 經理人 > 正文

字號:  

王健林:做體育非心血來潮 我們不是別人眼中土豪

  • 發佈時間:2016-01-04 16:04:47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王斌

  一週前的12月28日,萬達體育迎來了里程碑意義的一天:萬達體育控股有限公司(簡稱“萬達體育”)全球總部正式落戶廣州。

  萬達從2015年初正式佈局體育。1月我們以4500萬歐元收購足球俱樂部馬德里競技隊(簡稱“馬競”)20%股份;2月牽頭並購全球著名體育媒體製作及轉播公司盈方體育傳媒集團100%的股權;緊隨其後收購美國世界鐵人公司(WTC)……年末全球總部的設立是萬達體育過去一年內各種並購和佈局的一個階段性升級,它不是終點,相反會是一個新的開始。

  從萬達涉足體育開始,我在不少場合就被很多人問到萬達作為一個商業地産公司為什麼要做體育。尤其46號文出臺後,很多體育版權被拍出天價,有人把萬達也歸入了這類土豪並購陣列。

  萬達並購體育産業絕不是心血來潮,我們也不是別人口中的中國土豪,什麼都買。萬達一貫並購都是只買自己業務、戰略需要拓展領域的相關資産,同理我們做體育産業並購也遵循這一基本邏輯,我們並購的體育業務將很快在中國落地。

  萬達體育會在2017年基本成型。在未來幾個月內,我們很可能還會宣佈一兩筆重大的收購項目,接下來我們還會著手舉辦一系列體育賽事,這些在春節前後都會陸續公佈出來。屆時體育産業在萬達整個業務體系中的重要價值和作用會逐漸顯現出來,外界也逐漸會看清楚我們收購這些公司的價值,會看清楚萬達要幹什麼。

   體育是一個朝陽産業

  先談談我理解的體育。什麼是體育産業?靠社會投資、自己能養活自己,甚至能賺錢的是體育産業。與此相應,體育事業則是靠政府投錢才能活下去。在過去很多年,體育在中國幾乎沒有産業,只有事業。

  萬達進入體育領域後,很多人建議我去搞足球俱樂部,搞籃球俱樂部,似乎只有搞個運動俱樂部才叫體育産業,這是非常膚淺的認識。根據我這麼久對於體育的研究和理解,我傾向於把它劃分成三個端:A端、B端和C端。

  A端就是體育産業中的國際性組織,既包括重大綜合賽事的國際組織,也包括單項賽事的國際組織。企業想擁有A端是非常困難的,目前全球數百個體育組織中,除了極少數是家族控制外,基本都是非盈利組織,如國際足聯、國際奧會。嚴格意義上講,這些組織也是公司,他們賣轉播權,有收入,賬上存款數十億美金甚至更高。

  體育産業B端就是代理這些體育産業組織或品牌賽事轉播權、行銷權的公司。比如我們收購的盈方就是一個B端公司。冬奧會有七大單項冰雪賽事組織,包括冰球、滑雪、滑冰等,這些單項組織的版權和行銷權全部由盈方獨家代理,但是它自己很少組織賽事運營。

  體育産業C端是具體的單個體育比賽或者單個體育俱樂部。體育産業中B端和A端才是真正的高端。

  接下來,我們再看看目前中國體育的現狀。中國體育産業可以説是一個嬰兒,還處在萌芽啟蒙期。

  按照政府部門公佈的資訊,2014年中國體育及相關産業收入不到3000億元人民幣。請注意,“體育和相關産業”這個表述是指把運動服裝、運動鞋都算作體育産業。但是按照國際慣例,只有體育賽事、體育經紀、體育傳媒這些內容才是真正的體育産業。所以如果按這個標準,中國體育産業規模最多也就1500億人民幣。

  美國體育産業在過去十年間在以數倍于GDP倍數的速度在擴張。2014年美國3億人口,體育産業收入達到5000億美元,相當於3萬多億人民幣。道理很容易理解,因為人類需求必然從生存性需求升級到享受性需求,就是説有錢有閒了,你就會自然而然地來玩體育、玩文化。

  中國體育産業目前雖然非常弱小,但國家已經出臺了宏偉的規劃。根據去年10月發佈的46號文(即《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産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到2025年中國體育産業收入要達到5萬億元,相當於8000億美元,就是説2025年中國要成為世界第一體育産業大國,目前全國已有13個省區公佈了促進體育産業發展的地方政策。

  基於以上種種,我相信中國體育産業接下來將實現跨越式發展。中國電影行業已連續六年實現環比35%的增長,創造了世界電影史的奇跡,相比之下體育産業更有價值,因為它不僅像文化産業一樣提供精神層面的享受,還提供身體健康,把娛樂和健康結合在一起。

  此外,和科技、製造、電子商務等行業相比,體育産業還有一個非常大的優勢,就是賽事越老越值錢,品牌越久越值錢。凡是在國際上非常知名的體育賽事,無不是經營了幾十年、甚至上百年,而且不管科技如何發達,都不會輕易消亡或變化。中國體育産業是有巨大發展空間的,這會是一個前途非常看好的朝陽産業。

   萬達的並購邏輯

  2015年初,萬達以4500萬歐元收購馬競20%股份,並獲得俱樂部董事會席位。這是萬達第一筆在體育領域的正式投資。

  馬競理論上是屬於我前面講到的體育産業鏈的C端。投資馬競是一個偶然,馬競的董事長和CEO是我的朋友,他們説希望有一個來自中國的股東,而且給萬達的是友情價。馬競是世界前五的俱樂部,4000萬美元給了我20%股份,估值才2億美元。這個價格真的是太便宜了,馬競真的要估值,怎麼都得5億美元。

  如果説投資馬競是友情幫忙,那麼之後我們拿下盈方就是有備而來。盈方是全球第二大體育市場行銷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體育媒體製作及轉播公司之一,這家公司所擁有的版權涵蓋25個體育項目,在足球和冬季運動領域全球排名第一。最重要的是,盈方不但代理冬奧會所有的七個體育大項,還掌握了冬奧會轉播權。

  西方很多體育公司都是家族控制的,盈方也是這樣。當時情況是盈方創始人去世了,這個公司股權有出售的可能,輾轉知道這個事情後我第一直覺就是這絕對是很好的一個機會。整個過程其實很不容易,因為你得一個一個家族去談判,你需要讓他他知道賣給你的好處是什麼,需要告訴對方也可以共用最終增值的財富,才能説服他們把這個項目同意賣給我們。

  購買盈方過程中,我自己也在不斷地了解體育産業,對於這一領域的認識和興趣也在不斷深入。正是因為買了盈方,才撬動了萬達對於體育領域的整個神經,我們覺得自己有可能在體育産業有所作為。

  再往下走我們又買了WTC。WTC是世界最大的鐵人三項賽事運營者和最著名鐵人三項賽事品牌擁有者,佔全球長距離鐵人三項運動份額的91%。除了是賽事品牌擁有者,WTC還是賽事經營者,在全球每年運營250多項賽事。

  鐵人的管理層本來是不想賣的,本身它是一個有著三十六七年曆史的老品牌,現金流非常穩定,它的業務模式是每年提前銷售第二年的比賽項目,也就是説在網上把錢全部交齊,才能獲得比賽資格。所以這個公司一直有凈利潤,幾乎沒有任何負債因素和財務風險。

  所幸的是我們之前買了盈方,盈方的CEO和鐵人CEO是哥們兒,他就給鐵人講萬達的好處,最後比較幸運地促成了這筆交易。鐵人買的也是恰如其時,現在中國正在進入跑步社會,每年全國有20多場跑步比賽。

  鐵人是我非常喜歡的那種體育公司,它自己擁有賽事品牌同時又運營賽事,這個好處可大了,永遠是你的,它跑不了。從這一點講它甚至比盈方還有優勢,盈方雖然也是B端,代理七個冰雪聯合會轉播權,這些東西確實也是不愁賣的,但是這個B端有一個問題,它不是賽事的終極擁有者,每隔若干年還要再談一次,有可能到時候人家不給你。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萬達投資體育的邏輯是瞄準産業上游的稀缺資源,買有智慧財産權的公司。這也是目前我們目前體育投資的最重要的原則之一。

  除了盈方和鐵人,我未來的目標就是不斷把世界上具有品牌影響力的賽事囊入萬達名下,而且這個賽事必須可以在中國複製,明年萬達至少還有兩個大的並購。

  一直以來,全球體育産業上游這個蛋糕,基本是被歐美公司瓜分的。中國體育産業非常弱小,在國際體育産業中基本沒有話語權。因為你是後來者、遲到者,實際上是吃不到肉的,只能喝點稀湯。

  舉個例子,中國現在很多人打網球,國內幾大城市舉辦了大的國際網球賽事,個別賽事給出的獎金比國際著名的五大網球公開賽還高,但這些賽事經營得非常吃力,每年邀請明星參賽非常困難,很難掙錢,什麼原因?因為五大網球賽事形成了利益集團,國際網聯受他們影響,不會再發展第六大賽事。

  而萬達正在做和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盡可能去收購國際體育産業的B端公司,從而逐漸擴大中國在世界體育領域的話語權。

  比如盈方代理了冬奧會七大單項組織的行銷權和版權,這對我們舉辦2022年冬奧會就有一定影響。再舉一個直觀的例子,今年FIFA開年會,我被安排坐在第一排最中間,我身後第二排才是各大洲的足聯主席,因為盈方是FIFA的主要合作夥伴。如果不是買了盈方,我們不可能在國際足聯、國際奧會開會,然後還能獲得對方的重視。

   體育對於萬達的價值

  鐵人現在的市盈率不高,全球體育産業中目前海外體育公司一般50倍、60倍的市盈率是正常水準,如果在中國我覺得這個市盈率起碼是100倍以上,因為體育是比娛樂還要更高PE的一個行業;我們並購的盈方當時每年也有超過10%的增長,這在歐美成熟市場已經屬於相當不易。

  所以這些公司,就算不在中國做賽事我們也是賺錢的。但是我覺得這些還不夠,我的一個明確要求就是,並購的體育公司業務必須能在中國落地。我們希望通過並購為中國帶來具有影響力的重大賽事,這也是萬達收購這些公司的目的。

  過去幾個月中,全國有十幾個城市主動找我們聯繫表示想一起搞鐵人三項的相關賽事。因為還沒正式簽約,我這方面還不能透露太多,但可以講的是,2016年中國至少在三到四個城市,會有規範的有影響力的鐵人三項賽事推出。參賽者大都是外國優秀運動員,世界排名前幾的都會來。我們還會推出在中國,甚至亞洲具有代表型的兩到三項重大賽事。

  我們2016年初步計劃至少是推三個城市,穩步往前走。鐵人三項在美國有200多場賽事,澳大利亞是20多場,在台灣每年都有10多場賽事,那麼這麼大的中國市場發展10年,我覺得每年做到100個賽事沒有問題的。而前幾年馬拉松的狂熱為我們奠定了基礎,我相信這個運動會很快推動起來。

  再一個就是盈方。未來三個月之內我們會公佈在中國2016年將舉辦兩個重大賽事,這個賽事是中國乃至亞洲都最大的。如果沒有買盈方,我們是不可能獲得國際體育組織對於這個事情的批准的。這兩個事情宣佈以後,大家就會看到我們當初買盈方的真正價值,以及它未來在中國的增長空間有多大。

  比如我們接下來就會在長白山舉辦世界級的滑雪挑戰賽,這個事已經過國際雪聯的批准。這會是一個正式的全球性賽事,從2017年起,每年冬天一二月份舉辦。盈方本身也具備這個能力,因為冬奧項目總共包括的七個大項都歸屬於國際冰球聯合會、國際滑雪聯合會等七個國際體育協會,而盈方全部代理了這七個協會。

  從建國以來到現在,中國還沒有舉辦過世界性的滑雪比賽,我們將會是第一次。2022年冬奧會花落中國,則將充當一個巨大的催化劑。

  雖然目前還有一系列東西沒有獲得有關批准,但2016年萬達體育肯定會有幾項至少在中國稱得上惟一性的賽事,這樣我們的體育産業就豐滿了,並購的海外體育資産會繼續運轉。盈方體育代理七個全球冰雪項目聯合會的業務,以及代理國際足聯亞太區轉播權都會繼續做,與此同時在中國會新增很多業務。

  萬達體育對於萬達集團的真正價值是什麼?我可以這麼解釋:萬達的企業棋盤是建立在當下消費升級的大背景下,無論體育、旅遊娛樂、商場消費、還是金融,這些都是最後萬達控制人流的最有價值的手段,萬達的城市綜合體每年所涵蓋的消費者已經超過兩個億,萬達要做的事情就是如何把現有消費群的消費能力轉化為公司的産品和服務。

  所以,表面上看我是在買體育産業,其實從深層次來看,我們是想通過體育産業把旅遊等相關産業做得更大。比如2016年我們會落地中國兩個重大國際賽事,那麼這個賽事很有可能只有我們自己的旅遊公司才有權利去運營,我們的旅遊網站才有權利去賣票。

  拿前面談到的滑雪賽事舉例。運營這樣一個獨一無二的重大賽事,我們就可以給自己的旅遊公司設計一款産品。現在我們的長白山度假區項目就已經一票難求,有人最近打電話給我,讓我幫忙訂春節的五個房間,我説這麼早急什麼,沒想到“十一”的時候,春節前後兩周長白山都已經訂光了。也就是説本來這個地方就很火,如果每年一二月份,來一個世界級的比賽,那肯定更火了。你要想去看比賽,OK,那只能通過我們的旅行社。

  再比如我們在中國舉辦一個世界級的足球賽,請世界級的國家隊來比賽,這種比賽好處是拉的時間長,五六個隊伍,人來了就要在這裡呆一週,這就是很好的旅遊産品。如果未來把旅遊和體育捆綁發展會很有前途。

  其實很多東西發展到最後都是內在要把這個商業生態做的更大,總而言之我的出發點和最終目的都是要讓我們這個商業生態圈互相支撐的點越來越多。我們之所以投資體育,就是因為它在我的生態系統裏,跟我們的業務有相關性。

  萬達還會有一系列體育賽事,會在春節前後公佈出來,到時大家才會真正看清楚我們收購這些公司的價值,才會看清楚我們在幹什麼。萬達體育會在2017年基本成型。

體育 詳細

漲幅榜 更多

排名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
1 艾比森 16.78 8.05%
2 雷曼股份 8.14 4.90%
3 樂視網 4.95 3.99%
4 當代明誠 16.89 3.37%
5 新 華 都 10.51 2.74%

跌幅榜 更多

排名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
1 三夫戶外 19.57 -4.49%
2 金陵體育 37.87 -2.17%
3 蘭生股份 13.22 -1.56%
4 星輝娛樂 5.81 -1.52%
5 嘉麟傑 4.56 -1.51%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