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7日 星期三

財經 > 新聞 > 熱點追蹤 > 正文

字號:  

國際金價持續下跌至四年新低 "央媽"出手囤金

  • 發佈時間:2014-11-17 07:53:00  來源:中國證券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曹慧敏

  今年下半年以來,國際金價持續下挫,目前已跌至四年新低。去年刷新購金記錄的中國大媽,並未再度瘋狂抄底,而是捂金待漲。

  當前,在美元升值背景下,被稱為“烏鴉嘴”的國際投行幾乎一致看空黃金市場,狂呼國際金價“沒有底線”。而背後,印度、美國等國“大媽”卻步“中國大媽”後塵瘋狂吸金,俄羅斯、哈薩克等國“央媽”也大肆進行囤金。如今,已經跌破國際平均成本的金價,真的沒有底線了嗎?即將進行的瑞士“黃金公投”能拯救金價嗎?

  “大媽”捂金待漲

  盯著天天漲的A股,宇文玲卻只能守著家裏的五根金條。在北京剛剛工作兩年的宇文玲,在去年金價暴跌時把十幾萬元儲蓄全用在了投資金條上。

  回想起來,宇文玲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去年4月份金價甫一暴跌,就陪著長輩去菜百買金銀首飾,當時長輩們也非常支援,説“金價漲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下跌有機會”,在金店服務員的分析指導下,一口氣買下了五根100克投資金條。

  “之前也沒了解過黃金市場,只是覺得很划算,然後想著金價很快就會漲起來。”宇文玲説,投資黃金前自己也買一些銀行理財産品,收益不高但也比較穩定,去年買金條的時候,還覺得是撿了便宜,但計算下來,投資金條已經虧了差不多30%,現在賣也不是,只能拿著捂著等金價漲起來。

  宇文玲説,現在來看,其實買點金銀首飾是很划算的,把錢都拿去投資金條有點盲目。

  王雨軒是宇文玲的同事,也和宇文玲有同樣購金經歷。王雨軒告訴本報記者,自己起先投資銀行“賬戶金”(也稱紙黃金),但由於其交易成本過高最終選擇在金價大跌時購入數根投資金條,但現在發現實物黃金投資也有弊端,不可以雙向交易,即只能做多而不能做空。

  稀有的黃金以良好的流通功能和避險屬性備受“大媽”歡迎。2012年之前的十年,是黃金的“黃金十年”,國際金價一路狂飆至每盎司2000美元附近,以至於人們習慣認為黃金“只漲不跌”。

  通常在黃金價格下滑時,“愛撿便宜”的中國買家會蜂擁而入,從而令金價止住跌勢。2013年上半年,國際金價一反常態暴跌近27%,中國大媽出手搶購黃金,完勝華爾街資本大鱷一戰成名,《華爾街日報(部落格,微網志)》甚至專門為此創造了“dama”一詞。

  不過,情況現在有所不同。目前市場的下滑使得黃金比兩年前的價格下跌了超過三分之一,11月6日最低跌至每盎司1130.4美元。此前,紐交所交易員MarkOtto發佈微網志,調侃中國大媽稱:“黃金遭遇重創,大媽去哪呢了?她們一定是去買別的東西了。”

  據中國黃金協會最新數據顯示,2014年前三季度中國黃金消費量754.82噸,與去年同期相比,消費量減少205.76噸,同比下降21.42%。其中黃金首飾用金581.38噸,同比增長0.45%;金條用金119.42噸,同比下降62.58%。這也意味著,隨著金價下跌,金銀首飾“剛性需求”仍有增長,而黃金“投資需求”受到金價暴跌抑制。

  另外,不同尋常的是,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實物黃金交易平臺,上海黃金交易所的黃金價格對比全球基準價格,溢價已經變為折價,這凸顯中國對實物金需求疲軟——由於中國所有的實物黃金交易都會經過該交易所,因此可視為反映中國投資需求的可靠指標。

   “央媽”出手囤金

  在中國大媽們顧慮重重之際,印度大媽和俄羅斯、哈薩克“央媽”開始出手。

  世界黃金協會遠東區投資總監董事劉中光告訴本報記者,印度市場在第三季度金飾需求達183公噸,增幅為60%,去年三季度印度金飾需求表現極為疲軟,因為印度出臺了限制黃金進口的相關政策。

  據世界黃金協會(WGC)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俄羅斯購買黃金115噸,其中第二和第三季度合計購買了109噸,超過了此前兩年全年的購買量。第三季度的購買量(55噸)更是佔全球央行凈購買總量的59%。

  與此同時,各國央行也在紛紛增加黃金儲備。雖然各國央行在2014年第三季度共買入92.8噸黃金,同比下降9%,但這是全球央行連續第15個季度成為黃金的凈買家。在過去的7個季度中,其中6個季度央行需求量達到100噸左右,這是自2010年以來非常顯著的增長。

  “背後的原因有各國央行繼續推進減持美元的多元化資産儲備,以及持續地緣政治危機。”劉中光説,央行依然是黃金的重要購買者,在諸多經濟與地緣政治創傷依然未愈的情況下,各國央行再度向黃金尋求庇護及分散儲備配置。

  業內專家則指出,全球央行購買黃金的舉動,主要是為了應對全球持續寬鬆下的貨幣貶值和資本外流可能造成對本國市場的衝擊,並非是看好黃金後市的價格。而在黃金價格持續下跌之際,央行購買黃金的行為只能視為未來國際外匯儲備多元化而進行的正常行為,但央行購金行為並不能刺激機構和居民投資者的投資需求,因在美元實際利率未來逐步上升和低通脹下,持有黃金的機會成本很高。

  對此,新華財富首席研究員關威表示,全球央行持續購金期間,黃金市場既經歷了牛市階段,也遭遇了熊市,與金融機構和個人投資者相比,各國央行對於黃金價格的敏感度不高,在調整黃金儲備時,更多是從政治、外匯儲備結構、資金安全等長期因素考慮,而非通過價格波動博取利潤。

   金市“泡沫”擠盡

  顯然,金價下跌風險掃了中國大媽的買興。上海一位私募機構人士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從不少重要指標來看,黃金可能已經被“超賣”,跌破成本線之後,供需基本面在金價漲跌中將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在金飾需求旺季到來之際反彈可期。

  該人士認為,黃金作為一種財富象徵,也是一種對衝通脹的工具,去年中國大媽大幅抄底,各地出現搶金潮,這背後隱含的是中國投資品的缺乏,在未來相當長時間裏,購金的中國大媽會持續存在,只是不會那麼集中、明顯。

  近期,美聯儲前任主席格林斯潘表示,考慮黃金作為各國政府所執行政策之外的“貨幣價值”,目前狀況下,黃金是保值的好去處。

  但由於美聯儲即將進入加息週期,這種背景下,國際金價的“底線”在哪,顯得尤為重要。

  一般認為,商品價格的底部衡量標準是其生産成本線。不過,悲觀者分析認為,儘管市場認為金價已經跌破實際生産成本,但決定黃金價格的在於投資需求,從歷史數據來看,黃金可能會回到2008年美聯儲實施QE之前的水準,即800-900美元/盎司,如果通脹不起來的話,價格有可能更低。

  此外,看空者還表示,決定金價走勢因素在於黃金的投資需求,並非實物需求,即便年底印度金飾需求大幅增長,對黃金而言並沒有很強的提振作用,特別是中國作為最大金飾需求國的需求在下降,幾乎衝抵了其他國家金飾需求增長帶來的利好。

  關威告訴本報記者,金價下行趨勢愈發明顯,隨著金價的持續下跌,以及中國傳統節日的臨近,未來實物金需求可能有所回暖,並對金價起到一定的支撐,但在美元強勢的背景下,黃金出現趨勢性翻轉的可能性不大。

  而樂觀者認為,當前金價已經跌至底部,投機客已經逐漸淡出市場,泡沫幾近擠盡,雖然在宏觀背景壓制下,金價短期難以回升,但繼續下跌的動能顯然不足。

  在境外異常火爆的黃金ETF,是追蹤現貨黃金價格波動的金融衍生品。一直以來,境外黃金ETF持倉變動是國際金價的重要風向標。據權威機構統計顯示,年初至今全球黃金ETF減持僅為84公噸,而去年同期的減持規模則是699公噸。

  11月30日,瑞士將進行“黃金公投”,表決本國黃金儲備佔比是否可以提升到20%以上。如果瑞士公投通過,瑞士要買入的黃金量可能在1500—1800噸,這將在未來5年時間內完成,相當於世界黃金年産量的7%—10%。據荷蘭銀行預計,若瑞士公投獲得通過,將很有可能扭轉黃金疲軟態勢,可能推動黃金上漲17%。

  受“黃金公投”影響,上週五(11月14日)紐約金價快速攀升,最高接近每盎司1193美元,較日內低點高出40余美元。記者 官平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