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1月27日 星期天

財經 > 新聞 > 國內經濟 > 正文

字號:  

三因素影響公務員工資調整:經濟、財政、輿論

  • 發佈時間:2014-09-12 08:14:00  來源:人民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姚慧婷

  編者按:我國公務員工資上一次調整是2006年。此後7年間,調整公務員工資的建議多次被提及,卻始終沒有切實動作,同時還承受了巨大的輿論壓力。有專家分析指出,除了輿論,經濟形勢和財政壓力,也是影響公務員工資調整的重要因素。

  經濟面臨下行壓力

  公務員工資應“調整”而非單純“增長”

  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上的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去年我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而今年我國面臨的經濟形勢依然錯綜複雜。

  在經濟下行壓力大、市場的勞動力需求或減少的背景下,公務員“鐵飯碗”的穩定性,總會讓人羨慕。而在多地採訪的過程中,不少公務員向記者表達了通過漲工資來改善生活水準的期待。其中,尤以基層公務員的“苦水”最多,在西部基層工作了近30年的公務員老趙稱:“我每個月工資是2000元出頭,連煙都捨不得多抽。”

  “哭窮”的不只是公務員。“經濟形勢不好我知道,但是房價、物價一直漲,我希望薪水也能跟著調整,否則生活品質會不斷的下降”,一位中年白領告訴記者,“原來我都是喝盒裝的牛奶,現在改喝塑膠袋裝的了,一袋便宜將近兩塊錢,一大家子人,一天就是10塊。”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06年我國國內生産總值(GDP)約為20.94萬億元,到2013年這個數字是約56.88萬億元,增長約2.7倍。2006年城鎮居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是11759元、農村居民每人平均純收入3587元。2013年這兩個數字則分別為26955元和8896元,分別增長約2.3倍和2.5倍。從上述數據可以看出,7年間居民收入增速“跑輸”了GDP。

  中國社科院中國廉政研究中心副秘書長高波也表示,相對於整個社會經濟發展的增長速度而言,我國勞動者的勞動收入還不夠高、不匹配。

  面臨我國整體收入水準尚需提高的情況,中國勞動學會副會長兼中國勞動學會薪酬專業委員會會長蘇海南對記者説,公務員工資調整,需要在對其他的社會群體統籌考慮和部署的基礎上來相應安排,考慮到經濟下行時情況,公務員工資應該是“調整”而不是單純的“增長”。

  各地財政分灶吃飯

  財政收入不平衡致公務員工資差距大

  2006年《公務員工資制度改革方案》規定,我國公務員工資由職務工資、級別工資、津貼和獎金等構成。其中,前兩項實行全國統一標準,由中央和地方財政支付,已于2006年開始執行,後兩項則主要由地方財政支付,各地、各級政府的標準並不統一。

  由於我國目前公務員工資中佔較大比重的是津補貼部分,那麼支出這部分錢的地方財政,某種意義上左右著公務員的收入水準。一位在中部某市財政系統工作的公務員告訴記者,比如説省一級的公務員,其工資待遇由省一級財政負責,十分有保障,市縣一級的公務員,其收入要受到當地財政實力的制約,財政大市和財政小市之間差別不小。

  蘇海南認為,在財政分灶吃飯體制下,各地財政收入的不平衡明顯地反映到公務員的工資差距上來,一些地區之間包括省會省機關與市機關之間,由於財政資金來源不同造成工資差別較大,有的地區之間同職級公務員甚至差二倍,存在不合理,需要進行調控。他建議,要抓緊研究制定並出臺地區附加津貼制度,科學核定各地區附加津貼的水準,允許有差別,但這一差別應該與各地物價和消費水準的差別相一致,而不宜把各地財政收入的高低也體現進去。

  蘇海南指出,需要對有些地方自行安排提高的津補貼進行調控,繼續執行2006年曾實施的“削峰填谷”原則,一方面將各地超出國家規定允許差別的部分降下來,另一方面對有些財政缺錢、津補貼等達不到國家規定水準下限的老少邊窮地區補一塊,“這筆錢或由中央財政轉移支付,以縮小不同地區或同城不同財政資金來源的公務員之間不合理的工資差距。”

  “可見,公務員工資改革離不開對現行財政分灶吃飯體制的配套改革”,蘇海南認為,“應對各地財政分灶吃飯體制建立健全監管調控機制,規定各地需要按照中央政策安排公務員工資調整,將其納入各地財政預決算方案,由人大審議批准,同時繼續發揮監察、審計、財政、人社等部門的監督檢查作用,對違規地區、部門及責任人進行查處,防止違規行為的發生。”

  輿論關注公務員工資

  不透明難獲公眾普遍理解

  “社會對公務員群體有偏見,我承認確實存在不作為的公務員,但不能代表整個群體”,中部某省份一位公務員告訴記者,去年2月《深化社會工資制度改革意見》出臺,裏面提到要適當提高基層公務員工資水準,“當時網上有些謾罵的聲音,我聽了覺得很委屈,公務員也是老百姓中一員,希望社會能夠了解大部分公務員的現狀”。

  對於公務員的收入水準,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認為,公務員應該是一個“體面”的職業,但不應是高收入群體。他表示,過去公務員的收入“存在灰色地帶”,用權力拿的東西太多,這是讓公務員工資調整承受巨大輿論壓力的重要因素。

  蘇海南向記者指出,以前也曾經調整過公務員工資,但那時社會上基本沒有大的負面反應。而今時不同以往,在現代資訊發達時代,少數公務員存在貪腐問題,老百姓容易以偏概全,對此群體存在負面印象。

  今年初,湖南省冷水江市財政統發工資資訊的網站,因其查詢密碼設置得過於簡單,有網友從該網站查到該市各政府機關、單位的公務員工資,發現絕大多數在2001至4000元之間。雖然此數字令有的網友大為驚訝,但仍有人質疑:“公務員有幾個是靠工資生活的?”

  針對種種負面質疑之聲,《人民日報》發文稱,從冷水江“被公開”的工資表上看,公務員的工資沒有人們想像的那麼高。但是這樣的收入水準卻引發了質疑。文章一針見血地指出:“這樣的懷疑卻不是憑空而生。毋庸諱言,現實中,一些公務員除了工資以外,通過‘三公消費’,打擦邊球,拿些不明不白的‘灰色收入’。還有一些‘碩鼠’‘蛀蟲’, 越過法律的準繩,濫用職權、貪污受賄,竊取‘黑色收入’。”

  公務員工資“透明度”,是輿論關注的焦點。《北京青年報》刊文指出:一提起給公務員加薪,不僅公務員群體被質疑,連倡議者也成為眾矢之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公務員工資不夠透明。不透明,就易為公眾猜測與誤解,且難以獲得公眾的普遍理解。高波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持相似觀點:“陽光是最好的‘消毒劑’,公開是最佳的‘防腐墻’。”

  編後語:公務員工資是高了還是低了?輿論未能達成一致。2006年出臺的《公務員法》提出:“國家實行工資調查制度,定期進行公務員和企業相當人員工資水準的調查比較,並將工資調查比較結果作為調整公務員工資水準的依據。”然而“工資調查制度”至今還沒有真正實現。公務員工資水準與“企業相當人員工資水準”之間該如何對應?請關注下期報道。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