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3日 星期天

財經 > 新聞 > 國內經濟 > 正文

字號:  

社科院版政府資産負債表發佈 政府財務報告漸近

  • 發佈時間:2015-08-08 08:13:34  來源:新民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小菲

  8月3日,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發佈了中國政府資産負債表。儘管對其數據的準確性存有疑問,但接受《華夏時報》記者採訪的業內專家依然普遍對這份報表持肯定和歡迎的態度。

  “財經戰略研究院做的這個事情是非常有必要的。”中國政法大學財稅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這樣表示。上海財經大學公共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鄧淑蓮也對本報記者表示,由社科院這樣的研究機構先發佈政府資産負債表,可以促進正式的官方資産負債表公佈。

  此前,從中央到地方,並沒有出臺正式的政府資産負債表。中央財經大學財經研究院院長王雍君告訴本報記者,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目前政府財務所依據的會計準則並不是權責發生制,導致無法編制資産負債表。不過,政府會計準則的相關法規正在修訂當中,再加上中央已經出臺多個文件,承諾編制包括資産負債表在內的政府財務報告。他推測,最遲不超過2020年,正式的政府財務報告必然出臺。

  民間報告發佈

  鄧淑蓮告訴本報記者,此前我國政府曾經招標了3家研究機構來研究編制政府資産負債表,中國社科院就是其中的一家。

  就在不久前,中國社科院還發佈了最新的國家資産負債表。施正文向本報記者解釋,國家資産負債表和政府資産負債表之間是有明顯區別的,前者是國家賬本,後者是政府賬本。政府賬本只管政府佔有的資産和負債,就是公共資産和負債,而國家賬本包括了個人和企業在內的全社會的資産和負債,涵蓋公共的和私人的兩部分。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發佈的中國政府資産負債表顯示,截至2013年底,中國政府負債超過56萬億元,同比增長近兩成。與此同時,中國政府2013年資産總額111.9萬億元,同比增長近一成。對於這些數據,有不少業內人士認為,其準確性還有待考證。

  “相關的準確數據很難找到。”王雍君指出。不過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楊志勇向本報記者表示,政府資産負債表的數據來源都是可靠的,“我們的數據來源全都是公開的。”

  此外,這份評估報告提到的中國政府債務超過56萬億元,也在業界引起了不小的反響。對此,有專家表示,我國的資産規模大、情況良好,足以應對政府債務。

  根據歐盟《馬斯特裏赫條約》規定的標準,一個國家的政府負債率警戒線為60%,這也是國際通行的標準。按照這個標準,我國約50%的政府負債率確實還遠未達到警戒線。

  不過,王雍君認為,56萬億元這個數據並不權威。施正文也表示,中國的財政體制和環境有其獨特性,不能照搬國際上的標準。比如,中國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在責任上的界限並不清晰,這一點就和歐美國家不同。這些國家的各級政府之間的權責非常清晰,即使某一級或某一個地方政府出了問題,其危機也基本不會傳導給其他地方政府或中央政府。但在中國,這種風險的傳導可能性就很大。此外,中國政府的資産結構和其他國家也不太一樣,其中很大一塊是房地産相關的資産,但這並不是一種可靠的資産,其泡沫程度很大,現在的評估價和將來危機到來時的變現價格肯定是不一樣的。

  儘管其數據還有爭議,但業內普遍對政府資産和負債表的發佈持歡迎態度。“這份報告肯定有不完善的地方,但總的來説還是非常有用。”施正文這樣表示。

  正式報告有望出臺

  到目前為止,我國各級政府還沒有正式的資産負債表出臺。

  “現在世界上主要的國家都發佈了政府財務報告。”王雍君告訴本報記者,資産負債表就是政府財務報告中最主要的一份報表。

  “如果我們連自己的家底都不清楚,怎麼去配置資金、防控風險和進行精準的調控?”施正文認為,出臺政府資産負債表非常重要,這是政府進行宏觀調控和制定政策的重要參照。他告訴本報記者,學術界一直在提倡出臺政府財務報告,但一直沒有真正落地,這是因為實際條件確實不成熟。除了理論研究滯後、管理水準跟不上等因素外,不配套的會計準則也是一個重要因素。

  編制資産負債表必須要根據權責發生制這一會計準則,全世界都是如此。但是,我國政府目前編制預算等報表時遵循的還是收付實現制,只是簡單記錄收入和支出,不能體現真實的資産和負債,因而無法編制資産負債表這種平衡表。

  不過事情正在發生變化。據王雍君介紹,已經于去年年底徵求意見的《政府會計準則——基本準則(徵求意見稿)》,目前正處在根據內部整理意見作進一步修訂的階段,其目的就是為了給編制基於權責發生制的政府綜合財務報告鋪路。

  近年來,我國政府已經出臺了多個文件,來指導各級政府編制財務報告,比如每個年度都會發佈《權責發生制政府綜合財務報告試編辦法》。另外,在國務院發佈的《權責發生制政府綜合財務報告制度改革方案》中明確規定,我國要建立政府財務報告制度。

  王雍君認為,現在的環境已經發生了變化,我國不得不現在就開始編制政府財務報告。他指出,去年《國務院關於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的出臺,意味著投融資平臺的時代結束。現在各級地方政府只能到證券金融市場上去舉債。而在市場上舉債就必須要為市場交易主體提供包括資産負債表在內的財報報告。

  施正文指出,現在我國已經初步具備了編制政府財政報告的條件。現在還只是社科院這樣的研究機構發佈政府資産負債表,未來各級政府也有可能發佈這樣的報表。

  雖然到目前為止,我國還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政府發佈正式的財務報告,但據王雍君介紹,其實我國各級地方政府的編制工作一直在做。到2013年時,我國省一級的城市都試編了自己的資産負債表,但是一直沒有向社會公開。

  至於什麼時候政府財務報告會正式面世,王雍君認為最早是2016年,最晚不會超過2020年。因為國務院承諾,2016年我國要基本完成一些重大的財稅改革。而按照中央的部署,到2020年,我國要建立現代財政制度。“無論是重大財稅改革還是現代財政制度,如果缺少了政府財務報告,那都是不完整的。”他表示。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