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0月01日 星期六

財經 > 新聞 > 國際經濟 > 正文

字號:  

30年“計劃生育”後 韓陷低生育率陷阱

  • 發佈時間:2015-11-08 07:24:52  來源:新京報  作者:新京報記者 張婷  責任編輯:李春暉

  在前不久召開的五中全會上,決定全面放開二孩政策。但是,從“單獨二孩”政策實施來看,民眾的生育願望並沒有預料中那樣強烈。

  自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南韓政府為了控制人口增長實行“家庭計劃”政策,鼓勵國民少生孩子。“家庭計劃”成功地降低了人口增長速度,但在推行了幾十年後,南韓卻遭遇了嚴重的出生率下降問題。目前,南韓已經成為生育率最低的國家之一,儘管政府出臺多項鼓勵政策,民眾仍舊對多生孩子不“感冒”。

  南韓版“計劃生育”是在什麼背景下出臺的?“計劃生育”讓南韓陷入怎樣的困境?現在是什麼導致南韓年輕人不再喜歡孩子了?在歐洲,比如俄羅斯,又是怎樣應對少子化難題的?

  韓版計劃生育被當樣板

  今年2月,南韓慶尚南道教育廳表示,該地區有7所小學未招到一名新生,僅招到一名新生的小學有16所,中學有1所,較去年(8所)增加了一倍以上。“學生荒”,已經成為南韓教育部門的頭等難題。“學生荒”背後的原因是少子化,如今,低出生率依然是南韓社會之痛。

  其實,南韓人是非常喜歡生孩子的。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南韓家庭的總和生育率(下稱“生育率”)很高,1960年,南韓每個婦女在育齡期間平均生育5.9個孩子,1961年這個數字達到6.0,這意味著南韓在上世紀60年代平均每個婦女一生要生養6個子女。

  生育高峰讓南韓迎來嬰兒潮,社會壓力顯著增大。從1962年起,南韓政府決定在全國推行柔性計劃生育政策,提倡一對夫婦生育兩個孩子。南韓政府還提出,希望到1970年,南韓人口平均年增長率可以下降到20‰。“計劃生育”政策出臺後,南韓人口的確得到了有效控制,促使南韓婦女生育率大幅度下降。

  20世紀80年代,在人口高峰期出生的一代南韓人達到生育年齡,南韓政府進一步加強人口政策,對獨生子女夫婦實行獎勵,同時將流産和絕育合法化。南韓版計劃生育在早期曾得到國際社會廣泛讚譽,認為是世界上最成功的計劃生育範例之一。到了1980年,南韓生育率由60年代的6.0降到了2.8。

  計劃生育政策效果明顯,南韓政府受此鼓舞,在1981年將人口政策目標修訂為到1988年人口更替水準下降到2.1。同時,在計劃生育宣傳中推廣小家庭,以達到“單孩家庭”,還對接受絕育措施的單孩家庭,由政府提供住房優惠和生活補貼。

  衛生部熄燈令鼓勵造人

  在南韓政府實施計劃生育政策後,南韓生育率下降速度比政策制定者的預期要快得多。結果,到1983年就已經達到了政府預期的1988年人口更替下降目標。

  與此同時,南韓人口出生性別比開始出現失調。20世紀90年代中期,南韓新生嬰兒性比別達到了115個男孩比100個女孩。

  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南韓已逐漸實現了工業化,國民收入大幅度提高,適齡青年大多數進入大學,青年男女晚婚晚育的趨勢開始出現。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人口生育率偏低、出生人口性別比嚴重失調的問題在南韓日益突出,南韓開始出現了是否應該繼續鼓勵少生政策的辯論。

  1996年,南韓政府放棄了控制人口增長的政策,轉而實行“新人口政策”。新的政策包括倡導家庭健康和福利、平衡出生性別比、鼓勵婦女參與生産勞動、改善老年人生活、實現人口平衡分佈等。

  南韓政府希望通過這些新政策,從鼓勵少生轉變為鼓勵生育,以平衡出生人口性別比,並增加嬰兒出生率,實現人口的自然更替。但是,出乎政策制定者預料的是,南韓的生育率卻繼續下降。2000年,南韓生育率降低到1.47。2002年,生育率降低到1.17,甚至比人口出現負增長的日本的生育率還要低。

  2004年,南韓政府正式推出了鼓勵生育政策,2005年出臺了《低生育率和人口老化基本法》,2006年提出了“2020戰略”,即到2020年把生育水準提升到1.6。

  據南韓媒體報道,南韓政府近年已投入至少3.7萬億韓元用於無償保育政策,鼓勵南韓人生育。政府將投入的資金用於支援普通家庭的託兒和育兒教育,並對結婚、生育、子女養育各個環節給予相應獎勵。例如,政府面向月收入低於一定水準的新婚夫婦每年提供5萬套保障住房;為懷孕女性提供一定的産前診療檢查費用;子女不滿6歲時,女性可以有1年假期在家養育子女,期間每月可領取40萬至50萬韓元的底薪,並且僱主必須保留生育婦女的職位。

  為了鼓勵人們多生孩子,韓衛生部甚至決定每月搞個“熄燈日”,放員工早早回家“造人”,因此被多數民眾笑稱“南韓生育部”。

  政策鼓勵僅是小恩小惠

  中國人民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翟振武分析説,雖然南韓出臺了一系列鼓勵生育措施,但南韓家庭,尤其是年輕夫婦生育孩子的意願仍然不高。

  在2014年美國中情局出版的《世界概況》調查報告中,南韓總和生育率在全球仍然排名倒數。該調查報告稱,南韓的綜合生育率僅為1.25,在224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第219位。

  1984年生於南韓首爾的李亨鎬目前在北京學習漢語,他對新京報記者表示,自己出生時南韓正在實行“家庭計劃”政策。“政府提倡要有計劃地生育,生育孩子不能沒有節制,並不是要求每個家庭只能生一個孩子。”李亨鎬認為,自己未來仍然有很多學習和工作上的計劃,結婚生子還為時尚早。“我的情況在南韓年輕人中可能是比較常見的,30多歲還沒結婚生子很正常,甚至對女生來説也一樣。”

  南韓《朝鮮日報》今年3月曾報道稱,在首爾江南某醫院婦産科産室內,家屬們看到34名産婦的年齡後十分驚訝。最年輕的産婦為25歲,最年長的為44歲,所有産婦的平均年齡為33.1歲。一名34歲産婦的母親李某(58歲)説:“我們那個年代基本上23歲生下第一胎,但現在幾乎沒有23歲生孩子的。現在的年輕人大學畢業後,32歲左右結婚,30多歲才生孩子,而且只生一個,新生兒出生率低是理所當然的事。”

  翟振武向新京報記者分析説,南韓的情況不是特例。世界上許多發達國家都出臺了一系列鼓勵生育的政策,但取得明顯成效的並不多,南韓近些年的生育率仍然持續在低位徘徊,並沒有達到政策出臺時的預期。究其原因,翟振武認為這些鼓勵生育的措施實際上還停留在“小恩小惠”上。這些鼓勵政策,與女性的職業發展機會、家庭發展計劃、生育孩子的壓力等因素相比,顯然只是一些細枝末節的考量因素。

  此外,隨著社會保障體系的完善,以往亞洲社會的傳統觀念中“養兒防老”的想法也顯得過時而守舊了。父母不再需要孩子養老,轉而依靠國家和社會保障來養老,也造成年輕夫婦組成的家庭生養孩子的意願在降低。

  - 連結

  普京:生3個孩子應成俄家庭標準

  俄羅斯是世界上國土面積最大的國家,同時也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小的國家之一。就像許多地廣人稀的歐美發達國家一樣,俄羅斯也面臨低生育率的考驗,甚至遇到了人口危機。

  多生孩子成“英雄母親”

  從1992年開始,俄羅斯遭遇“人口噩夢”。此後二十年間,俄羅斯人口減少了670萬。如果沒有640萬外來移民,俄羅斯人口減少的幅度將達到1310萬。

  高達千萬的人口降幅在於俄羅斯的低生育率和高死亡率。蘇聯解體之後,1992年,俄羅斯的死亡人口第一次超過了出生人口,俄羅斯人口開始出現下滑。翟振武向新京報記者分析説,俄羅斯並未像南韓、新加坡等國家一樣實行“家庭計劃”控制人口增長,但工業化與城市化的進程仍然使俄羅斯的人口生育率持續降低。

  俄羅斯政府為了扭轉人口負增長出臺了一系列鼓勵措施,可謂煞費苦心。俄政府自上世紀90年代起就出臺鼓勵生育的政策,但俄羅斯政府在2006年通過了以提高人口數量為目標的立法,大幅度增加了對生育父母的財政補貼,鼓勵生育政策力度達到高峰。

  從事媒體工作的張菁曾經在俄羅斯留學多年,她對新京報記者介紹説,俄羅斯是世界産假最長的國家之一。女性生育後的産假可分為三個階段。在女性生育前後,可以休假140天,這140天內可以獲得全額津貼,這一時期內的津貼補助標準約為每月3萬盧布,約合人民幣7000元左右。140天之後,産婦可以繼續休假到嬰兒一歲半,這一時期産婦可以獲得原工資40%的津貼。嬰兒一歲半之後,産婦如果需要還可以繼續休假一年半,直到孩子三歲,在這段時期內,産婦不會獲得津貼,但僱主必須保留産婦的職位,不得將其解雇。

  俄羅斯政府還在2006年頒布實施了“母親基金”法案。該法案從收入、教育、住房、就業及社會保障等多個層面深入挖掘了俄羅斯人口的增值潛力,還規定對生育第二個以及更多孩子的家庭提供補貼。

  除了聯邦層面的鼓勵政策,俄羅斯各個州也有自己的地方性獎勵政策。比如俄羅斯一個州甚至將每年9月12日設為“懷孕日”,這天所有的已婚夫婦都可以放假,以便專心在家“造人”。

  在俄羅斯當地,生育子女多的婦女會被人們稱為 “英雄母親”,不僅放産假3年,而且工資獎金照發,職位保留到産假期滿,在休假期間女性也隨時可以要求返回工作崗位。為了讓女性在生育後沒有後顧之憂,2013年12月俄國家杜馬還通過法案,確保生育三個孩子的女性可以有4年半的産假在家照顧子女。

  俄鼓勵生育政策更奏效

  近年來,得益於俄羅斯實施的促進人口增長計劃,俄羅斯人口總數趨於穩定,2013年扭轉了人口負增長,實現自然正增長。

  根據俄羅斯衛生和社會發展部的統計數據,俄羅斯2011年的生育率已達到1.6,比1999年1.17高了不少。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2013年12月發表的國情咨文中提到這一趨勢,並稱其為“極好的標誌”。普京還指出,每個家庭擁有3個孩子應該成為俄羅斯家庭的標準。他建議政府進一步創造更好的條件,尤其是為婦女提供條件,讓他們不用擔心生育兩個孩子會影響自己的職業發展。

  翟振武對新京報記者分析説,生育率下降帶來的少子化危機是世界國家面臨的普遍性問題。在許多歐洲國家,尤其是丹麥、瑞典、挪威等北歐國家,也有許多生育津貼,延長産假等有利於生育的政策,這些國家的生育福利是整體福利計劃的一部分,並不特別針對生育群體。但俄羅斯及南韓的鼓勵生育政策是非常明確、非常有目的性的,就是為了提高生育率,增加人口。

  俄羅斯的補貼力度比南韓更大,可能是俄羅斯鼓勵生育政策成效更明顯的原因之一。但翟振武指出,俄羅斯大力度實施生育補貼的做法並不一定適用於所有面臨少子化危機的國家。

  此外,翟振武表示,生育率的增長受到多方面因素影響的,政策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甚至是一小部分。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