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0月05日 星期三

財經 > 新聞 > 地方經濟 > 正文

字號:  

河南漂流市場混亂 低投入高回報攔個壩就敢漂

  • 發佈時間:2015-07-09 15:00:44  來源:大河網  作者:古箏  責任編輯:李春暉

  

  

做漂流,安全最重要,鸛河漂流為每條船都配了護漂員。

  

  

早在2004年,西峽鸛河漂流就註冊了“中原第一漂”商標,如今是“河南著名商標”。

  核心提示:眼下,正值暑期,對於漂流行業來講,是個不折不扣的“黃金季”。

  然而在這個旺季之中,河南漂流行業也顯得“熱鬧”異常。在遊客迎門、財源廣進的同時,諸如關停、侵權等事件也接連發生,在紅火的背後增添了幾分“喧囂”。

  根據行業人士的表述,河南漂流業在經歷了十多年的發展歷程後,依然顯得有些無序。而改變現狀,除了要靠相關部門的監管以及競爭中的優勝劣汰外,景區自身還要在安全以及服務上多下功夫。

  迷茫

  你叫他也叫,誰是“中原第一漂”?

  今年6月26日,2015北京國際旅遊博覽會在國家會議中心召開。據悉,此次博覽會吸引了來自80多個國家和地區、26個省份的800多家參展商和200多名特邀買家參加。同時,也吸引超過4萬名業內觀眾和買家參觀、洽談,十余萬名群眾到展會現場參觀、採購。

  恰逢盛會,又有如此可觀的人流,自然是一個宣傳的好時機,不少參會的景區自然不願放過這樣一個好機會,於是便利用各種手段進行自我推介。

  會上,來自河南的劉先生順手從宣傳人員手中接過了一張傳單,上面是南召縣一家景區的漂流廣告。

  “在會場有太多這樣的宣傳頁,一般都不會仔細看,但不經意間看了一眼,其中的幾個字吸引了我。”上述人士介紹。

  而吸引他的幾個字,正是宣傳頁正中位置的“中原第一漂”字樣。這五個字原本也沒什麼奇怪的,不過是廣告常用的字眼。但劉先生卻由於工作關係,與西峽縣的鸛河漂流經常有業務往來,而鸛河漂流也叫“中原第一漂”。

  “我們經常聯繫,鸛河漂流自打建立以來好像一直叫‘中原第一漂’,好多年了。”上述人士表示。

  “好事兒”的劉先生給自己的“關係戶”打了電話,並且發來了宣傳彩頁的圖片。

  而得到這個消息的“中原第一漂”(鸛河漂流)總經理王世平不禁感嘆,這已經是發現的第二家“重名”的了。

  據其透露,今年6月3日,他們就發現魯山縣一家漂流企業使用“中原第一漂”的宣傳字樣,並在6月5日,與西峽縣工商局的相關人員一起到魯山縣工商局協調此事。

  “魯山縣工商局的相關負責人表示,需要進行調查,並會將調查以及處理結果以書面的形式發給西峽縣工商局。”上述人士表示。

  然而等了近一個月,並沒什麼消息。“今年7月3日,我們的工作人員又到魯山縣這家漂流公司進行探訪。結果發現其已暫停營業,門口一塊大石頭上‘中原第一漂’的‘漂’字已經被涂掉了,就剩‘中原第一’了。”王世平告訴記者。

  王世平向記者出示的商標註冊證上顯示,“中原第一漂”及Logo被其公司在2004年9月14日註冊,並且在2010年被河南省工商局認定為“河南著名商標”。

  對此,記者聯繫了魯山縣這家漂流的相關負責人,其表示,這件事已經與鸛河漂流景區溝通過了,目前他們已經不再使用這個“廣告語”。而記者多次撥打南召縣這家漂流企業在網站上留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記者又撥打該漂流企業相關負責人的手機,同樣無人接聽。

  對多次被“重名”,王世平表示,目前公司已經開始準備,下一步依法進行維權。

  現狀

  “低投入高回報”,攔個壩就敢漂

  暑期本是漂流的好時節,但眼下許多漂流卻“斷流”了。

  據媒體之前報道,今年6月中旬,魯山縣防汛抗旱指揮部關於加強河道內漂流項目汛期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顯示,汛期已至,為確保漂流項目大壩安全度汛,保護人民群眾生命和財産安全,“決定對全縣所有從事漂流項目的企業進行停業整頓”。據了解,停業整頓的範圍包括已建成和在建的漂流項目。

  此消息一齣,再度引發了公眾對於漂流行業的關注。

  其實,漂流行業已經在河南發展十多年了,但並不規範。並且由於近幾年熱度持續走高,所以造成了目前行業存在著諸多亂象。

  河南究竟有多少漂流?按照行業人士內部較為主流的説法,大概有150家,大多集中在洛陽、南陽、平頂山、濟源、焦作等地。而這個數字也就意味著,平均下來,河南每個縣市都不止一家。

  為何會有這麼多的企業扎堆進入漂流行業?按照行業人士的話説,正在於其自身“低投入高回報”所散發的巨大誘惑。

  據記者了解,漂流行業的門檻其實並不高。一般漂流都是依河而建,一些小公司甚至不辦理手續,包一段河道,修上一個水壩,把不多的河水圍堰蓄存,形成人造的“堰塞湖”,再買上幾十條橡皮艇,就可以開漂了。

  遊客漂流時,景區開閘放水,橡皮艇順流而下,一次漂流就這樣完成了。“修上一個壩一般在200萬元左右,一條船3000元錢,買上幾十條,再加上疏通河道,造幾間附屬用房、雇幾個當地農民做工作人員,總投資不超過500萬元。”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

  雖然漂流是一個季節性很強的行業,儘管在自然河上漂流能夠營業半年,但絕大部分都是6月開始,9月結束,總的來説,可漂時間不會超過4個月。但如今漂流的票價基本都在百元以上,客流量大,行銷做得好的話,兩到三年即可回本。

  於是,同質化嚴重的漂流行業基本上都在進行激烈的貼身搏殺,改名字、傍名牌、價格戰都成了慣用的手法。有的地方,一條河不同的河段甚至能出現多家漂流企業。

  “有的地方河水本就不多,所以一些漂流企業只能靠平時把水蓄起來,在客流量高峰期放水開漂,有的週一、週三、週五,有的週二、週四、週六,有的乾脆只做週末。”行業人士告訴記者。

  建議

  做漂流,要注重安全,更要重視服務

  目前河南150多家漂流企業激烈競爭,以至於行業出現了許多亂象,如果任由其野蠻生長,行業的發展將面臨一個不良的生長環境。

  對於漂流企業的監管,需要在多個部門辦理相關手續。而目前大多數的漂流企業並未在相關部門進行備案,也就是説,其並不存在景區運營的資質。而這些“黑戶”,管理起來則具有相當的難度。

  並且,目前漂流業沒有法定國家標準,因此,漂流河道坡度多少、水量多大、落差多少、水質情況等都沒有明確規定。所以在監管的同時,還需要做好行業的自律。

  據記者了解,其實大多數的漂流企業都在宣傳中加入了“刺激”的字眼,在撩撥遊客探險欲的同時,也確實存在一定的危險性。

  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有的漂流在暑期這一旺季時,高峰時段每天的客流量近萬人,達到承載上限。所以很容易造成一些安全事故。

  王世平告訴記者,漂流最重要的就是安全。而“中原第一漂”(鸛河漂流)儘管是在沒有蓄水壩的寬闊自然河道上漂流,也依然在安全方面下足了功夫。

  “我們每船都設有護漂員,這個隊伍共有300人,並且全部都在南陽市教體局進行過專業的培訓,持證上崗。而河道的每一段都設有專業的安全員,共有30人,帶有藥物、安全設備,以防不時之需。”上述人士表示。

  王世平給記者算了筆賬,僅300個護漂員,每人每月3000元左右的工資,公司就要支出近100萬元。

  “行業裏大部分是自助漂,船上只有遊客,而我們堅持用護漂員,即便增加成本,也得保證安全。”王世平表示。

  不僅僅是安全,漂流行業還要比拼服務。打價格戰並不是有效的武器。

  “‘中原第一漂’是河南漂流行業中,唯一一家4A級景區,為了這塊金字招牌,我們也在服務上下了功夫。”王世平介紹説,他們很注重在細節上下功夫。比如漂流的遊客一般都喜歡打水仗,身上比較濕,景區在漂流終點放置了薑湯,遊客可免費飲用,並且還有專門的烘衣間來烘乾衣服,防止感冒。

  “如果是自駕遊的遊客,漂流過後為了節省時間,不需要再回到起點取車,我們有代駕服務,只需簽一個協議,車就等在終點了。”王世平介紹。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