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29日 星期三

財經 > 新聞 > 國際經濟 > 正文

字號:  

美俄元首相遇APEC峰會 兩國關係重啟希望渺茫

  • 發佈時間:2014-11-06 07:09:00  來源:中國網  作者:李東  責任編輯:王斌

  2014年APEC峰會即將召開,今年APEC峰會的主題是“共建面向未來的亞太夥伴關係”。本網邀請權威專家推出系列獨家觀察。今日推出第五期《美俄元首相遇APEC峰會 兩國關係“重啟”希望渺茫》。

  俄羅斯和美國,一個昔日超級大國的衣缽繼承者,一個當今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俄美關係一直是國際戰略格局演變進程中最為關鍵的一對大國關係之一。今年以來,圍繞烏克蘭危機,俄美全方位碰撞致兩國關係跌入冷戰後最低谷。兩國元首的“冷戰”亦愈演愈烈,此次俄美總統均參加APEC峰會,雖是雙方互動的一個良機,但兩國元首“破境難圓”,很可能擦肩而過,外界期待許久的“普奧會”破冰行動又難成行。近中期內,俄美關係“重啟”希望渺茫。

  一、 俄美博弈持續升級,兩國關係陷入僵局。

  2013年11月底至今的烏克蘭危機,打破了歐洲的寧靜,引發冷戰後歐洲最嚴重的地緣政治危機,更導致俄美這對老對手再次展開競爭與對峙,有人驚呼“‘冷戰陰影’再現,冷戰後大國間展開首次公開直接的對抗”。

  首先,美揮舞經濟制裁“大棒”對俄強力打壓。烏克蘭危機以來,美攜手歐盟先後推出多輪對俄制裁措施,力度不斷升級,直指俄經濟核心領域,威脅俄經濟發展根基。目前,制裁名單上除與普京親近的官員和商人外,包括俄天然氣工業銀行、俄外經銀行、俄外貿銀行、儲蓄銀行、農業銀行、俄石油公司等重要的金融機構和能源巨頭,禁止其在歐美市場上市發債融資,不向其提供石油等領域的敏感技術等。針對美歐制裁,俄亦推出反制措施,禁止從美國、歐盟、加拿大等西方國家進口部分食品。

  其次,美俄地緣政治爭奪進入短兵相接的“白刃戰”。美在烏克蘭危機後,持續擠壓俄戰略空間。6月底,歐盟正式與烏克蘭、摩爾多瓦、喬治亞簽訂“聯繫國協定”,三國西傾邁出實質步伐;近日美國會加緊審議法案,擬允許烏克蘭、喬治亞和摩爾多瓦在不加入北約的情況下獲美軍事盟友地位,美還欲助格在明年加入北約快反部隊。面對美咄咄逼人壓力,俄努力維持在原蘇聯地區的主導地位。今年5月,在俄主導下,俄白哈三國簽署歐亞經濟聯盟條約並計劃于2015年1月1日正式啟動,吉爾吉斯斯坦、亞美尼亞也承諾年底前加入。同時俄今年以來還向白俄羅斯、吉、亞等國提供了數十億美元的貸款和援助。

  第三,美在多邊層面孤立俄,打擊其國際聲望。美將俄踢出G8;經合組織和國際能源署暫停俄加入談判進程;歐洲議會考慮終止與俄外交關係;北約暫停與俄合作,北約秘書長稱需“重新思考對俄關係”。

  第四,美持續加強對俄軍事壓力。9月初舉行的北約峰會將對俄關係及烏克蘭危機列為最重要議題,稱俄“對烏主權和領土完整的侵犯是歐洲大西洋安全的主要挑戰”。峰會通過了《戰備行動計劃》,北約海陸空力量將以輪換方式在東歐持續存在,“要停留多久就多久”,並建立由海陸空及特種部隊組成“高度機動聯合作戰部隊”,反應速度將提升至數天內。9月15日,美等15個國家的部隊在烏克蘭西部開始為期兩周的軍事演習,這是烏克蘭危機爆發後,西方國家的地面部隊首次進入烏境。

  二、 俄美矛盾“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實際上,烏克蘭危機僅是導致俄美關係惡化的直接誘因,俄美長期積累的“互不信任”和根本矛盾是其主因。

  首先,兩國領導人嚴重缺乏互信,影響整體合作氛圍。2012年初俄總統選舉時,美放言不願看到普京當選,普京獲勝後美又遲遲不發賀電;普京為表達不滿拒絕參加美主持的G8峰會,奧巴馬則拒絕參加俄主持的APEC峰會;美時任國務卿希拉裏指責普京企圖恢復蘇聯,普京回擊希拉裏“無稽之談”。2013年6月,突發的“斯諾登事件”使脆弱的美俄關係再陷泥潭,8月初美宣佈取消奧巴馬訪俄計劃和在聖彼得堡G20峰會期間與普京的正式會晤。普京重返克宮與奧巴馬連任後,兩位元首近兩年時間未有正式互訪與會晤,在冷戰後兩國外交史上非常少見。

  其次,對國際戰略格局認知迥異。美近年來通過科技創新、新能源革命、製造業復興和新軍事革命,已逐步擺脫金融危機影響並搶佔大國競爭新制高點,穩固“一超”地位,欲主導21世紀國際秩序打壓對手,俄在這一進程中僅被視為“沒落的地區大國。而普京在重登總統寶座後,開啟大國復興進程,對外主動進取,力圖以推進“歐亞聯盟”為突破口,恢復在後蘇聯空間的影響力,打造世界有影響力的獨立一極,普京強勢回歸竭力重新崛起,挑戰美國主導地位。

  第三,在民主和人權問題互相指責。美國會通過《馬格尼茨基名單》法案,俄杜馬通過針鋒相對的《季馬·雅科夫列夫法》。美指責俄“司法體制和護法機關破壞民主及人道原則”,批評普京搞“集權政治”,俄則批評美國內人權記錄不佳和在國外頻頻發動戰爭,造成大量無辜平民傷亡。

  第四,在敘利亞這、伊核等國際熱點問題上齟齬不斷。敘利亞危機、伊朗核問題背後始終伴隨著俄美角逐中東影響力的“影子”。去年,在俄積極斡旋下,敘問題以“化武換和平”方式平息,伊朗與安理會五常及德國簽訂核問題臨時協議等,使俄在中東地區影響力的爭奪戰中接連得分,對美地位構成挑戰。此外,俄美在“反導”問題上對立難解,尤其是烏克蘭危機後,美已中止與俄羅斯在開發太空和原子能方面的合作,兩國間的《中導條約》與核安全合作幾近破局。

  三、 俄美博弈“出手易、收手難”。

  目前,俄美關係出現了從對抗轉向合作的勢頭:10月旬俄外長拉伕羅夫與美國務卿克裏在巴黎舉行了烏克蘭危機後首次會晤,雙方商定共用有關敘利亞、伊拉克境內“伊斯蘭國”武裝分子動向的情報,共同打擊中東地區的恐怖主義;普京下令俄羅斯軍隊從靠近烏克蘭邊境地區撤軍;俄烏達成天然氣供應協議;奧巴馬國家安全顧問布林肯表示,如果俄羅斯表現出緩和的姿態,未來可以就解除制裁問題與俄展開談判。俄戰略研究所專家米哈伊洛夫表示,俄美關係中“雖暫時無法認定利於消除緊張氣氛的因素已佔上風,但客觀原因促使雙方一起尋找解決危機的出路”。

  俄美關係雖現緩和跡象,但並不會馬上好轉,正如俄外長拉伕羅夫所言,俄美關係冷淡可能會持續很長時間。

  首先,相互包容和相互信任是修復兩國關係的前提,但目前任何一方都不會信任對方。美總統奧巴馬10月20日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言時,將“烏克蘭局勢和俄羅斯的擴張”列為與“伊斯蘭國”極端組織和埃博拉並列的“當今世界三大威脅”,奧巴馬的此番表態將“俄羅斯威脅論”推上了新的高潮;普京近日則在俄羅斯索契舉行的“瓦爾代”國際辯論俱樂部會議上,指責美國是“動蕩之源”,批評美國的不斷擴張不僅沒有為世界安全提供保障,反而還造成世界局勢更加動蕩。

  其次,國內因素亦使兩國元首“騎虎難下”。奧巴馬被評為對俄“最軟”總統,隨著中期選舉臨近,為提振低迷支援率,奧巴馬必試圖扭轉對俄政策飽受批評的境況,其遏制俄“恢復帝國”的力度將進一步增強。美歐策動的多輪對俄制裁,普京強烈的復興願望和反美情緒,導致俄國內民族主義情緒與反西方情緒空前高漲,俄社會已被動員起來,各種政治力量都團結在普京周圍,其支援率也急速攀升到90%,普京當下已“開弓沒有回頭箭”,否則其執政地位將受到嚴重挑戰。

  第三,俄美在烏克蘭危機、國際治理體系、地緣政治、戰略平衡等一系列原則問題上分歧依舊。(李東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俄羅斯研究所副所長)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