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8日 星期二

財經 > 財智 > 研究者 > 正文

字號:  

李稻葵:2016年上半年將是中國經濟最困難時期

  • 發佈時間:2016-01-04 15:47:58  來源:中國青年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王斌

  2015年年末,有這樣一群“大佬”依舊還在工作中。

  上海市浙江商會年會暨“聚焦十三五·中國民營經濟創新發展”高峰論壇選擇在2015年的最後時刻舉行,上海市浙江商會會長、上海復星高科技(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郭廣昌、上海市浙江商會輪值會長、萬豐奧特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陳愛蓮、上海市浙江商會名譽會長、浙商總會會長、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中國民生銀行(9.640, 0.21, 2.23%)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洪崎,泰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東升,以及上海市浙江商會名譽會長、杉杉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鄭永剛和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周成建等都作為對話嘉賓出席。

  來看看這些“大佬”們在年末都説了什麼?

  上海市浙江商會名譽會長、浙商總會會長、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

  商場如戰場,戰場上活著的人,是成功的,企業也一樣。戰場上,商場上年底還能站在那兒聽講座,還能交流,還能發獎金、工資,那就是不錯。做企業的第一要素就是不死,跟戰士一樣,上戰場的第一要素,有時候不是為了贏,而是活著。

  2015年最後一天,我們都沒倒下,這是非常值得慶賀的!

  我們每年都把未來的一年想得非常艱難。儘管我知道,第二年肯定有很多人做得比我們好,未必我們公司能做得更好,我們公司可能會有很多不可預期的困難出現,看清楚未來的災難,仍舊為之,這才是真正的樂觀。

  在經濟好的時候賺錢的企業家,不能稱之為真正的企業家。股市是牛市的時候,街上買菜的老太太都能賺錢,你不能把自己稱之為投資者,只能稱之為炒股者。經濟不好,你才是優秀的企業。好企業,基本上經歷過幾個悲慘的經歷,或者是自己的原因,或者是經濟的原因造成的。所以我覺得,在危機關頭,能熬過去的企業才有“抗體”。

  大家今天講得最多的就是創新,中國這個時代也是千年不遇。幾千年來有哪個國家、哪個時代真正消滅貧困?但是我們這代人正在努力實現。網際網路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技術革命,我們是否能把握、掌握?

  作為一個優秀的企業,我們要理解這個時代,要讀懂這個國家,我們企業家只有真正了解自己有什麼、要什麼、放棄什麼,你的企業才會走得久。我們的知識越多,越知道自己要什麼,但是缺乏智慧,因為智慧告訴你什麼我們是不要的。

  這也是一個真正的商業變革的時代,商業變革,每個人對機會的判斷是不一樣的。有的人把這個機會看作機會;災難,有人把災難看成機會;有人把好好的機會做成了災難;而很多人又把災難做成機會。其實機會在沒有形成機會的時候,才是真正的機會。

  企業家的職責是創新,創新的主角是企業家。企業家是社會發展過程中的科學家,企業家是稀缺資源,我們可以培養職業經理人,但是不可能培養企業家。所以這一點希望大家記住,我們企業家就是野生動物,我們就是“原生態”。我們對很多問題的反思和思考,是跟別人不一樣的,所以我們對創新的理解,也是不一樣的,創新不是講故事。如果你覺得靠概念可以成功,那麼你最後得到的,還是一個概念,如果你覺得講故事能成功,最後你剩下的,只是一個故事而已。

  大家要記住,創新是逼出來的,沒有人是在順利的情況下可以做好創新。創新是要付出巨大代價的,企業家是個狀態,創新是有個時間的。

  創新也是有巨大風險的。傳統銀行機構在風險處理上比我們網際網路創新要做得好。其實我們看問題的角度不一樣,傳統金融可能做的風險是把“防彈衣”做得越來越厚,越來越好,而我們的創新是讓“殺手”根本不可能靠攏你。

  我們現在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中國的企業開始學會了埋怨。其實真正的企業家,是不埋怨的,做成功的人,永遠在檢查自己的問題。

  都説我們浙商的鼻子很靈,哪兒有商機,哪兒就有浙商。所以,浙商今後不僅要擅長于發現需求,我們還要創造需求;不僅要善於追趕需求,我們要引領需求;我們不僅僅要找到外在的需求,更要發掘內在的需求。

  杉杉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鄭永剛:

  創新是企業家選擇的生活方式。企業家一生必須是創新的,你的全過程都是創新的,只是説你喜新不厭舊還是喜新厭舊的問題。比如説,中國的經濟發展,這個過程就是一個創新的過程,改革開放初期就是做加工業,製造業,房地産,現在到了資本的時代,這個時候企業家適不適應這樣的一個時代?如果你要不適應這個時代,那你就會被淘汰。

  企業轉型升級,關鍵就是創新。很簡單,這是規律性的東西。腐敗分子不抓,是不可能的;不創新,企業升級轉型是不可能的。所以我還能坐在這兒,從1985年做廠長,還能坐在這兒,那我肯定一生都是創新的。這是一個證明,就是説你創不創新,你會不會被淘汰,大浪淘沙,核心就是創新。而創新,是全方位的,有時候是産品創新,有時候是技術創新。現在是模式創新。模式都不創新,還能幹什麼?還幹傳統行業,還做鋼鐵、水泥,那就死了。不可以再做的事情,就絕對不可以再做。該做的事情,比如資本市場開始對創新性科技企業三板也好、戰略新興板也好,大家開始做了,你就做這個創新,做這個産業。

  1997年的時候,服裝行業我還是中國老大,那個時候我想這肯定不行,這麼低門檻的産業,國門一打開,你可能嗎?你的模式又不能創新,你不可能做成日本的優衣庫,也不可能做成世界頂尖的奢侈品。這個時候你就要思考,到底做什麼?

  所以我就去做鋰電池材料。我們2014年的生産能力就1.5萬噸,就做了全世界的10%。而且20萬噸的生産能力已經投産了,全世界才15萬噸。但這是一個幾何式發展的産業,如果你不抓住,還是按照每年計劃的15%的速度,20%的速度,那是不行的。該創新的時候,模式要創新。

  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弗裏曼經濟學講席教授、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

  中國經濟2016年的首要調整便來自於經濟增速的下滑,而2016年上半年將是中國經濟最困難的時期。不過在2016年下半年,中國經濟或許能迎來一個U形的回升。

  原因有三方面:一是“二孩”政策開始逐步顯現進一步拉動消費的作用。我做過粗略的計算,第一批享受二胎政策的這批家庭,應該是年齡稍微高一點,接近生育期後半期的家庭,這部分家庭對二胎消費的強度應該高於平均的二胎的能力。比較靠譜的估計是多生出來200萬~250萬嬰兒,通過消費系數,各種測算,大概能夠拉動0.2%的GDP。但是這個恐怕要到2016年下半年才開始發力。

  第二,房地産去庫存的能力,尤其三四線城市,應該説開始止跌,就是房地産投資開發的速度開始止跌。目前很低,投資開發速度只有2%左右,而且目前為止基本還是逐月往下走。到2016年年中大概止跌,房地産投資開發速度開始往上走。並且2015年5月開始,房地産銷量和價格已經開始上行。

  第三,固定資産基礎性投資項目,最近一年以來有所放緩,大量投資項目積壓在各個部委,由於各種原因還沒有落實。所以到2016年上半年,應該開始有所恢復。這也是國家目前的著力點,把已經規劃、資金到位的項目要貫徹下去。

  這三件事,導致我們經濟在2016年下半年有一定的回升。但是這個趨勢,恐怕還難以變成一個長期的趨勢,可能我們還要做一到兩年比較艱苦的思想準備,經濟還在出現一定的下行,因為整個結構正在深刻調整。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