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2日 星期五

財經 > 新聞 > 國內經濟 > 正文

字號:  

基層公務員自曝工資清單:每月2643元無福利

  • 發佈時間:2014-09-14 15:48:00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曹慧敏

  編者按:最近,人民網網民“鼓臺山”在強國論壇發帖《公務員收入之真相》,講述了他和女兒兩代公務員的收入情況。作為一名基層公務員,他表示“我們這些普通公務員不求發財,不求特權,只希望通過自己的合法工資收入就能過上有體面有尊嚴的生活”。

  近來,有關公務員工資待遇問題的討論在社會上引起廣泛關注。一些公務員在網上吐槽工資太低,甚至離職退出公務員隊伍,相反,在普通大眾的印象中,公務員工資高,待遇好,甚至有媒體引用某權威機構報告稱,在其他條件相同的條件下,低職位公務員工資高於企業相當人員。有人將在媒體上抱怨收入低的公務員形容為“撒嬌哭窮”。

  事實究竟怎樣?

  筆者作為一名工作三十年的公務員,我想説説普通公務員的真實的生存狀況。本人八十年代初從農村考上大學,當時高考錄取率不到4%,能考上學校可謂鳳毛麟角。1985年畢業之後分配在湖南中部一個鄉鎮當上了“國家幹部”。三十年來工作勤奮上進,工作單位從鄉鎮到區(當時縣與鄉中間的一個層級,後來“撤區並鄉”了)到縣機關,然後到市級機關工作,30歲的時候當了副科長,成了機關近100人中最年輕的副科長,36歲當了科長,當時也是機關最年輕的科長。在同時代同起點的同事看來我還算是佼佼者。正如《上海觀察》刊發的《公務員隊伍開始動蕩了嗎?》一文所説的,一輩子的副處及以下職務,是市(州、旗)機關大多數公務員的歸宿。我所在的是行政執法機關,公務員多,處級職數少,所以幹到正科就到了天花板,科長當了十二年,快五十年歲至今還是科長。湖南省從很多年前就實行了財政工資統發,每月財政將工資加上津補貼一同打到每個公務員的工資存摺上,我現在是2643.68元。這就是一個工作三十年還算優秀上進的公務員的每月收入,那些與我一同參加工作至今還在縣市鄉鎮工作的同事,還不到這個數。

  這麼一個工資收入水準,不在公務員隊伍中的人或許都不會相信,他們認為一定還有其他福利。事實上,湖南省早在2006年實行公務員工資改革時,省紀委等部門下發文件,明確公務員除享受國家規定的工資和津補貼外,各單位不得發放或者變相發放任何福利。過去我所在的單位過節的時候還能發個幾百元的過節福利,從前兩年開始,就一刀切,真正乾乾淨淨了。

  這麼一個工資收入水準,在本地,正好和請個保姆的工資相當。因為我兩個親戚因為家有老人或者小孩,前不久都在家政公司請了保姆,每月的工資就在2200至2600元。可是,保姆的工資是包吃住以後的純粹收入。

  曾經有一次,我和幾個老家都是一個地方的同學在一起吃飯,他們幾個畢業後都在本地銀行部門工作,職務也和我差不多。席間他們説公務員好,問我一年工資收入多少,我麻著膽子説我一年還不到五萬元(其實離五萬還差的遠),他們先是不信,繼而是一臉的驚訝,然後説我們一年十萬還是有的(事實上是遠遠不止)。十多年前,在銀行工作的同樣也是幹部,拿和我們同樣的工資,甚至我曾經有機會調去銀行工作。從此之後,我和非公務員的人在一起,絕對不談工資,一來人家根本不信,二來那樣真的傷了自尊。

  不知道我這樣曬工資曬收入是不是也是“撒嬌哭窮”?是不是我這樣的“低職位”公務員的工資水準高過了企業相當人員?

  基層的公務員水準如此,中央國家機關的公務員工資水準又如何呢?

  本人的小孩2010年某重點大學英語專業畢業,工作三年之後,去年通過國考幸運地進入某部委成為一名令人羨慕的中央機關公務員。據統計,這兩年國考參加人數逾150萬,而錄入到部委機關的不到1500人,名副其實的千里挑一。她在這個部委的外事部門工作,工作壓力大,晚上加班是常事,幾乎沒有正常下過班,有時我問她工作忙不忙,她説她只有忙和很忙兩種狀態;工作要求高,必須在外事活動中兼任翻譯,到機關不久就出國參加了一次大型的國際會議。可是她的工資呢?也許沒人相信,她現在每月的工資竟是2790元,外加住房補貼每月800元(至今還沒發,據説是一年發一次)。除此之外,沒有福利,也沒有宿舍!她和一同學合租了兩居室五十多平的房子,每月每人平攤房租2300元。也就是説,她現在的工資交了房租後剩下不到500元。這麼一個工資水準,在偉大的首都,剛好可以維持基本生存,至於買房,以她這樣的工資和我們這樣的公務員家庭,想都不敢想。她有時抱怨工資太低,我只好安慰説,你在這麼重要的部門,代表了國家形象,每件事都關乎國家利益,不能在乎錢多錢少,錢不夠還有父母這個“堅強後盾”。她有時開玩笑説,她現在是為了父母的面子在工作。

  可是,公務員的這個工資狀況社會上普遍不被理解。騰訊網在一期“今日話題”中,針對有公務員反映“收入7年沒漲”,這位編輯稱“匪夷所思”,“近7年中國的GDP增長迅猛,各行業的平均收入也在快速上升,在全國都恐怕找不出一個‘收入7年沒漲’的行業,公務員的工資水準又比較穩定,公務員中的個體工資水準理應隨行就市,怎會‘7年沒漲’?”。是啊,這七年,物價漲了多少,如果我不是公務員,或許我也不信公務員“收入七年沒漲”。事實上,公務員的工資由基本工資和津補貼以及獎金組成,其中基本工資包括職務工資和級別工資,其標準全國統一。比如我是正科,我現在的基本工資是1308元,其中職務工資510元,級別工資798元。如果不提升職務,職務工資就不會變,只能靠每兩年晉陞一檔級別工資,比如今年我的級別工資可以從798晉陞到847,增加49元。公務員年度考核稱職發當年12月份基本工資的獎金。試想,一個公務員的工資每兩年上漲不到50元,你能感覺到自己的工資有增長嗎?事實上,十年前我們單位旁邊的早餐店一碗米粉一塊五,那時我的月收入是兩千多,如今一碗米粉早就漲到七塊了,我的工資還是兩千多。

  在我國,所有納入國家行政編制的黨政群機關工作人員都統稱為公務員。在這支數量龐大的公務員隊伍中,聚集了我們各個時代的精英。他們中80%以上都像我一樣,或許一輩子都是科級及以下職務的普通公務員。這些普通公務員如今正面臨著收入少,待遇低,標準高,管理嚴,社會罵,這樣一個尷尬境地。不管承認與否,這都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某些網路推手將社會普遍存在的腐敗現象都籠統加於公務員身上,將“公務員”一詞變成了腐敗和灰色收入的代名詞,殊不知,腐敗都是和權力聯繫在一起的,絕大多數的普通公務員其實就是辦事員,哪有什麼權力去腐敗?有權力的領導又怎會冒違紀的風險為這些普通公務員去弄灰色收入?另外,認為公務員待遇高的一個普遍理由是每年的“國考熱”,他們看不到“公務員熱”的真實原因一是我國有“學而優則仕”的傳統,二來“公考”規則透明公開,三是大學生就業壓力大。有些人認為公務員“撒嬌哭窮”是受不了中央的反腐敗舉措,我認為恰好相反,普通公務員對中央的反腐決心舉雙手贊成,因為所有的貪官都是居於要職的有權力的人,與位於金字塔底端的普通公務員是兩個群體。

  普通公務員的生存狀態也是民生的一部分。我有一同事,是從部隊轉業到我們單位的,老婆患有尿毒症,有一對雙胞胎的女孩在上學,為了生存,業務時間偷偷開“摩的”,賺幾個錢貼補家用,更多有門路的人不得不搞點第二職業,這些都是公務員工資太低的無奈之舉!我們這些普通公務員不求發財,不求特權,只希望通過自己的合法工資收入就能過上有體面有尊嚴的生活。

  借用一句話,只希望有一個可以希望的未來。

  附:本人收入明細及寫在後面的話

  一、本人每月應發工資(含津補貼)合計為3038,扣除公積金365和醫保29.32後,每月實發2643.68(見前圖,工資條、存摺以及本人從人事科要來的我的工資明細卡)。公積金由單位和個人等額繳納,也就是單位每月給本人也交了365元的公積金。另外,單位有個小食堂,目前每月發了200元餐票,但不能兌換,且當年度有效。除此之外,再無所謂車補、電話補貼等任何補貼,也沒有任何節日福利。至於獎金,除年底發12月份基本工資數額(也就是1000多元)的獎金外,再無網友所謂績效獎金等任何獎金。總之,除了以上所説的,再無其他所謂獎金福利或者所謂之灰色收入。別的單位也許有好些的,但我想也好不到哪,因為如今各級紀檢、審計監督這麼嚴格,單位一把手不可能冒著掉烏紗帽的風險違紀給大家發錢的。去年本省有個單位,就因為春節放假比國家規定提早了兩天就被免職,試想還會有領導如此不識時務違紀給大家發錢呢?不在公務員隊伍的網友,你用腦子想想就明白了。

  二、本人包括我女兒都沒有後悔成為公務員。本人寫這個帖子並非是説公務員工資低到完全不能生存了,或者後悔當了公務員。公務員工資低,工資多年沒調整,多數公務員付出與所得不成比例,這些都是不爭的事實。但是這個社會還有比我們過得更差、更值得同情的弱勢群體,我們也承認。我們這些普通公務員所不能接受的是網路上詆毀公務員群體的輿論,特別是那些沒有經過任何調查,就依據有幾個貪官、以及“公考熱”等,沒有任何邏輯地臆想所有公務員收入高、有特權、都是貪官的胡言亂語。我想這也是我等公務員站出來曬收入、説出真相的原因。至於有人説我是公務員,明知公務員收入低還要女兒考公務員,説實話,儘管我女兒沒到部委機關之前,我也沒想到部委機關的公務員工資待遇(尤其相比北京的房價)是如此之低,工作又是如此的累(司局以上幹部我不知道,至少像她那樣的新公務員如此),並且如此的沒有丁點銅臭味(除了工資和有單位食堂外,沒有任何福利),但我和我全家都為女兒能夠進入中央機關而感到驕傲!儘管她幾乎沒有正常下過班,往往晚上九點坐地鐵回到租住的地方還要帶著材料回去寫,但我們都鼓勵她一定努力勤奮工作,我告訴她這個世界上有錢的人多的是,但能進入部委機關從事為國家服務的工作,不是每個人都有這個機會的,要她一定珍惜!麵包會有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也許是自己多年黨員和公務員的原因,我常告誡我自己和女兒以及我的弟弟妹妹,人是要有追求的,這個世界上有太多比金錢更重要的東西。公務員(尤其是上層機關的公務員),就是一個很好的實現人生價值的舞臺。一位曾經擔任過多年民政部司長、現在離職當教授的人説過這樣一句話,部委機關一個普通公務員案頭的一件小事,也許就關乎全民族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大意如此)。我就常提醒女兒要有這個自豪感和責任感。也許有網友又要拍磚説我裝高大,唱高調了。

  三、本人寫這個帖子只是寫出我所在的公務員群體的真實生存狀態,本非所謂受不了中央反腐政策而出來發牢騷,我想其他在網上曬收入、被稱為“撒嬌哭窮”的公務員也是如此。事實上,普通公務員對中央的反腐舉措比一般的百姓更支援、更歡欣鼓舞!因為一般的公務員只是辦事員,就像我這個十幾年的科長也是如此,本身就沒什麼特權,過去就沒得到過什麼不該得的好處,什麼公車、公款吃喝、公款旅遊等原本就沾不上邊,倒是非常期待中央的反腐舉措落到實處,比如公車改革儘快落實。這裡,我並非就此證明所有的公務員(或者如我這樣的科級幹部)都如此廉潔,但至少我是這樣,並且我敢肯定廉潔勤政、愛崗敬業、奉獻愛民的公務員,絕對是主流。

  四、那些由少數官員貪腐的例子,引申到所有公務員都沒有好人的言論,是典型的強盜邏輯。打個比方,全國的倉庫保管員每年都有監守自盜的,你能由此推論出倉庫保管員都是賊、工廠就不用給倉庫保管員開工資嗎?那不是默認他有偷東西的權力嗎?你能因為少數企業老闆為富不仁就得出所有企業員工都道德低下嗎?

  五、公務員隊伍的現狀是苦樂不均,不僅收入水準不平衡,而且工作量也極不平衡。關於公務員工資,目前實行的是基本工資(職務工資加級別工資)全國統一制,這是好的,但是問題是這個2006年制定並一直沒變的基本工資標準極低,在整個公務員工資收入中佔的比重太小。比如我的基本工資才1308,新公務員也許就幾百元,最高到省部級幹部好像也只有四五千,佔整個工資收入的不到一半。公務員工資的主要部分是津補貼,而這個津補貼標準是由各地根據經濟水準確定,所以每個地方公務員的實際工資收入各不相同,相差懸殊。我認為這是最不公平的。還有,在目前公務員隊伍中,的確存在機構臃腫、人浮於事、無所事事的現象,我感覺相比而言,這個問題市縣鄉鎮比中央省級機關要嚴重。以我的了解,省級以上機關公務員大多還是比較辛苦的,尤其部委機關。我小孩所在的某部委國際合作司,一共才10來人,她們處裏才三個編制,但是工作非常辛苦,從司長到處長到像她這樣的一般公務員,都非常忙、壓力也非常大,而且不食人間煙火(不見工資以外任何福利)。相反,在市縣鄉鎮等基層單位,的確有個別網友説的,減掉一半人維持運轉沒問題的現象。但是絕對並非所有公務員都如那些詆毀公務員的人所説的,公務員都是無能的人,只拿錢不幹事。在我的同事和公務員朋友中,就有許多有才華的人,一輩子在公務員隊伍中勤勤懇懇,敬業奉獻,只不過不為外界、不為社會所了解罷了。但公務員隊伍吃大鍋飯,幹多幹少至少工資收入區別不大,這才是需要改革的地方。

  六、普通公務員是一個很特殊的群體。一是所有公務員都奉行謹言慎行的處事原則,尤其在網路上更是不敢隨便發聲,生怕一不留神説錯了,引起不良反應。不像某些社會自由人士,可以胡言亂語,信口雌黃。説實話,本人這次發帖之前多少有些猶豫和顧忌,只是迫於網上如此多的不顧事實,黑白顛倒,詆毀公務員群體的言論,才不得不一吐為快。這也是公務員不為社會輿論了解和理解的原因之一。當看到有網友稱我這是“宣傳正能量”的文章時,我心裏才稍微踏實。二是普通公務員是這個社會唯一一個沒有利益代言人的群體。雖説所有政策從起草和執行都是公務員在做,但是普通公務員(即佔公務員總數80%以上的沒有職權的低職位公務員)的利益在社會上和國家權力機構中沒有代言人,雖然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中不乏各級官員,但是你很少見到這些官員代表和委員在會上為我們這些普普通通的公務員説話,因為他們要顧忌這樣一説會引起社會大眾的抵觸,前不久廣東有代表發言提議公務員“加薪”即遭攻擊就是例子。三是當普通公務員的合法權益受到侵犯時沒有普通大眾所擁有的救濟途徑。公務員受到公務員法以及黨紀政紀的約束,當其自身合法權益受到所在機關和社會侵害時,不能陳情,甚至不能訴訟,只能向上級申訴,總之不能做任何不和諧的事情。比如,網上時有報道,受到非法強拆時,公務員往往受到株連被免職停職甚至處分就是例子。所以從這個角度,有人説普通公務員屬於弱勢群體我看也不為過(當然還有比公務員更為弱勢的群體)。公務員也是人,渴望網路社會少些攻擊詆毀,多些寬容和理解。

  七、關於公務員隊伍和公務員工資如何改革的建議。對此,網上不乏真知灼見,我僅提兩點不成熟的建議。一是合理設置機構和公務員編制,特別是縮減市縣鄉鎮公務員人數。因為我國目前的體制是上下對口一條鞭,基本上中央有個什麼部委,省市縣甚至鄉鎮都有這麼一個部門,甚至這個部門裏的內設機構也是如此,並且不管單位大小,都有領導班子、人事紀檢工會辦公室等等,可説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而全國各地有情況各異,造成一些單位人浮於事、無所事事,並且公務員素質又參差不齊,而老百姓接觸的又正好是這些最基層公務員,最容易以偏概全,這也是社會輿論對公務員評價不高的原因。建議中央頂層在研究機構改革的時候,不單純研究中央部委這一層,更多的是設計一個省市縣各級公務員總數的模型,即根據區域人口經濟等因素,確立這一級公務員的總數,並且大幅度合併單位(即所謂大局制)。我覺得現在這種不管單位大小,人數多少,工作任務輕重,都一概一棟樓、一個院子、一套班子、而且各種內設機構齊全,是最大的腐敗和浪費。二是調整公務員工資構成,並建立與GDP增長和物價增長水準相適應的工資增長機制。建議大幅度提高基本工資在公務員整個工資收入中所佔比重,將公務員的工資水準予以公示,接受社會監督,確保每個公務員都能依靠合法工資收入能過上體面有尊嚴的生活。

   下一頁:妻子嫌公務員丈夫工資太低與其離婚

  

  

  公務員呼籲加薪

  在營山法院調解下,兩人達成離婚協議,孩子由女方撫養

  南充市營山縣一公務員,與妻子結婚9年來,因妻子不滿于家庭經濟狀況,再加上聚少離多;於今年7月份被妻子訴上了法庭,近日在營山法院的調解下,兩人達成了離婚協議。

  “閃電”結婚

  2005年夏天,25 歲的謝春梅接到爸爸的電話後回家;與何明華相識一月後,兩人便閃電結婚。

  相親結緣 相識一月後便閃婚

  謝春梅生於1980年,初中畢業後便外出打工。由於在外忙於掙錢,沒有多少機會結識男孩子,這樣在外奔波近十年的時間,眼看即將跨入“剩女”行列,急壞了謝春梅的爸爸媽媽。謝春梅每次回家,都被爸爸媽媽催婚,看著以前的同學,身邊的朋友都相繼結婚生子,謝春梅自己也開始著急起來。

  2005年的夏天,25歲的謝春梅接到爸爸的電話,讓其趕快回家。以為家中有急事的她,回來後才知道,父母為她安排了一場相親。

  謝春梅很快被安排和男孩子見面,對象叫何明華,大學文化,是縣上某機關公務員。

  “當時何明華穿著一身西裝,體型瘦削,不是我喜歡的類型。”謝春梅説,但看到他舉手投足斯斯文文,彬彬有禮,又想到他有一個穩定體面的工作,“當時看重父母想法,便沒再拒絕。”

  此後,兩人頻頻約會,很快便確定了戀愛關係。相識一月後,兩人便“閃電”結婚,婚禮很簡單,沒有宏大的結婚盛宴,也沒有溫馨甜蜜的蜜月之旅。

  聚少離多

  婚後半年,謝春梅背上行囊,踏上了外出務工的行程。2008 年,謝春梅誕下孩子後,再次外出打工。

  矛盾不斷 聚少離多經常吵架

  婚後半年,謝春梅背上行囊,再次踏上了外出務工的行程。此後,兩人聚少離多,一年相聚時間不過10來天。

  2008年,謝春梅誕下一子,兒子的出生給這個家庭帶來很多歡樂,可是謝春梅對於這樣不痛不癢的婚姻仍然提不起興趣。何明華經常勸説妻子別再出去了,可是每次謝春梅都説:“我不出去打工掙錢,以家庭經濟情況,能行嗎?”説得何明華頓時啞口無言。兒子出生7個月後,謝春梅又一聲不響地前往了外地。

  轉眼間,兒子6歲,已經到了上學年齡。何明華便打電話給妻子:“春梅,孩子快上小學,別在外打工了,回家專心帶孩子吧。”謝春梅一聽,吼道:“我不打工,這個家庭靠你一個人能行嗎?”兩人為此大吵一架。

  突然離婚

  何明華撥通了謝春梅的電話:“春梅,怎麼回事呀,你真的要和我離婚嗎?”謝春梅堅定地説道:“是的,我要和你離婚。”

  法院調解 兩人達成離婚協議

  後來,何明華多次打電話央求謝春梅回家照看孩子,終於謝春梅表示會慎重考慮,就在何明華憧憬一家人團聚,翹首期盼謝春梅回家的時候,何明華做夢也沒有想到,他等到的不是謝春梅的身影,而是一張法院傳票。

  2014年7月,謝春梅到南充市營山縣人民法院起訴,訴請法院調解或判決兩人離婚。何明華收到法院傳票時,怎麼也不相信謝春梅要和自己離婚,在很多人眼裏,兩人過得很幸福,從不吵架,從不拌嘴,是一對令人羨慕的模範夫妻。

  何明華撥通了謝春梅的電話:“春梅,怎麼回事呀,你真的要和我離婚嗎?”謝春梅堅定地説道:“是的,我要和你離婚。你的工資養不活我。”説完便挂斷了電話。

  最終,在法院的調解下,兩人達成離婚協議,謝春梅與何明華離婚,孩子由謝春梅撫養。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