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1月29日 星期天

財經 > 新聞 > 地方經濟 > 正文

字號:  

京津冀成立機動車減排協作小組 超標車空子難鑽

  • 發佈時間:2015-06-09 08:13:1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李彪  責任編輯:張少雷

  在京津冀協同發展中,環保是繞不開的話題。《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提出,要在交通一體化、生態環境保護、産業升級轉移等重點領域率先取得突破。近日,京津冀及周邊地區機動車排放控制工作協作小組成立,意味著該區域在機動車污染減排領域邁出了實質性的一步。與此同時,近期出臺的《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聯防聯控2015年重點工作》,為各省市區2015年治污工作做了明確分工。

  上週四,京津冀及周邊地區機動車排放控制工作協作小組辦公室(以下簡稱機動車協作小組)揭牌成立。

  據了解,機動車協作小組將率先在全國實現跨區域機動車排放超標處罰、機動車排放監管數據共用、新車環保一致性區域聯合抽查等。這意味著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聯防共治在機動車污染減排領域邁出了實質性的一步。

  此前,對於進京或過境的外地排放超標車輛,北京市環保部門沒有處罰權,只能勸返。未來實現跨區域處罰後,如果外地進京車輛在北京超標被查,其違法資訊將被通報給違法車輛註冊地的環保部門,並由後者依據當地法規進行處罰。跨區域處罰的近期目標是由屬地代為處罰,但終極目標是實現異地處罰,即外地車在北京超標,就直接由北京市環保部門處罰。

  隨著我國機動車保有量逐年增長,機動車排放污染已成為影響大氣環境品質的主要元兇之一。

  以北京市為例,機動車保有量已達550余萬輛,研究表明,北京市機動車排放的一氧化碳(CO)、碳氫化合物(HC)和氮氧化物(NOX)分別佔到這幾類大氣污染物排放總量的86%、32%和56%,而PM2.5來源中機動車佔本地排放源的31.1%。

  環保部機動車排污監控中心研究員韓應健介紹,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對在用車的測試方法和標準不統一,在一個地區合格的車輛在另一個地區可能排放超標,亟需實施統一標準。

  為此,全國首個區域性機動車排放污染防治工作機構——機動車協作小組成立,以推動區域機動車排放監管水準同步發展。

  據了解,機動車協作小組辦公室設在北京市機動車排放管理中心,該中心也是北京本地的機動車協作小組辦公室,津、冀、晉、內蒙古、魯、豫分別設立本地區辦公室。

  2013年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防治協作小組成立以來,已多次召開高規格會議,並出臺了一系列協同治污的政策措施。

  韓應健表示,機動車協作小組只是其中一部分,未來在工業污染防治領域可能還會成立其他的對應協作小組。

  近期出臺的《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聯防聯控2015年重點工作》明確,京、津、冀、晉、魯、內蒙古六省市區繼續深化協調聯動機制,並在機動車污染、煤炭消費、秸稈綜合利用和禁燒、化解過剩産能、揮發性有機物治理、港口及船舶污染六大重點領域協同治污。

  同時,將在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統籌編制區域大氣污染治理規劃,推進區域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逐步統一。

  韓應健指出,環保要求變嚴格之後,不是簡單地安裝一些環保設備就能排放達標,而是涉及到工業結構、能源結構、産能過剩等一系列問題。“環保要求提高,將迫使整個經濟發展模式轉型,以此來看,環保是京津冀協同發展的一個有利切入點。”

  《《《

  河北削鋼

  河北“壯士斷腕”:5年削鋼6000萬噸

  ◎每經記者 李彪

  5月底出臺的《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聯防聯控2015年重點工作》,給河北省的任務之一是化解粗鋼産能500萬噸、生鐵産能500萬噸。

  由於高能耗企業聚集,排放量大,河北在京津冀區域大氣治理中承擔的任務自然更重。而作為傳統支柱行業之一,鋼鐵被推到了産業調整最前沿,這河北來説,可謂是“傷筋動骨”的調整。

  去年河北省鋼産量達到1.85億噸,約佔全國鋼産量的1/4。正如河北省省長張慶偉所説:“世界每生産9噸鋼,就有1噸是河北生産的。”

  然而,在中央提出大力削減鋼鐵等行業過剩産能的要求下,河北正面臨巨大的削減産能壓力。2013年,國務院提出5年內壓縮8000萬噸鋼鐵産能,其中6000萬噸的壓縮任務落在河北,這一削減目標也被列入了《河北省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實施方案》。

  上述《重點工作》明確,河北省化解粗鋼産能500萬噸、生鐵500萬噸。《河北藍皮書:河北經濟社會發展報告(2015)》指出,在京津冀治理霧霾、大規模壓減過剩産能的背景下,河北省GDP、財政收入明顯下滑,處於“壯士斷腕”的“陣痛”時期。

  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秘書長駱建華告訴記者,6000萬噸鋼鐵産能差不多是6個首鋼的規模。一個首鋼20萬人,由此推算,河北削鋼會涉及到超百萬人就業。

  上述《藍皮書》指出,隨著大氣污染治理強度增加,重工業就業水準顯著下降,每增加1單位的大氣污染治理費用,就會損失0.283個崗位。河北有必要制定相應政策措施以應對調結構、轉方式引起的“陣痛”。

  《《《

  專家訪談

  京津冀生態補償已獲共識 産業轉移力度加大

  根據《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要在京津冀交通一體化、生態環境保護、産業升級轉移等重點領域率先取得突破。而要想取得生態環境保護領域的一體化發展,生態補償是必不可少的一環。

  近年來,由於訴求差異、利益糾葛等導致京津冀生態補償工作推進較慢。那麼,如何尋找一條更有效,且能讓各方接受的生態補償方案?對此,記者(以下簡稱NBD)專訪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常紀文。

  NBD:京津冀地區在生態補償方面的進展如何?

  常紀文:多年前,京津冀已經開展生態補償相關工作,最早是圍繞北京的水源保護。十多年來,在京冀兩地政府的共同努力下,北京市圍繞農業節水、水污染治理、小流域治理、水源涵養等同張家口和承德兩市開展水資源利用合作和生態補償。

  去年,在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框架內,北京市和河北省簽訂了兩個協議,主要也是與張承地區(張家口、承德)簽訂保護生態協議,特別是在水源保護方面,北京市給予張承地區一定的資助。

  從此前的相關工作來看,北京與河北之間的生態補償工作做得較多,天津與河北之間做得少一些,未來不僅僅要在水資源領域做生態補償,大氣領域也需要開展。

  NBD:京津冀生態補償多年來為什麼只是在小範圍開展,推廣遭遇了什麼障礙?

  常紀文:生態是一個綜合性的概念,包含大氣、水、土壤等眾多領域,生態補償的計算涉及污染的份額、保護生態貢獻的大小,還涉及到人口、區域等,難以計算清楚。因此,現有的生態補償很多只是象徵性的補償、對等性的補償。

  國家層面也缺乏生態補償的相關條例,2010年,國家相關部門就開始制定生態補償條例,分了很多調研組到各地方調研,包括山、森林、草原、海洋等。但是,因為不同的領域補償的方式不同,難以寫進同一部法律裏,最後就擱淺了。現在新環保法實施,生態補償條例的制定又提上了議事日程。

  NBD:京津冀在生態補償方面目前有沒有達成一些共識?

  常紀文:京津冀生態補償已達成共識,就是誰保護生態誰獲益。原先我們計劃是從十個大塊,四十個方面制定,涉及很多具體的項目,比如在京津冀生態保護方面,白洋淀、三北防護林等都是保護的重點,都需要給予生態補償,這個已經形成共識。不過,補償方法、補償多少還沒有形成共識。

  與生態補償相關的還有一個污染補償,誰污染得多誰就應該承擔更大的補償份額,從這個層面講,京津冀區域中河北省的污染份額肯定是最大的。

  此外,在生態補償形成方面也基本達成共識,就是不能完全給錢,還需要有一些産業上的援助。

  NBD:産業轉移該怎麼轉呢?

  常紀文:産業轉移剛開始非常難,原來定的是非首都核心功能進行轉移,後來改成非首都功能進行轉移,這一變化後,轉移的範圍更廣,轉移的力度明顯加大了。

  但産業轉移不是簡單地轉移,是發展中的轉移。對企業進行拆、關、停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通過投資升級換代來關停一些企業,能就地升級的就地升級,不能就地升級的移到河北去升級。還有,可以把一些産業更加集中,比如通過搬遷讓一些分散的水泥廠合成一個大的企業,産值、稅收、收入、就業沒有降低,但資源消耗降低了,污染也降低了。京津冀地區要向協同發展要效益。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