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3日 星期四

財經 > 新聞 > 國內經濟 > 正文

字號:  

新常態下中國經濟變局:穩增長的變與不變

  • 發佈時間:2014-12-24 13:47:33  來源:新華網  作者:劉劼  責任編輯:時習

  2014年已近尾聲,如何總結這跌宕起伏的一年?“新常態”成為絕佳注腳。

  習近平5月份在河南考察時首次公開提出“新常態”,並於APEC峰會上,再度闡述新常態,指出從高速增長轉為中高速增長、經濟結構不斷優化升級、從要素驅動投資驅動轉向創新驅動是經濟新常態的主要特點。

  12月9?11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首次系統性地闡述了經濟新常態下中國經濟趨勢性變化的九個方面,並指出認識新常態、適應新常態、引領新常態,是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中國經濟發展的“大邏輯”。

  新常態之“新”,意味著不同以往;新常態之“常”,意味著相對穩定。這也是梳理2014年中國經濟歷程、展望2015中國增長趨勢的基本視角。

  調速

  經濟發展從高速增長轉向中高速增長,是經濟新常態最為直觀的表現。2014年以來的一系列經濟數據已經釋放出這一信號。

  12月上旬國家統計局最新公佈的經濟數據顯示,11月中國進出口同比雙雙回落,工業增加值環比下降0.5個百分點;投資持續低迷,11月當月的道路運輸和公共設施管理的跌幅,甚至超過了10個百分點。

  價格數據同樣不樂觀。CPI(居民消費價格指數)同比提高1.4%,屬低速增長,PPI(工業生産者出廠價格指數)則出現2.7%的同比降幅。事實上,最近兩年PPI始終處於負增長,其背後是工業企業的去庫存壓力嚴峻,甚至有觀點認為持續下降的PPI説明中國經濟已步入通縮。

  “做到認識、適應和引領新常態,首先就要根據經濟現實,對未來的經濟發展制定一個合理的目標,調整經濟目標值。”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劉元春對《財經國家週刊》記者表示。

  摩根大通、花旗銀行,以及中金公司、申銀萬國等市場機構近期發佈報告,普遍將2015年中國GDP(國內生産總值)增速的目標預期值下調至7%左右。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在最近的一份工作報告中也預測明年中國經濟增長率可能降低至7.1%。

  一位接近決策層的人士近日表示,若要每年實現900萬?1000萬的新增就業,需要GDP實現大約6.5%的經濟增速,這是中央對經濟增長的底線要求。但從各方預期來看,還是7%左右比較合理。

  民生銀行研究院副院長管清友則認為,從未來6年、也就是2020年為時間節點來看,GDP年均增速控制在6.6%左右是經濟增速調整的合理區間。

  穩增長的變與不變

  值得注意的是,適應新常態的“調速”,並不等於被動跟在經濟形勢後面不斷調降目標。從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新常態的詳細闡述可以發現,其九個特徵無一不圍繞促進經濟發展,實際上為中長期經濟持續增長指明瞭道路。

  從短期來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2015年經濟工作的首要任務就是“努力保持經濟穩定增長”。而在2013年的會議中,“穩增長”並沒有作為獨立一項列為經濟工作的主要任務。

  “這也反映出穩增長力度將提高,不會過度刺激,但必須能托住底部。”國家發改委相關人士對《財經國家週刊》記者表示。這也是最近兩個月國家發改委密集審批項目、中國人民銀行超市場預期降息的重要原因。

  中國政府對“穩增長”並不陌生。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中國政府曾出臺經濟刺激措施以穩定經濟增速。記者採訪發現,新常態下的“穩增長”將呈現出以下特點——

  首先,與過去一樣,投資要繼續發揮關鍵作用,基建仍是重頭戲。在目前的投資格局中,基建、房地産和製造業分別佔據約20%、25%和30%的份額。“製造業産能過剩,市場沒有動力再投資,房地産投資增速甚至走向個位數,所以基建還是主要拉動因素。”上述發改委人士説。

  數位市場人士預測,2015年基建投資將加碼,增速達到20%左右。鋻於當下穩增長要和長期需求相結合,未來核電和高鐵項目投資可能將進一步提速。

  第二,與過去多年不同,房地産不再是投資這架馬車的重要選項。在房地産市場哀鴻遍野的背景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延續2013年做法,沒有再提房地産,説明依靠房地産拉動投資、拉動經濟的調控模式將得到扭轉。

  第三,消費的基礎性作用也將迎來巨大變化。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過去我國消費具有明顯的模倣型排浪式特徵,現在模倣型排浪式消費階段基本結束,個性化、多樣化消費漸成主流,保證産品品質安全、通過創新供給激活需求的重要性顯著上升。而與之相對應的是,生産模式和産業組織方式將出現“小型化、智慧化、專業化”的特點。

  第四,外向型經濟也將以新的模式呈現。中國低成本比較優勢發生轉化是新常態的特徵之一,但出口競爭優勢依然存在,高水準引進來、大規模走出去正在同步發生。

  南開大學經貿係教授劉杉認為,這説明政府對國際貿易模式進行了反思,認為傳統出口增長模式已結束,需要尋找新的國際分工位置。

  “對外直接投資已逐步過渡到備案制。”管清友認為,“這也是突破國內資源瓶頸、化解産能過剩的必要選擇。”

  防風險持久戰

  “化解以高杠桿和泡沫化為主要特徵的各類風險將持續一段時間。”這是中央對新常態下未來中國經濟的一個重要特徵表述。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未來要高度關注風險發生發展趨勢,按照嚴控增量、區別對待、分類施策、逐步化解的原則,有序加以化解。

  伴隨著經濟增速下調,各類隱性風險逐步顯性化,地方債便是其中一例。國家審計署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6月底,全國地方政府負有償還責任的債務約為10.89萬億元,負有擔保責任的債務約為2.67萬億元,可能承擔一定救助責任的債務約為4.34萬億元。債務總計約為18萬億元。

  財政部科學研究所一位人士對《財經國家週刊》記者透露,財政部於今年成形的一份題為《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構建有效防範財政金融風險的財政政策體系問題研究》的報告,對2015年我國地方政府性債務還本付息規模進行了預測。

  結果顯示,過去多年累積形成的地方政府性債務至2015年底將形成35321.81億元的還本付息額,屆時,債務餘額佔GDP的比重將接近30%。

  “中國經濟最怕什麼?”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向《財經國家週刊》記者表示,地方政府性債務規模巨大,如果陷入財政危機,進而與金融系統聯動,可能會引發全國範圍的系統性金融風險,“甚至是社會風險”。

  在他看來,避免上述危機必須要控制好“去杠桿”和“消化泡沫”的速度,急於求成可能導致泡沫破裂,引發系統性風險。

  這場“持久戰”的另一個原因,是風險化解之道複雜。仍以地方債為例,2014年10月國務院43號文對化解地方債指明瞭大方向。但中金公司研究部負責人梁紅認為,“今年底以前,主要是摸清債務存量規模,存量債務如何處理仍有待進一步明確。”

  對部分地區企業在過去多年因為連環擔保等問題而形成的高杠桿和泡沫化,其最終解決方案是修復股市融資功能,但這並非一日之功。

  新增長點

  積極發現培育新增長點,緊跟“穩增長”被列入2015年經濟工作的主要任務。雖然新增長點尚在“發現”和“培育”之中,但從當前政策及社會發展特徵,仍然可以梳理出新增長點的大致方向。

  這些方向包括擴大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和一些新技術、新産品、新業態、新商業模式的投資;促進企業大規模走出去,加大對外直接投資;具有生産小型化、智慧化、專業化特點的新興産業、服務業、小微企業將得到更有力的扶持;人口老齡化過程中,促進養老、健康産業;在市場走向品質型、差異化競爭的過程中,産品將更加追求個性化、多樣化、安全性;推動“綠色低碳迴圈發展新方式”,環保、新能源行業發展將有更大空間。

  從産業佈局上看,工信部工業經濟形勢分析課題組的一份報告顯示,裝備工業或將成為未來一兩年最先發力的新增長點。

  該課題組預計,2015年我國汽車産銷增速回暖空間有限,機械工業運作將出現分化,但智慧製造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先進軌道交通裝備、新能源汽車等新興産業將成為新的增長點,從而令裝備工業中高速增長成為新常態。

  管清友認為,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對環境治理“立竿見影”的要求,則意味著2015年環保産業將獲得自上而下的政策支援和自下而上的需求支援。

  從區域上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一帶一路”、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三大戰略所覆蓋地區都將成為經濟增長中的亮點。

  前述接近決策層的人士表示,2014年針對區域規劃或將成立專門的領導小組,並將對長江經濟帶通航能力、港口吞吐量、資訊化水準等方面加快改造速度。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